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6 章
    起真正的風水大師也不遑多讓,您還有什么可說的嗎”

    我聽著這些話,嘴巴都張成了o形,跟我朝夕相處并且看起來樸實無華的爺爺,竟然是個風水大師

    這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

    爺爺聽到這里,神情已然大變,不過后卻換上了滿滿的擔憂,喘了幾口氣后,突然老淚縱橫,跟先前爹一樣,噗通跪在了陳秋面前,咚咚咚就磕起了頭,拉都拉不住,并哭道:“陳師傅,有人整了我家幾十年,我跟他斗了幾十年,但我連他是哪個都不曉得。我已經沒轍了啊,我爹被人整死了,我老伴被人整死了,我兒媳婦也被人整死了,我輸得徹徹底底,他們接下來就要整葉安了,但是我斗不過他啊,求您幫幫葉安,他是我們葉家最后一根獨苗苗了,他不能死。”

    奶奶死了,爺爺都沒哭過,但是這會兒爺爺卻哭得跟個孩子一樣,我雖然不懂爺爺心境,但是看著他的表情,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他的絕望,也跟著一起哈哧哈哧哭了起來。

    陳秋忙把爺爺拉了起來,說道:“我也想幫你們,但是您很多事情都瞞著我,我想幫忙也沒辦法啊。”

    爺爺恩了聲,擦去了眼淚道:“1933年我八歲,我們葉家才從湖北搬到這里來不久,那會兒村里來了個要飯的道士,連續在村里要了幾天飯,每天要七家,這七家討不到飯他就不要了,那時候大家都窮,沒多余的東西給他,所以接連十來天他都沒討到東西,餓得是瘦骨嶙峋,后來葉安他高祖發現他要飯只要七家,就提前一天跟他商量,讓他接下來先到我們家要。第二天那道士果然來了,我們準備了東西給他,葉安他高祖本來是善心,但哪兒曾想,那道士餓太久了,一下子吃太多,吃完飯就撐得不行了。”

    比起先前陳秋講的那些,我對這事兒比較感興趣,馬上問:“后來呢”

    爺爺繼續:“后來那道士感謝我們能讓他死前吃上一頓飽飯,就告訴葉安他高祖,說一甲子后,會有顆煞星要落在我們葉家,很多人不想讓煞星出世,會想方設法害我們家,他讓我們把他的墳墓修在屋后,說是要保我們葉家一甲子時間,一甲子后自求多福,他說了這些雙腳一蹬就死了。”

    “屋后那墳墓,原本就是那個道士的”陳秋問道。

    爺爺恩了聲:“道士死后沒多久,葉安他高祖也跟著死了,死之前讓我給他修墳,并攆著我去外面學了這一身本事。從那之后六十年,我們家和和順順,還真就沒出過事兒。轉眼六十年過去,整好一甲子時間,1993年葉安出生,出生當天他娘就去世了。我擔心被人找上門來,就開始想方設法給我們老葉家轉運轉風水,勉強維持了八年時間,到現在實在撐不住了,他娘變成了怪物,他奶奶也變成了怪物,這些都是沖著葉安來的,我是實在沒辦法了。”

    陳秋默默聽著,沒發表意見,我聽完這些卻摸了摸屁股說:“哥,我屁股疼。”

    說完雙眼一翻,一屁股往后坐了過去,倒在了墳前。

    第九章 井中盤龍

    等我醒來,已經到了第二天上午,出門去見堂屋里已經坐滿了人。

    這些人我大多認識,都是附近村民,從我家出事后,這些人就不愿意跟我家有來往了,生怕沾上晦氣,可這會兒他們都圍著陳秋坐著,你一言我一語正跟陳秋交談。

    農村本就迷信,妖魔鬼怪之說大行其道,就連誰家后人出息了,也全都歸功于祖墳埋得好,端公神婆在農村更是尊貴得不行,更別說道士這樣的神職人員,在他們眼里那是天上神仙般的存在。

    我走出門去,把這些認識的人都挨個喊了遍,大都是叔伯爺爺奶奶,喊完后端了個小板凳坐在了陳秋旁邊。

    陳秋瞧了我一眼,問道:“臭小子,屁股還疼嗎”

    昨晚在墳塋地聽爺爺說話的時候,說著說著就感覺屁股跟針扎一樣,以至于暈倒,不過這會兒已經沒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覺了,就搖搖頭說:“沒啥感覺了。”

    陳秋恩了聲。

    而旁邊村民見陳秋對我頗為親昵,滿眼羨慕,伸出手來摸摸我的頭說:“哎呀,安娃子這下可不得了了,連陳師傅都認你做弟弟了,以后就算不成神成仙,也得當個大老板,現在你們老葉家可算是熬出頭了,以后有本事了可別忘了我們這些爺爺奶奶叔伯阿姨。”

    我嘿嘿一笑,別人羨慕我,其實我也挺羨慕我自己的。

    陳秋在一旁聽著倒是不好意思了,笑著說道:“我是道士,不是神仙,葉安以后會怎樣,還是得看他自己造化。”

    一般都本事的人都狂妄到了天邊,但陳秋始終謙卑自處,更是討得一大片村民歡心,更有甚者找到突破口,也想跟陳秋巴結上點關系,一老太太滿臉激動地說道:“陳師傅結婚了嗎”

    陳秋有些遲疑,不知道這老太太要干什么,猶豫了幾秒才搖頭說沒有。

    這老太太聽了大喜,馬上開口把凳子挪到了距離陳秋最近的地方,幾乎快要貼上來了,陳秋馬上往我這邊兒靠了下,神色頗為尷尬,老太太過來后說:“我有個孫女,長得可乖了,現在在外地打工,我把她叫回來見見陳師傅唄”

    陳秋聽了這話,臉竟然唰地一下就紅了,一個平日里看起來溫文爾雅深不可測的人,在別人說起要給他介紹女孩子的時候,竟然臉紅了,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一面。

    陳秋尷尬到了極點,跟個孩子一樣慌忙擺手,想說話,但是卻不知道怎么開口拒絕,頗為窘迫,我見他手忙腳亂的,就說:“我哥是出家的道士,出家道士不近女色的。”

    “小娃娃懂什么,莫多嘴。”老太太直接瞪了我一眼。

    陳秋馬上尷尬笑了笑,說道:“我已經出家了,謝謝您的好意。”

    老太太卻不依不饒:“出家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個形式規定,結了婚又沒人說啥。”

    老太太話音剛落,先前還在窘迫的陳秋馬上變得嚴肅了起來,正身說道:“出家并不只是形式,道士常年與妖魔鬼怪作對,得罪的東西也多,出家一來是為了能平心靜氣地修道,二來是避免得罪的仇家找上家人報復。多少方士高人耐不住寂寞,但最終都是害人害己。”

    陳秋這樣一說,馬上就把老太太嚇回去了,其他有這樣心思的人也都閉口不談,只是跟陳秋扯起了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

    他們把前面幾十年所遇到的各種不能解釋的事情都說出來,讓陳秋解釋,陳秋也都一一作答,惹得村民嘖嘖稱奇,直夸陳秋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

    不過雖然大部分人都信任陳秋,也有一小部分見陳秋太過年輕,認為陳秋是個沽名釣譽的假道士,當場出題考陳秋。

    村里有個姓李的老漢,老光棍一個,無兒無女,喜好喝酒抽煙,有時候喝多了就在門口罵天罵地,大家都叫他李瘋子。他之前一直坐在屋子里沒說話,等這些村民說得差不多了,李瘋子才抽出嘴巴里的煙槍敲了敲凳子,把里面殘余的煙葉敲了出來,收起煙槍后笑瞇瞇看著陳秋說道:“都說陳師傅你本事大,啥都知道,那你知道這世上有龍不”

    大家都認為李瘋子這話是無理取鬧,但凡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龍是不存在的。

    不過陳秋卻頗為認真地回答:“十二生肖中,其他十一種都真實存在,我想先祖們不會編造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來騙我們,而且道教古籍中有不少關于龍的記載。”

    陳秋這話無疑是確定這個世界上是有龍的,李瘋子聽了陳秋的話,頓時來了興致,走了過來讓旁邊的人給他讓了個座位,坐在了陳秋旁邊,頗為激動地說:“真的有,我見過。前些年清早,我出門去井里打水,就看見一條十幾米長的龍盤在井壁上,鱗片有半個巴掌大小,差點把我嚇死。”

    說到這里,其余村民也跟著應話:“李瘋子你是喝了酒看花眼了,我們當時也去看了,哪兒有什么龍,就是井壁上有些水,興許是蛇盤在那里打濕了井壁,龍是在天上飛的,哪能到你井里去,再說,你那口井現在都干了,里面咋啥都沒有。”

    “哪兒有那么大的蛇。”李瘋子當場激動地大喊了起來,“我是真真切切看見了,等我喊你們過去,那龍就已經走了。”

    李瘋子說著就跟村民爭論去了,而陳秋卻陷入了沉默之中。

    村們一致認為李瘋子是喝了酒說瘋話,也不再繼續討論這個話題,東扯西扯又扯到了其他話題上。

    午飯這些村民都是在我家吃的,吃完一直聊到了傍晚,他們似乎還不有打算離開,這下可激怒了爺爺。

    家里事情本來就多,娘的事情還沒處理,奶奶的事情也還沒處理,昨晚上我暈倒的事兒更是緊迫到極點,爺爺本就著急,這會兒直接下了逐客令,開口說:“還扯個沒玩拉,天都黑了,趕緊走,這兒沒床鋪給你們睡。”

    村民想跟陳秋說話多留會兒,正要開口,爺爺連機會都不給他們,揮手就說:“快走,快走。”

    村民們這才意猶未盡離開,離開前紛紛邀請陳秋隔日去他們家玩。

    等村民們全都走了,爺爺才問陳秋,道:“陳師傅,昨晚上葉安突然說屁股疼,還暈倒了,這不像是得病了,到底咋回事啊”

    陳秋白天被村民擾得頭昏腦脹,揉了揉太陽穴,隨后對我招了招手,讓我過去站在他的面前,又從兜里掏出一張黃符讓我捏在手里。

    我捏了會兒,陳秋讓我張開手,驚奇地發現,先前的黃符竟然已經變得有些發黑了,看得爹和爺爺直發愣,忙問:“這是咋回事,咋還變色了呢”

    陳秋道:“天生五炁,地生三化,三化分別為精氣神,精氣神就是維持一個人活著的基本條件,而葉安的精氣神,已經縮減到正常人的一半,壽命也只剩下了一半,這是中了釘頭七箭的法術。”說著又看了爺爺一眼,“看來,幕后那人已經開始對葉安下手了。”

    陳秋這話嚇壞了爹,連聲求陳秋要救我,而爺爺則滿臉怒氣:“讓老子揪住他來,非得弄死他。”

    我聽了陳秋的話,一顆心早就懸在了嗓子眼,減少一半的壽命,就證明我過不了多久就要死了。

    我害怕得不行,陳秋卻拍了拍我肩膀滿臉吸血說道:“臭小子,再叫我一聲哥,我就救你。”

    性命攸關,陳秋還開這種玩笑,不過叫一聲也不會損失什么,況且以前又不是沒有叫過,馬上就喊了聲:“哥。”

    陳秋聽罷哈哈笑了起來,而后又滿臉嚴肅地道:“既然你叫我一聲哥,那我就必須得護你周全,放心,有你哥我在,就算是閻王爺來了,也休想動你半根毫毛。”

    “閻王爺厲害,還是你厲害”我好奇問道。

    陳秋想都沒想就直接說:“當然我厲害。”說罷站起身來走到了奶奶棺材旁邊,敲了棺材幾下,而后對我說道,“重華之力主福德,冥冥中自有天意,你因為被人施法少了些精氣神,而你奶奶身上的重華之力剛好可以彌補你損失的那部分。”

    聽說有救,爺爺和爹馬上松了一大口氣。

    不過爺爺之后又憂心忡忡地說:“這次是能解決,就怕下一次他還來害葉安,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是哪個在搞這些事情,我們很被動啊”

    葉安聽聞此言,若有所思地道:“能對葉安下釘頭七箭法術的人,只能是對他非常熟悉的人,我已經有了些眉目了,只需要再確定一下。”

    第十章 自掘墳墓

    聽陳秋說有眉目了,爺爺和爹馬上細問詳情,只是陳秋看了我一眼,又止口不談,隨后直接讓我去叫二奶奶過來幫忙,一會兒做法需要。

    我啊了聲,看了眼門外,這黑不溜秋的,再加上現在村子里本來就不太平,有些不敢,就問他:“我一個人去嗎”

    陳秋想了想,順手把他先前掛在腰間的兩塊吊墜取了下來遞給我,而后又把擱置在旁邊桃木劍遞給我,說:“拿著這兩樣東西,妖魔鬼怪不敢近你的身,再說了,你小子先前大晚上都敢一個人往道觀外跑,這會兒膽子怎么這么小了”

    我嘿嘿一笑:“那會兒不一樣嘛。”接過陳秋手中的東西看了看,桃木劍我認識,之前陳秋在林子里的時候用過,但是這倆吊墜,我卻不知道干嘛用的,以前只當是裝飾品,便舉了舉吊墜問他,“哥,這是啥呀看起來很值錢的樣子。”

    一聽我說值錢,陳秋馬上擰著眉頭盯著我,又好氣又好笑,最終拍了我腦袋一下說道:“臭小子,你敢把這東西賣了,我打得你雙腳蹦。這叫禁步,掛在腰間用的,修道之人要的是心平氣穩,無論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心浮氣躁,走路也是如此,人的氣勢很大一部分取決于動作。所謂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當一個人的氣勢強了,便是妖魔鬼怪也不敢近身。一會兒記住了,不管遇到什么東西,且不可慌忙逃竄,這禁步就是準則,走起路來不能讓禁步發出聲響。”

    我哦了聲,拿著這禁步擺弄了兩下,陳秋看著我無奈搖了搖頭,親自彎下腰來幫我掛在了我腰間,我隨后手持桃木劍一揮,跟爺爺他們說了聲我走了,跨步走出了房間。

    禁步確實很管用,稍微走快點,或者走路跌跌撞撞,禁步也會跟隨者叮叮當當作響,只得放穩步伐,穩穩當當地走,盡量不讓禁步發出聲音。

    一路耐著性子緩步慢行,平時只用十分鐘就能走到的路程,我偏偏花了將近二十分鐘才走到,眼前見就要到二奶奶屋子旁邊了,再往前跨步,卻死活也邁步動步子了,整個身體都不聽我使喚,正慌神的時候,卻聽見背后有人開口問話:“你是道士”

    腿動不了,但是頭能動,就扭頭過去瞥著眼看后面,在身后看見一個高約兩米,全身穿著白衣的男人,這會兒正盯著我手里的桃木劍和腰間的禁步看著。

    這男人年齡約莫有個三四十歲的樣子,衣著奇怪,而且以前也沒見過,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