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25 章
    過正在這時,葉泰清站起身來,他作為天師,什么時候被這么看輕過,直接劈掌便朝判官頭上蓋了下來。

    摧枯拉朽,這要是下來,這判官非死即傷。

    那判官何其敏銳,當即發現,轉身又是一腳,直接踢在了葉泰清的腹部,再次將他踢飛出去,而后身形一閃,站在了倒地的葉泰清旁邊,居高而下,凝視著葉泰清:“我且問你,這二人是否參與了殺陰司城隍之事”

    葉泰清再次被踢飛出去,怒發沖冠,但卻看看我們,他猶豫了。

    我知道他在猶豫什么,因為龍脈造化在我身上,要是他回答是的話,我們倆鐵定會被判官帶走,我們在陽間,他還有希望從我身上奪走龍脈造化,但是我們被抓到陰司的話,想要從陰司再奪龍脈造化,難上加難。

    判官見葉泰清猶豫,搖了搖頭:“你的能力,遠比不上神霄派前任天師,我想殺你易如反掌,這是我給你的機會,你確定不說”

    我原以為判官就是個仗著判官筆吃飯的人,但現在改變了看法。

    這哪兒是個文官,葉泰清在他手里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好嗎,難怪陳秋知道他是判官后,會那么重視。

    這份實力,就算不依仗判官筆,怕也夠我們喝一壺了。

    葉泰清咬牙切齒,卻不敢再反抗,看著我突然喊了聲:“葉安,還不燒掉那符紙嗎”

    葉泰清一提醒,我立馬反應過來,馬上見符紙投入了旁邊火爐中。

    判官回頭瞪了我們一眼,但那符紙已經化作了灰燼。

    “大膽。”一股股肅殺之意自判官身上傳出。

    砰

    又是一腳,葉泰清直接被判官踢了出去,這次踢的人魂分離,他剛找到的身軀,直接被判官一腳給踢廢了,再次變成了游魂狀態。

    判官而后看著我和姜蘭蘭:“你們何必要自尋死路,承認了不過在地獄關上幾年,而后轉世投胎,可再世為人。”

    “我們不想死。”我說道。

    話音剛落,門外傳來禁步的聲音,一身道袍的陳秋從門外走了進來。

    判官將目光鎖定在陳秋身上,陳秋進來后,第一個就看到了我臉上的巴掌印,然后,他竟然笑了出來

    我和姜蘭蘭都愣了,這有什么好笑的。

    陳秋笑了幾聲,然后干咳了下,說:“不好意思,沒忍住。”然后又看著葉泰清說道,“之前沒想到他會多此一舉去偽裝鬼王開路,驚動了這判官,我來晚了。”

    我這才明白,為什么這判官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兒,原來是葉泰清偽裝鬼王開路驚動了他。

    想想也是,判官行走陰陽間,對黃泉路上的事自然也清楚明了,怕是葉泰清剛偽裝鬼王轉圈的時候,判官就已經知道了,所以才趕了過來。

    “你就是陳秋”等陳秋跟我們說了幾句話后,判官才開口。

    陳秋恩了聲,然后指了指我和姜蘭蘭:“我作證,殺陰差,鬧陰司,殺城隍,全是他們倆干的。”

    我和姜蘭蘭下巴都驚掉了,就連葉泰清下巴都快驚掉了。

    葉泰清況且幫我們隱瞞,雖然是為了我身上的龍脈造化。

    而陳秋作為我們倆的兄長,竟然在這個時候,將我們踹進了深淵。

    四十二章 叛變了

    陳秋的態度令我們捉摸不透,就連那判官也愣住了。

    他既然是來調查我們的,自然知道陳秋與我們的關系,不關從哪個方面來說,陳秋都應該是站在我們這邊兒的,但現實與我們所想卻大相徑庭。

    判官猶豫了幾秒,盯著陳秋道:“你確定據我所知,他們倆已經認你為兄長了。”

    陳秋聳聳肩膀:“當然確定。”

    葉泰清讓我們燒符紙,本來是為了能讓陳秋來救我們的,但是陳秋的證詞,讓我和姜蘭蘭再次陷入危險境地。

    不過葉泰清并不是一個笨人,如果這判官真的聽了陳秋的話,我們倆肯定會被帶走,他的龍脈造化,也別想要了,馬上喊道:“陳秋殺城隍的分明是你,當時無數陰差在場,你為活命,竟將這罪過推到兩個孩子身上,簡直妄為道門中人。”

    “需要你多嘴嗎”陳秋怒視葉泰清一眼。

    早在農村的時候,葉泰清便已經和陳秋交過手,結果是葉泰清慘敗。

    陳秋此時的一聲怒斥,驚得葉泰清往后退了步,不過馬上看看判官,心生計謀,說道:“我愿和你一起拿下這賊道士,屆時我愿意與你一起回陰司作證”

    既然判官和陳秋,葉泰清一個都得罪不起,那么只能選一個此時能站在同一陣營的人,而如果他此時愿意和這判官站在同一陣營的話,興許還能拿下陳秋。

    那判官回頭看了葉泰清,而后又將目光放在了陳秋身上,將身上朱紅色的判官筆取了出來,說道:“早在我來陽間之前,便已經知道了事情大部分來龍去脈,此來不過是為了求證而已,原以為以你這般實力,定是個坦蕩的人,沒想到竟是如此卑鄙無恥之人,為求生計,連自己的親人都能出賣。”說完瞥了眼葉泰清,“本判官雖痛恨真小人,但是對假君子,更是深惡痛絕,既你愿意為我作證,也不用你動手,只消在一旁等著就是,待我拿下這人,你再與我一同去陰司。”

    這判官是個口直心快的人,雖然話語上標明暫時和葉泰清站在同一陣線了,但是卻也明明白白指出了葉泰清是個真小人。

    這讓作為道門天師的葉泰清頗為憤怒,卻也不敢說什么,只是靜靜站在一旁。

    “沒成功嗎”陳秋見判官并沒有將矛頭指向我和姜蘭蘭,反倒是指向了他,頗為無奈地說了句,“不過你們判官做事講究證據,如果我把這里所有證人都殺掉,你能奈我何”

    現在的陳秋說的話,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那個陳秋,不知道他葫蘆里面賣的什么藥,不過我始終堅信,他是不會害我們的,只在一旁默默地看著。

    陳秋說完這話,那判官登時大怒:“我在這里,你試試看,你能殺掉誰”

    “要不咱打個賭,他們三個人里面,你能保住一個,就算我輸。”陳秋滿臉陰沉,眼神再次化作森林中的惡狼,滿眼殺意和血腥。

    他所說的三個人,除了葉泰清,還包括了我和姜蘭蘭。

    我和姜蘭蘭有些發楞,問了句:“哥,你怎么”

    陳秋回頭看了看我和姜蘭蘭,詭異一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如果留下你們,今日就算我解決了這判官,難保日后不會有陰司更厲害的人出面找我麻煩,所以對不起了,你們三個,一個都走不了”

    陳秋說完便并起了劍指。

    口中再次念起了之前在井口邊念過的法咒:“吾奉威天,江河日月,山海星辰,在吾掌中,吾使明即明,暗即暗”

    陳秋啟唇,這鎮子上空剎那間烏云密布,無窮力量開始在其中醞釀。

    那判官見陳秋先一步開始施法,手持判官筆,看著陳秋冷冷地道:“陳秋,我知道你有真人的能力,不過在陰司,我見過太多真人了。”

    轟

    判官話音落下,天上一道銀色弧線直接降落下來,照亮了整片星空,雷電摧枯拉朽而來。

    劇烈震動,那道雷電降落在了這屋子外面的平地上,平地上鋪設的水泥,在瞬間化成了碎石。

    陳秋這是真打算要我們命了。

    葉泰清之前一直持懷疑態度,只是在試探陳秋真正的目的,但是陳秋這么近距離地召喚了雷劫降臨,擺明是真有心殺我們的。

    就連我和姜蘭蘭這下都開始懷疑陳秋是不是真的要殺掉我了。

    葉泰清看著我,知道我暫時不能死,因為我一死,我身上的龍脈造化便會失去造化之效。一心想保住我,此時怒道:“陳秋,你既要殺他們,當初又何苦救他們”

    陳秋揮舞雙手掐印,目光放在葉泰清身上,冷冷地道:“你也跑不了,不用著急。”

    轟

    又是一道雷電降落下來,只是這一次,那判官在雷電降落的瞬間,手中判官筆一揮。

    無盡陰氣瞬間匯聚在這屋子上方,那雷電劈在陰氣之上,雙雙化作虛無。

    道門的法術,大多是對陽氣的運用,而陰司的法術,則是對陰氣的運用。雷電蘊含著無盡剛陽之力,而判官筆是死亡的象征,兩者接觸,形成陰陽互補之勢。

    “我說過,有我在,你一個都殺不了。”判官十分熟練地舞動了手里判官筆幾下。

    陳秋看了看判官手里的判官筆,再一掌雙手,天上烏云瞬間消失,雷電也隨即消失。

    葉泰清不明白陳秋到底想干嘛,但也不敢再多說話,萬一說錯話,最先死的就是他。

    陳秋收回了這法咒,但是立馬掐起了另外一法決,天上剛剛才散去的烏云,此時再次匯聚起來。

    “斗雷決”我幾乎和葉泰清同時喊了出來。

    神宵派五雷決中,最厲害的一個法決,上次陳秋不過是掐成了這印,并沒有施展,就結束了農村的紛爭,這一次,他再次施展出了斗雷決。

    陳秋看起來是下定決心要殺我們了,竟然用上了至少我們目前所知的最厲害的法術。

    判官不是不識貨的人,看著天上漸漸凝聚而成的一方法印,皺起了眉頭。

    第四十三章 真人與判官之爭

    陳秋卻笑了笑:“葉泰清,道正真人難道沒告訴你,想要凝成斗雷決,需有天真大印么道門中人都有自己的法器,而屬于天真級別道士的法器,便是專屬的天真大印,這是你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見我的天真大印”

    陳秋說話同時,手中一枚黑色的大印出現,大印之中似乎也蘊含著無盡力量,與天上斗雷決交相呼應。

    道士確實有自己的專屬法器,有些道士喜歡八卦盤,就用八卦盤當做法器,有些喜歡桃木劍,則用桃木劍當做自己的法器,比如之前翠濟宮的那老道士,用的便是金錢劍。

    因為這傳統,久而久之,法器就代表了這個道士的身份,而陳秋口中的天真法印,也代表了他真人的身份。

    “始青符命,洞淵正刑,金鉞前導,雷鼓后轟,吾以道門真人之命,上誥天地,速降斗雷,急急如律令”

    陳秋已經念起了斗雷決的法咒,念咒其間,天上那大印形狀的烏云開始變幻,最后竟變成了與陳秋手中法印一模一樣的法印,只是大小不同而已。

    而那判官,在看了天上那斗雷的變幻之后,將判官筆往前一揮,也念道:“五方五帝,光照玄冥。千神萬圣,護我真靈。巨天法身,制伏五兵。吾以陰司判官之命,敬告幽冥,現吾法身,萬神奉迎”

    九重高天之上,雷電聚勢。

    六尺黃土之下,陣陣詭異氣息飄蕩而起,這詭異氣息漸漸凝聚成型,一個頭頂官帽,身著紅色官服,手持判官筆的虛影詭異出現。

    這虛影出現,鎮子里竟幽幽傳來無數嚎哭的聲音,有人的哭聲,也有牲畜的哀嚎聲。

    莫說我們,即便是葉泰清,看著面前詭異形成的虛幻之人,目瞪口呆。

    “我的天,這是什么東西”我驚嘆道,我看著這虛幻身影,竟有止不住想跪拜的心。

    我不知道的事情,姜蘭蘭竟然知道,看著那虛幻之人,說道:“這是法身。”

    “什么法身”

    姜蘭蘭說道:“以前在道觀的時候,聽道觀里的道士說過。這世上的人都有各自的信仰,有的人信仰道門神仙,有的人則信仰陰司神仙,但是真正見過他們的人很少,這些信徒只能按照自己心中所想象的模樣來給自己信仰的神靈塑造神像,再加以參拜。久而久之,信仰的力量就會化作實質,那些被參拜的神仙,則可以利用眾生信仰的力量,將眾生心中的法相召喚出來,為自己所用。對于信徒來說,這就叫做顯靈了”

    姜蘭蘭說到這兒,我才明白。

    之前在農村,老聽那些迷信的人說什么什么神仙顯靈了,現在看來,他們所看到的,多半就是這種法身。

    而眾生的力量之大,不用想便能知道。沒想到這判官為了對付陳秋的斗雷決,竟然把自己的法身給召喚出來了。

    “今日,吾便以吾判官法身,對你天真斗雷決。”判官召喚出法身,而后頗為凝重地看著陳秋。

    陳秋見了法身,也顯得十分謹慎。

    “敕”

    陳秋一聲令下,手中法印飄蕩而出,勾動天上法印降落。

    一股可怕的壓迫力自上而下傳來,我和姜蘭蘭幾乎都站不穩了。

    那法印懸掛在天上便已經如此之大,降落下來,怕是這一片土地,都會被這法印所覆蓋。

    “去”判官將手中判官筆也拋了出去,那法身舍棄了起先手中虛幻的判官筆,將這真實的判官筆接了過去,法身與判官筆接觸的瞬間,那虛幻身影迅速放大,竟然直接大過了整個屋子。

    透過門框,我們只能看見那法身的一點衣襟,天知道他變得到底有多大。

    陳秋與判官在屋子里怒目而視,而那法身則手持判官筆撐起雙手,用來抵擋降落下來的斗雷決。

    轟

    天真法印與斗雷決接觸,判官筆也與判官法身合二為一,兩者如彗星相撞,耳邊只聽得一聲巨響,緊接著,便什么也看不見了,什么也聽不見了。

    好似墮入了一個黑色的世界,這世界沒有聲音,沒有任何東西,只有自己獨處天地間。

    過了好久,突然感覺有人拉扯了我一下,我整個人被渾噩帶出了這里。

    足足過去了十幾分鐘,黑暗才漸漸消失,再看眼前景象,我竟身處鎮子偏遠處的一個山林里。

    姜蘭蘭也站在我旁邊,而站在我們前面的,竟是那個判官。

    判官滿身塵土,衣服也破破爛爛的,跟先前風度翩翩的形象全然不同,寫著的盡是狼狽。

    判官遠遠看著先前那地方,滿臉沉重。我也循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當看見之前那里時,呆住了。

    “天哪。”我被驚得說不出話來,而姜蘭蘭忍不住驚嘆了起來。

    那地方的屋子已經不復存在,留下的是一個黑色的大坑,大坑中的塵土還沒散盡,天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

    我看了看姜蘭蘭,見她沒什么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