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26 章
    大礙,就將注意力放在了狼狽到不行的判官身上,膽戰兢兢地問了句:“是你帶我們出了的么”

    判官淡淡恩了聲:“陳秋是鐵了心要殺你們倆,剛才如果不是我帶你們出來,你們已經死在那里了。”

    判官這話,讓我心里一緊。

    我們是出來了,那么陳秋呢判官這意思,是不是代表他已經解決了陳秋,剛才對轟之下,只有我們三個人存活了

    我始終不相信陳秋要殺我們,不然他之前做那么多事情干什么,著急問道:“我哥呢”

    “他沒死。”判官道,而后展開手,陳秋的天真法印竟然出現在他手中,他道,“我們都沒贏。我帶走了你們兩人,他帶走了葉泰清。我收走了他的天真法印,他也收走了我的判官筆。”

    聽到判官說陳秋沒死,我便放下心了,姜蘭蘭也拍拍胸脯:“還好,還好,陳秋哥哥沒事。”

    判官對我們的反應卻十分不解,好奇看著我們問道:“他想殺你們,你們為什么還這么關心他”

    “他不是那樣的人。”我和姜蘭蘭態度都異常堅定。

    判官對我們的態度只是好奇,并不是很在意,只是淡淡點點頭,隨后道:“你們兩人暫時跟著我,陳秋實力比我想象中恐怖很多,目前只有我能保護你們兩人。”

    判官說這話,我聽著有些別扭,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想到之后,竟忍不住笑了出來。

    判官一愣:“你笑什么我要保護你們很可笑嗎”

    我忙搖頭:“沒什么沒什么。”

    我突然明白陳秋的用意了。

    這判官最開始是來殺我們的啊

    但是現在卻變成了保護我們

    判官立場的改變,就說明他至少現在已經不會對我和姜蘭蘭做什么,反而會護我們周全,如此一來,我們再也不用想辦法去躲避判官的追查了,因為,他現在成了我們的守護者

    至于陳秋,他的目的一直是阻止判官找到葉泰清做證人,現在的情況恰恰是葉泰清已經被陳秋給帶走了,他的目的達到了。

    一方面促成了判官立場的改變,一方面又帶走了葉泰清證人,另外一方面,就算神宵派現在要找我們來搶龍脈造化,也得忌憚我們身邊的這個判官,一石三鳥之計設計得精妙絕倫,如果不是這判官在場,我都忍不住要拍手稱快了。

    看著判官,我滿心同情。

    他以為他和陳秋打了個平手,實際卻被陳秋玩兒得死死的。

    判官卻沒多想,再看了會兒剛才爭斗的地方,說道:“我失去了判官筆,暫時不能入陰司。他也失去了天真法印,暫時無法入道門。先找個地方修養,等我奪回判官筆,才能將他定罪。”

    第四十四章 顯瑞

    官雖然把我們從斗雷決下帶出來了,但是并不輕松,他身上多處受傷,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判官再看了幾眼鎮子中那大坑,隨即轉身離去。

    他似乎并不擔心我們會逃走,估計他也以為我們不會逃走,畢竟有個能力恐怖到極點的陳秋可能就在追殺我們呢。

    姜蘭蘭邁步到我旁邊,偷偷拉拉我的衣角,然后附身到我耳邊,低聲說道:“葉安哥哥,我們要逃跑嗎”

    我搖搖頭:“不用。”

    目前的局面對我們來說才是最安全的,這是陳秋精心所布下的局,就這樣保持最好不過。

    判官在這山林一路前行,鎮子中雖然繁華,但山中卻頗為蕭瑟,一路上遇到不少山村,但是因為城市化的車輪隆隆向前,這些山清水秀的山村,早就沒人居住了。

    判官帶我們進入其中一荒村,找了間稍微好點的屋子走了進去,隨意在屋子里鋪了些雜草,就盤坐在其上,以五心朝天的姿勢休養生息。

    至于陳秋的那天真大印,被他隨意丟在一旁,在他眼里,這能代表真人的天真大印,似乎并不值錢。

    我看著那大印,替它不值,這玩意兒怕是多少人搶都搶不來,在判官這里卻受到了這種待遇。

    不過想想,或許陳秋現在也正在這么對他的判官筆。

    “你們倆就待在屋子里別亂走,深山多山魈野鬼,不要驚擾到他們。”判官交代了我們一句,然后就閉上了眼。

    判官很快就進入了入定狀態,不再理會外界的風吹草動,如果我們想逃跑的話,現在是最好的時間,不過我們沒有,第一是這山林確實危險,第二是我們現在逃走,可能會給陳秋造成麻煩。

    我簡單跟姜蘭蘭說了幾句,她比我聰明多了,雖然沒有我的這些歪心思,但是只要一點,她便明白了過來,臉上的擔憂全無。

    判官因為受損比較嚴重,入定時間也久,我站在一旁看著這判官,其實站在他的立場來說的話,他所做的事情并沒有錯,不過是履行他的職責而已。

    之前看過他的委任書,知道他的名字就叫做林岳,名如其人,穩如山岳。

    看了會兒,覺得無聊,便也盤坐了起來,念起八大神咒,陳秋說這八大神咒就是修道的門檻,不過我念了這么久,卻根本半點感覺。

    再一次閉眼,默念八大神咒。

    一遍、兩遍、三遍

    念到我數不清多少遍了,覺得沒什么效果,便準備停下歇息,正要放手,身上突然一股灼熱感傳來,我被這突然而來的感覺驚得一顫,正要睜眼起身。

    但是正在這時,眼前一道綠色迷霧閃過,令我大為驚異,忙睜開眼再一看,頓時呆住了。

    “怎么會這樣”先前閉著眼看見的那道綠色迷霧,這會兒正在我眼前飄蕩著。

    閉著眼能看見它,睜開眼也能看見它,我以為是我眼皮上沾了綠色的東西,便揉了揉,但那道綠色迷霧依舊在眼前游蕩著。

    便喊了正在旁邊拿著草梗無聊擺動的姜蘭蘭一聲:“蘭蘭妹妹,幫我看看我眼睛上是不是沾一團綠色的東西。”

    “嗯”姜蘭蘭有些詫異,看著我眨巴眨巴眼,根本沒過來看,便道,“沒有呀,葉安哥哥你怎么了”

    我說:“我怎么老看見有團綠色的東西在我眼前飄,剛才閉著眼都看到了。”

    姜蘭蘭聽罷,將手里的草梗丟在了地上,起身朝我這邊兒走了過來,徑直站在了我所看見的那團綠色迷霧前面,伸手指向了綠色迷霧,并問道:“葉安哥哥看見的是這個么我也能看見呀。”

    “不是我眼睛里的么。”見姜蘭蘭也能看見,我放下心來,站起身走了過去。這團迷霧并不大,不過靠近它會覺得里面充滿了生機,頗為好奇地往里面戳了戳,并道,“這到底是什么”

    “重華之力呀。”姜蘭蘭隨口便說了出來,“修道達顯瑞階段,就可以看見充斥在四周的五炁了,這種綠色的就是重華之力,是他招來的。”姜蘭蘭指了指判官。

    我看向他,果然,除了這一道,還有數道綠色的迷霧正往判官而去,隨著判官入定的進程,這些綠色迷霧也沒入了他的身軀。

    重華之力我自然之道,五炁之中,我最先接觸到的就是重華之力,重華之力主掌生機,不過不是說這東西非常少嗎,怎么這里能看見這么多道。

    “為什么會這么多”我驚嘆道,知道這玩意兒是好東西,驚嘆完畢后張口,一口將飄蕩在面前的這道重華之力給吞入了口中。

    但是根本沒用,它從我口中通過,直接從后腦勺又出來了,我愣了下,轉身又一口將這綠色氣體給吞進了口中,不過依舊沒用,還是從我后腦勺出來了,這次直接飄蕩進入了判官的身體。

    看得姜蘭蘭咯咯發笑,瞇著眼道:“不是這樣吸的啦,有專門的方法的。這些也不是真正的重華之力,只是他從四周花草樹木中分離出來的一點點生機,帶有重華之力的氣息而已。”

    我哦哦點頭,第一次看見這玩意兒,頗為好奇,問道:“為什么之前看不見它們。”

    “葉安哥哥之前沒看到,是因為你沒有到顯瑞級別哦,沒想到葉安哥哥你這么快就能看見它們了,好厲害。”姜蘭蘭笑瞇瞇地說道。

    我想了想:“你早就能看見了嗎”

    姜蘭蘭恩了聲。

    她比我能看見的時間早,說明比我厲害。本想問她關于顯瑞的知識,不過她在理論這方面也是個半吊子,判官又在打坐,我便翻起了陳秋給我的那本道史,隱約記得上次在這里面看見了顯瑞這兩個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翻了不久,就在書中找到了道門通用修道之人等級的劃分,其中第一個階段便是顯瑞,之后是化生。

    顯瑞是從道門經典周易參同契中演變而來,道門經典記載:坐忘守一,不二法門。原本隱明,內照形軀。閉塞其兌,筑固靈株。三光陸沉,溫養子珠。無視可見,近而可求。五炁顯理,潤澤形神,是為顯瑞。

    這里面我大多不懂,看完之后再拿去問姜蘭蘭這里面記載的是什么意思,她比我早一步到達顯瑞階段,肯定知道。

    不過姜蘭蘭也不大清楚,只是說:“以前聽師父說,到達顯瑞階段之后,就更容易平心靜氣,不會常被外物影響到自己的喜怒哀樂,心神如明鏡,不會被事物表象迷惑眼睛,所以能看見周圍的五炁,五炁的顏色各有不同,達到顯瑞的人看自己是常常被這五種顏色圍繞的,所以稱作顯瑞。”

    我哦哦點頭:“那書中說三光陸沉,溫養子珠又是什么意思”

    姜蘭蘭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正這時,判官林岳動了動,睜開眼站起身,并將旁邊陳秋的天真大印拿了起來,往我們這邊走來,聽見了我剛才問姜蘭蘭的問題,開口說道:“你們道門丹鼎派老祖云牙子,將方士自己煉制的丹藥叫做外丹,修道之人身體內凝練的能量稱作內丹。修道之人都會從外界汲取能量,一部分溫養身軀神魂,一部分則凝練成了內丹,內丹直接代表了修道之人的能力。你口中所說的子珠,便是內丹的另外一個稱呼。到達顯瑞階段后,便已經入了修道的門檻,可以汲取五炁,不過你連汲取五炁的方法都不知道,暫時就別想這些了。”

    林岳說著邁步跨出了房門。

    我在其后問道:“那怎樣才能汲取五炁”

    林岳哈哈一笑:“你能在沒人指點的情況下悟到顯瑞級別,說明你天賦不錯,如果我是道門的人,或許會很高興道門出了一個天才。不過我是陰司的判官,對我來說,道門能人越少,我陰司便能越好地管理陰陽兩界,我是不會教你的。況且,做一個普通人挺好。”

    他不教我在我的意料之中,也不再強求,問道:“你要去哪兒”

    “白帝鎮,處理一些事情”他道,“你們隨我一起。”

    第四十五章 身份替換

    我心一緊,他這大晚上的去白帝鎮,莫不是去找陳秋的

    我雖然對陳秋的能力有足夠的自信,但是這判官的能力也不弱,那樣的對轟場面,我再也不想見第二次了,因為根本不知道誰將會死在那撞擊之下。

    “你要去干嘛”我警惕問道。

    判官回頭看看我,說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我與陳秋之爭本是我們兩人的事情,卻將那屋子給毀了。陽人者,一生所求莫過于衣食住行,我們毀了別人住所,不該去給個說法嗎”

    聽他這么說,我才稍微放下心來。

    沒想到這一絲不茍的判官,在處理這事兒上竟然能有這樣細膩的心思,這也算是好事,毀掉那住所,陳秋也有責任,我們就代替陳秋去看看那家主人,畢竟那家主人也是好人。

    應了聲,跟著這判官一同往鎮子里去。

    行了大半個小時,漸漸接近之前那靈堂,那里雷電的剛陽之氣和法身的陰柔之力依舊沒有散完,才靠近就能感覺到心神不寧。

    判官站在遠處看了看,不由得嘆了口氣道:“弱肉強食,果然是這乾坤的鐵則,若是我們今日不來,憑他們一介凡夫,又能做什么”

    他口中所說的弱肉強食,陳秋也說過,說實話,他們兩人真的挺像的。

    判官說著邁步向前,靠近那廢墟時,聽見那里傳來了女人和小孩的哭聲,走近一看。

    正是那屋子的主人,正坐在廢墟旁邊悶頭抽煙,而他的家眷孩子都在對著廢墟哭著,沒了住所,恐怕他們也沒了生活的希望。

    這屋子主人是知道我和姜蘭蘭的,但是不知道我們是做什么,屋子里發生那些事兒的時候,他早就和其他人逃離了這。

    他抬頭看了看我,認出我和姜蘭蘭來,站起身來對著我們點頭示意一下:“小師傅,你們咋來了”

    他滿臉愁容,原本家中老人死亡就是一樁悲痛的事情,如今又連自己唯一的居所都失去了,如何能高興得起來。

    我看了看判官,判官打交道的大多是去往陰司的一些游魂厲鬼,就算來陽間,也是處理一些城隍之流不能處理的人。

    很少直接跟普通的凡人對話,顯得有點局促,因為他是判官的身份,扮演的是一個鐵面無私的角色,所以這會兒本想善意笑一笑,但始終沒做出笑容來,嘗試失敗后,恢復了面無表情,說道:“我是林岳。”

    這屋子主人看看他,因為之前跟著我們一起的陳秋是道士,所以把他也當成了道士,說道:“道爺您看,家變成這樣,連請你們坐坐都沒地兒,實在不好意思。”

    判官搖搖頭,說道:“你家屋子坍塌,與我有直接關系,但我身上并無錢財,無法在錢財上對你做出補償,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我盡量滿足你。”

    得到一個判官這樣的承諾,這是別人幾輩子都修不來的福氣,但是這男人卻愣了愣:“怎么又來一個”

    “什么”判官沒大懂,緊接著又道,“功名利祿過往云煙,世間修道之人一生追求長生,不過是為了能活得更久一些。我無法在功名利祿上補償你,不過,我可已給你增加三年陽壽。”

    我卻聽懂了,這屋子主人的意思是,之前已經來了一個要補償他的人,而那個人只可能是陳秋。心說陳秋也不是沒有良心的人,至少來看了看這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