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28 章
    那件事講完,當然,我隱瞞了龍脈造化在我身上的事情,這玩意兒太珍貴了,萬一判官起歹心怎么辦

    令我好奇的是,判官竟然并不知道陰司也參與了奪取龍脈造化的事情,聽我說完,勃然大怒:“當地陰司也參與了這件事情”

    “你不知道這件事情”我詫異地問道,奪取龍脈造化多么大的事情,他作為判官,怎么可能不知道。

    判官搖搖頭,而后斥了句:“該死”

    我忙隨聲應和:“確實該死,特別是那城隍,縱容他人胡作非為,我哥殺了他,是為民除害。”

    我偷偷轉換概念,判官自然發現了,瞪了我一眼:“陽有陽法,陰有陰刑,城隍犯錯,當由陰司審判,哪兒容他胡亂插手。”

    我想也沒想就道:“如果我哥不插手,或許現在那個村子所有人都死了,你作為判官,只看見我哥殺了城隍,卻沒看見他救了多少人,陰司律令是死的,但是人是活的,你為什么要一直揪住他不放”

    我無心的一句質問,但是判官聽完卻楞在當場,久久沒說出話來,好一會兒后才暗暗轉換了一個話題,說道:“我覺得此地如此大規模的防范,沒準兒和當年的那支行尸軍隊有關,一定要搞清楚,這個籠罩陰司幾十年的疑云,或許這次會被解開。”

    我只當判官把我的話當成了耳旁風,也不再多說,公道自在人心。

    而后三人便提著煤油燈在村子里行走了起來。

    之前我們只看了鄰近的幾家,這次把村子里大部分的屋子都看了一遍。

    這村子修在一個斜坡上,越往斜坡底下,門檻上踢過的痕跡越明顯,而且,從遺跡上來看,明顯被踢過不止一次。

    我們進屋子里也看了,這里每一間屋子里面的人,走得都很匆忙,屋子里很多東西都沒搬走。

    “確實不對勁,整個村子建立這么高的門檻抵御外物,而后又舉村搬走,中間一定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判官道。

    我和姜蘭蘭也看出來了,不過姜蘭蘭頗為心細,指了指這屋子里面遺留下來的一些家具,說道:“我覺得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它們一定還在這附近不遠,甚至就住在村子里。”

    姜蘭蘭身上確實有很多我看不透的地方,甚至連陳秋都無法看透,比如她為什么一直長不大,為什么能那么準確地預測出陳秋手中的東西。

    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這么說,判官聽了姜蘭蘭的話,馬上詢問其理由。

    姜蘭蘭眨巴眨巴眼,懵懵地道:“這里面的家具都很破舊了呀,看起來至少在這里擱置了幾十年了。但是農村這樣的泥土房,如果幾十年沒住過人的話,肯定早就倒了。這村子里的每一間屋子,幾乎都完好無損,只能證明有人來這里修繕過,這種地方平常人一般不大會來,所以我才覺得是那些行尸走肉還在村子附近。”

    判官聽了姜蘭蘭這番推斷,對她馬上刮目相看了,說道:“以后你可以跟在我身邊,隨我一同去斷案。不過你有一點說錯了,行尸并無靈智,只知吃肉喝血,他們四肢尚且無法活動,又如何能來修繕這里的房子不過這確實是一個疑點,修繕房子的人,到底是誰”

    光站在這里想是想不出結果的,整個村子就剩下三間房子還沒看了,這判官實力雄厚,能跟陳秋的斗雷決打成平手,解決幾個行尸應該并不在話下,便道:“看完剩下的三間房子,就會有結果的。”

    判官點了點頭,而后由他走前,我們跟隨其后,往村子僅剩下的三間房子去了。

    前面兩間并沒發現什么,但是道最后一間房子前面時,我們停住了腳步。

    因為,這間房子沒有門檻

    或者說,門檻已經被踢碎了

    “小心。”判官馬上提醒我們,而后放慢腳步,慢慢往那門口挪去。

    還沒到門口,我和姜蘭蘭便被里面一陣惡臭給惡心得不能呼吸,捏著鼻子強撐著挪到正門口去了。

    判官先我們一步到正門口,不過到了正門口后,卻停住了腳步。

    “里面有什么”我問著,同時也走到了正門口,看向里面,頓時驚呆了。

    “天吶,好多”姜蘭蘭捂著張得圓圓的嘴巴。

    這屋子里面,密密麻麻站著一個筆直的軀體,那股惡臭正是從他們身上傳出來的,而這些人,衣服破破爛爛,但是從殘余的零星碎片來看,他們以前穿的是一樣的衣服。

    一般行尸多是幾十年前形成的,而這群人穿著同樣的衣服,在那個時代,能這么統一的只有軍隊,或者是民間自己所建立的組織。

    “行尸軍隊。”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判官之前所說的這個。

    門外我們稍微弄出了點動靜,便已經驚動了里面的行尸,剎那間,他們盡數轉身。

    轉身后,我們看清楚了他們的臉。

    他們臉上早已經干枯,看不出有半點水分,如果站著不動,與干尸無異。

    但他們身上的濃濃的尸氣,已經昭示了他們與干尸的不同之處。

    “走。”判官突然沉聲說道,并帶著我們迅速離開。

    不過,還沒走幾步路,里面的行尸蜂擁而出,他們的肢體雖然不能彎曲,但是卻絲毫不影響他們移動的速度。

    眼見著這群行尸即將靠近,判官干脆不跑了,停下腳步,將我們拉到了他身后。

    等前面行尸剛靠近,判官抬拳便是一拳轟了過去。

    砰。

    沉悶一響,前面一行尸,直接被判官轟得倒飛了出去,但是緊接著又爬了起來。

    對于行尸來說,他們是不知道疼痛的,而且軀體堅硬如鐵,很難對他們造成損害。

    判官也明白這點,顯得頗為認真。

    不過也做好了防御的準備。

    但就在這時,面前這群干尸,突然無規律地游走起來,不多久時間,便拉開了一個看起來非常專業的陣勢。

    “攻擊陣勢”判官驚嘆,而后四處看了看,最后對我和姜蘭蘭喊道,“有人在指揮他們,他一定就在附近,你們去把他找出來”

    第四十八章 污泥中的人

    判官正面迎擊這支行尸軍隊,無法脫身,現在能幫忙只有我們兩個。

    軍隊不同于散兵游勇,他們進退有序,無論進攻還是防守都保持在最佳的狀態,更何況現在他們還是行尸狀態,判官是個聰明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支行尸軍隊是有人指揮的。

    擒賊先擒王,所以才會讓我們去把指揮這支軍隊的人找出來。

    這村子本來就在山坡上,地貌復雜,再加上房子都空閑著,周邊草木郁郁蔥蔥,想要找出一個刻意隱藏的人,并不簡單。

    我們應了聲,而后退到一旁,先目視四方,尋找一個可以躲藏的地方。

    “之前的屋子,我們都進去看過了,我覺得應該就在這附近不遠處。”看了一陣,姜蘭蘭發表她的看法。

    我也想到這點,便點點頭:“咱們一起找,不要離得太遠。”

    “恩。”姜蘭蘭應了聲,而后與我并列而行,提著煤油燈,在這附近尋找了起來。

    而另外一邊,那支行尸軍隊組成攻擊陣勢后,很快就將判官包圍在了其中,四面八方共同進攻,有佯攻,有主攻。

    而判官采取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策略,但凡有行尸進攻,都會被他硬生生轟退回去。

    不過并不能對這支行尸軍隊造成任何損害,才不到十次進攻,判官雙拳就已經皮開肉綻了。

    “你們找到了沒有”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解決的辦法,就算不被這支軍隊吃掉,也會被活活累死,判官催促我們。

    我和姜蘭蘭以最快的速度將這周圍看了個遍,始終沒發現任何人的蹤影,姜蘭蘭看了看判官的拳頭,滿臉不忍,而后說道:“我們找不到他。”

    “等等。”姜蘭蘭話音還沒落定,我便打斷了她,“還有一個地方沒有找。”

    “嗯”

    我指了指之前那支行尸軍隊躲藏的那間房子:“去那里看看。”

    行尸并無人性,曾經有聽說過養尸的故事,爺爺說在遙遠的湘西,有專門以養尸為生計的養尸人,用特殊的方式驅使尸體為他們所用。不過這些尸體渾身毒性,且見活物便咬,所以就連養尸人都不敢接近那些尸體。

    但是現在這附近都找遍了,始終沒有找到操控的那人,剩下的也就這個大膽的猜測了。

    我與姜蘭蘭警惕踱步往里面走,里面盡是尸體的惡臭味,站在門口便已經受不了,踏進去第一步,便有了干嘔的勢頭。

    姜蘭蘭捏著鼻子,跟在我身后,敲了敲我后背說道:“葉安哥哥,小心里面還有其他行尸。”

    我恩了聲,提著煤油燈四處打量。

    這屋子里除了雜草和惡臭,還有一些堆在地上的黑黢黢的雜物,再無其他東西了。

    提著燈找了一圈,并沒有什么發現,正要離開的時候,姜蘭蘭突然指著屋子一角那一坨散發著惡臭的黑色物體,滿臉驚愕地對我招手:“葉安哥哥,那好像是個人,小心。”

    我馬上轉身,鼓著膽子提燈踱步過去,伸出腳探了探,果然是個人。

    確定之后,馬上退到門口,對門外判官喊:“找到了,在這里。”

    判官聽聞我的聲音,再捏了捏雙拳,奮力兩拳,竟然將面前將近十個行尸同事轟退。

    而后縱身一躍,到了門口,見我們所指的那團黑色物體,不等行尸沖過來,直接便過去,彎腰一把把他揪了起來。

    揪起來瞬間,一個濃郁到極點的惡臭傳出,我和姜蘭蘭被這惡臭熏得傳喘不過氣來,也不管外面是不是行尸,直接出了門。

    判官剛把他揪起來,又馬上丟了下去,滿臉嫌棄地罵了句:“真他媽臭。”

    就像一塊抹布一樣,那團黑黢黢的人被判官直接丟在了地上,而后快速退了出來。

    “你咋出來了”看到判官也從里面出來,我和姜蘭蘭不解問道。

    判官眉頭緊皺,瞥了一眼屋子里那團東西,說道:“寧愿戰死,不愿臭死。”

    判官丟下了那團黑色的東西,落地之后,他終于扭動起了身軀,跟蛆蟲似的,在地上蠕動著。

    “他動了,現在咋辦。”身后一坨來歷不明的人,面前又是數十個行尸,前后夾擊,對我們情況很不妙。

    判官眼神頗為嚴肅,眼見著這群行尸已經靠近我們了,他伸手進兜,取出一方黑色大印。

    剎那間,四周陰陽之氣迅速流竄起來,大印剛陽氣息浩然而發,與這陰氣彌漫之地分庭抗爭。

    陽氣匯聚在我們周圍,陰氣被排斥到了行尸那方,兩兩僵持。

    “道門天真大印在此,何人膽敢亂動,不從令者,天兵上行”判官聲音不大,但在這寂靜的山野之中,卻顯得格外清晰,一股股陽氣伴隨著他的聲音,好似化作萬道火星,四散而開。

    轟

    先前行尸聚集的陰氣,瞬間被這陽氣擊得潰不成軍。

    行尸雖然無靈性,但還保持著些許先天意識,比如說感知活物,又比如說對陽氣的恐懼。

    那大印,自然是陳秋的天真大印,陽氣浩蕩如洪,自大印中隆隆溢出,面前行尸僵住不再往前,而后不到三秒時間,他們全都轉身,四面八方而散去了。

    等他們散去之后,判官看了看手中陳秋的天真大印,說道:“若非必要,我永遠不會用它。”

    他對陳秋的大印充滿了嫌棄,我也看出來了,這判官實力最大的依仗就是那支判官筆,他對法術并不是很精通。

    因為如果是陳秋遇到這種情況的話,即便不用法器,或許也可以用他道門法術將這群行尸軍隊擊潰。

    “他們走了就好。”我隨意應和著。

    判官將天真大印收了回去,而后轉身看著身后那黑黢黢的人。

    他早就站起來了,靠在墻邊看著我們剛才所做的一切。

    我們借著煤油燈打量著他,這人怕是幾十年沒有洗過澡了,身上裹滿了污泥,衣服也結成了塊兒狀,就連頭發都成了餅。

    他身上的惡臭味,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我們三人站在門口,他在屋子里靠著墻邊,對我們對視著,判官看了會兒,說道:“你是什么人這些行尸是怎么回事”

    他根本不愿意進去。

    屋子里那人卻看了看判官腰間的大印,生硬別扭地說道:“道門真人么”

    這人把判官認成道門真人,他聽后馬上糾正:“吾乃林岳,陰司判官,并非什么道門真人。”而后又厲聲問道,“你究竟是誰,這支行尸軍隊跟你又有何關系”

    我心說道門真人地位又不低,干嘛這么排斥這個身份。

    判官問話,這人卻根本沒有上心,直接把目光放在了我和姜蘭蘭身上,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

    他全身黢黑,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但是他在盯了我們幾秒之后,突然指著我,眼神中透漏的是一股子來歷不明的怨恨,還有一股無法磨滅的殺意

    “你,你”這人也不知道為什么,氣得渾身哆嗦,連一句完整的話都無法說出來,也沒表明為什么,他突然揚天長嘯,驚得山林飛鳥四起,沉睡的萬物被這聲凄厲的聲音驚醒,喊完之后,他滿帶怨毒地道,“我們在世上茍存數十載,今日終于見到仇人了,我們會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再嚼碎你的骨頭,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他一說完,村子里頓時響起了隆隆的踏步聲。

    一隊隊行尸正列隊趕來,而數量,竟然是剛才的數倍之多,看得我們三人目瞪口呆。

    這群行尸按道理應該是沒有感情的,但此時我似乎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那股子怨恨,而那怨恨,是關乎他們的生命的。

    “沖你來的。”判官道。

    我恩了聲:“可是,為什么”

    我剛問完,身體一熱,一股熾熱的紅色迷霧開始從我身上蔓延開來。

    第四十九章 判官府

    龍脈造化,在此刻顯形,根本不受我控制。

    我一直在判官面前隱藏任何有關于龍脈造化的氣息,沒想到還是暴露了。

    紅色的氣息蔓延出來,屋子里那人更為憤怒了,四面八方趕來的行尸軍隊,在見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