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42 章
    的道士,永遠隱藏在道觀的背面,譬如說天師、zhēn rén、祖師、法師之類的。

    這屬于俗事,來的自然不會是道觀的法師,來的幾人,頭戴五岳冠,身著法衣,這樣的打扮,是道觀的知客。

    這道士來了后,我們三人馬上行禮道好。

    來人卻擺擺手止住我們,不耐煩地說道:“得了得了,聽云閣是吧昨天才來一次,今天又來,我們這里沒糧給你們,趕緊走。”

    一來便下逐客令,我們都有點尷尬,穆三郎原本都做好行禮的姿勢了,卻收了回來,直起身來冷冷地道:“我要見紫云閣的法師。”

    這知客愣了下,而后厲聲道:“法師正在論道,沒時間見你們。再說了,你們聽云閣寄身我們名下多少年了,可有做過貢獻我看那老瞎子就是個廟混子,混吃混喝等死的,趕緊走,送客。”

    這知客說完就要轉身。

    穆三郎臉色都變了,那知客走出還沒幾步,她便直接轉身,往神像后面走去。

    我和姜蘭蘭一驚,馬上跟了上去。

    神像之后有條通道,通往道觀內院,一般有能力的道士都住在內院之中,平時潛心修道,只會在道觀遇到威脅,或者有道門內大人物拜訪時,才會出來。

    進了內院,見內院之中坐著不少道士,這些道士衣著普通,看起來頗為尋常,但大多仙風道骨,所謂相由心生,一眼便能看出這些道士,才是真正有能力的。

    我們不打招呼就跑進內院,那知客和身旁幾人連忙跑進來,怒道:“趕緊滾出去。”

    知客怒不可遏,穆三郎也抬頭怒視著這知客,對知客之前的態度頗為不滿。

    我心說這穆三郎名字像個男孩子,xing格也挺像男孩子的,竟然敢跟這知客對著干。

    我們動靜,內院里的道士都聽見了,其中一個年約五十的道士站起身來,邁步走了過來,那知客見后馬上恭敬行禮,道了聲:“師叔。”

    這道士點了下頭:“你先出去吧。”

    那知客無奈恩了聲,而后退出內觀。

    這道士隨后將目光放在了我們三人身上,緩緩說道,“聽云閣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道門濟世為懷,但并不是自甘墮落之人的避風港灣。道門不養無用之人,聽云閣掛名多年,并未幫我們做過一場法事,我們卻供養它數十年,已經仁至義盡了。你們三個還是孩子,不要學老瞎子那套,趕緊下山去尋你們父母去吧。”

    我聽后拉了拉穆三郎,這事兒我們確實不占理,要是聽云閣幫他們做過一件事情還好,要糧也是理所當然,但一件事情未作,他們供養聽云閣多年,確實仁至義盡了,我們再在這里胡攪蠻纏,那就是我們不講理了。

    況且,這內觀里面坐著十來個道士,哪一個都不簡單,我身份敏感,且身上還有龍脈造化,一旦有個厲害人物看出來了,怕是想走都走不了了,現在盡早脫身才是上上之策。

    我和姜蘭蘭持一樣的意見,但穆三郎聽后卻直視著這道士說道:“聽云閣不是廟混子,所謂的做法事,只是在欺騙信徒,我們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我師父也不是自甘墮落之人,他能寄名在紫云宮名下,是你們的福氣。”

    這道士聽了后,回頭看了眼坐在內院的其他道士,他們都呵呵笑了起來,這道士隨即轉身,看著我們三人笑瞇瞇地道:“既然你認為老瞎子寄名在紫云宮名下,是我們的福分,那你們一定也學了他不少本事了這樣吧,只要你們能證明你們和老瞎子不是廟混子,我紫云宮從今往后,便將老瞎子奉為上賓,你們要多少糧我們就給多少。”

    穆三郎xing子太直了,硬得跟塊石頭一樣,一條路走到底,我和姜蘭蘭拉都拉不住。

    看她這樣子,是要跟紫云宮硬磕到底,就憑我們三個人,討不到好果子吃的,再拉了他一下,說道:“算了吧,我們先回去,糧食的事兒可以另外想辦法,掙錢又不難。”

    她卻擺開了我的手,直視著這道士,毫不露怯地說道:“你想讓我們怎么證明”

    我馬上摸著額頭無奈嘀咕說:“是你,不是我們。”

    我和姜蘭蘭只是來充人頭的,可沒想跟紫云宮硬磕。

    這道士沒想到穆三郎真的會答應,愣了好一會兒,想了想,而后并手念了幾句。

    剛念完,他腰間一法器中,飄dàng起陣陣迷霧,漸漸一個人形浮現,這人已經死亡多時,身上怨氣頗深,剛出現這院子里就yin冷刺骨。

    鬼也分強弱,這冤魂一看便是極為厲害的那類。

    道士處理鬼魂,有渡鬼、殺鬼、鎮鬼三種方法,渡鬼則是將鬼魂送往yin司,殺鬼便是殺掉那些無惡不作的鬼魂,鎮鬼便是將鬼魂收服,磨滅掉他們的怨氣后,再做處理。

    這冤魂,便是這道士收服的鬼魂。

    道士將這冤魂放出來后,冤魂馬上警惕地看著他,顯得頗為害怕。這道士卻指了指旁邊一間屋子,冷聲道:“你進那屋子去,如果你能從他們手中逃脫,我便放你去投胎轉世,如果不能,那便繼續呆在我的法器中。”

    這冤魂馬上點頭應是,隨即轉身進了那屋子里。

    我們三人不知這道士要干嘛,一直默默看著,等那冤魂進屋之后,他才轉頭笑瞇瞇對我們道:“這冤魂是我前些日子收服的,你們要是能在一炷香之內將他制服,我便信你們所說的,如果不能,那就怨不得我了。”

    這冤魂能力頗強,這道士都只能用鎮壓的方式,一般人怎么可能處理得了,讓我們三個人處理,確實有點難為我們了。

    不過穆三郎聽后卻只是淡淡恩了聲,拋下我和姜蘭蘭兩人,二話不說便往那屋子走去。

    “你們不去嗎”這道士見我們不為所動,問道。

    我們反應過來,忙點頭:“去,當然去。”

    說完也朝那屋子走去,還沒進那屋子,只聽見里面轟隆一聲,一股詭異氣息自其中傳出,緊接著那道門吱呀打開,穆三郎面目表情從中走了出來。

    我們從門口看去,見那冤魂竟已經躺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和姜蘭蘭呆住了,整個內院的道士都呆住了,難怪她敢跟這道士硬著來,竟然這般厲害。

    那道士滿臉呆滯,臉上寫滿了尷尬。

    穆三郎徑直走到他面前,冷冷說道:“糧。”

    這道士臉都抽了,我都替他感到臉疼,先前自信滿滿,原以為能打消我們要糧的念頭,沒想到他設的關卡,竟被穆三郎不到十秒鐘就破解了。

    “呵。”他皮笑rou不笑看著倒在屋子里的那冤魂,而后又看了看穆三郎,說道,“據我所知,聽云閣只有兩個道士,除了老瞎子就還剩一個,你們卻來了三個,其中一定有兩個是那老瞎子為了討要糧食請來的幫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其中一個幫手”

    這道士之前仙風道骨,這會兒卻干脆耍起賴來,不過想想也正常,畢竟當著這么多人面,這事兒也太丟人了。

    “你想怎么樣”這道士臨時改變主意,穆三郎眉頭一皺,神色頗為不快。

    這道士伸出手來指著我和姜蘭蘭說道:“我要試他們兩個。”

    第七十四章 純陽印

    聽云閣原本就只有兩個道士,我們這里卻一下來了三個,難免讓人生疑。

    另外,要糧原本來不是大事,只要有充足的理由,他們不是不會給。但穆三郎毫不留情面,幾個眨眼的功夫就把這道士設下的屏障給清除了,這院子里道士都是來自各大道觀的,他的臉自然拉不下來,自然要在我們身上找回點面子來。

    之前只是想攆我們走,現在我們想走恐怕都走不了了。

    這道士指名點姓要試我們,穆三郎臉色才微微一變,我和姜蘭蘭也愣了下,沒想到討要糧食還能弄出這事兒來。

    內院其他道士都在看著,我和姜蘭蘭都是小屁孩,這道士沒那么擔憂,一臉笑意看著我們:“如何要是不敢,我可以念在你們三人年幼的份上,不追究你們今日在這里胡鬧的事情,不過聽云閣從今以后,與道門再無瓜葛。”

    這道士似乎料定我和姜蘭蘭不敢答應,在他眼里,穆三郎是請來的外援,我和姜蘭蘭其中一人才應該是聽云閣原本的道士。

    姜蘭蘭拉了我一下,詢問我的意見。

    穆三郎首先考慮的便是聽云閣的榮譽,不然也不會因為別人一句廟混子,就在這里跟人硬碰起來,她自然是希望我們答應的,將目光看了我和姜蘭蘭,詢問道:“你們可以嗎”

    我猶豫再三,一來不知道這道士會怎么試我們,萬一我們失敗了怎么辦二來老瞎子特意派我們來,要是我們不答應的話,聽云閣因此丟掉道門的身份,那老瞎子肯定不會再幫我們了。

    猶豫幾秒,心說我現在什么場面沒見過,雖然沒啥本事,但見識還是有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定能找到解決辦法,便點頭答應,對這道士說道:“你想怎么試我們”

    院子內其他道士見我答應,有心的道士馬上善意提醒道:“小娃娃,你們年齡還小,可別瞎逞強,道法可不是過家家。”

    “我知道。”我回應了一聲。

    院子內道士再不說話,面前道士見我們答應,看看穆三郎,再看了看我們,他在害怕我們跟穆三郎一樣,萬一有些本事怎么辦思索良久,他開口說道:“我不以大欺小,既然你們其中一人是老瞎子的徒弟,那我便讓我的徒弟來跟你們比拼法術,要是你們贏了,我便收回之前的話,你們的要求,我也答應。”

    他說完,這院子里一三十來歲的道士站起身來,對著他行了道禮:“師父。”

    這道士道:“高信南,你來。”

    “是。”高信南拱手后邁步走了過來。

    之前說起神霄派字輩表的時候,我順便了解過全真道的字輩表,信字為全真龍門派第二十六代弟子的字輩,也就是說,這個高信南是全真龍門派第二十六代弟子,龍門派字輩表都已經續了一百輩了,第二十六代弟子,雖然地位不會很高,但絕對不低。

    這道士也真無恥,竟然讓一個三十多歲的信字輩弟子,來跟我們兩個小娃娃比,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嗎,況且,高信南能有進入內院的資格,能力又能弱到哪兒去

    穆三郎見這道士竟然讓他徒弟來,臉上顯露怒意,一步走上前來,頗為氣憤瞪著這道士說道:“你怎么能這么無恥不如讓我跟你打。”

    穆三郎這話說出來,內院的人都愣了,她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而面前這個道士實實在在是全真龍門的法師,而能成為法師的人,至少已經是神合階段的道士了。

    面前這道士看著穆三郎,嘴角抽搐了下,穆三郎要跟他比,這確實有點在羞辱他了,再加上穆三郎口無遮攔地說他無恥,這么多人聽著呢。

    要是這里沒有其他人的話,他鐵定一巴掌打下來了,不過卻強行忍了下來,二話不說,甩甩袖子便往只前座位而去,留下一句:“跟你打有辱我身份,你們倆,自己決定誰先。”

    說完坐下,那高信南邁步上前,等待我和姜蘭蘭的決定,我正要上前時,姜蘭蘭卻拉了我一下:“葉安哥哥,我先來。”

    我想想也是,厲害的都在后面,先讓姜蘭蘭上吧,便點點頭恩了聲:“小心點。”

    姜蘭蘭隨即上前,我和穆三郎退到一旁。

    穆三郎頗為擔憂看著姜蘭蘭,她雖然xing子冷淡,但卻很有責任心,是她把我們帶出來的,就得把我們帶回去。

    我自然也是緊張的,不過我相信姜蘭蘭,我的法術都還是她教的呢。

    “福生無量天尊。”按照慣例,姜蘭蘭抱拳行禮。

    高信南同樣回禮:“慈悲慈悲。”而后并起劍指,“小妹妹,一會兒要是不行就喊停。”

    姜蘭蘭嗯嗯點頭,同樣并起劍指。

    道門中,劍指表示的便是震懾,也是諸法的起勢,并了劍指,則代表要施法了。

    高信南無奈嘆了口氣,在他看來,這是場毫無懸念的斗法。

    所有人都看著院中二人,有的道士在看戲,有的道士在幸災樂禍,也有道士在默默地抱不平。

    并起劍指后,姜蘭蘭默念八大神咒,玄關中五炁發揮作用,四周yin陽二氣迅速流動起來。

    高信南同樣念起八大神咒,兩人迅速爭奪起了這附近yin陽之氣。

    yin陽之氣的快速流動,頃刻間便讓院子里刮起一陣不小的風,卷起些許塵土。

    我們密切注視著,原以為姜蘭蘭奪不到半點yin陽氣,但yin陽之氣流動完畢后,場上竟出現了詭異一幕。

    陽氣全都到了高信南周圍,yin氣則全都到了姜蘭蘭這邊。

    氣分yin陽,作用平等,不分高低,這說明,這第一個聚勢的回合,姜蘭蘭竟然和高信南平分秋色。

    不止這里道士頗為吃驚,我都驚異無比,姜蘭蘭這不顯山不露水的,竟然這么厲害。

    穆三郎臉色微微一滯,而后對我說:“你妹妹還是有些本事的。”

    我呵地一笑:“那當然,她有兩個好哥哥。”

    雖說她的法術大多是白陽道人教的,不過我自然不會歸功于白陽道人,全攬在了我和陳秋身上。

    高信南見狀,面露詫異,而后馬上舞動雙手,掐起手決,口中念道:“天地合我,我合天地,神人赴我,我赴神人,精氣合全,神氣合群,純陽法印,見決即至。”

    “純陽印。”高信南念完法咒,手中法決也已經掐完,陽氣快速流動,凝聚在其頭頂之上,一股股熱浪傳來,陽氣化作純陽大印,正對姜蘭蘭,呼之即發。

    全真的印,正一的法。

    全真道能屹立道門巔峰千年之久,并不是沒有原因的,全真派印法諸多,道門的印又代表著神令,是不容反抗的力量,除卻自赤明時代便存在的yin司,如今道門唯一能跟全真道印法相提并論的只有正一道的法術了。

    穆三郎聽了這名字,臉色一驚,全是擔憂,嘀咕著對我說:“純陽印是全真道祖純陽子所創的印法,威力很大。”

    這邊兒純陽印都已經掐出來了,姜蘭蘭還呆站在原地,我著急喊道:“傻丫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