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46 章
    子聽見了,咳嗽了聲,穆三郎馬上轉身喚了聲師父。

    老瞎子隨即道:“丫頭,你跟我多久時間了”

    穆三郎道:“十七年了,師父。”

    老瞎子滿臉感慨:“已經十七年了啊,拜師過后需下山云游三年,之前我見你年齡還小,不放心你一個人出去,現在你已經長大了,又認識了兩個不錯的朋友,我也不能壞了道門的規矩,便放你下山云游吧,只需三年過后再來看看我就行。”

    “可”

    老瞎子答應放行,穆三郎臉上馬上露出了歡喜神色,不過卻又擔憂老瞎子身體狀況。

    老瞎子哈哈笑了起來:“在遇到你之前,我一個人都已經活了那么久了,放心吧,師父并不是離了你就不行了。況且不是你要離開師父,而是師父攆你出門云游修行,師命不可違背,就這么說定了,你去拜過你的祖地后,便可以下山云游了。”

    老瞎子說完便轉身進了屋子,不再多言,穆三郎這才拱手行禮:“是,師父。”

    老瞎子開口應允,穆三郎看著我笑了笑,我聳了聳肩,自此我和姜蘭蘭又多了一個伙伴。

    這里既然住不得了,也沒有必要再收拾,穆三郎進屋子將她那張弓取出來背在背上,對我說道:“跟我去個地方。”

    “去哪兒”

    “我的祖地,堂庭山。”穆三郎說著就往前走去。

    我一愣,堂庭山不是遠古時生龍所在之地嗎怎么又成了她的祖地了

    “你的祖地是堂庭山”

    我忙跟上去,穆三郎一直在前面疾行,行了約莫有一個小時才停下,我氣喘吁吁上去,在一個被雜草遮掩的洞口停了下來。

    這洞口跟老龍洞的洞口頗為相似,周邊還有不少殘垣斷壁的痕跡,橫七豎八倒著不少巨石,石頭上刻著的是各種異獸。

    我上前去將最近的一塊巨石上的泥土撥弄開來,這巨石上刻著的是一頭兇神惡煞的狼,其形貌特征像極了穆三郎那頭奎木狼。

    “這是奎木狼”我詫異道。

    穆三郎點點頭:“這山脈就是古時的堂庭山,生龍所在之地,這里曾是龍族聚集的地方,后來人道、仙道、yin司聯手摧毀了這里,祖龍被打散,堂庭山各族也都離開了這里。奎木狼一族原本就是龍族轄下一族,堂庭山被摧毀時,其他各族都離開了,只有奎木狼一祖與龍族一直在這里抵御入侵,直到戰死。十七年前,師父就是在這里撿到我的,所以這里也就成了我的祖地。”

    穆三郎指了指這洞口,我感嘆道:“狼本是yin險狡詐的物種,沒想到這么講義氣,不過奎木狼一祖不是都戰死了么你身上的奎木狼怎么來的”

    穆三郎道:“并沒有完全戰死,祖龍被打散之前將龍族后人托付給了奎木狼祖先,讓奎木狼祖先帶著生龍后人從老龍洞逃離。奎木狼祖先將生龍后人帶到安全之地后,又回到了這里,一直守護在這里,直到死去。至于我身上這條奎木狼,據師父說是當年浩劫之中僥幸沒被滅掉神魂的一只,被塵封在了這洞中,rou體已經腐朽,只留下了魂魄,師父遇到我的時候同時發現了它,便把它解救了出來。”

    倒沒發現穆三郎小時候原來這么坎坷。

    穆三郎此后不再多說,取出香燭來,在這地方敬拜起來,這里雖然不是我的祖地,但也敬重這些遠古生靈,跟著上了一炷香。

    穆三郎隨后在這里念起了經,我沒那閑心,便在這四處閑逛了起來。

    這里碎石瓦礫諸多,不過大多都被埋藏在了塵土之下,只有少部分因為雨水沖刷才露了出來。

    我圍著這洞口走了一圈,發現不少遠古時期的痕跡,也相信了穆三郎所說的可能是真的。

    一直行至一小山坳時,才停了下來,覺得這里頗為奇怪。

    這山坳能接收到陽光照shè的程度有限,這里的草木應該很稀少才是,但是這地方的草木卻很反常地茂盛,甚至比向陽坡的草木還要茂盛。

    心生疑惑,便找了一處草木最為蔥郁之處,扒開草木往里面走了去,反常之地必有反常之事,扒開后才走沒幾步路,便見一只有半人高的小洞口,洞口周邊全是蛇蟲螞蟻,密密麻麻的看起來十分恐怖。

    “萬物皆有靈智,他們全都聚集在這洞口,莫不是洞里面有什么寶貝”我疑惑自語道,因為我也感覺到了這里生機盎然,五炁中的重華之力頗為濃郁,直覺告訴我,這洞中一定有不尋常的東西。

    便點了一把火,將洞口的蟲蟻全部驅趕走了,四處看了看,沒見有什么危險,彎腰從這小洞口鉆了進去。

    往里面走了幾步,才發現這里根本不是一個洞,而是倒下的巨石形成的一個縫隙,這股濃郁的重華之力正是從縫隙之中傳出來的。

    穆三郎說這里是生龍的祖地,生龍又是主掌重華之力的祖龍,猜測這里面肯定有生龍一族曾留下的東西。

    一直在這些橫七豎八的巨石縫隙中穿越了約莫有個十來分鐘,眼前豁然開朗,我已經身處一碩大無比的宮殿之中,宮殿由無數塊巨石組成,每塊巨石上各刻著一種生物,龍族處于這宮殿最上方,而后便是奎木狼,之后一些物種無并不識得。

    這浩dàng工程,竟深埋這山脈里面。

    而我剛到這里,玄關之中原本存在的那一縷重華之力,竟不受控制地自動飄dàng出來。

    轟

    一聲轟鳴,這重華之力出來之后,宮殿上下四方石壁似受到了召喚般,開始蔓延出縷縷綠色清氣

    我看著都驚呆了,因為這些綠色清氣是最為精粹的重華之力。

    第八十一章 生龍后人

    組成這宮殿每一塊石頭上都刻著的是一種生物,其中有小部分巨石上飄dàng出了重華之力。

    我細細觀察了一下飄dàng出重華之力的那些巨石,上面刻著的生物如今在世上我都有聽說過,至于那些沒有飄dàng出重華之力的巨石上所刻著的生物,大多已經只存在于傳說中了。

    “堂庭山共有三萬四千物種,如果每塊巨石代表一個物種,有重華之力的巨石則代表那物種還有傳承,沒有的便已經滅絕了,看來這堂庭山原先的三萬四千物種,也只剩下了少部分。”

    陳秋曾經說過,這世上一縷精粹的重華之力都已經十分難尋,這四周的重華之力少說也有數千,我如突然從窮小子變成了大富豪,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做什么。

    在這里呆看了一會兒,發現這大殿正前方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上附著滿了青苔,我上前將青苔抹去,露出了上面文字,上寫萬族殿三字。

    這三個字下,還有一些小文字,不過因為時間過去太久,只能模糊讀出,上刻:

    地載萬物,天覆蒼生,生龍不死,蘊養堂庭,余憫萬族,故立此殿,一物一石,重華不滅,護佑蒼生

    之后的字便看不清楚了,最后一句是天佑堂庭,傳承萬世萬世萬萬世。

    雖然石碑已經不完整了,但也證明了我的猜測,這里每一塊石頭代表的是堂庭山的一個物種,而石頭之中的重華之力,則是衡量一個物種是否還有傳承的標準,沒有重華之力的石頭,則代表那種物種已經滅絕了。

    不過還有一點,這石頭中的重華之力,是祖龍用來護佑萬族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將這些重華之力取走的話,這萬族殿中剩下的物種,也將失去祖龍的庇佑,雖然不知道這庇佑是否管用,但總有個信念。

    我搖頭嘆氣:“看來,這么多重華之力,我是取不走了。”

    如果因為我取走了這里的重華之力,導致一個種族滅絕的話,良心也過意不去。

    不過隨后又道:“但是,我之前自己身上那道重華之力,總得還給我吧”

    總不能來一趟,沒得著好東西,反而把我自己的寶貝搭進去吧。

    說完便閉眼開始吸納,很快找到了帶有我氣息的那道重華之力,正要吸納它時,它卻飄飄悠悠到了刻有龍形的巨石前,停了下來。

    我睜開眼,看著那巨石有點發愣,因為我身上那道重華之力,竟然是代表著生龍氣運的那道,也就是說,生龍一族,如今還有傳承

    也難怪我身上這縷重華之力出來之后,其余各族的重華之力也都顯現出來,應該是在參拜吧。

    不過卻讓我難辦了起來,那本來是我的東西,但我又敬重生龍的大慈悲,要不要取走這縷重華之力,成了兩難選擇。

    猶豫良久,我忍著心頭滴血,裝作坦然地擺擺手說:“算了,算了,既然代表的是生龍的氣運,就當我為你們龍族做的一點好事,還給你吧。”

    說完不想在這里停留了,怕一個忍不住,把這里的重華之力都取走。

    徑直順著之前來的路回去,只是還沒走幾步,那道代表生龍氣運的重華之力,竟重新飄dàng回來,在我面前來回游了幾次,沒入了我身體之中。

    我回頭看去,其余重華之力也盡數回到了巨石里面。

    不解這是什么意思,不過既然它回來了,就說明是天意,也不準備還給這萬族殿了,對那生龍巨石拱手拜了拜,正要離開時,殿中傳來幽幽之聲:命由天定,運由人生。

    這聲音好似穿越時空而來,聲音蒼老無比,亙古長存,這聲音應該是當初祖龍立下萬族殿時說的話,被大殿保存了下來,現在重現了出來。

    我似乎能明白祖龍當時的心境,他立這萬族殿,只是祈愿上天能保佑堂庭萬族,能傳承萬世。

    而命由天定,運由人生。說的便是人是可以改變氣運的,所以這大殿的祈愿在人的努力面前,也不是那么重要。

    這似乎也是這重華之力返回的原因,明白之后,再拜了幾拜,離開這里。

    一路返回,找到了站在之前那洞口等我的穆三郎,那奎木狼也站在穆三郎旁邊,見我后齜了齜牙,好似在向我挑釁。

    我還沒來得及跟穆三郎說那萬族殿的事情,穆三郎便慌忙說道:“剛才我在這里祭拜的時候,奎木狼進了這洞中,叼出了這東西。”

    穆三郎說著,從身上取出一塊不大的木牌,木牌幾yu腐朽,不過上面依舊縈繞著絲絲重華之力。

    “這是什么”我接過這木牌看了看,不懂上面刻著的奇怪紋路。

    穆三郎道:“這是奎木狼先祖留下的,上面寫的是他當時將生龍后人送到了一個跟鬼道有些淵源的世家,讓他們代為保護。因為擔心那世家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生龍,便留下了這塊木牌,把生龍后人的去向告訴給以后回來的堂庭各部,好讓各部前去接走生龍后人,只是這木牌一直沒有被發現。”

    我看著木牌上歪歪扭扭的紋路額了聲:“你怎么知道這上面寫的啥”

    “奎木狼告訴我的。”她指了指身旁的奎木狼。

    我哦哦點頭,又說道:“這木牌恐怕不是沒有被發現,而是原堂庭各部離開之后,根本沒有回來過,欺師滅祖,枉費生龍蘊養他們,還留下氣運護佑他們。”

    我一言戳破,奎木狼卻突然對著我怒吼了一聲。

    它老是兇我,我有些不滿,瞪著它道:“有本事跟龍脈干一架。”

    我這么一說,它卻叫得越兇了,穆三郎馬上制止了它,然后對我說:“怎么辦我們要去把生龍后人接回來嗎”

    “這都過去多久了,怕是那個跟鬼道有淵源的世家都已經不復存在了,上哪兒找去”我道。

    穆三郎卻道:“我聽說過那個世家,就在湖北,他們還有傳承。”

    我聽后猶豫了會兒,這本來不關我的事情,大可以不用管閑事,但我身上重華之力,以及穆三郎都跟堂庭山有莫大淵源,拿了人好東西,不幫他辦點事情,好歹也說不過去。

    另外想一想,那世家既然跟鬼道有淵源,我又對鬼道充滿好奇,且陳秋就是鬼道的人,應該只是去去就回的事情,便點頭應了聲:“好。”

    穆三郎見我答應,馬上欣喜地笑了笑,而后我們兩人加上一頭狼,一路回到了聽云閣中。

    穆三郎路上跟我說了一下那世家的事情,赤明三宗起紛爭的時候,那世家姓姬,后來鬼道隱世后,為避免遭到清算,那家就改姓了文,現在是湖北省中有名的玄術世家。

    回去之時,姜蘭蘭已經醒了過來,見我們后馬上迎了過來。

    那老瞎子又跟李老頭在一起閑扯,穆三郎拿著那塊牌子走到老瞎子面前,給老瞎子看了看后,老瞎子竟有些出神,良久后才道:“你們應該去。”然后又看了看我,“說起來,這個文家,跟你還有些淵源呢。”

    “哈”我心說這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兒,怎么跟我又有淵源了

    老瞎子卻不愿意多說,只是擺手道:“收拾收拾快走吧,這里也沒東西給你們仨吃了。”

    我們三人已經決定要一起離開,便沒在這里多呆。

    穆三郎進屋收拾了下,出門來正要給老瞎子磕頭道別時,老瞎子卻不講情理地站起了身,進了屋子,關上門,看都不看穆三郎一眼。

    穆三郎有些尷尬,李老頭說道:“他是舍不得你呢,你就放心下山吧,我以后陪著他就是。”

    “拜托了。”穆三郎對著李老頭行了道禮。

    我和姜蘭蘭而后又對李老頭行了禮,謝了他最近的照顧,之后三人一起下了山,徑直往文家去了。

    第八十二章 青丘九尾狐

    湖北為全真道祖庭,如今道門第一大派在此開山立派,整個湖北也深受道門文化影響。

    道門只準師父尋弟子,不能弟子尋師父。

    熱衷修道的人諸多,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受到道門的青睞,那些沒能拜師且執著于修道的人,便會另辟蹊徑去修道,這其中只有少部分會有所成就。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這部分修道有成的人,便在俗世建立家族,傳授道法,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世家。

    前去文家的路上,穆三郎跟我說道:“文家先祖本姓姬,源自周王朝,文家先祖曾有幸得到鬼道道祖三句箴言,因此受到啟發,開啟修道之路。修道的傳承一直延續至今,如今的文家已經是湖北赫赫有名的玄術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