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48 章
    文昌,就是我外公了

    但文家有立下du誓,要滅葉家九族,我自然囊括在其中,要是告訴他們,尚不知他們態度會如何,便止口不談此事。

    不容我多想,文元清站起身來拱拱手,帶我們去了齋堂。

    文家人員眾多,但上下等級制度森嚴。我們去時,文家家主等人已經用完膳離去了,我們是第二批人。

    文家嚴格按照道門的標準執行,飯菜皆是素食,雖說食不言寢不語,不過我們呆在文家的時間有限,得抓緊一切可利用時間弄清楚我們想知道的,便道:“我看文家并不像是玄術世家,一切規矩倒更像正統道門了。”

    文元清呵呵一笑:“文家雖不熱衷爭名奪利,但總是想往好的方面發展的,如今天下只有道門和yin司有最正統的修道之法,文家正在嘗試著能被正統道門接納,所以才一切道門規矩辦事。”

    穆三郎聽后冷冷一笑:“我嘗聽聞,不少道派都向文家拋出了橄欖枝,不過都被文家一一拒絕,我看文家不是想被道門接納,怕是想自成一派,躋身道門吧。”

    這種事兒,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不過都不會當面戳穿,除了穆三郎這種腦袋一根筋的人。

    果然她說這話后,文元清嘴角抽了抽,而后尷尬一笑:“道長說笑了,想開山立派,至少須有zhēn rén坐鎮,我爺爺雖實力不錯,但也只是神仙級別修為,自成一派,何其久遠。”

    場面本來就有點尷尬了,我和姜蘭蘭都只顧著吃飯,穆三郎卻要一個勁兒懟到底,繼續說道:“如果文家有生龍后人的話,以生龍后人的氣運以身上的及重華之力,自成一派又有何難”

    文元清滿臉尷尬,干咳了聲道:“生龍后人,不在文家。”

    之后不再多言,繼續吃飯,飯畢后,我提出了要去拜見文家家主文昌的請求,文元清思索了會兒,表示他不能做決定,得先去請示,而我們三人則先回屋等待。

    直至晌午過后三個多小時,文元清才姍姍來遲,進屋后拱手行禮,而后說道:“爺爺年年事已高,需要清凈,不能太多人去打擾他老人家,你們只能去一個,誰去”

    “我。”我和穆三郎同時開口。

    我們三人中,穆三郎實力最強,應該是主導地位,不過她的xing格不會拐彎,去了怕是會惹出麻煩。

    我想去的原因無他,只是想見見我這個素未謀面的外公而已。

    我和穆三郎都想去,一時間不知怎么處理,姜蘭蘭在一旁見后,踮起腳尖在穆三郎耳邊說了幾句話,我想就是說我就是姬妍的兒子的事兒,穆三郎聽后詫異看了我幾眼,然后點點頭:“你去吧。”

    “謝謝。”我道了謝,然后讓文元清領路。

    文家宅邸很大,從一頭走到另一頭需要二十來分鐘,文昌雖然是文家家主,但現在已經退居幕后,家族中的事情大多是年輕后輩處理的。

    文昌所住的地方極為幽靜,有一個單獨的小院子,院子里花草樹木一應俱全,文家其余人并不敢從院子周邊經過,所以這里顯得十分冷清。

    進了院子,站在柴扉外,文元清敲了敲門:“爺爺,全真道的道長來了。”

    “進來吧。”里面傳出一蒼生聲音。

    我們隨即進屋,進屋時見一花白的耄耋老人,正彎腰澆旁邊幾株小盆栽,我們進來后才放下灑水壺,坐在了上方一木椅上。

    文元清拱手道了聲爺爺。

    我卻盯著這個老人有些出神,這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不會錯的,他就是我外公。

    不過我還是彎腰行禮:“福生無量天尊,小道見過文家主。”

    文昌身著素以道袍,滿頭白須,發絲胡須有些凌亂,看了看我,指了下旁邊的椅子,我和文元清隨即坐下。

    文昌而后說道:“我聽元清說,你們是為了生龍后人而來”

    我恩了聲:“既然生龍后人已經不在文家了,我們準備明天就離開了。”

    文昌點點頭:“文家素來歡迎道門中人,幾位不著急離開,可以多在文家住些日子,一切需求,元清自然會滿足你們。”

    原以為文昌已經是神仙修為了,肯定很古怪,不過談吐間,卻顯得十分平易近人。

    我盯著他再次出神,如果不是誤打誤撞,我估計都不會來文家,也不會知道這個老人會是我的外公,不知道要不要跟他相認。

    糾結了會兒,暫時打消了這念頭。

    之后又閑聊了幾句,本想試探一下生龍后人的事兒的,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畢竟這人是神仙修為,肯定精明得不得了,如果發現端倪,怕是會給我們自己招惹來麻煩。

    聊了約莫有個把小時,我們才起身告辭。

    出門時,文昌在后說道:“有空可以經常來這院子里坐坐,你跟我那失蹤的女兒倒有幾分相似,都這么多年了,愿意為我早就忘記了這事兒,你一來,我又想了起來。”

    我聽著這話也不是滋味,沉默了會兒,點頭恩了聲。

    而后出門,一路離開這小院子,文元清說道:“爺爺很少會邀請人去他那里,看來他很喜歡你,你可以在這里多住幾天。”

    “我盡力。”我隨即應和了幾句。

    離開這院子才走不遠,就見迎面走來一年約四十的中年道士,我看見了他,他也看見了我,兩兩對視,我總覺得在哪兒見過他。

    不過他走過來之后,看了我一眼,對我點頭示意了下,只對文元清拱了拱手,然后朝著那小院子去了。

    等他走后,我才問文元清:“剛好那個道士是什么人”

    “他呀,是前些日子來到文家的,在道門地位頗高,過來幫忙處理一些事情。”文元清道。

    我哦哦點頭,那人面貌我確定沒見過,但有這種感覺,十分奇怪。

    一路琢磨是不是曾經在哪兒擦肩而過,直到回了屋子。

    之后一直到了晚上,用過晚飯后,文家漸漸安靜了下來,我正準備趁著這個時間段去文家四處逛逛,看看有沒有生龍后人的蹤跡,剛開門,卻見先前那道士站在了門口,看著我一笑:“我能進去說話嗎”

    “恩。”我猶豫幾秒后讓開了路。

    他進屋后,直接找了個凳子坐下,我一直盯著他背影看,實在不解,才問道:“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你”

    “你當然見過我,看看我是誰”這道士笑了笑,而后一股清氣自他身體飄dàng出來,在旁邊形成一人形。

    神魂面貌騙不了人,當我看見他的臉時,頓時驚呆了。

    “葉泰清”

    第八十五章 開山始祖

    看清他臉的瞬間,我已經快速將身體里的五炁流轉了起來,他想我身上的龍脈造化不是一天兩天了。

    不過葉泰清并未立即出手,而是回到了他那不知哪兒去找的那具驅殼,說道:“你不用這么驚慌,如果我想動你的話,剛才我就可以告訴文昌,你就是葉懷榮的孫子,一旦他們知道你這個身份,你猜你是走得出文家,還是走不出文家”

    我目前還不是他的對手,不過見他確實無心動手,我也稍稍安心了些,說道:“如果我告訴他們,你是葉懷榮的爺爺,你猜你又能不能走出文家”

    “你”葉泰清被我這話惹得有點生氣,不過隨后一笑,“出來幾天,你腦子轉得倒是比以前快了,既然如此,這樣兩敗俱傷的事情,我們祖孫倆也不必去做,我來找你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跟你商議。”

    “什么事”我問道。

    他說道:“生龍后人尚在文家,被文家以法術鎮壓著,文家一直在汲取生龍氣運。不過最近生龍越來越活躍,隱隱有破封而出之勢。我表明了神霄派的身份,來文家便是幫文家以北斗璇璣陣再次封印這生龍后人的,咱們祖孫倆人不如合作,不讓這好東西落在外族人手里。”

    早就料到生龍后人還在文家,不然一個玄術世家怎么可能發展得這么好,所以聽了葉泰清的話,并沒覺得多詫異。

    我看了看葉泰清,以前他恨不得殺了我,現在倒跟我說起親緣關系了。不過并不太理解他這做法,便問道:“奪文家的龍脈兇險異常,你為什么不直接奪了我身上的龍脈造化”

    葉泰清苦澀一笑:“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定會第一個奪了你的造化,不過你那護短的兄長肯定不會坐視不理,我不愿再招惹他,只能另尋他法。所以才循著重華之力來了這里,本想以璇璣陣再封它個幾十年,慢慢想辦法,正巧你也來了這里,你身上已經有條龍脈,再加上我的神霄五雷法,隨時可以奪走這條生龍的造化。到時候你我各一條龍脈造化,今后咱們各安天涯,我再也不找你麻煩,如何”

    我想了想,這確實是個好辦法,反正我想找到生龍后人,正愁沒辦法呢。

    不過葉泰清也肯定不會這么好心,與虎謀皮,怎么可能成功。只多留個心眼就好,卻沒這么快就答應他,說道:“我并不是來奪龍脈造化的,為什么要跟你合作這種事情多么危險。”

    “你”葉泰清指了指我,咬牙切齒看了我好久,才道,“那要如何你才肯答應”

    “我要你們神霄派的兩大鎮派法術。”我道。

    葉泰清聽完都愣了,神霄派的兩大鎮派法術,一個是神霄五雷法,一個是北斗七星璇璣陣,這倆法術何其珍貴,我獅子大開口直接要他們這兩個法術,只怕他不會答應。

    葉泰清猶豫了好久,呵呵笑了起來:“你可知這兩個法術多么珍貴你竟開口便要神霄派兩大鎮派法術,這要求,我不能答應你。”

    我攤了攤手:“既然不答應,那就沒辦法咯。”

    說完指了下房門,示意讓他離開。

    葉泰清又咬牙切齒好久,最后狠下心來說道:“看在你是我曾孫的份上,我可以退一步把天雷訣、云雷訣的施展之法告訴你。”

    “看在你是我曾祖的份上,我也退一步,除了天雷訣和云雷訣,我還要璇璣陣中魁陣的布陣法。”

    葉泰清氣得臉都綠了,猛地甩了下袖子,負氣離去,出門前道:“依你,明日我會把它抄寫一份送過來。”

    葉泰清走后,我站在房間里一面鏡子前,喜悅之色溢于言表,葉泰清這可是幫了我大忙,不僅幫我找出生龍后人,還要送我神霄派的法術。

    “我覺得你變得越來越yin險了。”我看著鏡子里的我道。

    而后盤坐在床上,閉眼進了入定狀態,開始吸納文家這濃郁的重華之力。

    我已經到了顯瑞的內觀階段,只需要在玄關中湊齊五炁,便可以進入下一階段化生了。

    內觀后,看見我自己的玄關,火紅色的龍脈造化盤踞一方,充斥著最為精粹的熒惑之力,而重華之力雖然精粹,卻只有一縷。

    至于時伺辰之力、太白之力、地候之力,玄關中少的可憐,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我錯過了萬族殿的重華之力,自然不能放過文家的,一個勁兒貪婪地吸納起來。

    直至次日清早,聽見外面傳來的誦經之聲才停下,出門去看了看。

    文家已經完全在走道門模式了,文家也有早課,家族中年輕人都盤坐在殿中,誦唱八大神咒。

    我看了幾眼,覺得沒什么意思,正要轉身離去時,文元清不聲不響站在了我身后,等我回頭才行了禮道:“爺爺邀小道長去他的院子,好像有事情要與你商議,道長要是有空的話,可以去一趟。”

    “有,當然有。”我也正想去見見他,正愁沒理由呢。

    之后便又由文元清帶我去了那院子,進屋時,見屋子里坐了些其他人。

    其中就包括了葉泰清,還有之前接待我們的那文培中,另外還有一個年齡稍大的男人,坐在文昌之下的首位。

    看這排位,他應該就是我的大舅了,之前在文家族譜上看見過他的名字,叫文培松。一直沒見他露面,還以為他已經過世了呢。

    進屋后,我行了道禮,隨后坐下,文元清也坐在了我旁邊。

    文元清雖然是文家下一任繼承人,不過我和葉泰清遠來是客,再加上這里其他人都是他的長輩,他理所當然坐在了末位。

    從我進屋開始,文培松便一直盯著我看,等我坐下后他才道:“看到這位小道長,讓我想起了我那遭遇不測的三妹了。”

    “我昨日恍惚間有這種感覺。”文昌開口說道,而后問我,“不知道長能否透漏出家前的名諱”

    道門中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叫三不問。

    一不問壽,因為修道追求的是長生,修道修真,修得修行,道行高低與俗齡并無太大關系,故而道不言壽。這也是文家并沒有因為我們年齡小而輕視我們的原因,道門中保持童子模樣卻修為高深的例子比比皆是。

    二不問俗事,道人以道為事,切忌扯是非俗事。

    三不問家常籍貫,道人出家修道,出家時師父會賜道名,切忌扯家常籍貫以及出家前的姓名。

    他們是實在好奇,所以才忍不住問我。

    我也自然不會無趣到拒絕,不過卻不能說我真實姓名,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姓葉,難免多想,便道:“我叫陳秋。”

    知道陳秋這個名號的人并不多,雖然陳秋在聽云閣表明了身份,但是無論是道門還是yin司,似乎都不敢提起這件事情,甚至直接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所以并沒有傳播出去。

    他們聽后所有所思點點頭,而后抱著歉意道:“可能是我們多想了。”

    只有文昌又道:“既然找道長你來了,我們便開門見山與你明說了。生龍后人尚在文家,不過已經快不受文家掌控了。之前李道長向我推薦了你,所以才請你來相助,只要能將這生龍造化取出,今后文家開山立派,你們二位道長,便是我們道派的始祖,受萬世景仰。”

    我看了看葉泰清,他果然跟我一樣瞎謅了一個名字。

    而葉泰清則諱莫如深對我笑了笑。

    之后文培松繼續說道:“幾十年前我三妹出生之時,生龍曾主動渡出重華之力給我三妹,原以為生龍后人選中了我三妹,只要有生龍后人相助,我文家開山立派不在話下,只是我三妹卻遭遇了不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