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49 章
    ,這計劃推遲至如今。如今生龍已經不受控制,急需在它失控之前奪取它的造化給我文家后人,到時候一樣可以開山立派。方才李道長說,只要有你配合,就一定可以奪取龍脈造化,所以才特意邀你前來,我知道你是為了接引生龍后人回堂庭山的。既然你知道了文家的秘密,而文家又不可能放生龍離去,所以道長你答應了還好,不答應的話,文家也不會讓你帶著這秘密離開文家。”

    我這大舅面目和善,沒想到竟然是個如此腹黑之人,這還沒開始,就已經要挾起我來了。

    我要是不答應的話,怕是今天就走不出這小院子了。

    另外,他們要奪取龍脈造化給文家后人,而這里有資格的,只有文元清,便看了看他,而后又看看文昌,既然他們那么腹黑,我也不會那么容易就答應,直接問道:“我有什么好處開山始祖什么的,太虛了。”

    第八十六章 三句箴言

    我張口又要好處,最先有反應的卻是葉泰清,因為我已經在他那里拿過好處了,現在又轉頭向文家要,是有些貪得無厭了。

    不過理兒卻沒錯,就算文家真能開山立派,我們作為其他道派的人,卻成了文家的始祖,怕是好處占不著,還會惹來一身騷,所以還是拿點實際的好處為好。

    文家最怕的也是坐地起價,不過目前來說,文家也沒什么值得拿的東西,功名利祿都是身外之物,法術又比不上正統道門,文昌聽后說道:“只要能成功奪取了生龍造化,在文家可接受范圍內的東西,你可以隨便拿。”

    文昌作為文家家主,自有家主的氣魄,能得到他的這句許諾,怕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

    我想了想說道:“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鬼道道祖留給你們文家的那三句箴言。”

    文家能有今日的成就,一方面截取了生龍的氣運,而很大原因是因為鬼道道祖的那三句箴言,也正是這三句箴言,才讓貴為王子的姬燮步入了修道之路,可見其多么珍貴。

    可以說,文家是起于這三句箴言,興于生龍造化。

    我剛說這事兒,文培中便起身道:“文家法術皆是自這三句箴言中參悟出來的,如果將這三句箴言告訴你了,豈不是將破解我文家法術的方法也一起告訴你了”

    文昌一直在上面看著我,擺手制止了文培中:“這三句箴言可以告訴你,不過得在奪取龍脈造化之后。”

    文昌是個謹慎的人,雖然答應了,但還是留了一條退路,要是成功了還好說,不成功的話,怕是我們都走不出文家了,更別說是想要他們家的寶貝。

    葉泰清指望的是奪走生龍造化,而我想要的三句箴言卻要在文家成功之后,如果文家成功了,葉泰清就不會成功,葉泰清成功了,文家就不能成功。

    葉泰清忙對我使了個眼色,示意讓我把重心放在和他的合作上。

    我假意沒看見葉泰清的顏色,對文昌點點頭答應:“好。”

    之后屋子里幾人合計了一下,決定等三日過后去文家鎮壓生龍后人的地方,文家自然不會傻到剛達成合作就將所有秘密都展示給我們。

    此后又閑聊了些話題,我們才各自散去。

    我回屋時,姜蘭蘭和穆三郎正在我房間等我,我剛進來,穆三郎便直直盯著我看,以審視的口氣問道:“你是不是背著我們在做什么壞事”

    “我能做什么壞事。”我滿臉無辜地道。

    穆三郎說:“這幾天你一直跟文家的人廝混在一起,我懷疑你已經被文家的人收買了,畢竟文昌是你的親外公,可你別忘了我們來文家的目的。”

    “你想多了。”我道。

    “那你就是一個人在合計接引生龍后人,這件事情危險重重,這里三人中我最大,又是我將你們帶出來的,我得護你們周全,所以你想做什么,一定要先告訴我。”穆三郎又道。

    跟穆三郎這樣xing格的人做朋友很好,但是跟她說話卻很累,她只要認定了一件事情,不管你百般辯解,她都只認她的理,我見她頗為嚴肅認真,笑呵呵道:“是我們倆帶你出來的,所以你得聽我們倆的,你雖然年齡比我們大,但是你的閱歷遠沒我們豐富,應該是我們護你周全,你如果有什么打算的話,得先告訴我們才是。”

    “你”穆三郎被我一句話堵了回去,皺著眉頭盯了我和姜蘭蘭幾眼,然后甩了甩手,“我不管你們了。”

    負氣離去,姜蘭蘭馬上道:“葉安哥哥,我去找三郎姐姐。”

    “嗯。”我點點頭,姜蘭蘭也在隨后離去。

    他們離去后,我便坐在屋子里等著,不多久時間,葉泰清便敲響了房門。

    開門他便將手中幾張寫滿文字的黃表紙遞給了我,說道:“這是天雷訣和云雷訣的施展之法,還有魁陣的布陣圖,你最好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如果你敢耍我,我有十足把握在你兄長趕來之前干掉你,望你好好斟酌斟酌。”

    他說的無非就是我跟文家也討價還價的事情,如今的局面是,我可以任意在他和文家這兩方上原則一個,所以才會這么快速地將這東西給我送過來,順便警告我。

    我結果這三張黃表紙看了看,笑呵呵道:“我哥常教育我人當以誠信為本,既然已經答應你了,就不會在做其他打算,至于跟文家討價還價,只是想讓利益最大化而已,能要到那三句箴言最好,反正沒做指望,要不到也不至于失望。”

    陳秋從沒教我過要以誠信為本,倒是教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葉泰清神色不善嗯了聲,而后才進了屋子說道:“文家雖然勢大,但真正需要警惕的就只有之前在院子里那幾個,文昌是神仙修為,文培中和文培松兩兄弟是神合修為,文元清為化生修為。到時候我會布陣困住文昌,然后我再快速解決掉文家兩兄弟,文元清則jiāo給你了,你有龍脈造化,解決他應該不在話下,咱們到時候速戰速決,和文家人合力奪取龍脈造化后再動手,然后快速離開文家,之后分道揚鑣。”

    第八十七章 天目

    葉泰清素來善于謀劃,能為我身上的龍脈造化布局將近百年,現在這條龍脈造化,他怕是早就想要謀取之法了,我自不用考慮這些,只管考慮到時候我如何從他手里奪走生龍后人。

    “我到時候只需要借龍脈造化給你一用就行,其他事情你安排就好。”我在言語上盡量給足他信任。

    葉泰清只淡淡恩了聲,而后甩甩袖子離去。

    他才剛走,我便迫不及待坐在桌子前,攤開了他給了這幾張黃表紙。

    第一張記載的是神霄五雷訣的總綱,上記載:

    五雷分屬五臟,攢聚五氣,方能達于大道,體感五雷之妙用。五氣朝元,一塵不染,能清能凈,是曰無漏。東方天雷在肝宮,南方云雷在心宮,西方妖雷在肺宮,北方龍雷在腎宮,中央斗雷在脾宮。

    神霄派始祖王文卿和薩守堅有將自己對于神霄五雷訣的簡介記載在了雷法一書中。

    夫雷霆者,天地樞機,雷法為先天之道,雷神乃在我之神,以氣合氣,以神合神,豈不如響應答耶。

    葉泰清所給我的這張紙記載頗為詳細,囊括太多神霄派祖師的見解,我仔細品讀數小時,才勉強理解通透。

    神霄五雷訣便是聚合體內五行之炁,這五炁便是五雷,分別可召出不同的雷法。

    翻完第一頁,再往第二頁上看,便是正式記載的天雷訣和云雷訣的施展之法了。

    原以為連五雷訣總綱都這么長,這天雷訣和云雷訣必定更長,不過看完卻愣了,這兩個雷法,僅僅就兩句話。

    “眼不視魂歸于肝,舌不味神在于心。”

    就這兩句話,前面一句是天雷訣的召喚之法,后面一句是云雷訣的召喚之法,之后便是召喚雷訣,我看完都愣了,這根本算是沒說好嘛,就憑幾句法咒,又怎么可能召喚得出來

    “玩兒我呢”我都沒來得及看接下來的魁陣布陣圖,便直接拿著這幾張紙到了旁邊穆三郎的房間。

    進屋時,穆三郎正盤膝打坐,姜蘭蘭則百無聊賴地高高坐著,懸著腿擺來擺去,見我進來她才跳下凳子到笑盈盈到我面前,喚了聲葉安哥哥。

    我伸手搓了搓她的頭,說道:“你三郎姐姐都在努力修道,你怎么整天都在玩”

    “很無聊嘛。”姜蘭蘭道。

    我來并不是說教姜蘭蘭的,拿著這兩張紙到了穆三郎面前,問道:“三郎姐姐,你幫我看看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我不大懂。”

    “凡誦經者,誠心定氣,慎勿輕慢,jiāo頭接耳,務在端肅,念念無違。我正在誦經,不要打攪我,而且我現在不想跟你說話。”穆三郎眼睛都沒睜開,語氣中卻是一股子氣憤,直接搬出道門規矩來堵我嘴。

    我尷尬當場,心說我也沒做啥啊,不就之前說了她一句嘛,姜蘭蘭隨即上前拉了拉我,示意我先離開。

    我拿著紙笑了笑,繼續說道:“太上玄門功課序經規定,誦經時需叩齒演音,然后朗誦。你都沒出聲兒,肯定沒在念經,別裝了。我是真的有急事需要你幫忙。”

    “那你告訴我,你這幾天背著我們在做什么。”穆三郎睜開了眼。

    我心說這事兒也沒必要瞞著她們,畢竟我到時候還要借助穆三郎和她奎木狼的力量離開文家,思索一二,便將我和葉泰清合計的事情,以及我自己的打算講了出來。

    穆三郎不知道葉泰清是誰,但是姜蘭蘭熟悉得不得了,聽我講完滿臉驚恐打量著我:“你要跟葉泰清合作”

    我恩了聲:“他是神仙修為,只有借助他的力量,才能成功將生龍后人帶走。”

    穆三郎對葉泰清沒什么概念,聽完之后只是簡單哦了聲,不再多問關于我的安排,只是看了看我手里的幾張紙,說道:“你要我幫什么忙”

    我這才將紙取出來,問道:“幫我鑒定一下這兩句話的真假。”

    穆三郎接過我手中的紙只看了一眼便說道:“這不是開天目的方法嗎”

    “開天目”我心說這不是天雷訣的施展之法嗎。

    穆三郎道:“這句話我曾聽師父說過,很久很久以前,我問過師父,為什么他眼睛瞎了也能看見東西,師父就跟我說眼不視魂歸于肝。肝屬木,是重華之力必經之地,掌控人體生機。人體但凡有部分出了問題,肝便會自行修補。當人的眼睛不能看見之后,也可以促使肝臟再開一目,曰天目。”穆三郎說完了前面一句,再看看后面一句,仔細想了想說道,“后面這句沒聽師父講過,不過大致意思也是如此吧,說的是舌頭感知不到味道之后,便可以心臟再催生一中感知味道的東西。”

    穆三郎這xing格是不會說謊的,而老瞎子上次曾展現過天罡戰氣,其實力至少也是神仙級別了,所說的也不會有假。

    “難道葉泰清騙我這真只是開天目的方法”我盯著這紙看了好一會兒,決定不管是真是假,就算是假的,開了天目也不算壞事,便抬頭問道,“你知道具體開天目的方法嗎”

    穆三郎搖搖頭:“師父說開天目有很大的妨害,沒有跟我講過具體方法。不過有次師父在給聽云閣換牌匾時,無意間說了句,聽云就是開天目的方法,只是我理解不了。”

    穆三郎說完,我陷入沉思,左右思索不對,拿著這幾張紙,渾渾噩噩回了房間。

    拖著下巴在屋子里念了好久,一句是眼不視魂歸于肝,另外一句就是聽云二字。

    癡迷于這幾句話,連吃飯都沒去,一直到晚上九點多鐘,我準備放棄,正要入定,看見漂浮在四周綠色的重華之力時,就好似有雙手突然撥動了扣在我腦中的弦,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世上只有觀云,哪兒有什么聽云之說。”

    既然眼睛看不見了,那便重新創造一個東西來代替眼睛,這便是天目。而開啟天目的方法,便在神霄五雷法上有記載。

    “雷神乃在我之神,以氣合氣,以神合神,眼不視魂歸于肝,肝為東魂之木。以重華之力演化神魂,攢聚合氣,化作天目,代替rou眼。”

    明白過后,馬上盤坐下來,瘋狂吸納起了四周的重華之力,不多久時間,就有不少綠色清氣入了我的玄關之中。

    我暫時沒有動萬族殿的那縷重華之力,而是將在文家吸納的這些重華之力,逆轉回去,自玄關而出,游遍全身,經由五臟,最后匯聚在了肝臟之上。

    嗡

    我能清楚聽見身體里傳來的嗡鳴聲,重華之力匯聚之后,肝臟突然發力,將重華之力送向全身各處,不多久時間,這些重華之力回來反饋人體各處機能。

    肝臟能肆意調動重華之力,我再閉上眼睛,進入無視狀態,果不其然,肝臟隨即便將這些重華之力匯聚在了我眉心之上。

    在眉心游走之時,我似乎能看見四周所有一切,不止是五炁,周邊的桌子,窗子,皆收于眼下,不過卻十分模糊,只能看見一些虛影。

    轟

    正沾沾自喜時,我玄關之中突然發出一道轟鳴。

    忙進入內觀狀態,查看自己玄關。

    吼

    進入之時,龍脈造化正對著玄關一處地方嘶吼著,我好奇看向那里,卻見那里的重華之力中,竟醞釀著一道雷電之力。

    “這就是天雷”我盯著那里怔怔出神,心說這也太快了,我僅僅嘗試了一次,就成功在自己體內召出了天雷

    如果體內召出天雷,只要在施展法咒,便能將這天雷釋放出來。

    迫不及待想試一試,見外面天色已晚,便出了文家,往東走了好一截兒距離,見四處沒人,是座小荒山才停下。

    停下之后,翻開記載法咒的那篇,并指念道:“吾有天目,與天相逐。目釋雷電,光耀八極。徹見表里,無物不伏,急急如律令。”

    第八十八章 九尾狐

    念這法咒,我便覺得不對了,我之前聽他們念過天雷訣的法咒,不是這樣的。

    而且,他們念完法咒,身體不會有半點改變,便可以召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