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57 章
    以你們之力,無法阻止他體內兩條龍脈的離去,要想徹底滅殺煞星,只需將他投入遷校府,屆時自有金雞代為處置。”

    這女老板說完便離去了,都不等觀中道士反應過來。

    我頓時絕望了,連玄關都給我封住了,我還要怎么逃跑我先前還指望著,就算我進了金雞的肚子里,也還能龍脈的力量離開,現在一切都落空了,面如死灰,沖著那女老板背影喊道:“你大爺的,不給老子留條生路,我哥是不會喜歡你的。”

    這女老板好似沒聽見,直接走了。

    這些道士將我團團圍住,滿臉詫異地打量著我,過了約莫有個半分鐘,先前發話的那道士振臂喊道:“將他帶入大殿中,各大道派神合級別以上的道友,速速前來商議對策。”

    翠濟宮之前跟個熱鬧的市場一般,在這道士發號施令后,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開始行動起來。

    不多久時間,便有將近二十個道士進入了大殿中,并列兩旁,之前發話的那道士站在大殿最上方。

    我則身處中央,環視了一眼周圍,暗自吃驚,這論道大會,竟然會引得將近二十個神合級別的道士前來參加,這屋子里的二十個人,隨便拎出來一個我都不是對手,更別說我現在玄關都被封印了的情況下。

    他們對我似乎并不關心,面色頗為凝重,那為首道士只是問來大殿中其他道士:“諸位道友,你們說這件事情該如何處理”

    問完旁邊有一道士開口道:“僅憑那不知名的zhēn rén一言,尚無法斷定此子是否就是煞星,還需慎重,不可濫殺無辜。”

    “對,我不是煞星,那女人瞎說的。”我忙道。

    只是剛說完,卻被為首那道士呵斥了句:“閉嘴。”然后沖大殿之外喊道,“程素,取三生鏡臺來”

    相傳yin司判官府中,有一方孽鏡臺,上刻孽鏡臺前無好人,無論生前是帝王將相還是隱士高人,站在孽鏡臺前,其功過是非都躲不過孽鏡臺,只要在鏡臺前一站便能明了。

    道門參照孽鏡臺,造出了一種叫三生鏡臺的法器,相傳可以窺視出人的過去未來,不過窺視未來便算泄露了天機,次數一多就會遭到天譴,所以這三生鏡臺就慢慢被摒棄了,只有少數道派的法器庫中還存放著三生鏡臺。

    沒想到翠濟宮竟然會有這玩意,我心里咯噔一下,這下死定了。

    第一百零三章 魔形

    心懷忐忑在這大殿站了約莫有個三分鐘,大殿外才傳來聲音,一個年輕坤道帶著兩個乾道抬著一面約有一人高的鏡臺走了進來。

    他們剛進來,我便認出了他們。

    這三人就是當初我家的那三個道士,后來翠濟宮祖師死后,他們就返回了翠濟宮。

    跟他們說不上是敵人,更不是朋友,但在這舉眾皆敵的地方,能見到幾個老熟人,心中莫名多了幾許寬慰。

    坤道名程素,抬著鏡臺入了大殿,拱手喚了句:“師祖。”

    為首那道士隨即揮手讓他們出去,轉身時他們才看見我的臉,臉色一怔,道:“怎么是你”

    我苦笑了聲:“他鄉遇故知,人生一大喜事,卻奈何是仇敵。”

    “你認識此子”為首那道士見程素給我打招呼,問程素。

    程素看了我幾眼,神色怪異地轉身拱手說道:“他叫葉安,之前祖師去取龍脈造化時遇到的,那龍脈造化就是被他和他兄長奪走了。”

    為首道士肯定知道翠濟宮那祖師死在我們村的事兒,得知我的身份,臉上多出了幾分怒意,那祖師怕是翠濟宮最大的底蘊,沒想到卻折損在我們村,他們自然會把這筆賬算在我和陳秋身上,現在得知我的身份,就算我不是煞星,怕也是不得善終了。

    不過為首那道士只是揮揮手,讓程素等人離開了,他并沒有提起當初在鄉村的事情,從上方走了過來,將三生鏡臺轉移了個方向,正面面向我。

    并指念了幾句,其余道士也都圍了過來,靜靜看著三生鏡臺中的變化。

    我也盯著三生鏡臺看了起來,不多久時間,鏡臺中出現了我的景象,而在我身后,卻有一更為高大的虛幻影子,這影子只有一只眼睛,眼中閃爍幽幽綠光,口吐血色云霧,一條白色尾巴縈繞其后,左邊盤踞一條幽綠色蒼龍,右邊盤踞一條火紅色蒼龍,魔xing十足。

    我回頭看了看,并未見我身后有虛影,卻不知鏡中那虛影是如何出現的。

    不過,我看著那虛影,卻莫名覺得有些熟悉,思索幾許,才想到了,那一只眼睛不就是我修天雷訣時開啟的天目嗎

    至于口吐血色云霧,我才經歷過,是修云雷訣時形成的。

    吼

    眾道士正看著鏡中景象時,那虛幻影子突然發出怒吼之聲,面前的鏡子似不是鏡子,而是鎖住那魔xing虛影的屏障了,聲音傳達了出來,眾道士一驚,忙往后退去。

    “果然是煞星”眾道士大驚,指著我滿臉恐懼。

    為首那道士一腳將三生鏡臺踢了出去,回身走了幾步,在道:“那zhēn rén并未說錯,此子真是煞星,需盡快處理掉。”

    另外又有道士道:“他身體中,似乎有兩條龍脈,還有一條妖狐尾巴,這是大造化”

    所有人都看見了,我是煞星,還有我身體中的造化,一清二楚在三生鏡臺中顯現了出來。

    摒除我煞星的身份,僅僅是為了我體內造化,他們也不會放過我。

    話音未畢,為首道士抬手制止了他,說道:“先前那zhēn rén說過,切不可心生貪婪,放出他身體中的龍脈,否則我們很難阻止這兩條龍脈救走他。”

    “那要怎么辦”有道士問道。

    翠濟宮那道士說道:“事到如今,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當年翠濟宮先祖曾斬殺了一頭鳳凰,其實不然,祖師斬殺的實為一頭來自丹穴山的金雞,那金雞生魂至今依舊被囚禁在翠濟宮的遷校府中,金雞可化萬物,煞星自然也可以。先前那zhēn rén提點過,需用金雞之力才能處理掉這煞星,先且不奪他造化,等借金雞之力將他處理掉后,體內造化沒了主,自然會歸于我等。”

    這些道士聽了此言,神色再次陡然一變,有道士呵呵冷笑道:“原來翠濟宮還有金雞此等造化,這些年瞞的夠深啊。”

    金雞來自丹穴山,為五炁之中的太白之力生成的物種,雖比不上龍脈,但足以支撐起一方教派了。

    先前翠濟宮放出的話是,翠濟宮鎮壓的是火鳳妖力,并不是火鳳生魂,到現在才說出翠濟宮下,竟然是一頭金雞的生魂,何其珍貴。

    其他道士也紛紛對翠濟宮表示了指責,我笑了笑,心說道門現在都變成這樣了嗎,一心撲在了利益上,難怪比不上赤明三宗那個時代。

    翠濟宮那道士見翠濟宮被筆伐口誅,猛地拍了下桌案,道:“此子身體中造化諸多,諸位何必糾結于我翠濟宮的一頭金雞,屆時取出造化,在場諸位道友都能分得一些造化,當務之急是要將他處理掉。”

    其余道士這才應是。

    之后討論一陣后,為首那道士突然走上前來,伸手便要提我,我甩開了他的手,道:“不用你提,我自己會走。”

    都死到臨頭了,總要給我自己找點尊嚴,再讓人像拎著小雞一樣提著走,死了都閉不了眼。

    “有自知之明最好。”那道士冷笑著道。

    內院中又是另外一方天地,諸多庭院屋子,而在庭院最中央,是一方八卦陣臺。

    這道士到了庭院中,并指念了幾句,陣臺隨即轟轟作響,不多久時間,八卦分別裂開,露出了陣臺之下一方空間。

    裂開瞬間,濃郁的太白之力自其中而出,這些道士忍不住貪婪地吸納了起來。

    而陣臺之下,傳來了飛禽的戾鳴之聲,震耳yu聾,這些道士忙避讓開來。

    “是你自己下去,還是我推你下去”為首那道士說道。

    我看了看著散發金光的洞口,道:“我自己來。”說完走到了這八卦陣臺邊上,轉身看著庭院中所有道士,問道:“下去之前,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諸位道門前輩。”

    這些道士已經迫不及待了,但也耐著xing子道:“問。”

    “我可曾得罪過各位”我問道。

    我跟這里大部分人都沒見過面,何談得罪他們,他們想了想,搖頭說:“沒有。”

    “道門除的是魔,衛的是道。各位可曾聽說過我做過妖魔之事行過歪門邪道”

    這些道士猶豫幾秒,搖搖頭:“沒有,那又如何”

    我在這群道士中掃視了一圈,伸手指向了站在人群中的其中兩個道士,說道:“你們當初經過我所在的道觀時,我是不是給過你們水喝”

    我一指那兩個道士,他們馬上羞紅了臉,滿臉尷尬,其余道士也看向他們,這倆道士這才點頭:“有過,但誰叫你是煞星,我們也無能為力。”

    為首那道士見我接連三個問題,讓他們無地自容,不想讓我再說話下,怒斥道:“再不下去,我可就推你下去了。”

    “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們口口聲聲說煞星不應存在世間,也一直在做著這樣的事情,但是你們問過為什么要這么做嗎難道僅僅是因為道門的一紙法令你們到底是人,還是被這法令奴役的工具”

    “小畜生,閉嘴”那道士怒不可遏,吹胡子瞪眼沖我開罵,他們都是川渝道門有名有姓的人物,被我說成是工具,自然會發怒。

    我往八卦陣臺旁邊挪動了幾步,道:“我未曾得罪過你們,也沒行過違逆大道的事情,你們其中有人還受過我的恩惠。但你們全然不念這些,滿口仁義道德要除掉我,只信那一紙荒唐言,或則是你們只是覬覦我體內造化,在你們眼里,人命根本不值錢,從一開始你們就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死人。我最后想問問,現在有人想要救我離開這里嗎”

    我問完后,全場鴉雀無聲,先前那兩個承受過我恩惠的道士,意有所動,但最后卻退了回去。

    等了良久,不見一人站出來,翠濟宮那道士才冷冷地道:“這條路鋪滿了枯骨,你不過是其中極為普通的一個,什么仁義道德,除魔衛道,那都是虛的,長生才是我等的目的,不過你是沒有機會明白這個道理了。”

    “等我出來,我要你們全都去死。”始終沒等到有人站出來,我一躍跳進了這洞中,身體瞬間被金光所包圍,八卦陣臺也隨即關閉。

    下落了好幾秒,才跌在了一奇軟無比的東西上,身下雖然柔軟,但撞擊也讓我幾yu崩潰。

    好不容易掙扎著站起來,卻見我身下一是一層滿滿的金色羽毛,羽毛之下,是白花花的骨頭。

    而此時,這洞的一角,一雙閃爍金色的眼睛鎖定了我。

    第一百零四章 北極dàng魔天尊

    窺一豹而見全身,這雙金色眼睛之后,一頭渾身金羽的飛禽顯現出來,其體型之大,不知超越了穆三郎的奎木狼多少倍。

    “金雞”我忙往這洞府的另外一旁退去,直到退無可退。

    聲聲低沉戾鳴入耳,肅殺之意在洞中蔓延開來,我下意識并手調動玄關中龍脈,但卻忘記了玄關早就被那女人封死的事兒,根本于事無補。

    我踏步聲音,引起了這飛禽注意,它緩步行來,直至露出全身。

    知道它整體顯露,我才明白,為什么當初會有人將它當做鳳凰,因為實在太像了,這金雞雖冠有雞的名字,但起形狀卻更接近的是像傳說中的神鳥鳳凰了。

    見了它,我才更確定民間傳的那句雞窩里飛出的鳳凰所言并非虛假,或許金雞和鳳凰真的是圣賢兄弟,同出一脈。

    它顯露全身,目露兇光鎖定了我,我則退到了這洞府的極致,默默看著它往我走了過來。

    只是還沒靠近我,我身后突然發出了令人頭皮發麻的嘶嘶聲,那金雞聽了這聲音,目光突然一凝,然后迅速往后退去,退回了黑暗之中。

    “難不成還有其他猛獸”我緩慢扭頭往我身后看去,卻見在我靠的不是石壁,而是一方形狀詭異的石像。

    石像高約六尺,是個披散著頭發的道人模樣,身披金鎖甲胄,腳踏五色靈龜,按劍而立,眼如電光。而在這石像的旁邊,立著的是蛇龜二將,而剛才那嘶嘶聲,正是從這神像旁邊的蛇將上發出的。

    “北極dàng魔天尊”

    我認出了這石像來歷,道教神仙諸多,每位神仙都有不同的象征,而身披金鎖甲胄,腳踏五色靈龜的,且侍立蛇龜二將的,只有道教北極四圣之一的dàng魔天尊,道門又叫他玄天上帝、真武大帝。

    相傳他與九條祖龍地位相同,共尊為華夏祖龍之一。傳說中,就是他繼任玉帝,成了第三任天帝,一直延續到現在。

    一般來說,神像很少顯靈的,雖不敢確定剛才就是dàng魔天尊旁邊的蛇將發出嘶嘶聲逼退了金雞,但心懷崇敬,還是彎腰行禮,道了聲福生無量天尊,謝了他的救命之恩。

    行了拜禮,抬頭再看,見dàng魔天尊神像之上,立著一方牌匾,上刻遷校府三字。

    遷為放逐之意,校指枷鎖等刑具。遷校府便是道門監獄的名稱。相傳dàng魔天尊便是在元和遷校府得道的,掌管道門刑罰,后來不少道觀為了規范道眾行為,紛紛建立了遷校府,用來處罰違背道門規矩的道眾,遷校府供奉的,正是dàng魔天尊。

    果不其然,在dàng魔天尊石像旁不遠,立著一石碑,石碑上刻:修煉之士,怡神保真,抱一守素,一應往來浮浪之人,并不許生事喧鬧,擾其靜功,妨其修道。違者治以重罪,若道士不務本教,生事害群,壞祖風者,輕則即時譴責,逐出下山;重則具奏來聞,治以重罪。

    這地方就這么大,我所在的這邊,是dàng魔天尊神像所在之地,洞的中間是那金雞的尸體腐爛之地,鋪滿了金色羽毛。

    而在洞的那邊,便是虎視眈眈的金雞了。

    我見這里沒了出路,便盤坐下來,趁著金雞尚且忌憚dàng魔天尊神像時,趕緊嘗試著重新開啟玄關,因為神像并不是每次都能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