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61 章
    終于回頭看了我一眼,不過我當我跟他對視時,嚇了一大跳,這老漢不止腿瘸了一條,就連臉都生滿了du瘡,看起來極為恐怖。

    我稍作震驚,恢復鎮定,老漢看著我笑了笑:“是不是嚇到你了下次我得找塊布擋著才行。”

    我道:“其實還好。”

    老漢又道:“你是神龍送來的人,村里人都等著你醒過來呢。”他說著拄著拐杖起身,走到墻角給我取來一架拐杖,放在了床前,再坐下說道,“一會兒跟我去村里,見見他們吧。”

    第一百一十章 癡鬼

    這幅拐杖是新作的,應該是專門給我準備的,盯著拐杖看了幾眼,點頭應了聲,隨后問了老漢幾個問題。

    老漢姓王,是個赤腳醫生,村里不管是和畜生生病,都是他給治的,他年輕的時候曾遭遇過一些可怕的事情,導致失去一條腿,村里人都叫他爛腳王,他也不介意。臉上的du瘡也是那次遭遇導致的,因為相貌丑陋,再加上無力干活,一直是孤身一人,給村里人畜看病之余,就在家編籮筐賣錢。

    據他自己所說,十幾年前的一個夜晚,他行夜路之時看見一個白衫女鬼從村子里飄忽而過,他看那白衫女鬼的時候摔下坎,跌斷了腿。

    問他是不是被嚇得摔下去的,他說不是,是被那女鬼容貌所吸引了,失魂落魄之下一腳踏空跌下了坎,因為他親眼見那白衣女鬼沒入了這里,他便放棄了自己之前住的土屋,在這地方建了這小竹樓,只為了再見那白衣女鬼一面。

    或許是因為對白衣女鬼心懷不敬,自從他搬到這里來之后,臉上就開始生du瘡,這些年來一直好不了。

    我聽了他的故事,有些想笑,沒想到這王老漢看起來老實巴jiāo的,也是個癡情種子。

    他救了我,我心懷感恩,便仔細看起了他身上的狀況,稍微查看了下,就發現他身上的yin氣比陽氣要重很多,因為yin陽不平衡,他的身軀已經開始腐爛了,臉上的du瘡就是腐爛的證據。

    看出后也不多說,默默并指召來一股陽氣渡入了老漢的身上,老漢一個激靈,聳了聳肩膀,再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說道:“人鬼殊途,我勸您還是不要等了,沒準兒她只是路過而已。”

    老漢也笑了笑:“人嘛,總得有些念想。”

    我嗯嗯點頭,再看了看這屋子,這世間大多數地方yin陽氣都是平衡的,老漢住進這里之后身體yin陽才開始不平衡,所以狀況一定是出在這屋子里面。

    看了幾分鐘時間,卻沒發現屋子里有什么異樣,而老漢此時也編織完了籮筐,拄著拐杖出門去售賣,等他走后,我翻身下床,拄著床頭的一副拐,在屋子前前后后看了起來。

    轉了整整一圈沒有發現,等準備回床上躺下的時候,才發現了不對,之前是因為在床上躺太久了沒有發現,這次重新回來,卻覺得床上有些冰冷,馬上彎下身子,伸手在床下摸了摸,終于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床下的土地冰涼無比,絲絲yin氣從里面飄dàng出來。

    除了yin氣,還有一股死亡的氣息從里面傳出,頓時明了了。

    難怪老漢等不到那個白衣女鬼,合著是把自己屋子建在了那白衣女鬼的墳墓上,擋住了白衣女鬼出來的路,自然見不著,因為這屋子下面住著女鬼,老漢常年受yin氣侵襲,所以才會滿臉du瘡,再這么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老漢就會枉死在這yin氣之下了。

    摸清情況之后,我站在一旁念起了凈天地神咒。

    凈天地神咒是清除周邊所有氣息的,無論妖魔鬼怪,還是神仙佛祖,一切氣息全無。

    傳說姜子牙封神之后,自己居于房梁之上,以神力守護百姓的家,所以一般鬼怪是不敢進屋的。這女鬼被封在房梁下面這么多年也沒出來,怕也是忌憚屋子里的神靈。

    念了凈天地神咒,暫時將神靈之力摒除,這樣她也就可以肆無忌憚出來了,老漢救了我一命,我也準備讓他看一眼他魂牽夢繞的白衣女鬼后就離開這里,也算是報了恩,皆是我就可以離開了,沒更多時間在這村子里耗著。

    果不其然,我念完凈天地神咒后,這屋子下方yin氣大作,一縷縷白色煙霧出現,不多久,一個身著古衣的白衣女子凝聚在了屋子里。

    我都看愣了,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么好看的人,久久說不出話來,難怪那老漢會癡迷與她。

    這白衣女鬼凝聚成形,與我相對而視,看了好一會兒,我才說道:“你怎么會被埋在這種地方,連個墳丘都沒有,平白無故被人封了幾十年。”

    這白衣女鬼左右看了幾眼,見屋子里沒其他人,才開口回應道:“我在等人。”

    “誰爛腳王”我心說這里也沒什么人,難不成她還真看上了爛腳王,所以才一直呆在這屋子下面不出來,如果她真想出來的話,就算屋子有神靈保佑,也阻止不了她。

    我說完后,白衣女鬼搖搖頭,皺了下眉頭道:“鎮南林將軍。”

    我額了聲,這都什么年代了,哪兒還有什么鎮南將軍,鎮南將軍這職銜,應該是東漢末年才出現的,她等的是這個鎮南將軍,少說也是一兩千年的人物了,便問道:“你在這里等了多少年了”

    這白衣女鬼搖搖頭,表示不知道。連她自己都忘記了時間,恐怕在這里等了已經不止一千年了。

    也難怪百鬼錄中記載的鬼魂,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癡鬼情鬼,并不是沒有道理的,我對她在這里等誰并不關心,等不等得到也并不關心。

    只是把老漢的事情跟她說了下,請她完成老漢的一個心愿,屆時我也可以心無愧疚離開這里了。

    這女鬼并非不通情理之人,聽完我所說的,點頭應了聲好,她說完后,化作一縷青煙離開了屋子,這里雖然是她的墳地,但已經鳩占鵲巢,成了別人的屋子,她也沒理由再進去了,不然到時候又會被封個幾十年,得等到屋子垮掉才能出來。

    女鬼離開之后不多久,天色漸漸yin暗下來,我在屋子里等了一兩個小時,老漢才姍姍歸來,手里提了些吃的東西放我面前,邀我去吃,我餓了七個月了,正難以忍受,便沒拒絕,過去狼吞虎咽起來。

    吃完站起身對老漢說道:“您跟我來一趟。”

    說著出了門,老漢有些詫異,不過還是跟著我一起出了門,出門后我閉著眼感知了一下那女鬼的去向,得知那白衣女鬼正在村子左邊一山丘上等著,便折身往那地方去了,老漢也跟著我一同前去。

    去時路上問道:“你身子骨還沒好利索呢,要帶我去哪兒”

    我說道:“承蒙這七個月您的照顧,我因為還有重要事情要做,不得不離開這里,直到您心系那白衣女子,走之前想送你一件禮物,也算是報了您這七個月的救命之恩。”

    “啥”老漢聽得懵懵懂懂,卻還是拄著拐杖跟我一同前往。

    我們兩人走得都慢,行了約莫有個十分鐘,才到了村子旁邊的山丘之上。

    剛進入這里,便見那白衣女鬼自山丘另外一旁飄dàng過來,衣袂飄飄,不落凡塵,不像鬼怪,倒更像是仙女下凡了。

    我都看癡了,老漢見這白衣女鬼,頓時愣了,眼睛直勾勾盯著她,那雙快要枯萎的眼里竟流出了渾濁的淚水,大口大口喘著粗氣,指著那白衣女鬼道:“就是她,就是她,還是跟以前一樣。”

    我看看老漢,再看看那白衣女鬼,笑了笑。

    白衣女鬼停留在山丘最道:“可不得了,現在道門和yin司都在找這個葉安,道門找他是因為他是煞星,還滅了翠濟宮滿門。yin司找他是因為鬼道道祖留下的那句雄雞生卵已經實現了。七個月前,yin司鐵樹又開了一次花,算起來這是鐵樹第二次開花了,這說明什么說明鬼道就要出來了,yin司當然害怕,要是找不到這個葉安,鬼道一出來,怕是就天下大亂咯。”

    我不在的這七個月,雄雞生卵竟然已經實現了而且聽這個攤主所說,還是七個月前實現的。

    仔細一想,是不是因為在那遷校府中,我被金雞吃掉,而后我又占據了金雞的軀體,這被他們當做雄雞生卵

    原以為只有陳秋能讓鐵樹開花,沒想到鐵樹會因為我開一次花。

    這攤子見我聽得入神,又道:“不過道門和yin司沒用啊,找了這么久都沒找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