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62 章
    到葉安去了哪兒,可能當時葉安zhà翠濟宮的時候也一同把自己zhà成了灰。對了,他們還去葉安之前所在的道觀找過,不過他們連山門都沒進到,就被趕了出來。”

    “恩”

    “葉安有個哥哥叫陳秋,實力少說也是zhēn rén級別的,一般的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葉安生死未卜,他們還去找陳秋的麻煩,這不是討打嘛,只要去了那道觀的人,沒有一個是不帶著傷離開的,現在誰也不敢去那里了。”這攤主興致昂揚地說道,看我站了這么久,問道,“你要買東西嘛”

    我笑了笑:“沒錢。”

    “切。”攤主擺了擺手,我隨后離開了這里。

    七個月,也不知道陳秋和姜蘭蘭還有穆三郎他們變成什么樣了,倒真有些想他們,只能加快進度回去。

    第一百一十二章 秋后算賬

    “切。”攤主擺了擺手,我隨后離開了這里。

    七個月,也不知道陳秋和姜蘭蘭還有穆三郎他們變成什么樣了,倒真有些想他們,只能加快進度回去。

    行走數日,終于到了白帝鎮中,白帝鎮是屬于夜晚的小鎮,白天就要清凈得多。

    我沒在鎮中停留,怕遇到了半步多的人,馬不停蹄地趕回道觀,道觀一如往常,并沒有什么變化,只是道觀外的土地因為人來人往的踩踏,變得實在不少。

    我抬起頭看了眼山門上的無名宮三個字,感慨道:“諸事因你而起,我已經受了這么多折磨,你就好掛在那里吧,不然我的苦豈不是白受了。”

    說話期間,道觀外出來一落落大方女子,見山門外有人,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然后怔住了,一句話不說,又跑回了道觀的屋子里。

    我心說穆三郎這是干嘛呢,怎么見了我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跑回去了

    心想時邁步進了道觀,剛才離去的穆三郎又走了出來,帶著姜蘭蘭一起,姜蘭蘭見我回來,頓時大喜,直接沖過來一把將我給摟住了,喊了句:“葉安哥哥,你還沒死。”

    “都回來了,可不是沒死嗎。”穆三郎在旁邊幽幽說了句,聽起來好像我沒死她很失望似的。

    幽幽看了她一眼,然后拉開姜蘭蘭問道:“哥呢”

    聽我說起陳秋,姜蘭蘭眼神中的光彩漸漸黯淡下來,低沉著聲音說道:“陳秋哥哥的情況不太好。”

    “他怎么了”我忙問道,心想難不成是道門的人來找麻煩傷到他了只是以他的實力,又有幾個人能傷到他

    姜蘭蘭道:“你走之后,陳秋哥哥給你立了一盞長命燈,后來長明燈有飄搖yu滅之勢,陳秋哥哥這七個月來,一直以自己的法力維持著長命燈不滅,他的身體也變得不太好了。”姜蘭蘭說話時,手指向了一個方向,代表陳秋就在那里。

    我也不多說,徑直往那屋子走去,推開屋子喊了聲:“哥。”

    喊完便收聲,并將剛要踏進去的腳給收了回來,這屋子里熾熱無比,屋子里的地上擺放著數十盞燈,陳秋就坐在這煤油燈的最中間。

    我踩著煤油燈的空隙走進去,到陳秋旁邊看了看他,卻見他大部分頭發已經變成了灰白色,之前看他不過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現在看他卻滄桑了不少。

    我看著他頭發,心中隱隱覺得有些苦澀,正要說話時,陳秋卻先一步開口道:“都在生死線上走了好幾遭了,怎么還這么冒冒失失的。”

    我對著陳秋行了個道禮,而后說道:“這燈是做什么的還有你的頭發怎么變成這樣了”

    陳秋睜開了眼,看了眼面前的煤油燈,抬起手臂揮了揮袖子,屋子里的燈瞬間滅掉,他站起身來往外走去,我也跟著出去,出去之后他說道:“七星續命燈。”僅僅說了這句話,就不再多說,直接負手往山門外走去,留下話道,“你先且在道觀等著,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陳秋說完離開,我、姜蘭蘭、穆三郎都在道觀看著。

    我回來陳秋表現得并不吃驚,好似知道我會活著回來一樣,等我回來又不多說話,看起來是有一件事情比我回來更為重要。

    “糟了,你兄長去半步多了。”等陳秋離開一陣后,穆三郎突然說道,“他早就知道是半步多那個老板把你送到翠濟宮的,這么久一直沒有動靜,現在你回來了,他肯定是去找半步多報仇去了。赤明三宗退出舞臺,再加上yin司五方鬼帝隱退后,半步多就是這世間唯一一個超級勢力了,但愿你哥不是去找半步多麻煩的,否則以他一個人之力,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半步多的怒火。”

    半步多何其恐怖,陳秋早就跟我說過了,雖然山下的只是半步多的一個分店,但它背后站著的卻是整個半步多,即便陳秋是鬼道的人,在過道沒有完全出世的情況下,沒有人敢去惹半步多的。

    “我去攔住他。”我也顧不得休息,后腳跟下山去,姜蘭蘭穆三郎也一同跟著。

    陳秋速度極快,即便我們加快了速度,也沒有追上陳秋,一路到了白帝鎮中。

    剛進鎮子就聽見了亂哄哄的聲音,忙加快步伐去半步多,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晚了。

    陳秋身上燃著紫色天罡戰氣,手持法劍站在半步多外,那半步多小小一方店,早就稀巴爛了,半步多里面所有人紛紛跑出來,四散逃跑,只有一部分真正知道半步多門道的人,跟那女老板一起站在半步多外,與陳秋對峙著。

    有一打扮尋常,但身上五炁縈繞的男子沖著陳秋喊道:“你找死,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這男子話音剛落,陳秋便揮起了手中法劍。

    嗤啦一聲,法劍落下,法劍之力聚氣劈了過去,那男子前一秒還在以半步多的地位來恐嚇陳秋,后一秒眼神中就布滿了痛苦和恐懼,因為他的整條胳膊,被陳秋這一劍直接劈成了渣。

    “今日我只找半步多的麻煩,無關之人自覺滾開,給你們三秒鐘時間,倘若不滾,我便當你們是要給半步多陪葬了。”陳秋冷冷地道。

    站在那女老板身后的那些人,見陳秋一句話就堵死了他們,猶豫幾秒。

    不怕有能力的人,就怕發瘋的人,半步多的名聲都壓不住陳秋,在他們眼里陳秋一定是個瘋子,只得狠狠地道:“不跟這瘋子一般計較,半步多自會收拾他,我們走。”

    他們說著紛紛離開,到最后只剩下了那女老板和半步多的幾個店員與陳秋相對站著。

    我們到了這里,那女老板不先跟陳秋說話,卻看了看我說道:“你命挺大的,竟然還沒死。”

    “托你的福。”我道,并往陳秋旁邊走了過去,看了看陳秋說道,“要不算了吧。”

    陳秋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就算不為你報仇,我也得為我這滿頭灰發討回個公道,你哥我天不怕地不怕,區區一個半步多分店,無需擔心,且在一旁看著就好。”

    陳秋跟我說完,那女老板將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看了好幾秒后才說道:“你來我店中工作,又故意將道觀名字寫成無名宮,不正是你告訴我他就是煞星的嗎,怎么你向我透露了他的身份,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你反倒來找我麻煩了”

    說起來確實是,如果陳秋不來這店里工作,也不把道觀名字改成無名宮,這女老板怕是也不知道我就是煞星,也不會發生后面一系列的事情了。

    陳秋卻笑了笑:“雖是我故意透露他的身份,你也是做了你分內的事情,不管過程如何,你想害他xing命卻是真。現在他回來了,我怎么知道你會不會繼續害他xing命,也沒有理由留下你這個隱患了。”

    這女老板聽后稍微出神幾秒,而后卻詭異笑了起來:“我明白了,你故意告訴把他的身份告訴我,怕是早就預料好了我會帶著他去翠濟宮,好完成鬼道道祖留下的那句雄雞生卵,不過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即便你想讓鬼道道祖的那幾句話實現,但你不怕他真的就死在翠濟宮嗎”

    “他是我弟弟,我沒開口讓他死,就算五方鬼帝都取不了他的xing命。”陳秋道,說話期間邁步朝那女老板走了過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孑然一人

    這女老板雖然是個女流之輩,但是能被半步多派來當陽間分店的店長,再加上自己又有zhēn rén級別的實力,自有獨當一面的氣魄,見陳秋邁步過來,紋絲不動,只是滿臉笑意看著陳秋。

    陳秋走近,正要揮劍時,這女老板面帶笑意說道:“修道至顯瑞級別,可活百年無虞;至化生,可活三百年;至神合,可活五百年;至轉輪,可活七百年;至神仙,可活九百年;至天真,可活一千二百年。我千年前入半步多,如今也只剩下一百來年壽命。而我初入半步多時你就已經在世間游走了,即便你超越了天真級別,你的壽命也沒剩下多少了,你能護得了他一時,卻護不了他一世,等你死后,他的下場也是一個死。”

    我早就猜測過,陳秋絕對不止看起來那么點年齡,經由這女子一說,卻遠遠超出我的預料,她和陳秋,竟然都活了一千多年了對于陳秋來說,這個數字還非常保守,很可能已經超越了一千年了。

    修道目的就是為了奪取更長久的壽命,到了天真級別,理論上就可以活一千二百年,當然得排除掉修道過程中受傷或者其他外物的影響,如果受傷次數多,或者生命力消耗過多,這個數字就會大大減少。

    據我所知,陳秋目前實力是天真,可能還超越了天真,但是不管怎么超越,沒一個等級都只增加兩百年壽命,就算他有三千年的壽命,自鬼道那時候活到現在,也剩下沒多久時間了。

    這女老板說得對,他護得了我一時,卻護不了一世,他的壽命始終是要終結的。

    而根據女老板口中所說,陳秋的壽命,應該就在最近就要終結了。

    陳秋聽了女老板的話,暫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女老板繼續說道:“奉天承運,人力豈可更改。千年前我與你匆匆一瞥,便一直追尋著你的步伐,但無論我多么努力,卻始終覺得我與你有不可跨越的天塹,就算我成了zhēn rén,也只感覺你遙不可及。而現在,你看看你滿頭灰發,你真的開始老了,我再也不會覺得你遙不可及了,剩下這幾年,你還打算這么活下去嗎殺了我,還有無數人會做我做過的事情,你卻沒那么多時間了,倒不如趁著剩下的時間,去真正地活著。”

    陳秋聽了這些話,笑了笑,將法劍放了下來,轉身朝我們走來,暮色蒼蒼,那偉岸的身影卻依舊挺拔,如山丘穩立,不可動搖。

    “我曾真正地活著過,那時候還有人為我擋住面前獵獵寒風,為我斬掉一路荊棘,身后是擋箭的墻,面前是擋刀的山,身旁有避風的灣,只是不知什么時候,我變成了孑然一人,孤獨地在世上活著。現在我終于不再是孤身一人,卻成了別人擋風的墻,但我從沒這么踏實過。曾經為我擋風的人未曾退縮過,我既決定要守護一件東西,又何須那么編造那么多的借口和理由。”陳秋說著已經朝我們走了過來,到我們旁邊后轉身看著那女老板,而后一笑,“況且,我陳秋不想死,就沒人可以讓我死,你不是想要追上我的步伐嗎那么我告訴你,還還差得遠呢。”

    陳秋說完,神色一凝,手中法劍化作流光,劃破空氣,伴隨著尖銳的聲音,摧枯拉朽到了女老板面前,女老板甚至都沒來得及抬手格擋,法劍便已經刺入了她的腹部,她眉頭一皺,往后退了幾步。

    這傷不足以致命,她摸了摸流出的鮮血,苦笑了聲,對陳秋道:“我確實不是你對手,但是你真的不怕半步多嗎”

    女老板說完,陳秋抬手一指,不見捏印,也不見念咒,一道剛陽道氣直接轟在了那女老板的身上,女老板仰面倒了下去,雖不致命,卻也受創嚴重。

    “你那幾句話點醒了我,我不殺你,你回去跟半步多的人說,鬼道那個陳秋回來了,自今日起,犯我陳秋者,必殺之。”

    陳秋說完帶著我們一起離開。

    我們幾人呆呆看著陳秋不言不語,因為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以前只是覺得陳秋是個厲害的人,從沒想過他以前經歷過什么,但現在卻頗為好奇。

    盯了陳秋幾眼,陳秋身上天罡戰氣漸漸飄離出了身體,直至半步多上空,轟然落下,半步多緊接著變作一片廢墟,那女老板驚恐看著陳秋,始終不語。

    而我看著陳秋的時候,見他的滿頭灰發也漸漸變回了之前的顏色,不再有蒼老之色。

    “你真的大限將至了嗎”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句。

    陳秋道:“沒有。”

    “那你頭發為什么剛才是灰色的”

    “七星續命燈幫你續了一段時間命,有些心力jiāo瘁而已。”陳秋簡短回答。

    我又問:“你以前經歷過什么你的朋友們呢”

    陳秋那句不清不楚的話,卻充滿著對以前生活的懷念,以前有人與他并肩的,只是到最后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直到現在才遇到了我們。

    陳秋停下思索了幾秒,而后說道:“無敵的人總是寂寞的。”

    “切。”我無語回應了句,再回頭看了看身后化作廢墟的半步多,以及那個一直看著陳秋的女老板,說道,“你就真不怕半步多嗎”

    陳秋一笑:“怕,當然怕,半步多誰不怕我沒殺她也算是留了一條退路,以后就算半步多找麻煩,也還有商量的余地。”

    “那你還說那樣的話”我道。

    陳秋再一笑:“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臉,總不能告訴她,我是因為怕了半步多才不殺她的吧,那樣多丟人,我可是無名宮的話事人。”

    我聽著更無語了,都不知道他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不過總覺得他跟那女老板說的那幾句話才是真的,現在這些話只是在糊弄我們而已。

    也不去追究這些,我問起另外一個問題,道:“你真的是故意讓女老板知道我是煞星嗎”

    談到這個話題,陳秋臉上露出了幾許尷尬,愣了幾秒后干咳幾聲道:“反正你又沒死,追究這些做什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