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96 章
    她當成姜蘭蘭對待了。

    在這里飯飽之后我們起身離開,朝人族聚集的地方出發,大雪封山,路很不好走,怕她一個不注意跌落到了山崖下,就直接把她背到了背上。

    我身上就一件單薄的衣服,走了一截兒后,王月月要下來自己走,并把我之前給她的道袍還給了我,我自然沒接受。

    兩人一路前行,行了足足好幾個時辰的路,到了一處山巔之上,站在高處才看見前方山腳下傳來的炊煙。

    喜出望外,更加快了步伐,下山又耗費了一段時間,只是還沒進村,忽見這山腳另外一邊有殺意浮現。

    忙停下腳步查看,打開天目,竟見山腳隱蔽處有無數豺狼虎豹圍聚,而山腳下那村子毫不知情。

    不等我們有所反應,一聲虎嘯震破天際,四周環伺的猛獸突然發動進攻,不到幾分鐘就進了村子,在村子里大開殺戒。

    鮮血染紅了土地,即便是冰冷的雪也擋不住血腥味,飄dàng上來傳入鼻中,有點讓人反胃。

    “妖族終于開始報復了。”我喃喃念道,人族對他們欺壓太多,總要反彈的。

    我們站在半山腰,正要轉身離開不淌這趟渾水,卻有一頭花斑豹子瞧見了我們,發出人聲:“那里還有兩個”

    說完豺狼虎豹馬上朝我們沖了過來,除了那頭花斑豹子,其余的實力大多都只是顯瑞級別的,我剛進入神合,剛好想試試威力,便看了看王月月說:“躲我身后。”

    王月月馬上站在了我背后,揪住我衣服頗為緊張,探出頭來看漸行漸近的猛獸,膽怯問我:“大哥哥,我們不逃走嗎”

    我笑了笑:“我可是要扛起鬼道大旗的人,逃跑太丟臉了。”

    說著再次取出了桃木劍,正面應對這群猛獸,并喊道:“我們倆只是路過這里,何必要趕盡殺絕”

    “人族都該死”那花斑豹子回應了句,而后又下令,“大開殺戒,飽餐一頓,毫不留情”

    吼

    野獸群吼叫起來,我嘆了口氣,心說你連人形都沒幻化,哪兒來的底氣

    野獸群靠近,我直接念咒催動了刀山決,再以手中法劍將刀山決放了出去,轟隆一聲,刀山決將白雪劈得騰升幾丈,伴隨著震動,這山上的積雪也開始滾動起來。

    “好厲害。”王月月瞪著眼驚奇地道。

    感覺到腳下的異動,我馬上把王月月提了起來,抓住旁邊一棵樹吊了上去,緊接著山上的積雪化作雪崩滾落下去,獸群逃之不及,被這雪崩淹沒,就連山腳下的村子也被深埋積雪之下。

    而那花斑豹子眼疾手快,也跳到了旁邊一顆樹上,避過了雪崩,見野獸群被埋沒,瞬間大怒:“小畜生,我殺了你。”

    “你也不看看,誰才是畜生。”我笑了笑,隨即從樹上跳了下來。

    那花斑豹子更是大怒,同樣從樹上跳下來,并朝我們沖了過來,動若泰山山崩,腳踏土地,激dàng得連雪都直接退開了路,朝兩邊涌去。

    “躲好。”王月月這時候探頭出來往外看,我對她說道。

    “哦。”她馬上收回了頭,躲在了我身后。

    我也收起了桃木劍,準備赤手空拳試試它的撞擊。

    第一百七十八章 搜魂術

    修道修的是陽神和yin神,我以前只注重修習yin神去了,陽神卻從未管過,剛好可以借此練練手。

    那花斑豹子撼天動地而來,我將五炁之力釋放出來,縈繞在體表之上,這花斑豹子已經可以說話了,實力也是神合級別,跟我目前一樣,自然沒信心直接接下它的撞擊,再加上沒有演化出天罡戰氣,只能用五炁補充下。

    不到十秒,花斑豹子已經到了眼前,猛地踏地一躍而起,騰空而下朝我撲了過來,我也猛一定神,伸手直接抓住了它的兩條前腿。

    轟然巨響,腳下土地瞬間開裂,我身上五炁之力和它天生的神力滌dàng開來,朝著四邊八方散去,以我們為中心周遭一丈瞬間被夷為平地。

    王月月也被這撞擊波沖得倒飛了出來,重重摔在地上發出了痛呼聲。

    那花斑豹子本就敏捷,見我抓住了它,扭動一下,掙脫我雙手往后退了出去,不過雙腳也受了傷,趔趔趄趄好幾步,幾yu摔倒。

    我本就是血rou之軀,僅一次沖撞我就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血氣翻滾,喉嚨一甜我,一口逆血吐了出來。

    那花斑豹子趔趄好幾步后勉強站穩,狠狠瞪著我:“你會法術,你是哪家的人”

    “你聽說過無名宮嗎”我擦掉了嘴角鮮血,笑了笑道。

    這花斑豹子眼神一凝,遲疑了幾秒,而后怒道:“你耍我根本沒有什么狗屁無名宮,不管你是來自哪兒的,今天都必死無疑,這是你們人族欠我們的。”

    “你沒聽過不代表不存在,只能說明你見識短淺而已。另外,善惡有報,人族欺負了你們,你們應該去找欺負你們的那些人報仇,挑一些無辜的人下手算什么本事”

    “反正人族就該死,這大地本就是屬于萬族的,你人族出現后,卻對我們大肆屠殺,搶奪我們的領地,吃我們的rou,喝我們的血,用我們的皮毛做成衣裳,真不知道人族是如何才能說出我們才是最貪婪最邪惡的種族的”

    花斑豹子怨氣頗深,不過它說的是事實,人族確實太貪婪了,甚至連滋養大地的祖龍都不曾放過,卻反而說是替天行道。

    聽了它所說的后,我認真道:“你真該提前去了解一下鬼道,并不是所有人族都是這樣。”

    鬼道信奉的是眾生平等,不分被毛戴角之人,濕生卵化之輩,都可以共存。

    如果沒什么恩怨糾葛的話,沒準兒還可以把它拉入鬼道,現在這情況顯然已經不可能了。

    說話期間,我們各自也已經調整好了,我身上有重華之力,只要不是特別重的傷,都可以調整回來。

    而花斑豹子為獸族,本身就足夠強悍,這點傷對它也算不得什么。

    轟

    花斑豹子突然發動襲擊,再一次朝我撲了過來,王月月大喊:“小心。”

    花斑豹子的速度比我要快很多,根本來不及調動五炁之力護身,情急之下直接揮拳就上了。

    轟然沉悶一聲,我這一拳正中花斑豹子的下顎,它被我直接掀翻了出去,倒在了地上,口中溢出鮮血,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冒著熱氣。

    而我胳膊,直接被這猛烈的撞擊撞得彎折了回來,我看著都觸目驚心,王月月更是直接捂住了雙眼不敢再看。

    我拖著這只已經廢掉的手臂走到了那花斑豹子的面前看了看,它雖然還有生機,但是剛才那一拳直接打中了它的要害,它自己的撞擊加上我的打擊,統統還給了它,已經傷及魂魄,已經很難恢復了,只能滿眼怨恨瞪著我,嘴巴一張一合冒著血泡。

    確定它已經不能行動之后,我才回身走到了王月月旁邊,就地盤坐下來,開始打坐,并囑咐王月月道:“幫我看著,要是有什么東西過來告訴我一聲。”

    “好。”王月月點點頭,然后咧著嘴熱淚盈眶看著我,“可是你的手都斷了,看著好痛。”

    我笑了笑:“這不算什么。”

    在翠濟宮我連自己的rou都割過,比起來還真算不得什么。

    盤坐下來,立馬進入入定狀態。并指念咒,將身體中的重華之力盡數調動起來,開始修補手臂上的傷口。

    不過因為已經傷及骨頭,即便有重華之力,也耗費了極長的時間才修復回來,再睜開眼,卻見天上日月星辰都已經移了位置。

    王月月估計是困到極點了,我從入定狀態醒來時,她忖著下巴在旁邊打瞌睡,我也沒叫醒她,默默給她過渡了一絲熒惑之力,然后靜坐著,看著天上星象。

    既然已經度過了化生境界,接下來就是神合了,之前未雨綢繆,曾查看過關于神合境界的記載。

    顯瑞、化生修的是五炁朝元,而神合修的就是三化聚頂了。

    所謂三化,就是人的精、氣、神,而神合,不過至于神合,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卻有些參悟不了。

    難不成是將精、氣、神合而為一

    而精氣神又在人的三魂之中,我已經將三魂收入了玄關中,或者是說,要將精氣神從三魂之中提取出來

    百思不得其解,研究了良久,才感覺旁邊王月月有了動靜,我睜開眼時,她正蹲在我面前好奇地打量著我,等我醒來她才問道:“剛才你身上出現了好多綠色的清氣,好神奇。”

    “那叫重華之力。”我道,想了想又將重華之力渡了一部分給她,姜蘭蘭之前一直比我厲害,我幫不了她什么,不過這王月月連顯瑞都沒達到,重華之力給她也好有個防身的東西。

    忙活完了之后,才準備帶著她下山,既然已經有村莊了,說明我們已經距離人群匯聚地不遠了。

    才走沒幾步,陳秋虛影出現,說道:“獸族修至神合境界,就已經開始琢磨幻化人形了,它們有特殊的法術,可以在獸形和人形之間轉換,不過人族向來不屑幻化成野獸,所以沒人在意獸族這個法術,你需要嗎”

    我聽后看了眼那陳秋虛影,想了想,要是以后遇到危險,還可以幻化野獸躲避一下,我沒那些人那么清高,既然有這好法術,自然求之不得。

    “可是它神魂已經受損,連正常jiāo流都做不到,我要怎么問得出來”我疑惑說道。

    陳秋虛影頓了幾秒,而后飄忽到一旁,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寫上了一個法術的施展方法。

    命曰:搜魂術

    我看了幾眼,道:“這不就是搶占他人軀體所用的法術嗎”

    “有改動,搶占他人軀體是以滅掉他人神魂為目的的,而這搜魂術,是為了在他人神魂中搜集可用信息為目的的。不過也有一個限制,這法術只能對神魂強度低于自己的人身上用,否則容易遭到反噬。”

    我恩了聲,而后開始參悟這搜魂術。

    因為之前跟金雞搶奪過玄關,對這法術已經輕車熟路,沒多久就參悟了七八分,將施展之法記在了心中,正要去抹掉這些字的時候,卻見王月月正饒有興致看著地上的字。

    “你認識”我問她。

    王月月搖搖頭:“不認識,但是我好像見過這個法術。”

    “這法術很普通,你出生不簡單,見過也正常。”我道,不過不管是搶奪別人神魂還是搜魂術,都是非常低劣的手段,為道門中人所不齒。

    等王月月看完之后,我才將那些字抹除掉,法術不分好壞,只有用法術的人才分好壞。

    看完后,我邁步走到了那花斑豹子的旁邊,它瞪著我滿臉不甘心。

    不過成王敗寇,修道之路本就如此,它跟我打,靠的全是蠻力,沒有法術傍身,輸給我也是正常。

    此后花了十來分鐘,將它的神魂搜了個遍,終于找到了野獸幻化人形的法術,因為我們同樣是神合境界的,搜完之后我疲憊不堪,至于它,直接一命嗚呼了。

    休息了會兒,心滿意足帶著王月月離開這里,到山下看了看,已經沒了幸存者,那群野獸連fu孺都沒放過,念了一遍往生咒,再根據這村子里人生活過的痕跡,往另外一邊去了。

    行了約莫半天時間,才見一小城鎮。

    城鎮頗為古舊,看樣式是仿照商周之時所建立的,或許就是那個時期的人建立起來的。

    鎮子中人不多,路上依稀伶仃幾人,我和王月月到了這里,因為衣著問題,來往之人皆滿臉奇異看著我們,無奈之下,只能到了旁邊一成衣鋪子。

    進入其中,挑中了衣服,那店主來了句:“付錢。”

    我愣了下,我以前很少用到錢,而且陽間的錢在這里根本流通不了,拿著衣服又放下了,說:“沒錢。”

    那五大三粗的漢子上下看了看我和王月月,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我腰間的禁步上:“以物換物也可以,我看你腰間那玉佩不錯,可以用來換兩件衣裳。”

    我摸了下這禁步,這玩意兒可是我的護身符,自然不能給他,想了想說:“這不過是個裝飾品,沒什么用處,不如我給你畫兩道符”

    聽我說要畫符,這店主滿臉詫異:“你是全真遺派的人”

    看他表情,心說不對,問道:“怎么,這里只有全真遺派的人能畫符”

    “這里的人都是很久之前來的,祖上沒有繪制符箓的習慣。全真遺派來了之后,符箓才大行其道,不過他們因為實力強盛,而且符箓對與這里的人來說,用處頗大,可求愛護身,也可免受野獸傷害,全真遺派發現這是一條拉攏信徒的路,所以控制了符箓的流動,只有信奉他們,才有符箓可拿,而且想要拿全真遺派的符箓,也需要定期向他們提供貢品,看你的樣子,不是全真遺派的人,怎么會繪制符文的”店主道。

    “你手里有全真遺派的符箓嗎”我問道。

    “有。”店主點點頭,“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向他們提供一百套衣服,他們才給了我符箓,雖然代價有點大,但那符箓確實有用,這里經常會有野獸進來,但只要有符箓在,那些野獸基本不敢進我這店,不過沒有符箓的就慘了。”

    我笑了笑:“能把符箓拿給我看看嗎”

    這店主倒也爽快,馬上轉身到后面柜子上取了一個盒子下來,打開來看,一張黃符被他妥當放在盒子里面。

    不過我看了這符箓卻笑了,這只是最簡單的破穢符,繪符的時候加入了一絲道氣在里面,那些野獸懼怕全真遺派才不敢進屋,如果真要拼了命,這符箓沒半點用處。心說這全真遺派也真是黑,竟然用這樣

    見我輕蔑發笑,這店主道:“怎么你瞧不上這符箓”

    我說:“確實瞧不上,我給你繪兩道符,比你手里這道更管用,你只需要給我們兄妹倆兩套換洗的衣服就可以了。”

    店主聽了也輕蔑笑了:“我看你們年齡不大,怎么可能繪制得了符箓,快走快走,別打攪我做生意。”

    說完就要驅趕我們走,我們這穿得破破爛爛的,出去會被當成怪物的,想了想,剛好我身上還有幾張符,直接掏了出來,選了一張最普通的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