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97 章
    九鳳破穢符出來,在店主面前示意了下:“你手里那張叫破穢符,我手里這張叫做九鳳破穢符,孰高孰低,一眼可辨。”

    繪制符箓,需要渡入道氣或者真氣才能見效,有道氣和沒道氣的符箓很容易分辨出來,我拿出來示意了下,店主登時愣了,眼睛瞪得老大。

    這九鳳破穢符雖然是我身上最簡單的符箓,但好歹也是陳秋繪制的,況且九鳳破穢符原本就是從破穢符改進而來的,他手里那張符只能釋放道氣護佑他們一時,而這張九鳳破穢符卻是具有真正的攻擊力的,一旦焚燒,可使周遭所有邪祟不敢近身。

    “給我看看。”這店主伸手就要抓過來。

    我卻收回了這符箓:“先給我們換洗的衣服。”

    “我要給了你們衣服,你真把這符箓給我你手里那樣的符箓我見過,不過都是全真遺派自己用的,從不外傳,你如果真給我的話,我給你們一百套衣服。”

    店主很激動,我擺擺手:“不要那么多,我們自己挑兩套好一點的就行,要是你心里過意不去,再給我們一些你們這里流通的錢幣即可。”

    店主忙應好,我將這九鳳破穢符放在了柜臺上,然后領著王月月前去挑選衣服,各自選定了兩套合身的后,再回柜臺,那店主已經迫不及待把九鳳破穢符收了起來,再去了一把刀幣放在了柜臺上,我們取了東西,直接離開,店主在身后連聲道謝。

    之后在鎮子上走著再沒人看我們,到了鎮子另外一頭,才見前方高大精美的建筑,遠遠就能看見一牌坊,上寫全真遺派幾個字。

    我和王月月站著看了幾眼,再扭頭一看,卻見旁邊不遠處有一酒樓,上寫半步多三個字。

    “這里怎么也有半步多”我愣了下。

    馬上帶著王月月走了過去。

    兩章合一,感謝大家的捧場。今日無更

    第一百七十九章 第八層

    半步多,就連鬼道都忌憚的存在,之前出現在陽間被陳秋摧毀了,沒想到這天尊玄關中竟也有一個分店。

    行進過去,這半步多生意頗好,來往客人絡繹不絕,不過跟之前陽間所見的那半步多有所不同,陽間半步多的客人中,有很多是特異人士,這半步多大多為普通人,偶爾幾個手持法器的人也沒隱瞞自己有修為的事情,只跟常客一般進進出出。

    到了半步多門口,我轉頭對王月月道:“一會兒進去之后,別人要是問起我們關系的話,就說你我是兄妹,我叫葉安,你叫葉月月。”

    王月月猶豫了下,然后嗯地點頭:“好呀好呀。”

    我估摸著這王月月多半就是周遭三大勢力之中封神王家的人,這玄關中能力普遍要比陽間要低很多,王月月身上那身外化身實力都已經到了神合階段,只有這玄關中的大勢力才有那樣能力的人,而剛好附近就有個王家。

    不過陽間能力高強的人雖然多,但是行事都有規則限制,不可濫殺,不可亂斗。至于這里就不同了,這里沒有yin司、道門這樣的超級勢力,而且這里延續的是商周修行界的習俗,不遵規矩就是他們的行事準則,所以相比起來,這里比陽間還要危險不少,這也是陳秋把我們送到這里來歷練的原因。

    說著進了半步多之中,這半步多為塔狀建筑,高不知幾層,第一層就是半步多接待來往賓客的地方。

    我們進去便有一紅面fu人扭動腰肢過來,手中一條粗糙絲巾舞動了下,魅聲魅語道:“哎喲,您來啦。”

    王月月見這fu人言語全是親切,詫異問了句:“嬸嬸,你認識我們嗎”

    這fu人聽了一個趔趄,看了眼王月月,然后伸手摸了摸她小臉蛋:“這小丫頭嘴巴夠甜的,說吧,吃飯還是住店。”

    被叫了聲嬸嬸,這fu人態度馬上就變了,我瞪了王月月一眼,她也知道說錯話了,躲到了我身后,探頭探腦出來再叫了聲:“姐姐。”

    fu人馬上喜笑顏開,我隨即好聲好氣道:“住店,一間。”

    這fu人馬上去安排去了,我再jiāo了錢,由另外一粉面小生領著我們上了樓,在這塔的第三層,進屋子我先打開窗子看了看外面,這里雖然能看見全真遺派的一些景貌,但卻看不大全,又問這小生:“有更高的房間嗎”

    小生鋪設好茶具笑道:“有啊,不過更高樓層的房間是為這周遭修道之人準備的,地位越高,實力越強,住的樓層也越高,您吶要是有本事,可以住到第八層第九層去,我們不但不收您錢,還反倒給您錢。”

    “還有這好事兒”我心一喜,馬上問,“需要什么樣的本事才可以住到最上面兩層去“

    “第八層是給散居道人準備的,只要夠神合級別,就可以住到第八層了;至于第九層,那就更高了,得轉輪境界才行。要是您超過了轉輪到了神仙級別,我們店主可就來親自接待了。”小生一面鋪設日常用品一面說道,“嘿,跟您說,我們店主那可是天姿國色,就連王家蘇家的家主、全真遺派的教主也只見過店主一面,見了之后就念念不忘,甘愿為我們半步多提供各種保障,別看我們這里只是一個小店,但至今還沒人敢找我們的麻煩。”

    我呵呵一笑:“那煩請您給我們升到第八層吧,另外把我們之前給的錢還給我們。”

    小生愣了下:“怎么您是神合境界高人”

    我恩了聲,瞬間將玄關中的五炁釋放出來,yin神到神合境界,會有明顯變化,只要稍微懂點門道的人都能看出來,畢竟三魂已經被放入玄關中了。

    五炁釋放出來,頓時愣住,驚奇看著我和王月月,往后退了出去,又道:“您稍等。”

    說完離去,我和王月月站在窗臺上往外看去,王月月抬頭盯著我,問道:“大哥哥,我們為什么要住更高呀”

    我說:“幫你找到家人,另外我也要找我我的朋友,只有站得高才看得遠,不至于錯過。”

    王月月哦哦點頭。

    不多久時間,之前那fu人跟隨小生一同進了屋子,滿臉笑意,進屋就行了個道禮,道了聲:“福生無量天尊,先前還以為你們只是普通住客,是我眼拙了,這就給您升到第九層。”

    “福生無量天尊。”我也回了禮。

    這fu人隨后才帶著我們上了樓,從五樓往上就是修道界人士所居住的地方,不過大多實力低下,來往住客中,所見最厲害的也不過是化生境界。

    見fu人帶我們一層一層往上,他們皆駐足注目,直到到了第八層,他們才滿臉震驚,接著討論起來:“剛才那兩人看起來年齡極小,怎么也能住到第八層了”

    “可能是某家大勢力的子弟吧,半步多給他們家族面子而已。”

    “可不能這么說,修道不問年齡,嘗聞人道有位九鳳童子,看起來年齡不過十歲,但實際已經修道數千載,已經是位天尊了,既然能住到第八層,自然有過人之處,我們需以晚輩自居,不可惹怒了他們。”

    他們在下面討論著,這fu人滿臉笑意帶著我們進了屋,這上面屋子裝飾華麗無比,我首先到窗口看了看,站在這里,足可以將這小鎮大部分收入眼下了,只要姜蘭蘭她們出現,我就有很大的幾率發現她們。

    fu人進屋后將之前我們jiāo的錢還給了我們,又另外掏了些錢放在了桌案上,并笑瞇瞇說道:“本店免費為神合以上高手提供服務,甚至還可以供養兩位,兩位在本店住的時間越長,收到的供奉也就越多。”

    “世上哪兒有白吃的午餐,說吧,我們需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我無暇顧及她,看著窗子外面問道。

    fu人笑了笑:“瞧你說的,也不需要您做什么,只需要您在半步多留下名字,他日半步多若有難,還得請您出手相助。”

    “好。”我直接答應了,反正我不是這里的人,過幾年我就走了,就算這里出了亂子,也找不到我,況且半步多這個名字我就不是很喜歡,又問道,“你們這半步多是什么來頭之前我在另外一個地方,也曾聽說過一個半步多。”

    fu人此時從身上拿出一木牌來,jiāo給我,讓我在上面寫下了名字,而后將木牌拿給身后跟著的小生,道:“拿給店主過目。”

    小生應了聲是,舉著木牌恭敬退出了屋子。

    這fu人這才回答道:“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呢,只是聽說我們這個半步多第一任店主曾經是從另外一個半步多來到這里的,到了這里之后便在這兒開了這店。”

    我有些詫異:“你們第一任店主跟另外一個半步多有關系”

    第一百八十章 布施法術

    或許是我問太多了,fu人多看了我幾眼,隨即說道:“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要是您感興趣的話,有機會可以跟我們現任店主jiāo流哦。”

    fu人說完之后就退出了房間,王月月跟見了新世界一樣,在屋子里游來dàng去,時而擺弄擺弄梳妝臺,時而擺弄擺弄簾子,再就一下蹦到床上,在床上打起了滾。

    我看她興致昂揚,不由得一笑,也不再管她了,從窗子口往外看了去。

    窗子口正對看就是全真遺派的位置,全真遺派頗大,各個宮殿排列組合,外有一堵高墻將其他人擋在了外面。

    而高墻之中,全真道打扮的弟子絡繹不絕。

    我邊看著邊參悟神合境界的奧秘,約莫有個把時辰后,門外傳來腳步聲,不多時就有人敲門,王月月上前去敲門,卻見外面站著幾個粗布莽夫,一身腱子rou,橫練功夫不弱,不過法術修為嘛,就有些看不得了。

    王月月開門見是幾個陌生人,忙喊了我一聲:“大哥哥。”

    我從窗口過來,見了他們后行了禮問道:“幾位有什么事情嗎”

    這幾人忙恭敬行禮:“得知前輩乃是神合境界高人,我等特地前來拜師的,還求前輩收我等為徒。”

    我這才明白過來,難怪這店里生意那么好,合著這些人知道八九層實力都在神合以上,故意住進店里,前來拜師學藝的。

    這半步多也真會做生意,雖然不收我們的錢,但是靠我們給他拉了多少生意。

    我在這地方已經生活過一段時間了,聽之前奎木狼所說,之前人族地位低下,沒有掌控術法,直到全真道進來之后才傳授了些法術,不過應該都是些簡單的法術,真正厲害的法術不會外傳,保留在全真遺派中。

    我道:“你們想要拜師學藝,旁邊就是全真遺派,去那里不是更好嗎而且這第九層的人實力明顯比我們要強得多,為什么會選擇第八層的人”

    這些人面面相覷,道:“前輩您有所不知,全真遺派收徒條件極為苛刻,需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我們早就不滿足了,況且還有其他各種條件。至于第九層的高人,他們脾氣大得很,我們可不敢去,怕打擾了他們休息,被他們滅了神魂。”

    我笑了笑,看了幾眼這些人,思索了會兒,心說我會的低端的法術并不多,天雷訣和云雷訣自然不可能傳授給他們,璇璣陣法也不可能傳授給他們,之前看過陳秋擺七星續命燈,那個法術我倒是記得,不過不常用,而且容易招受天譴。另外還有神書萬符,這法術是全真道的,我曾見龍陽zhēn rén使用過,不過卻并未得其中奧妙,陳秋是知道的。

    我想了想,突然心生一計,對他們說道:“你們過一個時辰再來,我會將法術寫在門上。”

    這些人喜出望外,忙拱手道謝,而后離開。

    等他們走后,我才摸了摸禁步,陳秋虛影隨后出現,問道:“喚我為何”

    “教我幾個簡單而又不低端的法術,我用來收買人心。”我道。

    陳秋虛影倒也沒拒絕,陷入了沉思,過了約莫有個十來分鐘:“有一法術,為正一道茅山宗法術,喚作攝魂術,從黑白無常勾魂之術中參悟而來,可震懾勾走同等級別道士的魂魄。”

    這個地方法術匱乏,刀山決對他們估計都算好法術。

    “就這個。”我道,馬上在屋子里找到了筆墨紙硯。

    陳秋虛影將攝魂術的施展方法寫在了桌子上,這法術并不難學,以法咒配合玄關中力量即可。

    我看了一遍幾乎都會了,背下了法咒,而王月月也湊過來看了起來。

    等她看完,我才將字抹去,再讓店里小生找來一塊木牌,將這法術刻在了木牌上,懸掛在門口。

    一個時辰過去,門口果然來了不少人,紛紛駐足在門口觀望,看完皆發出驚嘆聲音,紛紛跪地:“感謝前輩賜我等此等精妙法術,再三叩首。”

    我在屋子里坐著,說道:“三日后我會再在門口寫上一法術,只懸掛一刻鐘,你們可以前來觀看。不過法術不能白給你們看,你們需在這鎮子中幫我打聽這幾個人的下落。”

    說完對王月月使了使眼色,王月月馬上將我之前準備好的姜蘭蘭等人的畫像拿了出去,粘在了門上。

    自然是我畫的,雖然有些抽象,但勉強能看得出來。

    “要是你們提供的線索有用,我可額外賜一雷訣,可召天雷,威力無窮;要是你們提供的線索能找到他們,我便賜七星續命燈給提供線索之人。”

    這地方的人只有一身修為,卻沒法術,我所說的雷訣自然不是天雷訣,就是普通雷訣,不過這東西在他們眼里算是至寶了,而七星續命燈對于他們來說,更是重中之重。

    “雷訣可召天雷天吶,這樣的法術怕是只有三大勢力才有吧,竟隨便拿出來送人。”

    “七星續命燈這法術怎么這么耳熟”有人驚嘆。

    又有人回答:“我曾在古籍中看過記載,相傳一位宗師曾以此法續命一輪,我的天,這法術竟然是真的嗎”

    外面頓時zhà開了鍋,個個語氣中全然是不相信。

    我在屋子里聽著只覺得我成了個土財主,有陳秋虛影在這里,即便不是陳秋所有意識,他殘存這部分懂得的法術也不少了,隨便拿出來一個就可以讓他們震驚。

    不等他們驚嘆完,我繼續說道:“即便找不到這幾個人的下落也無妨,三日后都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