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13 章
    息傳來,同時一起傳來的還有那漢子大喊的聲音,“來我虎族耀武揚威后就想這么離開”

    “不可”虎族首領忙喊。

    那白虎也急促喊道,“住手”

    感受到狂暴之力傳來,我拍了拍王月月肩膀,“你去吧。”

    轟

    王月月猛然轉身,并手一記覆地印打了出去,與那虎妖雙掌兩兩相撞,這洞穴都隨之抖動起來,上下灰塵頓時充斥整個洞穴。

    我再揮了下袖子,煙塵全被我卷到一旁,洞中情況顯現,那虎妖怔怔看著王月月,滿臉不敢相信,王月月卻看了我一眼,“大哥哥,手都麻了。”

    那虎族首領和白虎等人同時上前,虎族首領扶住了那男子,忙問,“沒事吧”而后又看向我,怒斥道,“葉安,你太放肆了,怎能對我孩兒出手”

    他訓斥剛出聲,白虎眉頭一皺,她是個明白人,知道這是在無端生事。

    我也瞬間yin沉下了臉,盯著他和那虎妖道,“原以為你是個明事理的人,卻沒想到,又是一個張鎮北和張季風,子不教父之過,你兒子變成這樣,你的責任最大。剛才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是你兒子先動的手,如果我妹妹不還手,受傷的就是我們了,你不首先去教育你兒子,卻反過來指責我,看來,當年給你們布施法術,是我錯了。”

    那男子跟王月月對轟了一掌,雙臂也有些發麻,不過卻怔怔看著王月月道,“我幾年前去過半步多,那時候你連顯瑞都不是,如今竟到了神合境界”

    那虎族首領看向王月月,再加上我之前的一通指責,而且是當著虎族眾人面的指責,激發他的怒火,并手起來,“不管如何,從來只有我們虎族找別人麻煩,你今日傷我孩兒,還將我虎族上下教訓一通,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完整離開”

    說完身上陣陣暴戾氣息流轉起來,我定睛看了下,得知他的境界轉輪

    旁邊白虎明知這事是他們的過錯,此時卻要來找我算賬,猶豫一會兒后,直接站在了我和虎族首領中間,喊道,“首領,這件事情本就是我們虎族的錯,不要再為難葉前輩了好嗎”

    虎族首領冷視著白虎,森然道,“滾開,難道你愿意看見這倆神合境界的道士來我虎族大鬧后安然離開今后我虎族的臉往哪兒放”

    “面子比對錯還要重要嗎”她直言問道。

    不過此言一出,虎族首領直接一巴掌將她扇飛了出去,并怒道,“非吾族類,其心必異,你不過是我撿回來了一頭不知來由的小虎而已,根本不屬于我們虎族,況且你從未將我虎族榮譽放在眼里,今日便將你逐出虎族,今后不得再踏入虎族半步”

    “我”白虎站起身來,滿臉震驚,她似乎不敢相信,因為這么一件小事就被驅逐了。

    正要上前去說理,我拉住了她,說道,“這對你是好事,你確實不屬于他們,因為他們根本沒資格成為你的族人,你的族人乃是杻陽山的鎮獄白虎,天下第一等的兇獸,而他們,不過是群野獸罷了。”

    將他們說成野獸,虎族首領頓時bào發,摩拳擦掌,直接揮了上來。

    幾乎瞬間,金色天罡戰氣燃了起來,再并指一念,洞外枯木樹枝劃破虛空而來,直接刺向了這虎族首領。

    第二百一十二章 禍亂前夕

    之前在測秦夢身份的時候,曾在幻境里看見了純陽子使用天遁劍法,到了這里,又見了一次王教主使用的天遁劍法,被這套劍法威力折服,加上這劍法可百丈之外傷人,便向陳秋請教來了這套劍法的施展方法。

    不過目前并不見有劍,只能用枯木樹枝抵擋。

    神仙境界施展出這套劍法,威力無窮,但卻因為不是實在的劍,太容易折斷,召來的樹枝大多數沒能對他造成直接損害,直接被轟成了粉末,剩下一些稍堅韌些的,也被他擋下了一部分,只有一小部分刺入了他的身體。

    即便如此,這虎族首領等法術落定后,連步往后退去,站穩身形后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溢出的鮮血,再看向我,見我身上金色天罡戰氣,頓時愣住了。

    那之前一直嘲笑我沽名釣譽的虎妖也呆住了,斷斷續續道,“你,你真是神仙境界”

    “我非圣人,也不想替天行道,今日你們兩次開罪于我,本應將你們虎族整個滅掉,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放你們一馬。”說完再看了看白虎,“今日本想看在她的面子上,拉你們一把,你們自己舍棄了這機會,還將她逐出虎族,既然她跟你們再無關系,我也不用再看你們臉色,今后好自為之。”

    虎族首領還未動手,便已經敗了,再不敢妄動,呆滯看著我,良久不語。

    我也不想再跟他們說話,而是將目光鎖定在了白虎身上,“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另外一個世界嗎”

    鬼道如今人才凋敝,倘若有朝一日黑暗時代真的來臨了,就憑我們現在這些人,完全不夠看,只能拉攏人才。

    yin司有鎮獄白虎,那我們便培養一個鎮獄白虎出來,她是最好的人選。

    她看了看這個養育之地,再看了眼洞中虎族成員,雖滿臉不甘,卻也當機立斷,道,“我跟你一起去。”

    “走吧。”

    三人一同離開虎族,虎族成員再不敢攔截我們,直到我們出了虎族,那虎族首領遙聲喊道,“葉前輩,是我錯了”

    我冷冷笑了笑,嘀咕一句,“晚了。”

    離開虎族,隨意找了個地方休息了陣子,王月月自顧自去采了些野果子,搬來給我們,但白虎卻頗為拘束,不敢動彈。

    我也不打攪她,畢竟她剛才做了一個改變一生的決定,最終她還是忍不住了,問我,“葉前輩,您剛才說的鎮獄白虎,真的是我族類嗎”

    我恩了聲,“是,不過是個忘恩負義之徒,你雖跟他是同一族,卻不可學他。”

    她哦哦點頭。

    之后她告訴了我她的名字,虎族成員不多,只用了一個可以識別身份的名字,她在虎族排第七,虎族成員便都叫她小七,小七也就成了她的名字。

    之后她又向我詢問了些我所說的另外一個世界的情況,我只大概說了一下,她聽得似懂非懂,不過也不再多過問,跟王月月一起玩兒去了。

    王月月并不認生,跟所有人都能玩兒到一塊兒去,倒省了我不少事,見她們倆在一起聊得開心,我便自己去一旁打起了坐。

    原本準備去找狼族那頭奎木狼的,不過想了想,這事兒還得跟穆三郎和她身邊的那頭奎木狼商量一下,畢竟奎木狼一族只有一個共同的使命,萬一我給招攬進來了,卻引得它們內斗,便是我的過錯了。

    在這山林里一坐便是一整日,期間有人族和妖族路過,不過還未走近,便被王月月給嚇退了回去,不敢再過來。

    在這林子里優哉游哉過了這一日,歇息過后醒來,卻聽得妖劍山周圍傳來雜亂人聲,心說可能是人族已經開始攻山了,忙往妖劍山趕去。

    三人一同過去,到了妖劍山,被眼前景象震驚了。

    妖劍山周圍已經圍聚起了密密麻麻的人,個個手持法器,不過卻沒往山上沖,在山下停留著商量對策。

    我們到了,也沒人注意到我們,這里三教九流人員太過雜亂了,就連妖族都有人混在其中,我帶著她們二人橫走了一段距離,并未見有什么強悍實力的人。

    一些化生境界的人倒開始拉攏人,準備攻山之后搶奪造化。

    我聽著搖頭嘆氣,“造化是屬于大能力者的,你們不過是pào灰而已。”

    王月月說道,“我們要進山去嗎”

    “不著急,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先問問這里來的人,實力如何。”

    正說話期間,一個青衣道者拍了拍我肩膀,看著我擠眉弄眼一笑,“道友,有興趣組個隊嗎攻山之后可以一起搶奪造化。”

    我瞥了他一眼,也笑了笑,“不,我喜歡單打獨斗。”

    “誒”他極不理解,循循善誘道,“我們如若不組隊,大造化肯定就被那些大勢力給分走了,只有合作才能奪得一杯羹,我已經招攬了三十二個道友了,不如你們三人也加入如何”

    我仔細看了看他,實力為神合境界,在這個世界也算是高手了,以他的本事能招攬三十多個人并不奇怪,不過他這實力太低下了,就算組隊也不會選他,婉拒了他道,“我們三人自成一隊,不需要加入你們了,不好意思。”

    我再次拒絕,他臉色有些不好看,不過還是耐著xing子道,“不瞞你說,我修道九十余載,如今已是神合境界,不是自吹自擂,我的實力和天賦,也算是極佳的了。只要奪得造化,我到時候定能再精進一步,轉輪境界唾手可得,甚至神仙境界也未嘗不可嘗試,一旦我到了神仙境界,便去開宗立派,到時候你做我副教主如何”

    我看了看這人,心說這人雖一副市儈嘴臉,但思路明確,也懂得如何推銷自己,是個人才,笑了笑道,“你連我們三人實力如何都不知道,就要拉攏我們,還給我許諾為副教主,你對每個人都這么說”

    我說完,他尷尬笑了,“道友是個明白人,我也不瞞你了,這話我只對少數人說過,我招攬的人中,全是化生級別以上,有四人為神合級別,我只對這四人說過。我看人很準,你們三人氣宇軒昂,定是不凡之人,實力肯定是神合級別。”他說著笑瞇瞇看向我們三人,“有興趣嗎副教主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今后就可以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問道,如今修道者,大多心浮氣躁,這人雖然看起來下流兮兮的,也精于算計,但好在實誠,反正都要走了,結jiāo這樣一個人也沒什么弊害。

    他愣了下,“你問我名字做什么”

    “不知道你名字我怎么去找你”我道。

    他大喜,“道友決定加入我們了我叫林曉峰,你呢”

    我們各自報了名字。

    他旋即道,“也不用去找我了,你們直接跟著我來就是,我們已經集結起來了,到時候我再拉上一些人,等那些大勢力攻山之時,我們可以渾水摸魚上去。”

    我點點頭,跟著他穿越人群往一方僻靜之地去了。

    路上詢問了一下攻山的情況,基本跟我知道的差不多,十來個神仙境界的,轉輪境界的約莫有二十多個,這個世界幾乎一半有能力的人都過來搶奪造化了。

    “有zhēn rén前來嗎”我問道。

    他聽了這話,猛然轉身看著我,“有不過各方大勢力都沒放出消息,怕生了動亂,一旦有zhēn rén加入,這造化便幾乎成了zhēn rén的囊中之物,其余人也沒心思去攻山了。不過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據我所知,有兩尊天真境界老祖也隱藏在其中,這兩尊老祖壽元將盡,前來尋這長生契機,想要靠造化再活出一世。”

    我哦了聲,笑了笑,原來只有兩尊zhēn rén,倒不難解決,妖劍山,我保定了

    第二百十一三章 導火索

    林曉峰帶著我們三人到了他拉攏的那些人聚集之地,走近便道,“諸位道友,又有道友加入我們了。”

    他之前已經召集的三十二人形形色色,男男女女,各個年齡,各種面貌都有,我們到后全都站起身來看著我們三人。

    因為是要一起去攻妖劍山的,所以他們對我們三人還是表示歡迎,林曉峰說完道,“你們三人實力都比較強,為避免給其他道友造成壓力,所以攻山之前你們還得壓制一下實力。”

    我恩了聲,之后林曉峰指了指我,再勾肩搭背,“葉安,實力化生。”然后又要去勾搭王月月的肩膀,王月月卻錯愕退了幾步,他尷尬一笑,繼續道,“王月月,小七,實力都為化生階段。”

    聽我們三人都是化生階段,這已經距離的三十來人才松了口氣,只是化生的話,組隊獲得的造化,也不怕我們強占,紛紛露出笑臉表示歡迎。

    我們三人拱手行了道禮,“福生無量天尊。”

    眾人回禮,林曉峰將我們三人安頓好了后,繼續去拉攏其他人了,我們三人隨即找了地方呆下。

    雖然是組隊攻山,但大家互相都不熟悉,我們三人到后有不少人前來搭訕,詢問我們來自何門何派,師從何人,我們一律回答散居道士,他們這才作罷。

    之后他們之中關系好的開始討論起了妖劍山上的造化,他們滿懷憧憬。

    “聽說妖劍山上有個女妖,長得天姿國色,如能一親芳澤,就算奪不到造化,也不枉此生了。”有人看向妖劍山滿眼希冀道。

    另外又有人譏笑道,“美色財氣,不過是世俗人追求的東西,我等修道之人當放眼天地,成道長生才是我等的目標,我可聽說妖劍山上的長生契機,乃是天親自放下的,當年全真道大舉進攻跟未能拿下。”

    他們口中的天,應該就是無極天尊了。在我自己玄關中的萬物也會視我為天。

    我聽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不由得笑了笑,如今世人心浮氣躁,人云亦云,只要有三人說同一件事情,他們便會認定這件事情是真的,根本不會去深究這是不是謠言。而且,不管對錯,你都還不能告訴他們,否則便會群起而攻之。

    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每天都有發生。

    只是不知道這些人大舉進攻這里,最后發現所謂的長生契機,不過是純陽子和他妻子之間的矛盾而已,會作何感想

    且不想這些,現在他們還沒攻山,我們三人便盤坐下來休憩。

    在山上一年時間,每日都在看書,天文地理我都知曉了不少,不過要到陳秋所說的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地步,還差得遠。

    修道之人一生追求的便是成道長生,跨入天真境界,才算是觸摸到了道的邊緣。

    大道三千,每個人的道都不同,天真境界便是分歧,在這個境界,每個人都要開始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而林岳雖然到了天真,但卻始終沒能下定決定走哪條路,被情愛束縛了,所以卡在zhēn rén境界,著實可惜。

    我明白陳秋讓我打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