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26 章
    著開始數數,“一二”

    金童等人見我們在這邊看著他們,滿臉兇相在商量著什么,不由心疑,忙招呼其余人往后退,并警惕問道,“你們想干什么難道想挑起仙道和鬼道的紛爭嗎”

    “三”林岳數完三個數,我們幾人應聲而起,朝金童他們踢了過去。

    金童雖為zhēn rén,但是我們這里每個人都有與zhēn rénjiāo戰的實力,自然不怕他們,況且還有林岳和趙升這樣的半步天尊。

    他們幾乎沒來得及反應,不到幾個呼吸的功夫,他們全都被踢下了馬。

    這幾人更是被林岳和趙升直接提著丟到了一旁,地上灰塵本來就多,他們滾落下地后,再沒了那高高在上的氣質,只有滿臉狼狽。

    “狗屁dàng魔天尊弟子,不堪一擊”趙升看著被他提著丟到一旁的金童等人,滿臉鄙棄念了句。

    剛才雖然沒施展法術,但金童等人也都明白了,我們來奪馬的這幾人,每個人都可以跟他jiāo手,剛才的傲氣瞬間不見,有的只有屈辱和滿臉恐懼。

    只是趙升鄙棄這金童時,林岳卻翻身上了那領頭馬背上,剛一上去,領頭馬突然嘶吼著四處蹦了起來,林岳死死握著韁繩,差點被它給甩了下來。

    金童也知道我們幾人是來搶馬的,看后怒道,“卑鄙無恥的鬼道道徒,怎生得跟強盜般下流”又見那戰馬不服林岳,四處亂竄,幸災樂禍地道,“這戰馬乃是我仙道悉心培養出來的,你們這群強盜降服不了它們的”

    那領頭馬確實傲氣十足,上過戰場的林岳趙升都清楚不過,這樣的馬才算好馬。

    不過林岳嘗試降服幾次后,這領頭馬依舊不領情,林岳直接翻身下了馬,直接揮拳一拳轟在了這領頭馬的頭上。

    碩大的領頭馬,竟被林岳直接一拳轟飛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瞬間沒了生機,看得我們一愣一愣的,趙升直念,“暴殄天物。”

    那金童更是痛心不已,“你敢殺我的馬”

    “既不服我,留它何用。”林岳看著那領頭馬的尸體淡淡道,又翻身上了另外一匹馬。這馬都有靈xing,見林岳殺了領頭馬,再不敢反抗,林岳上去后,它們只瑟瑟發抖。林岳騎在馬上轉頭看向金童,冷冷地道,“你服不服我”

    這一問差點把金童嚇死,都不敢回答,連滾帶爬從這廣場跑了出去。

    晚安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兵刃

    眾人看著金童等人逃離的畫面,忍俊不禁笑了,倒是林岳輕描淡寫把人嚇走了后,自己騎在那戰馬上,扯了下韁繩,讓這戰馬帶著他在廣場上走了幾步,心滿意足下了馬,再看向我和趙升還有姜蘭蘭道,“你們不要嗎那里不是還有,自己去選一匹便是,盯著我做什么。”

    趙升滿臉心痛,盯著地上那領頭馬的尸體,直搖頭嘆氣,“寶劍配英雄,好馬配好鞍,你降伏不了,多半是你配不上它,大可以讓我試試,不必要就把它活生生打死了。”

    “我倒可以降服你試試。”林岳沉聲對趙升說道,惹得眾人連聲發笑。

    我和姜蘭蘭沒有帶兵打仗沖鋒陷陣過,只要是馬就可以了,兩人各自選了匹,上馬溜了幾圈,頗為滿意,姜蘭蘭摸著這戰馬紅色鬃毛,再對穆三郎招手,“穆姐姐,你們不要嗎”

    穆三郎擺手搖搖頭,“我有奎木狼了,它會不開心的,我不要了。”這戰馬雖然比普通的馬要好上不少,但還算不上神獸,連妖獸都算不上,自然比不上奎木狼。

    穆三郎拒絕后姜蘭蘭哦了聲,她是個有好東西大家分享的人,不死心再對九公主和道子喊道,“九公主姐姐,道子姐姐,你們也來選一匹吧。”

    “那是我師父”我瞥著眼對姜蘭蘭道,“你也得叫師父。”

    姜蘭蘭悻悻哦了聲,道子和九公主旋即騰身而起,再輕飄飄落下,分別選中了一匹馬,道子旋即看向姜蘭蘭,瞇眼笑了笑道,“叫我姐姐也沒事哦。”又對我說,“你也可以叫我姐姐。”

    “尊卑有別,長幼有序,不可亂了秩序。”我恭敬道。

    道子也不再多說,之后各自跟自己選中的馬熟悉了會兒,下馬將韁繩拴在了一旁的柱子上,其余用不著的馬,便將它們驅趕出了這里,畢竟這么遠帶回去不太現實,況且也太引人注目了。

    下馬后重新踏上這石梯,這次再沒人阻撓,一路到了無名宮大殿之下,大殿的木門已經腐朽破敗了,但大殿左右兩邊立著的麒麟神獸卻依舊矗立著。

    抬頭看去,這上方掛著一牌匾,上歪歪扭扭刻著無名宮三個字。

    我看著這三個字有些發愣,說道,“堂堂鬼道祖庭,牌面便是鬼道的門面,這三個字怎么寫得這么丑,還不如我寫的,鬼道道祖也太草率了些。”

    不止我這么覺得,姜蘭蘭和穆三郎也都表示這字很丑。

    只有林岳、道子、趙升、九公主幾人不摻和,等我們吐槽完畢了后,趙升才幽幽說道,“這三個字,是你兄長幼年時寫的。”

    九公主也在旁掩嘴嗤嗤笑了聲,“以前還在青丘山時,我也曾聽娘親提起過,鬼道建宗伊始只有四個人,鬼道道祖、護法陳秋、貪狼破軍兩大將軍,他們建立鬼道的時候,最大的鬼道道祖才十四歲,他們四人原本是西蟾城中四個頑劣孩童,因見了太多的天災人禍和種族欺壓,便決心建立鬼道,那時候鬼道道祖才神合實力,鬼道道祖向你兄長詢問祖庭該起什么名字時,你兄長在地上寫下了無名宮三字,自此鬼道祖庭便就喚作了無名宮。”

    “也太兒戲了些,神合實力也敢開宗立派。”我怔怔說道。

    九公主又道,“那時候的仙道、人道、yin司已經是三方超然勢力了,起先并沒注意到這四人建立起的鬼道,等他們注意到時,鬼道道祖也不過在神仙修為,他們只當這四人是玩笑,也沒chā手管理,直到仙道一位使者進入西蟾城中,yu出手滅掉鬼道,在西蟾城中建立仙道分支,卻被鬼道道祖斬殺了。鬼道才終于被他們幾方勢力正視,只是那時候鬼道道祖已經是半步天尊,你兄長也幾乎證道,貪狼破軍也已經到了zhēn rén實力,仙道、人道、yin司幾次派人前來剿滅他們四人,這四人每次都能逃脫,直到后面鬼道大行世間,其余各宗才知為時已晚,當初他們眼中四個頑劣孩童建立起的宗派,已經不再是玩笑了。”

    聽著這段歷史,總覺得像是在開玩笑,堂堂鬼道,竟然是由四個孩子建立起來的

    不過也可以看出他們四人的關系有多親密,從陳秋對破軍的態度便可以看出,還有破軍對鬼道的出手相助也可以看出,這是真正并肩成長起來的四個人。

    只是現在這四人中,鬼道道祖身死道消,貪狼也已經戰死,破軍自斷雙臂退出鬼道,只有陳秋一人還在堅守,何其可悲。

    在門口站了會兒,我們邁步踏入了無名宮中,無名宮中塵埃遍地,曾經的青銅大鐘也已經腐朽不堪,立于兩旁的大鼓也已經殘敗了,輝煌的鬼道,已經不復存在了。

    進了無名宮中,看著這不立神像的大殿,還有大殿兩旁擺放著的椅子,以及地上破碎的陶片,不禁覺得有些心塞,走到大殿一旁,從架子上取下一把長滿綠繡的長qiāng,端在手里看了看,這長qiāng不堪重負,斷成兩截落在了地上。

    另外一旁,還有幾把秀氣的刀,也是腐朽不堪。長刀旁邊,是一個劍架,架子上擺放著不少長劍,也已經用不了了。

    長qiāng是破軍的兵器,這長刀我曾見過,是貪狼的兵器,長劍是陳秋的兵器,唯獨不見鬼道道祖兵器。

    九公主是唯一見過在那個時代見過陳秋的人,也應該見過鬼道道祖和貪狼破軍,便轉頭問她,“你見過鬼道道祖么他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九公主眨了眨眼睛道,“已經過去很久了,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青丘狐族被仙道清算之前,娘親曾帶著我們到過西蟾城尋求庇護,那時候在路邊見過他,只是并不知道他就是鬼道道祖。那時候的他真的很普通,蹲在西蟾城的街道上陪著幾個孩童玩耍,我們都沒認出他來,到了無名宮沒見到他便回了青丘,后來青丘就被滅族了。”

    我哦了聲,“那你知道他用什么兵器嗎”

    九公主搖頭表示不知。

    而道子在一旁說道,“我曾在古籍上看過記載,他沒有特定的兵器,刀qiāng劍戟全都用過,若想找他的兵刃,在這里應該找不到,或許可以去他曾經居住的地方去找找看。”

    第二百三十八章 訣別書

    如今各大道派道觀都有古時各宗祖庭的遺風,無名宮大殿兩旁便是客堂,也就是當初鬼道眾人居住的地方。

    我們來這里一是為了破軍,二是為了鬼道道祖那件所謂的兵器,存放兵器最好的地方就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幾人在大殿中行了禮后出門右邊而去,商議幾句后,我們分頭行動,分開去查探各個屋子。

    我、九公主、姜蘭蘭三人查探的是第一間屋子,剛推開門,便被鋪面而來的灰塵給逼退了出來,等屋子里灰塵落定后才進入了屋子。

    屋子里雖然灰塵眾多,但屋子里擺放的東西還中規中矩,屋子左側是一張木床,床上被褥都還整齊疊著,床前不遠處是一張木桌,桌凳也都工整擺放著,床頭是一灰色柜子,柜子旁有一梳妝臺。

    “這應該是鬼道左將軍陳陽的房間。”看了這屋子的擺布,我斷定這屋子里住的是個女孩子,而他們四人中,只有陳陽是女孩子。

    姜蘭蘭站在屋子當中四處看了眼,也說道,“完全看不出來這里經歷過戰亂。”

    我道,“貪狼戰死的地方并不是這里,我曾在幻境中見過一次,那里黃沙漫天,要么是在西蟾城周邊,要么就是在人道祖庭周邊。”

    姜蘭蘭哦了聲,不再回應。

    我走到梳妝臺和衣柜邊看了看,打開衣柜,這里氣候干燥,衣柜里除了一些灰塵便是整齊疊好的女子衣物,衣物上還擺放著幾個禁步。

    我拿起禁步來看了看,本想跟我禁步對比一下,但是我禁步在大地獄中已經碎掉了,便把姜蘭蘭招過來,對比了下姜蘭蘭腰間掛著的禁步,發現這倆禁步做工差不多,想來是陳秋做好送給陳陽的。

    這屋子里并沒什么其他東西了,完全想象不到鬼道左將軍的房間,竟這般小家碧玉,再對比一下穆三郎的xing格,只覺得違和,穆三郎房間里掛著的都是弓箭獸骨。

    沒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我們正要邁步出去,九公主卻道,“這里有快布帛。”

    我們忙過去,在桌子上一竹簡下方見一塊疊好的布帛,這布帛被人移出來了些,明顯被人動過,但是卻沒打開來看。

    我猶豫了下,將這布帛取出來打開,上面寫著些雋秀的字,不過時間過去太久,字跡已經不是很清晰了,很多字我也不認識,只看清楚了最后一句話:心為物役,戚戚不安,從今往后,勿復相思,落款是陳陽。

    雖然只有這三言兩語,但也看懂了這布帛是什么意思,只覺得悲從中來,將布帛放下后道,“這是陳陽寫下的訣別書,也不知是給鬼道道祖還是給破軍或者我哥的。”

    九公主看了這上面的字,情緒也不高,不過她對那段歷史了解比我們多,便道,“應該是給陳秋的。”

    “你怎么知道”我問九公主。

    九公主娓娓道來,“鬼道興于他們四人,衰于鬼道道祖之死。鬼道道祖是他們四人中最先隕落的人,鬼道由此開始衰落,鬼道道祖死后,鬼道右將軍破軍不知所終,無名宮中只留下了陳秋、陳陽兩兄妹,所以這布帛只有可能是陳陽留給她兄長陳秋的。不過看起來,陳秋顯然發現了這布帛,卻沒勇氣打開它,便一直把它留在了這里。”

    “他們倆真的是兄妹”我之前有過這猜測,但是陳秋談到陳陽的時候便說她已經死了,世上沒有陳陽了,我也不好去揭他傷疤,也就不去問。

    九公主點點頭,又道,“他們四人情同兄妹,但陳秋和陳陽乃是親兄妹。陳陽之死,世間轟動,她的死并沒有道祖和破軍那么神秘,很多人知道真相。她常年生活在三位兄長的庇護下,做事也大多由著xing子,當得知鬼道道祖隕落于斷魂崖,破軍也極有可能死在了yin司,一夜之間失去兩位兄長,她沒能承受得住這打擊,孤身去了人道祖庭,當時人道、仙道、yin司jiāo好,各方聚集人道祖庭商議清算鬼道之事,陳陽斬了人道九大天尊中的一人,還有yin司一位鬼帝,不過卻遭到了三方聯手攻擊,力竭后死在了仙道戰神九天玄女手中。”

    九天玄女,道教神仙譜中的戰爭女神,dàng魔天尊在沒接任過玉皇之地,九天玄女的地位跟dàng魔天尊齊平,可與dàng魔天尊相提并論,部下六丁六甲直到如今還被諸方道統施展法術召喚出來。

    九公主這么一說,我也想起了當初在幻境中看見的那畫面,陳陽孤身前往,應對的正是一個駕馭玄鳥的女子,看來那女子就是九天玄女了。

    我和姜蘭蘭各有所想,九公主又道,“那時候青丘山剛好遭受到清算,便沒在乎這些事情,不過我聽青丘山祖龍說起過一次,鬼道道祖、左將軍隕落,右將軍又不知所蹤,各宗開始對鬼道教徒清算,所有人都以為鬼道會就此消亡,但陳秋那時候似乎去各宗祖庭走了一趟,并且全身而退,之后不久其余勢力也都隱世了,只是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

    我笑了笑,“那是他們看見鬼道道祖雖然死了,但是鬼道還有一個堪比鬼道道祖的護法存在,所以才匆匆退世,不然你以為你能在枯木塔中悠閑活這么多年。”

    九公主不可置否笑了笑,我們正要轉身出去時,外面卻傳來了劍戟相撞的聲音。

    我們忙出了門去,卻見趙升身上道氣縈繞,手中長qiāng散發著陣陣殺氣,而在趙升正對面,正是那個邋遢的斷臂男人。

    他的發須幾乎已經遮蓋住整張臉了,身上也是一股餿味,很難聞,不過在他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