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52 章
    足足轟得側飛出數十米遠,落地翻滾幾圈才勉強撐著劍站了起來,胸口受到強烈打擊,吐出一口逆血來。

    丁丑道,“我丁丑行軍打仗已有千年之久,因我而死的天尊也有兩人了,即便我老了,也不是你這年輕后輩可以比擬的,你的戰斗經驗,還差太多。”

    丁丑說著快步朝我過來,在他身上,符文縈繞,符文倏而匯聚,化作一道金色虛幻三角叉,到了距離我不到十米遠時,那柄符文三角叉沖我眉心而來。

    我忙站直身子,將長劍往上一拋,并指念叨,“出來吧”

    陣陣黑氣自我身上飄dàng而出,長劍被我拋到頭頂,只聽得咔地一聲,停在了半空不動了,一只手自黑氣中伸了出來,不偏不倚抓住了我拋上去的長劍。

    吼

    野獸般的嘶吼和喘息聲從我身后穿來,黑氣慢慢匯聚成型,一個口吐云霧,擁有三目的人形怪物立在了我身后,抓住長劍后低頭看了我一眼,而后往前邁了一步。

    將長劍一揮,浩dàng劍氣伴隨魔氣應聲而出,丁丑那符文匯聚的三角叉瞬間被打散了出去。

    “魔身”丁丑一愣,忙往后退去,“你這小畜生,你竟已墮入了魔道”

    人道、仙道、鬼道,向來便是正道的代表。

    之前我從葉泰清那里搞來神霄五雷法,葉泰清動了手腳,我本來要的是五雷正法,他給我的是五雷邪法。

    我將錯就錯,修煉了五雷邪法。

    不根于虛靜者,既是邪術。不歸于易簡者,即是旁門。

    五雷邪法在玄門中就是旁門邪術,修煉此法的就是魔道,會被天下人所不齒的。

    這么久以來,我只學了五雷邪法的前幾個,后面還沒學,魔身雖然不完整,但隨著我的實力增強,它也在增強。

    就如同林岳的法身般,法身、魔身擁有這不亞于本體的實力。

    我笑了笑,“一個我不是你的對手,兩個我,你還打得過嗎”

    那魔身回頭瞥了我一眼,第三只眼睛突然放shè綠色光芒,直接沖向了丁丑,丁丑慌忙閃開,這綠光所到之處,地上直接被切出一道數米寬的溝壑。

    魔身旋即扭頭,口中血色云霧出現,如懸河般,血色云霧所到之處,烈火熊熊,加上第三目的綠光,丁丑避之不及。

    綠光直接從他身上洞穿,魔身口中的烈火旋即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葉安”一聲凄厲聲音從火焰中傳出,旋即又被魔身第三目中的綠光阻止了,聲音戛然而止。

    轟

    一聲巨響,一個火人突然從中竄了出來,以縮地成寸的法術離去。

    我見狀意念一動,魔身將法劍拋回給我,我縱身而起,接過法劍直接騰身過去刺向了丁丑的后腦勺,再將真氣注入其中。

    轟

    玄關zhà開,清河城外狼藉一片,如九幽地獄再現,玄關被粉碎,他玄關中五炁力量四散,將清河城外這片土地化作修羅場,范圍還在不斷擴大,周邊兩座山脈直接化作了塵埃,被夷為平地。

    我一個翻身回來,直接站在了魔身肩膀上,將法劍收于背后。

    咻地一聲,一道金光從漫天塵埃中shè出,我cāo控魔身,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金丹,而后魔身張口,金丹被喂入了他的口中。

    “你怎么吃了他的金丹”我站在魔身肩膀上,看得一愣。

    魔身并不回話,而是轉身從持續塌陷的城外一躍而起,跳到了兩軍jiāo戰之地,不言不語。

    那些還在負隅頑抗的仙道士兵看著迎面走來的魔身,再看著站在魔身肩膀上的我,滿眼驚恐,那是從靈魂深處發出的恐懼。

    他們都看見了,我的魔身吃了丁丑的金丹,這跟吃人沒什么兩樣,如今早就過了吃人的時代,就算是魔道,也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我看了眼魔身,魔身就是另外一個我,是另外一面的我,他的想法就是我腦海中的想法,只有我才能趨使他。

    我也沒想到,在剛才的那一剎那,我的另外一面,竟然會毫不猶豫吃了別人的金丹。

    “葉安吶葉安,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yin暗了。”我自嘲道,而后站住腳步,看著仙道的人,手中法劍一揮,直接劈掉了面前幾個,再下令道,“仙道大部隊即將趕到,清理戰場,準備打最后一場防守戰”

    四天時間,除去趕路的時間,和我們已經防守的時間,還剩下不到一天時間,只要堅持過這一天,我們就可以往西蟾城撤了。

    晚安。

    第二百八十九章 趕尸術

    主帥已死,剩下殘兵很快就被解決,我將魔身收回,招來錢通,對他說道,“你帶人把仙道所有戰馬牽回清河城中。”

    “是。”錢通下去執行命令。

    我又把周世琳招來,“你統計一下傷亡人數,另外把所有仙道道徒的尸體搬回城中。”

    周世琳不太理解,“搬他們的尸體做什么不如一把火燒掉算了。”

    “我自有用處。”我道。

    之后我先回了清河城中,留下他們在外面清理戰場,約莫過了一個時辰,周世琳和錢通帶人返回城中,收起吊橋,緊閉城門,錢通先一步來報道,“葉校尉,一共繳獲戰馬一千四百余匹,其余的都已經戰死了。”

    我恩了聲,周世琳又來報道,“我軍一共死亡兩百五十余人,受傷五百余人,另外仙道道徒的尸體除了已經被燒掉的那些,還剩下一千三百余具。”

    我聽后深吸了口氣,之前孫正義帶出去的那五百人已經死了,現在又死了兩百多人,加上受傷的五百多人,我們這里真正還有戰力的人只剩下七百多人了

    我道,“把死亡的鬼道道徒厚葬了,另外把仙道道徒身上戰甲、兵器一應可用之物全都取下來,讓兄弟們換上,把你們的衣服給仙道道徒的尸體換上。”

    說得這么清楚,周世琳自然明白了過來,馬上下去準備。

    再過了有不到一個時辰,姜蘭蘭出現在了清河城中,跟隨她一起出現的,還有林岳的那一支鬼軍。

    我們下去迎接,姜蘭蘭并指一手,這些鬼軍便化作虛無,被姜蘭蘭收了起來,再迎上來,對我說道,“葉安哥哥,林大哥把他當年那支軍隊的全都借給了我們,加起來一共有三千余人,林大哥說了,這三千來人抵御不了仙道道徒,萬萬不可在仙道面前顯露了他們真實狀態。”

    “我知道。”我點點頭,“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

    姜蘭蘭卻把目光放在我肩膀上,又見我灰頭土臉的,擔憂問道,“你會痛嗎”

    我笑了聲,“我們把仙道的先行部隊全都解決了,這是被丁丑打的,不過我已經滅掉了他,也算是值得了。”

    姜蘭蘭哦了聲,滿臉心疼,卻說出那矯情的話來。

    剛好就在這時候,城外烏云密布,傳來陣陣腳步聲音,城樓上守兵馬上下來,“報,仙道的大部隊已經來了。”

    “還有多遠”我忙問道。

    這守兵道,“大約還有半個時辰的路程。”

    我馬上把周世琳招來,“傳令下去,所有人趕快完成服裝和兵器的jiāo接工作,把你們原來的兵器放到仙道尸體的手里。”

    周世琳下去催促。

    不到一刻鐘他們就準備好了,邀請我過去,去時鬼道道徒全都已經換上了仙道道徒的戰甲和兵器,列隊而立,見了我紛紛打招呼。

    我看著面前的排列成一大片的仙道尸體,滿是感慨,不管是仙道還是鬼道的人,這都是生命。

    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

    在這個時代,你不知道什么時候死亡就會降臨到你頭上,你也永遠不知道每時每刻會有多少人在接連死亡。

    感慨無限,但正事還得做,對姜蘭蘭說道,“幫我養尸陣吧。”

    姜蘭蘭也不多問,馬上騰身起來,立于這堆尸體上方,真氣徐徐落下,將尸體圍繞在了其中。

    姜蘭蘭輕聲喝了句,身上瞬時出現無數符箓,朝著四周分散落下,分布在了這群尸體的周圍,而后落地,并指念起了八大神咒。

    我也開始并指念咒,“死難之魂,此非爾安生葬命之所,爾今枉死實堪悲悼,玄光指引,不分遠近,行尸有靈,行尸有xing,今遵吾號令,為吾所用,從吾令者封侯,不從吾令者斬首,急急如律令,起”

    咔咔咔。

    念完法咒,姜蘭蘭伸手一指,“敕”

    周遭符箓呼呼啦啦而起,地上尸體也都發出嘎吱嘎吱聲音,不到一息功夫,全都站立而起,姜蘭蘭所控制的符箓全都自行貼在了這些尸體的背上。

    這些符箓遠遠不夠,看了眼姜蘭蘭,“蘭丫頭,繼續”

    “恩。”姜蘭蘭點頭恩了聲。

    我伸手一揮,再有無數符紙應聲而起,我旋即催動真氣念咒,施展神書萬符法術,控尸符出現在每張符紙之上,而姜蘭蘭再并指下令,“敕”

    這些符紙飄dàng而去,在每具尸體背后都貼了張,我旋即找鬼道道徒要來三個鎮魂鈴,這是基本的法器,他們很多人都會攜帶著。

    要來之后,將符紙塞在了這三個鎮魂鈴中,并jiāo給了錢通和周世琳,另外還找了個實力為神合的道徒,三人每人拿著一個鎮魂鈴,對他們說道,“這一千三百多具尸體,現在聽從你們的號令,你們各帶四百人去守城,因為他們只會依照鎮魂鈴執行命令,所以這一千多具尸體只會執行三種命令,你們需好生配合,一旦仙道的人shè中了他們,馬上讓他們退下,取掉身上的箭之后再上前,否則會被仙道很快識破,盡量不要讓他們的眉心受損,受損后便會失去控制。”

    “是。”三人同時應道,錢通旋即看著我和姜蘭蘭道,“這是傳說中的趕尸術嗎”

    我愣了下,“趕尸術也是傳說中的法術”

    錢通笑了笑道,“我們這里大多是散居道士,沒有正統的法術來源,趕尸術是茅山宗不外傳秘術,在我們眼里就是傳說中的法術了。”

    “等任務完成后,你們想學什么法術,我教你們。”我道。

    錢通忙道謝,而后帶著人上了城樓。

    我再看了看這里穿著仙道衣服的鬼道道徒,“你們抽出一百人,騎上戰馬跟我出城,一會兒我會跟你們jiāo代該說什么,我們要做的是偽裝仙道的人,適時取敵將首級,并獲取情報傳達進城內,所以千萬不能被識破,一旦識破,我們會被上萬仙道道徒圍攻。”

    他們馬上有一百人自告奮勇出來,牽來戰馬,列隊等候。

    姜蘭蘭問我,“哥哥,我要做什么”

    打仗不是鬧著玩兒,她并不強求跟我一起出生,各司其職最好。

    我道,“你帶著林岳的那支鬼軍,和剩下的鬼道道徒在城中列隊行路,能弄出多大聲音就弄出多大聲音,用什么方法能讓人覺得清河城內守兵很多,就用什么方法。另外,我會在適當的時候向城內遞來拜帖,仙道動向我會寫在拜帖上,你隨機應變。”

    姜蘭蘭點頭,“好。”

    一切準備妥當,我施展千面術,壓制了修為,穿上仙道道徒戰甲,騎上戰馬出了城去,并隱藏在了城外廢墟之中,靜候仙道之人的到來。

    第二百九十章 無間道

    我們在廢墟中侯了不到半個時辰,仙道大軍隆隆開來。

    一萬多仙道士兵,場面之宏大,震懾心魂,為首是個精明的黑須老者,身上隱約透露著大道氣息,頗為攝人,他便是這次攻打清河城的第二個仙道將軍丁亥

    在他左右,跟著的是四個神仙修為的副將。

    仙道大軍直接以攻擊陣型到了清河城外,但看見清河城外的慘狀后,都頗為露出了意外表情,他們也立即發現了我們,丁亥把手中金锏對我們一指,怒道,“出來”

    我們忙出去,下馬單膝跪下,“參見將軍。”

    我為煞星,不能隨便下跪,但陳秋說過,人的氣數是有定的,絕對不能以自己的氣數去壓制別人,一旦氣數消耗殆盡,便會被鎖死在這個境界,今后想要進步,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便沒選擇以氣數壓制他,他也沒受到什么影響,只是凝神滿臉怒火看著我們,“你們丁丑將軍呢”

    我慌慌張張道,“戰死了,我們到這里,丁丑將軍一共發動了三次進攻,每次進攻都損失了幾百人,后來你們快到的時候,丁丑將軍本想先展開進攻,等你們到了可以直接接任而上,但是卻被清河城守將斬于馬下,那人放出幾條火龍,將我們的人和馬焚燒了個干凈,還奪走了我們的兵器戰甲,就剩下我們這一百多人了。”

    丁亥明顯沒相信我,凝神看著我們道,“據我所知,清河城守兵不過兩千,他們裝備、修為加上戰術奇差,丁丑乃是身經百戰的將軍,怎么會落得如此田地”

    “不對,清河城守兵不止兩千。”我忙道。

    丁亥再盯著我問,“有多少”

    我道,“起先只有兩千,后來清河城突然來了幾千援軍,現在清河守兵的數量,估計有六七千了。”

    反正他們現在也進不了城查看情況,我自然可以多報點數。

    丁亥聽后抬頭看著清河城上的那些人,卻沒察覺出什么不對。

    趕尸術是進千年來才出現的法術,也是正一道不外傳的法術,正一道在湘西的分支廣泛使用這法術,因為太過邪惡,被冠上了湘西三大邪術之一。

    仙道是赤明時期的宗派,了解這法術的不多,就算知道這法術,以仙道的身份地位,也不會去學這種被人稱作邪術的法術。

    “六七千,鬼道何時有這么多人了”丁亥似在問我,也似在自問。

    我道,“我也不知道。”

    丁亥再問,“丁丑將軍乃是半步天尊,據我所知,清河守將乃是鬼道葉安,葉安是天真修為,他怎么會殺得掉丁丑將軍的”

    我心里直罵娘了,殺掉丁丑,完全是我一個人所為,沒有人幫忙,在仙道人的眼里,我到底是有多弱,連干掉一個年老的半步天尊的本事都沒有嗎

    暗自腹誹,卻還是恭敬回答,“清河守將不止葉安,有一位半步天尊,三位zhēn rén存在。”

    “分別是誰”丁亥打破砂鍋問到底。

    如果不是我偽裝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