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57 章
    ,“道祖有事情要跟道子師兄說。”說著拱手離去。

    道子離去后不久,養心殿再來一人,敲了敲我們三人房門,我們開門見純陽子正在大堂中站著,見我們三人出門來,說道,“整理儀容,一會兒帶你們去見道祖。”

    “這么快”我詫異道。

    見了人道道祖,便就要開始正式議題了,兩宗的合作要么崩裂,要么就此展開。

    一旦崩裂,人道接下來要尋求的合作對象極有可能是yin司

    無論結果如何,見了道德天尊后,這個天下怕是再無寧日了。

    另外,我們從未這么近距離接觸過仙道和人道的道祖,那可是馳名開運以來,最強的幾個人之一,也是最具有勢力的幾個人之一。

    第二百九十八章 壓制

    去見這樣的人,這世上能有誰不緊張

    純陽子通知我們后便在外面等著,我們各自回屋洗漱后再出門,純陽子領著我們往人道宮殿走去,今日的宮殿盡是莊嚴肅穆,道徒們自覺避開這宮殿,不在周邊游走,宮殿外的值守道徒也都身著正衣,持著法劍巍然而立,不茍言笑。

    我們在宮殿外站了會兒,純陽子回頭瞧了我們一眼,說道,“很緊張”

    我笑了笑,“還好,畢竟經常跟我哥呆在一起,他地位并不比道德天尊低。”

    純陽子嗯了聲,“那就好。”隨后沉默了幾秒,純陽子又說,“你們是王月月、道子、白牡丹的朋友,而我跟陳秋也算是不打不相識,再加上我們是鄰居,有一件事情我需跟你們言明,并不是以人道道徒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跟你們說這幾句話。”

    “什么”我問道。

    純陽子說,“你們這次人道之行至關重要,我建議你們盡可能跟人道結盟,如果一旦失敗,人道和yin司必定會恢復合作關系,如果這兩方結盟,他們首先處理的,肯定是目前最弱的鬼道,我個人不希望看到鬼道這么快就退出,所以,你能明白這件事情的重要xing吧”

    我也想過這個問題,聽后恩了聲,“我盡量。”

    說著宮殿四周突然傳來陣陣鐘鼓之聲,鐘鼓聲古老幽遠,隆隆響起,為這本就莊嚴的人道宮殿再添加了幾分肅穆。

    “走吧。”純陽子聽了這鐘鼓聲,邁步前行。

    拾級而上入了大殿,剛入大殿,我便下意識抬頭看了去,這大殿頗高,在大殿穹頂之上,橫著一根數人合抱粗的圓木,而在圓木上,纏繞著一龍形圖案。

    圖案上釘著有七顆釘子,那龍形圖案栩栩如生,無盡地候之力遠遠不斷傳來,我們剛進入大殿,便立馬覺得神清氣爽,玄關中地候之力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補充。

    五炁之中,我最缺乏的就是地候之力,踏入這宮殿才走了幾步,就感覺自己玄關中一片欣欣向榮,就連自己的金丹也都明亮了幾分,能明顯感覺出,有了這濃郁的地候之力加入,我的修為也上漲了幾分。

    這股力量進入玄關,玄關中其余五炁的力量瞬間臣服,飛龍成了臥龍,金雞成了草雞,九尾妖狐尾巴也不敢發出魅惑力量了。

    “果然是祖龍。”我默念了句。

    再隨著純陽子往前走去,大殿中人并不多,左右站著的都是昨天見過的人,最上方站著的一個白須老者,正是赤明三宗重出時見過他了,正是那道德天尊。

    之前沒有近距離接觸過道德天尊,以為到了他這樣地位的人,一定會是孤傲高貴到無法接近的人,只是這么看著他,也跟普通的老人沒什么區別。

    想想也是,就算是天尊,就算長生了,不也是一個鼻子一張嘴嗎

    純陽子上前,拱手行禮,“參見道祖。”

    道德天尊看著純陽子微微笑了笑,而后把目光放到了我們三人身上,“你們三個人的名字,最近可是響亮得很吶。”

    我們三人這才上前,拱手行起了禮,只道了福生無量天尊,行了拱手禮,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姓名。

    道德天尊頷首嗯了聲,行禮時,我看了眼旁邊站著的人,道子也在其中,對著道子笑了笑。

    道子忙用眼神示意我要嚴肅,我這才收起笑容來。

    不過行完拱手禮,道德天尊還未說話,一旁之前被破軍攔住過的玉鼎天尊開口道,“你們三人上了大殿便一直在東張西望,無禮至極。見了道祖更是只行了拱手禮,以你們的輩分,當行跪拜大禮才是,休要亂了輩分”

    純陽子聽著皺了皺眉,我也擰著眉看了這玉鼎天尊一眼,而后笑了笑說,“我們可不是來參拜你們的,更不愿意來你人道,是你們道祖百般邀請我們來談事情,鬼道不好駁了你們道祖的面子,才讓我們前來。我們代表的是鬼道,而鬼道人道地位相同,我們便如同鬼道道祖親自到這里,你的輩分比鬼道道祖要低吧你見了我們,是不是也要行跪拜大禮”

    “你”玉鼎天尊上次被破軍攔下,看來心里怨氣還未消,我們剛上殿來就給我們好看,“你可知這里是什么地方”

    不過他怕是找錯人了,我們這幾個人向來天不怕地不怕,更是出了名的無賴,論修為我們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論吵架,他不是我們的對手。

    這上來一句正事兒都沒說就開始吵架了,殿上的人表情都很奇怪,年輕弟子眼神更是頗為怪異。

    我們三人即便是來談事情的,但是跟這里的人比起來,我們輩分、能力都要低太多,是怎么敢這么堂堂正正跟一個天尊吵架的

    道德天尊在上方看著不言語,也不知道在合計著什么算盤。

    道德天尊的不制止,讓我嗅到了一絲不好的味道,他不出口制止就代表了是支持玉鼎天尊來打壓我們,而這個時候打壓我們,便是如同打壓鬼道,一旦我們服軟了,便是鬼道服軟了,后面即便打成了合作,鬼道也要被人道壓一道。

    想到此處,不免有些不爽了,對著道德天尊拱了拱手,“看來人道并沒有把我們當成結盟的對象,既然人道無意跟鬼道結盟,我們也不浪費時間了,告辭”

    說著轉身,姜蘭蘭和穆三郎愣了下,不過她們始終是站在我這邊兒了,就要跟我離去。

    殿上的人眼神都變得極其詭異,大氣都不敢出,進了殿啥事兒沒做就先起了口舌之爭,然后就要轉身離去,先前不是玉鼎天尊面子,現在就是不給道德天尊面子了。

    純陽子一直在觀望著,他哪兒能不明白,道德天尊在默許玉鼎天尊這做法,為的是壓制鬼道,好為接下來的談判做準備,一旦一開始處于弱勢,接下來就會一直處于弱勢,那樣就算合作了,真正的指揮權也在人道手里。

    只是沒壓制住,見我們要轉身離去,道德天尊的身份又不好開口挽留,純陽子馬上面相玉鼎天尊,沉聲道,“玉鼎天尊,你好大的膽子如果今日是鬼道護法天尊陳秋來這里談合作,你敢讓他行跪拜大禮嗎”

    純陽子雖然不是人道嫡系,但是他卻是全真道道祖,擁有道徒無數,再加上他的實力,在人道中怕是能排進前幾。

    純陽子平時都以儒雅瀟灑形象示人,這突然的發怒,讓玉鼎天尊一愣,場上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只有道德天尊和道子兩人看透了個中深淺。

    “可他們并不是陳秋。”玉鼎天尊道。

    道德天尊開口道,“葉小友請留步,剛才是我命玉鼎天尊跟你們開的一個小玩笑,素聞你們為當世人杰,我們只是想試試你們是否有那膽量和骨氣,你們很出乎我的意料。”

    我聽著回頭看了眼道德天尊,“你承認是在捉弄我們咯”

    道德天尊微微一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我繼續道,“我們過來談事情,現在地位齊平,你卻命人捉弄我們,不該給我們道個歉嗎”

    “葉安,你放肆”純陽子聽了這話突然又對我訓斥了句。

    對面站著的可是道德天尊,讓他道歉怕是當年的鬼道道祖和玉皇都沒要求過這樣的事情

    第二百九十九章 人道護法天尊

    我們三人看向純陽子,而這大殿中所有人都在看這我們,他們心中估計都在想,這小子也太大膽了,就算道德天尊真的做的不對,誰敢讓他道歉他現在已經好聲好氣跟我們說話了,再要求他道歉有些過了。

    道德天尊也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不過他這樣身份的人犯不著跟我生氣,輕易也不會生氣,良久后問道,“你就不怕我一掌把你們拍死在這里”

    我道,“你不敢。”

    玉皇、紫薇大帝兩人在場的時候都沒拿我們怎么樣,道德天尊自然也不敢,因為我們背后站著的是陳秋,新一輪黑暗時代中最強的人。倒不是說他怕了陳秋,他怕的是陳秋跟人道拼個你死我活,到時候仙道yin司得利。

    道德天尊一愣,其余人皆驚恐萬分,一個zhēn rén對道德天尊說不敢殺他,這得吃了多少豹子膽吶

    道德天尊皺了皺眉,而后笑了笑道,“你的膽量和謀略超出我的預料,你現在有資格代表鬼道跟人道談合作了,至于剛才的事情,我向鬼道道歉。”

    道德天尊松口道歉,純陽子松了口氣,其余人則是不敢相信,他們的道祖真的道歉了。

    做人不能不知好歹,既然他都道歉了,我必須得給他一個臺階下,否則真的激怒了他,就算他不殺掉我們,我也討不到好果子吃。

    笑瞇瞇道,“既然你的都親自道歉了,我代表鬼道接受你的歉意,接下來該談正事了吧”

    人道始終是個是非之地,盡快離開這里才是正道,不想有半點耽擱,直接要求開始談正事。

    道德天尊卻搖搖頭,再看向道子說,“我聽說你已經拜道子為師,前幾日我跟道子有過一次談話,談話中她對你頗為推崇,今日你們別離重逢,該好好聚聚再談正事,另外,今日叫你們來的目的也并不是談結盟之事,而是讓你們見證人道另外一件大事。”

    我心說人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們見證的難不成是要給道子賜婚如果是賜婚的話,讓我們見證確實有他的道理,可以惡心我們一把,順便告訴我們道子是他人道的道子。

    我們默默等著,道德天尊隨后說出了人道是什么大事,伸手一揮,一方玉牌出現在他面前,玉牌上刻著的是護法天尊四個字,這玉牌浮于大殿中,散發出陣陣清涼氣息,我看清了上面的字,愣了下,難不chéng rén道也有護法天尊

    不過再看這里其他人的眼神,他們似乎也沒搞清楚狀況,不知道道德天尊取出一護法天尊的玉牌來做什么。

    這玉牌緩緩飄dàng至了純陽子面前,純陽子稍有詫異,馬上明白了過來。

    道德天尊開口道,“純陽子上前聽封”

    純陽子忙上前一步,躬身拱手,“在。”

    道德天尊道,“汝具乾坤德合,有式隆化育之功,內外治成,蒼生敬仰,今特敕封汝為人道第一任護法天尊,從今往后,當護佑人道興隆萬世,率全真道教化眾生,今后人道,你只在我一人之下”

    說著純陽子伸手接過而這玉牌,再拱手道,“是。”

    大殿中所有人都顯得詫異無比,顯然封純陽子為護法天尊是沒有跟他們商量的。

    護法天尊,多么尊崇的地位,陳秋當初就是鬼道的護法天尊,地位只在鬼道道祖之下,現在道德天尊在這個時候封純陽子為人道護法天尊,他的用意很明顯,人道將要啟用純陽子這個后起之秀了,封他為護法天尊,一來可以牢牢拴住純陽子,二來,怕是道德天尊是準備用新一代的天尊來壓制陳秋了。

    畢竟古往今來,就出現過兩個護法天尊,一個是陳秋,另外一個就是純陽子,很難不把他們兩人聯想到一起。

    純陽子是這個時代唯一跟陳秋jiāo過手,但是卻不知道勝負的人,要知道陳秋可是連玉皇都不放在眼里的,前不久還專門邀請純陽子前去論道,可見在陳秋眼里,純陽子也是個極具威脅的人物。

    純陽子自然也明白,道德天尊當著我們的面封他為護法天尊的目的,畢竟他的女兒、妻子都在鬼道呢,道德天尊不可能不擔心他會反水,這樣的人要是走了,是人道莫大的損失。

    純陽子接過玉牌收了起來,道德天尊旋即對著純陽子行了一道禮,“今后人道,還得仰仗你的輔佐,切勿讓我失望。”

    “吾定盡吾之所能,力保人道萬世無憂。”純陽子道。

    渡厄天尊等人乃是人道老人了,現在人道中除了道德天尊之外就是渡厄天尊權力最大,純陽子的加入讓他屈居第三,另外純陽子對于他們來說,還只是個年輕人而已,渡厄天尊眼中明顯露出了一絲不快。

    但道德天尊的話就是法旨,他們不得不遵從,開始對純陽子拱手行禮,“參見護法天尊。”

    純陽子也拱手回禮。

    我們跟純陽子雖然算不上朋友,但是目前也不算是敵人,況且也不討厭這個人,也就對純陽子拱手道,“恭喜了,一下成為人道的二把手,今后怕是我們做不成鄰居了。”

    純陽子笑了笑,“全真道乃是我的根基之所在,我不會離開全真道的,今后見面的機會還多呢。”

    道德天尊敕封完純陽子后,再對道子和旁邊的清一說道,“你們是人道最杰出的后輩,而葉安、姜蘭蘭、穆三郎是鬼道最杰出的后輩,你們雖然修為要高他們一籌,但是他們的戰斗經驗比你們要豐富的多,你們該多跟他們jiāo流一番,最好能學到些東西。”

    道子不言不語,清一拱手應是。

    道德天尊并不準備在今天談正事,只說了句讓清一和道子招呼我們,然后就退去了,渡厄天尊等人上前跟純陽子道喜過后也紛紛離去。

    等他們全都離去后,這大殿中就剩下了我們三人和道子還有清一,純陽子也還在。

    我走到純陽子面前,抬手指了指這房梁上,“你看見了嗎你們人道把一條祖龍釘在了房梁上”

    純陽子抬頭看了眼,嗯了聲,“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決定的,我救不了它,勸你也別打它的注意。”純陽子隨后離去。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