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68 章
    我們這里的人自然都聽說過半步多,也都看到了這墨色宮殿上的牌匾,眾人皆詫異震驚。

    “難道我們無意間闖進了半步多的祖庭”金童常年跟隨在dàng魔天尊身邊,雖然極少外出,但肯定也知道半步多的存在。

    道子搖頭否決,“黑暗動亂時半步多獨善其身,即便到了封神時代他們的實力也未曾損失多少,半步多如今應該很強才是,這宮殿應該荒涼無比,應該不是半步多的祖庭。”

    我抬頭看了幾眼,“是不是半步多祖庭,進去看看就知道了,如果無意闖進了他們的祖庭,我想即便是半步多,也不敢同時得罪鬼道和仙道兩大宗派。”

    這宮殿色澤晦暗,采用的是上圓下的建筑形制,表達的是象天法地的建造原則,只是這種建造多是唐宋時期才會有的形制,不過看這宮殿的建造年代,還在唐宋之前。

    之前在山上看的時候發現,這大殿左右復道聯通這另外兩座宮殿,后方閣道也聯通著另外一座宮殿。

    我先一步踏進這宮殿之中,金童他們也立馬跟了進來,大門進去乃是一碩大的庭院,庭院極大,卻空無一物,有的只有遺留下的黃河之水。

    “這么大的宮殿,到底該住了多少人。”穆三郎嘆了句。

    我進去后左右看著,密切注視周遭一切,并說道,“不管以前住了多少人,在黃河下埋葬了那么久,即便是天尊也被淹死了。”

    院內并不見其他生物,但警惕的心卻并沒放松半點,畢竟這種規模的宮殿在封神時代以前是極為少見的,再加上門口那半步多的牌匾,已經昭示了它的歸屬。

    我沒聽說過半步多沒落的消息,卻發現一座空無活物的半步多宮殿,不可能不心生疑惑。

    “到底是什么原因,會讓半步多放棄這么一座宏偉的宮殿”金童左右看著宮殿內景象,也百思不得其解。

    幾人一同朝正殿而去,正殿上也有一牌匾,上只刻了一個天字,左右連神獸石像都沒有,撐著宮殿的石柱上也都空無一物,讓人琢磨不透。

    小心謹慎進入正殿,當年黃河斷流,有人進了殿中發現了無數金銀財寶,也發現了一具攥著九條鐵鏈的老尸,應該就是這大殿里面。

    本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但是進了大殿再看,里面卻空無一物。

    大殿面積極大,縱橫約有百尺,殿中除了一些石柱之外,就只有一高臺了,高臺上有一石座,我們小心謹慎靠近那石座看了看,當看見石座上雕刻的圖案時,卻驚了一下。

    以往我們所見的大殿,大多雕刻有龍、虎、麒麟、鳳凰等神獸的圖案,以表示地位之尊崇。

    這大殿中不管是基石還是石柱,都沒有雕刻任何東西,只有上方的這石座上雕刻了些圓形圖案,這些圓形圖案中包含了人的頭、手、足、軀等部位,匯聚起來便是一人形,屹立于萬物之上。

    “這些圖案是什么意思”姜蘭蘭問我。

    我道,“天,這些圖案指代的是天”

    強如赤明三宗,對天地力量也尊崇無比,不敢有絲毫冒犯,而這圖案上的天,竟然被雕刻在這石座的基臺之上,看不到半點尊重。

    姜蘭蘭聽了我所說,皺了皺眉,“當年坐這個位置的人怎么敢如此褻瀆天的力量。”

    赤明時代最強的鬼道道祖,包括其余各宗的道祖,窮其一生都在追尋天地的力量,而這人卻將天坐在身下,要么就是這人力量無雙,要么就是這人太不敬天地了。

    “希望這人只是不敬天地。”我喃喃說道,一個不屬于鬼道的人,不管是死是活,擁有太強的力量都不是好事。

    我說著直接一個轉身,面向姜蘭蘭他們站了起來,而后揮揮袖子,正襟危坐在了這石座之上。

    我坐上去,他們幾人大驚,穆三郎忙道,“你干什么你這樣太褻瀆天地了。”

    我笑了笑,“修道之路便是與天地爭壽,既然是與天地爭奪壽命,天地便再不是我們的朋友,而是敵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何須敬奉天地,如果不親自體會一把坐在這位置的滋味,又怎知當年坐這位置的人是何種心態。”

    陳秋曾經也說過,不敬天地,不尊神佛,或許他的心態,就是當年坐在這個位置的那人的心態。

    我這話把他們幾人都嚇住了,怕是就連各方道祖都沒敢說出過這種狂妄言論,幾人當即怔住不語。

    說完漠然看看像金童等人,這石座不高,但坐上之后,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詭異感覺,盡在眼前的金童等人,卻似遠在天邊,他們在我的眼中變得渺小如塵埃。

    這空無一物的大殿,似也站滿了四方來朝的萬族萬物。

    這不高的石座,卻好似成了他們只能仰望而不能觸及的位置。

    “蒼天已死,余當取而代之。”坐在這石座上,腦中卻不由自主浮現了這句話,這幾個字似與這石座一同存在于大殿中,坐上這石臺便能感受到當年那人的宏圖霸氣。

    說完后站了起來,再看著道子等人說道,“當年坐在這個位置的人,是想取代惶惶天道,最終卻落得個蕭條下場。”

    “你怎么知道”穆三郎問我。

    “你自己坐上去試試。”我隨意說了句,穆三郎卻搖搖頭表示不敢,她還是比較小心謹慎的,不如我這么大膽,還不到天尊就敢褻瀆天地了。

    倒是金童聽后皺眉猶豫幾秒,而后上前一屁股坐在了這石座上,不多久后站了起來,說了句,“我相信葉安說的話,當年那人是想取代天道。”

    “證據呢”道子問我和金童。

    我指了下殿外,“這殿名曰天殿,道門純陽殿供奉的是純陽子,三清殿供奉的是三清,這天殿供奉的自然也是天,不過事實是所謂的天被坐在了身下,所以這天殿供奉的天,只能是坐在這石座上的人。”

    道子釋然點頭,卻不多言。

    金童旋即又說,“我在外面打聽到,這里有一具老尸,手里攥著九口棺材,那老尸和九口棺材現在身在何處”

    我看向大殿后方,“古往今來宮殿大多是前朝后寢,如果九口棺材在大殿中倒能理解,要么是臣子,要么是罪犯。但一旦外面傳說的那九口棺材和老尸在后方這殿中,意義便又不同了。”

    眾人疑惑看著我。

    我道,“傳說那九口棺材里關著的是九條祖龍,強如祖龍如果被人攥著鐵鏈拉到了寢宮,你們覺得這九條祖龍是寵物的可能xing大一些,還是是臣子的可能xing大一些”

    “寵物”眾人聽后,難以自信說出了這詞。

    第三百二十章 老尸

    九條祖龍是世人公認的九州之祖,封神時代結束后,各宗都制定了約定禁止對龍脈下手,在這個實力為尊的時代,他們都能選擇放棄龍脈,可見龍脈在他們心中的地位。

    但如果讓世人知道蘊養九州的九條祖龍不過是別人的寵物,那他們該作何想法

    前殿中空無一物,我們想要尋求的東西最大可能就在這后方寢宮中了,幾人猶豫一陣后開始往后方行走。

    連接后方寢宮的是一數十丈的閣道,閣道兩旁原有著不少的生物的跡象,其中一些植物即便在黃河下埋葬了這么久,抽去黃河水才沒多久時間,它們就漸漸有了生機,地上冒出了些綠芽,而這些植物,全部是我們未曾見過的。

    一路走過閣道,到了寢宮門口,寢宮大門緊閉,雖然荒廢已久,卻不染纖塵,似被專人打掃過般。

    嘎吱一聲,我推開門進去,推門瞬間,里面一股死亡氣息席卷而出,我們忙退后幾步,各自并指念起了凈天地神咒,不多久驅散了死氣,才點了符紙邁步進入寢宮。

    寢宮比前面天殿要小上不少,但是規模也足以跟赤明三宗的大殿相媲美了。

    “小心點。”道子說了句。

    雖然沒有在寢宮里面嗅到生機,但總覺的不知何處有一雙眼睛正在盯著我們。

    眾人點頭,旋即進入寢宮,火光將寢宮照亮,進去后立馬四處觀望起來,最終幾人同時將目光鎖定在寢宮左側的一石床上。

    石床上并沒有被褥,只有一具已經干癟發黑的尸體正斜靠著。

    “這就是那老尸。”金童怔怔念道。

    老尸身上裹著褐色袍子,頭發胡須稀疏花白,身上已經沒有了生機,不知死去多久了,雖然常年浸泡在黃河之中,但身上卻沒了水分,儼然成了一具發黑的干尸,眼眶深陷,齜牙咧嘴,看起來頗為可怖。

    我們上下打量著這具老尸,最后將注意力放在了他的左右手上。

    他干枯的雙手上,緊緊撰著幾根鐵索,鐵索綿延向這寢宮的右方,每一條鐵索的盡頭都連著一口石棺,石棺全都朝向著石床的方向。

    在石棺的旁邊,堆放著無數的金銀財寶,金童見后笑了笑,“這人自封為天,看來境界也沒多高,竟會被這些金銀財寶會所吸引。”

    我說,“沒人規定強者就不能喜歡金銀財寶,你家玉皇要是不喜歡金銀財寶,他那金色宮殿又是打哪兒來的。”

    一句話噎得金童無話可說。

    這老尸既然是住在這寢宮的,前面那天殿自然也屬于他,幾乎可以確定他就是那個想要取代天道的人,只是他已經死了,雄心壯志伴隨著宮殿在黃河中埋葬了這么多年不見天日。

    金童先一步往石棺走去,我們幾人按照慣例,先給這老尸行了道禮,他們隨后才往那石棺走去。

    老尸已經死了,沒什么好值得看的,我也正準備離開時,卻發現這老尸雖然已經干癟,但他的眼神似一直在專注地盯著一個地方。

    忙側了個身子順著老尸的目光看去,發現他目光注視著的,正是那九口棺材。

    “看來你對那九條祖龍也頗為喜愛,即便死了目光也無法挪開。”我搖頭嘆了句,“九條祖龍都是你的寵物,你卻連落得如此下場,看來長生,或許真的只是個騙局。”

    姜蘭蘭她們已經到了石棺前,附身看向石棺里面,當幾人看向石棺時,卻同時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看見什么了”

    金童看了我一眼,“你最好還是親自過來看看。”金童說著同時將手伸進了其中一口棺材之中,再將手伸出來時,卻有兩條幾寸長的龍形清氣在他手腕間縈繞,并發出低微的龍吟之聲。

    “生龍”我看著愣了,那兩條龍只有小蛇般大小,但身上重華之力卻濃郁無比,生機無限,在他身上不斷游走著。

    姜蘭蘭也說了句,“好多”

    如今世間,龍脈已經幾乎到了滅絕的地步,但他隨意伸手進去就能取出兩條小龍來,而姜蘭蘭的話昭示了那九口棺材中似乎存在著更多的小龍。

    我正要邁步過去,旁邊石床上的老尸的頭突然動了下,先前他的目光鎖定在九口棺材上,現在目光卻鎖定在了金童身上。

    老尸眼神的轉變,讓我心里一涼,以為是我看錯了,再仔細看了遍,很能確定這老尸的目光確實是轉變了方向。

    “噓”我忙發出了聲音。

    金童等人看向我,“怎么了”

    我指了下旁邊老尸,再指了指在他手腕縈繞的兩條小龍,蠕動嘴唇說,“放下”

    金童沒聽懂,皺眉看了我一眼,我再努嘴讓他們注意旁邊的老尸,并無聲開口,“放下”

    幾人看向老尸,金童也立馬發現了老尸的目光鎖定在他的身上,也明白了我的話,馬上將手腕上的兩條龍放進了棺材之中。

    我再對他們勾了勾手指,以微小動作指了下這寢宮的大門,微微念道,“出去。”

    這幾個人中,有三人是天尊,最弱的都是zhēn rén,但這會兒卻如同換了個人,忙攝手攝腳往門外走去,等他們全都出去后,我再看了眼老尸。

    老尸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棺材上,我對老尸鞠躬行了個道禮,也輕手輕腳走了出去。

    出去后才覺得后怕,忙撤離了這里,到前邊閣道與他們匯集,眾人見我出來這才問,“剛才怎么回事”

    我說,“那人還沒死。”

    眾人聽后大驚,當即質疑,“怎么可能他身上毫無生機。”

    我看了眼那寢宮,說道,“他還有意識,你們動棺材里的龍脈時,他把目光轉移到了你們身上。”

    眾人覺得難以置信,金童說,“聽那些凡夫俗子說,取了這宮殿中的東西就走不了,看來并不是假的,只是那九口棺材中的龍脈,少說也有上百條,一旦取出去,赤明三宗怕是就只會留下一宗了。”金童說著再看了眼那寢宮,心一橫,說道,“我并未在他身上感受到有任何修為和生機,我乃當世天尊,我不信我取不走那龍脈。”

    金童說著就要再次往那宮殿走去,我伸手按住了金童肩膀,“對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永遠不要冒進,我們是來取先天正氣的,那龍脈不屬于我們,不可強求。”

    “不試試怎么知道”金童看著我一笑,大道道氣轟然而出,直接掙脫我的手,邁步朝那寢宮走了去,不多久里面傳來了絲絲龍吟之聲,想來他已經對棺材里的龍脈下手了。

    我們在外面站著,卻沒聽見半點打斗動靜,只是等了良久,卻不見金童從里面走出來。

    晚安。

    第三百二十一章 夢境

    當今世上想要悄無聲息留住一個天尊的人物并不是沒有,但絕大部分我們都聽說過或者見過,如果寢宮中那具老尸可以做到這點的話,怕是世上又將掀起一陣波瀾。

    我們也不敢貿然進去,在門外侯了陣子,喚了金童幾聲不見他回應,這才往寢宮門口走去。

    金童是我們埋在仙道的一顆棋子,現在的他還沒有發揮作用,我們就要盡一切可能保他平安無事。

    到門口拱手喚了聲,“前輩,我們是鬼道道徒,無意冒犯,還請勿怪。”

    說完靜聽,依舊不見里面有回應,我旋即推開房門進去。

    石床上的老尸依舊安安靜靜斜躺著,那九口棺材和那些就金銀財寶也都跟之前一樣,唯獨不見了剛才進來的金童。

    “怎么可能”我驚嘆。

    一個實力至強的人可以瞬間剿滅別人的靈魂,但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