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71 章
    表情怪異,稍微停頓了下,卻沒搭理我們,繼續說,“我沒有名字,但是其他萬物看見我全都會跪下,稱呼我為天,于是我就用天給自己命名了,我縱橫天下從未有過敵手,只有一個”他伸出手指指了下頭,他種植的兩朵株yào草,始終還是沒有按照他的指令成長,而去偷偷見面了,他說那是上天注定的。我這才明白我跟真正的天之間的差距在哪里,我能力再強,天下萬物卻不聽從我的,他們只聽真正的天的旨意,我明白了,我想要取代真正的天的話,就要創造聽從我的生命”

    他口中所說的那兩株yào草,應該就是彼和岸了,因為沒有按照九天鯤鵬預期成長,而被九天鯤鵬投放到了奈河邊。

    “于是我取盡了天地造化,將它們關在棺中培養,直到它們真正成長起來了,我才將它們放了出去,并給它們命名為龍脈這九條龍脈分布九州,它們身上的造化很快就促生了無數物種,那段時間,天地之間多了無數以前從未有過的生命,但是這九條龍脈身上造化太多,很多生命也因此飛速成長了起來,他們把那個時代又命名為赤明開運。”

    我們幾人表情已經不能用驚愕形容了。

    龍漢開劫和赤明開運兩個時期的出現,竟然都是因為他。

    “這不是挺好的嗎,這也不算是噩夢吧。”我道。

    他笑了笑說,“我錯了,我所取的那些天地造化,也是真正的天的東西,龍脈誕生的生命,他們生死輪轉根本不聽我的,我所做一切,全都成了真正的天的嫁衣。反倒是因為五炁五瘟造化被釋放,萬物實力飛速提升,竟然有了可以威脅到我的生命了。九天鯤鵬、不死鳳凰,還有那個我那個記不起名字的,他們都獲得了造化,我再教他們東西竟然會覺得吃力。不止是他們,天底下還出現了一些生命,有個叫煞星的小子,還有一個叫玉皇,有一個叫道德天尊,據說他們也很厲害,只是我沒見過他們。倒是不死鳳凰有一次回來跟我說過,遙遠的西蟾城中那個叫煞星的小子,實力很強很強,或許都不輸我了。”

    他說的煞星,就是當年的鬼道道祖了。

    “我本想親自去會會那個煞星,只是那時候我的壽命已經快到極限了,我已經認命,知道此生不可能再戰勝真正的天,于是把我畢生感悟傳授給了不死鳳凰,讓她再去傳授給那個叫煞星的小子,希望他能完成我的遺愿”

    不死鳳凰跟鬼道道祖柳樹下論道,看來就是當年他讓不死鳳凰去傳授的感悟,那次論道過后,鬼道道祖幾乎就要跨進最后一步了,最終卻死在了斷魂崖。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道之下

    前面都只是鋪墊,接下來才是故事的重點,或許鬼道道祖之死的真相,能就此揭開。

    我心情激動不已,不敢說半句話打斷了他,生怕他在這緊要關頭不再講下去。

    好在他繼續說了下去,“那小子沒讓我失望,我撐過了兩個紀元,終于見到有人可以戰勝真正的天了。但是在那最后一刻,我那不聽話的徒弟九天鯤鵬設計把煞星那小子引入了yin司,再聯合玉皇、道德天尊,還有他手下的一些人,竟然在yin司殺掉了煞星那小子,我的心血付諸東流。只是那時候我行將就木,已經無法動彈,沒法去問個清楚,不過九天鯤鵬和我記不清名字的徒弟之后主動來找我,我質問他們為什么殺掉煞星。九天鯤鵬給我的理由是,此天之下他們是最強的,一旦換了天,他們或許就要從頭再來,所以他們不能眼睜睜看著有人替代了天。他們還認為我也是個隱患,兩人聯手將我禁錮在了我的寢宮中,而后開辟了一條大河我所建立的基業埋入水中,我只能攥著我原本打算用來替天的九口棺材,躺在石床上看著自己干枯死去”

    “你的那個徒弟不死鳳凰呢”我問道。

    他想了想,呵呵笑了笑,“男男女女的情情愛愛,我搞不懂,她好像是要幫我和煞星走出最后一步,但是后來一直就沒見過她了,或許被九天鯤鵬他們害死了吧。”

    鬼道道祖死后,不死鳳凰也突然消失了,直到上次姜蘭蘭遇到危險,不死鳳凰才曇花一現,不過隨后就銷聲匿跡了。

    他講得足夠清楚,但是有一點我卻始終抱著懷疑態度,如果當年是九天鯤鵬聯合玉皇他們坑殺了鬼道道祖,為什么到現在從沒聽玉皇或者道德天尊提起過他這其中原因值得深究。

    故事到這里也就結束了,他說完后看向我們,“這就是我做的那個夢,你們說說吧,如果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就證明你們沒有存在的價值”

    “如果我告訴你,你現在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不過是你躺在石床上做的一個夢,而你剛才講的那些才是真正發生的話,你會信嗎”我嘗試著問道。

    他聽后放聲狂笑了起來,“這就是你們幫我解的夢”話畢殺機盡顯。

    我繼續說,“你剛才的故事還沒講完,我替你講下去吧。”

    “嗯”他饒有興致看著我,收起了身上殺機。

    我道,“煞星乃是鬼道道祖,玉皇是仙道道祖,道德天尊是人道道祖。煞星死后,其余各宗開始紛爭,那個時代稱為黑暗時代和封神時代。封神時代末期,真正的天下了一道指令,天尊不可再現,于是他們開始蟄伏,蟄伏的這段時間被世人稱作末法時代,直到十幾年前,鬼道當初一個護法天尊再次出現在世間,他找到了新一任煞星,也找到了當初的不死鳳凰,并開始著手完成當年鬼道道祖的遺志,后來玉皇和道德天尊他們全都出現了,亂世再一次來臨。煞星他們為了尋求機緣來到黃河沿岸,并找到了當初的半步多祖庭,在天殿的后面發現了你的寢宮,也看見了躺在石床上的你,你沒有真正的死去,而是一直躺在石床上做著天道的大夢,煞星他們也被卷入了你的夢中,現在就站在你的面前。”

    姜蘭蘭是不是不死鳳凰我不知道,但是她絕對跟不死鳳凰有莫大的關系。

    之前我一直搞不懂,到底是誰下的指令,竟然讓陳秋這樣的強者都會頗為忌憚,以前問陳秋的時候,陳秋總是伸手指著天,卻不跟我明說。

    到現在才明白,那個下達指令的,或許就是那個天

    我講完這故事,他表情頗為平靜盯著我們看了起來,我心說難道這故事沒有觸動他

    不過他之后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過了好久才說,“你的意思是,你們就是來尋求機緣的年輕人你是煞星”他說著看向姜蘭蘭,“你是不死鳳凰,倒是有些熟悉。”

    我嗯了聲,“所以請您趕緊醒過來,外面風云瞬息萬變,我們不能被困在這里太久。”

    他聽了我所說的,轉頭看著前方游走的萬物,說了句,“這一切這么真實,我不相信這只是我的一個夢。”

    “如果不是你的夢,我們的到來你要如何解釋我們根本不是你夢中規劃好的東西。”我道。

    他猶豫了會兒,笑了笑,“也對,其實我也懷疑過,眼前一切到底是夢是真,你的故事點醒了我,是該醒過來了。只是醒過來之前,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要是能回答得上來,我就放了你們,要是回答不上來,就證明你們也無法完成我的愿望,放你們出去也是枉然。”

    我愣了下,他這話已經表明了他的問題是什么了,他的愿望是戰勝天,那么他的問題肯定也是戰勝天的辦法,這個問題就連鬼道道祖或許都不知道答案,我們如何能知道,一旦回答不上來,我們就要永遠被困在這夢中,我們實力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好歹也是鬼道的希望,絕對不可以全部折損在這里。

    在他還沒問出來之前,我忙道,“可以,我是煞星,當年鬼道道祖未完成之事該由我來完成,你的這個問題你也應該問我,你先把他們從你夢中放出去,否則我不會回答你的問題的。”

    我說這話,眾人一驚,道子、姜蘭蘭、穆三郎等人馬上對我搖頭道,“不可以”

    我只把他們當成了空氣,看著這人說道,“怎么樣”

    他笑了聲,“好”

    而后抬起袖子一揮,姜蘭蘭她們瞬間從眼前消失。

    這里其他萬物也跟隨著一起化作清氣,消散于無形,腳下土地也變得虛幻起來,只一個眨眼功夫,這世界竟然只剩下我和他兩人了,我身處星空之中,周邊斗轉星移,萬物輪轉,我們好似成了天,在看著這個世界的運轉。

    這些都是他夢境中的東西,他的夢已經被點醒了,這些東西也應該消失,只是他卻還是在裝睡,只要他不愿意醒過來,我要是回答不上他的問題的話,就要永遠被困在這星空中。

    “就只有你和我了,我的問題你應該很清楚,那就是如何才能戰勝天”他盤坐在我面前,滿臉笑意問我。

    我也盤坐下來,想了想說,“這個問題太難了。”

    “我花了兩個紀元謀劃都失敗了,回答不上來也沒關系,不戰勝天終會死去,不如留在這里跟我一起作伴,有的時候做做夢也挺好,夢中可以隨心所yu,完成現實中永遠無法完成的事情。”他對我說。

    我深吸了口氣,腦子飛速運轉起來,我以前從未想過這個問題,現在卻要臨時去想。

    他的方法已經失敗了,我自然不能用他的方法,只能另尋他法,好一會兒后才說,“小時候有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你知道這世上是先有雞呢,還是先有蛋呢”

    “先有雞,那是我親眼見證的。”他毫不猶豫就說,“至于雞生蛋,不過是后來隨著時間流轉演化而來的。”

    我拍了下額頭,原以為可以難住他,沒想到卻被他直接回答上了,我再說,“那我換一個說法,你說這個世界是先有天呢,還是先有道呢”

    這個問題問出口,他突然就沉默了,好久之后才笑了起來,臉上浮現了一絲絲激動,“我明白了,先有yin陽輪轉,后才有萬物更替,我只把目光放在了天之下的萬物眾生,一心創造萬物,卻忽略了yin陽輪轉之根本。天之所以是天,那是因為他有yin陽輪轉的規則,想要戰勝天,只需要改變yin陽輪轉的規則便可,先有道,后才有天”他說罷站起身來,“起來,接我造化”

    第三百二十七章 造化

    我聽罷忙站起身來,他能教出不死鳳凰和九天鯤鵬這樣的徒弟來,即便現在已經行將就木,即便他曾經走的路完全是錯的,他的一言一行對我們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造化。

    我與他相對而立,這九天銀河中似就只剩下了我和他兩人,他面掛笑容看著我,而后伸手一揮,一卷布帛從他袖間飄dàng而出,我伸手接過來,拿在手里看了下,這布帛上卻空無一字,有些不解看向他。

    他道,“這些年來,我一直以天自居,雖最終敗給了真正的天,但我也是曾經挑戰過他的人,這布帛集我所思,里面記載了我對天道之下萬物眾生的見解,我給它起名為無字天書,若你修道過程中遇到天的阻礙,這一卷無字天書或許能給你答案。”

    “可它上面一個字都沒有。”我說。

    他笑了笑,“你需要它的時候,它就會告訴你答案。”

    我哦了聲,如果有字的話,也不會叫無字天書了。

    他旋即再一揮手,一縷清氣從他袖間飄dàng而出,在我和他之前不斷游走,或幻化飛禽走獸,或幻化山川河岳,我正要細細打量這縷清氣時,它卻直接飄dàng進入了我的玄關之中。

    這縷清氣剛進入玄關,玄關中金丹金光大作,玄關中萬物竟開始飛速成長,實力在瞬間得到極大的提升,就連我玄關中龍脈也迅速擴張了起來。

    我見過這一縷清氣,正是我們來求的那先天正氣,原以為這東西需要我開口找他要,卻沒想到他主動給了我。

    他說,“萬物由一氣所化,天地伊始,世上空無一物,只存在有先天正氣,先天正氣演化萬物眾生,包括真正的天也是由先天正氣所化。先天正氣只出現于開天辟地之時,世人稱之為混沌之氣。先天正氣演化出天之后,他便將其余先天正氣掌控在了自己手中,我尋至天涯海角才發現最后的兩縷先天正氣,不過其中一縷被我拿去幻化九條龍脈了,方才給你的是最后一縷。”

    我之前還想著先天正氣會有很多,但現在看來,要拿這先天正氣去解救那條龍脈,怕是有些舍不得了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