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79 章
    你的事情未完成,我也有我的事情未完成,今日我并不想跟你打,但也容不得別人奪走我摯友的手臂,要么歸還手臂,要么jiāo出九天鯤鵬,否則你我今日定要分個勝負”

    半步多店主看起來也不想跟陳秋打,猶豫了會兒,將目光放在了九天鯤鵬身上,而后伸手一劈,九天鯤鵬手臂落下一只,他當即痛呼。

    半步多店主再將那一只手臂拋了過來,“你奪走我師兄兩只手臂,我取你鬼道破軍一只手臂,還破軍一只,今日之事就此作罷,休要再咄咄逼人”

    陳秋之前說過要殺掉九天鯤鵬的,見歸還了一只手臂,也沒準備作罷。

    正要繼續往前時,業火火球突然消失,一股圣潔大道氣息蔓延天地,旋即一頭燃燒著金色火焰的鳳凰出現在世人面前。

    出現未做任何事,直接匆匆對陳秋說,“小秋子,回來,我時間不多,有話與你說。”

    聽到小秋子這稱呼,原本緊張的氛圍頓然消失,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晚安。

    第三百四十一章 殺機

    不止是我,就連純陽子他們聽了這稱呼,也都忍俊不禁笑了。

    不死鳳凰是第一個,恐怕也是最后一個敢直接這么稱呼陳秋的人,不死鳳凰跟鬼道道祖曖昧不清,鬼道道祖毫無疑問是他們四人中的大哥,不死鳳凰自然也理所當然是他們大嫂,以小秋子稱呼并不為過。

    陳秋和破軍本在那邊搶奪手臂,見不死鳳凰已經從業火中出來,并直接招他過來,陳秋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這極有可能是不死鳳凰最后一次出現在世間了,而破軍的手臂今后還有機會奪回來。

    陳秋聽罷對破軍說,“先退。”

    破軍自然識得不死鳳凰,此時也不再莽撞,收回之前那只手臂,隨同陳秋快速返回。

    當不死鳳凰浴火重生于天地之間,世人皆抬頭矚目觀看,閉口不語,半步多古塔上二人看著燃燒著金色火焰的不死鳳凰,皆怔怔出神,兩人同時對不死鳳凰行了道禮,道了聲,“師姐。”

    不死鳳凰朝那古塔看了眼,而后搖身一變,化作一白衣霓裳的娉婷女子,世人得以見到這個傳說中鬼道道祖的紅顏知己時,當即癡住了,紛紛感慨,天道之下竟有如此完美的造物,圣潔光輝照耀大地,跟我想象中的凌厲形象毫不相同,能感受到的只有徐如風,柔如水。

    陳秋轉眼到了她的跟前,陳陽也自西蟾城中出來,他們三人幾乎同時到了她的面前,筆直站立著,寫滿了恭敬,也寫滿了懷念。

    不死鳳凰看了三人一眼,然后微微笑了,“你們都在,真好,但只有他沒了。”

    鬼道當初的四個人不可謂不強大,曾經的他們只是西蟾城的四個頑童,后來直到每人都有了睥睨天下的本事,這一路走來,拋掉了當初的稚嫩無畏,卻早已千瘡百孔,四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從封神時代就已經結束了。

    鬼道道祖戰死在斷魂崖,破軍因內疚自斬雙臂化身乞丐,陳陽為復仇死在函谷關中,陳秋為等候他們回來在世間孤寂活了數千年。

    他們每個人的開頭都很美好,但是僅僅只是開頭美好而已。而除了他們四個人之外,還有一個舉足輕重的人,那就是不死鳳凰,鬼道的成長,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勞都屬于不死鳳凰。

    現在再一次見到曾經的熟人,他們三人感慨萬分,旋即躬身行禮,卻說不出話來。

    不死鳳凰嘴角始終掛著一抹淺笑,但是笑著笑著就哭了,最后轉身背對他們三人,輕輕揮手,旋即打開一方空間,踱步進入其中,“你們三人隨我來,我和你們道祖有話留給你們。”

    不死鳳凰進入那玄關中,陳秋三人也跟了進去。

    世間一切好似安靜了下來,先前紛亂的世間此事變得死寂一片,天地眾生看著那方漸漸合上的世界各有所想,等世間過去約莫有十息時間后,世間突然嘈雜了起來,萬族萬物議論紛紛。

    不死鳳凰短暫出現,沒有敘舊,而是要傳達她和鬼道道祖的話,她和鬼道道祖是何許人一個傳說中rou身不死的人,一個則是赤明最強之人,這兩人要留下的話,毫無疑問是跟長生有關的。

    天地間出現過無數次長生契機,但是事實證明,那一次次的長生契機不過是一場虛空大夢而已。只是這一次,鬼道道祖和不死鳳凰兩人要留下的話,或許能直接助人踏入長生之境。

    龍漢開劫時期只出了一個不死鳳凰,赤明開運也只出了一個鬼道道祖,這樣的機會是兩個紀元積累得來的,即便是拿八寶紫金錠來換,世人也不愿意錯過這個機會。

    但是不死鳳凰卻打開一方世界,單獨跟鬼道的人說,這令人世人趨之若鶩,又無可奈何。

    函谷關外道德天尊,九天之上玉皇,他們也都露出了艷羨的表情,但是沒辦法,誰叫不死鳳凰和鬼道道祖都是鬼道的人

    陳秋他們進入那玄關已有一會兒,遲遲不出,而此時天地間一道飄忽不定的聲音傳來,“鬼道幾個至強之人已盡數離開,諸位道友,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說罷一道大道氣息自天際襲來,直沖我們這邊。

    與此同時,另外兩道大道氣息一同出現,分別對準了我、穆三郎、九公主。

    這三道大道氣息所使用的法術跟釘頭七箭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一擊必殺之術,根本不是我或者是剛證道的天尊可以阻擋得了的。

    這些不明來頭的人躲在暗處突然出手,令我們猝不及防,天下各族皆沒意料到會有人突然對我們下死手。

    鬼道從來不缺敵人,但是陳秋他們在的時候,沒人敢動手,現在陳秋他們不在,又正值天下混亂,即便他們殺了我們,陳秋要從茫茫人海中找出動手的人,如大海撈針。

    這種機會對他們不可多得,或許也是他們唯一的一次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眼見三道大道氣息襲來,世人皆露出悲憫神色,鬼道這次是得不償失了,我們自知無法逃避,正要拼死抵抗時,一道劍光嗤啦一聲劃破天際,直接將天上星河分為兩半。

    一柄開天巨劍出現在純陽子頭頂之上,他右手負劍而立,左手并起了劍指。

    “天遁劍法中的意念之劍”世人認出這法術來源,正是純陽子的至高劍術。

    古往今來,世上只出現過一個劍神,那就是純陽子。諸多兵器中,唯有劍乃白兵之君,劍是兇器,也是品質。

    轟

    純陽子并指cāo控這意念之劍落下,與其中一道大道道氣向匯,轟然zhà開,那大道道氣轟然湮滅,意念之劍也在落地瞬間被純陽子收回。

    剩下還有兩道道氣,純陽子再腳踏蓮花異動幾筆,倉啷啷一聲,他祭出斬仙劍,施展出了天遁劍法另外一至強殺招誅邪劍法。

    斬仙劍瞬間化作千萬把,密密麻麻排列在純陽子上方,純陽子旋即怒吼一聲,這諸多虛幻之劍應聲而出,與那兩道大道氣息相匯,同時歸于虛靜。

    轉眼間解決三道殺招,純陽子立身在我們之前,凝神看向四方,第一次從他身上看出了怒意,“鬼道護法天尊走了,我還在,諸位好自為之。”

    最開始發話那人再次開口,“純陽子,這事跟你又有什么關系我們并未對人道的人出手”

    純陽子yin沉笑了笑,突然并手一揮,不止何處起了一柄長劍,直接刺穿虛空,打入一方異世界,而后虛空中傳來轟地一聲,伴隨著的還有剛才說話那人的痛呼之聲,那人也馬上隱匿行蹤,遁離而去。

    上次在函谷關外,純陽子雖然出手了,但是那只是互相試探而已,這一次是真正在世人面前出手。

    世人這才知道,這個末法時代的劍神,到底擁有著什么樣的實力,而更讓人吃驚的是,末法時代五炁枯竭,他都能擁有這樣的實力,如果他要是生在赤明開運時代,會不會又是一個陳秋,或者又是一個鬼道道祖

    世人不止被他的實力折服,更為他人品傾倒,贊譽之聲毫不隱晦從四海發出,“能在這種時候撇開門庭之別,出手救助鬼道后輩,我等自愧不如。”

    純陽子沒在意這些,而是在警惕注視著四方,難保還有不死心的人。

    果然,又是詭異氣息自星河而來,這次針對的卻是人道的道子,而這道氣息,卻比之前要強大得太多了,甚至連破軍這級別的人都無法發出這樣的殺招

    動手的人,極有可能是一宗道祖,亦或者是一宗不出世的隱秘高人。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玉皇犬帝

    我們只能算是鬼道的新銳力量,但道子卻真真實實是人道僅剩下的希望了,道子只要一死,人道就只剩下一些老人還在苦苦支撐了,這些老人即便不戰死,也遲早會壽終正寢,那個時候只剩下純陽子一人,又有什么意義

    鬼道是個威脅,人道也是威脅,懷有異心的人不可能不會想到人道。

    這股力量太過強大,世人都心知肚明這是道祖級別的人物出手了,這是鐵下心要殺了道子。

    純陽子見狀面色一僵,忙飛身過去,揮動手中斬仙劍對準那股力量劈了過去。

    咔擦一聲

    滅世波動卷出,斬仙劍在那力量之下瞬間化作碎片散向四處,但也好在擋下了那一道攻擊,只是純陽子卻氣息紊亂,面色慘白直視前方。

    道德天尊見有人對道子出手,怒吼,“何人膽敢傷吾兒”說罷立馬縱身趕來。

    道德天尊之怒席卷天地,yin陽二氣化作yin陽魚直接從函谷關中涌出。

    但已經來不及了,第二道氣息出現,依舊對準的是后方的道子,道子立馬施展大道,始合之道迎合而上。

    道子想要以時間的力量弱化那詭異的攻擊,當世人看見道子的大道時,再一次震驚,也明白了暗中那人為什么一擊不成還要第二次動手,因為道子以只存在理論中的始合之道證道了,這樣的大道,如果縱由她成長,今后世間誰還是她敵手

    “始合之道,人道道子竟如此恐怖”世人感慨于道子的強大,又悲憫于自己的天賦,“看來有些事情真的是上天注定的,我等即便耗上萬年,亦不可能參悟此等大道。”

    道子憑自己剛證道之力就來應對那股殺機,但那力量太過強大,即便有時間的力量對其弱化,卻還是足以滅殺道子十次

    函谷關距離這里太遠,道德天尊每一步都踏碎了虛空,但卻還是來不及,那股力量轉眼到了眼前。

    眾人又開始可惜了,無法在今后今后緊隨而來的封神時代中看見道子大放光彩了。

    只是有純陽子在,他不可能這么輕易就讓道子受損的,立馬飛身遁形,伸手一把將道子攬在了自己身后,而后并指召出青蓮劍陣橫擋在前方。

    轟

    青蓮劍陣與那力量對撞,兩者同時zhà裂,原本純陽子該被轟退幾步的,但因道子在身后,他卻未曾移動半分,直到這股力量完全消退,純陽子青色道衣漸漸沁出鮮血,只一個眨眼間就染紅了道衣,他低頭看了眼,卻毫不在乎,而是轉身上下打量起道子,“沒事吧”

    道子怔怔看著被沁出的鮮血染紅的純陽子,呆呆搖搖頭。

    純陽子微微一笑,“沒事就好。”

    道子認為純陽子才更像是她的父親,我現在服氣了,純陽子之于道子,正如陳秋之于我們。純陽子和陳秋,他們之所以會惺惺相惜,或許正是因為他們發現了對方身上有著跟自己諸多的相同點。

    道德天尊也在此時趕到,見道子沒事才松緩了口氣,又見純陽子受傷,怒不可遏。

    那人可是當著道德天尊的面對道子出手的,道德天尊雖然年事已高,但是好歹也是一方道祖,赤明時期最強的人之一。

    道德天尊旋即抬頭看向剛才那攻擊席來的地方,雙眸中各自演化一道氣息,一黑一白,直沖九天,于虛空中糾纏匯合,形成一方太極。

    轟

    太極輪轉,周天星斗,星河日月全都在瞬間消失,無數隱匿的異世界此時失去防護,全都顯現在世人面前。

    “這就是人道道祖的力量么”眾人瞠目結舌,僅一目光,就讓讓星河退避,日月無光,那些隱匿在星河中的異世界全都顯化世間。

    道德天尊如天地共主,山川河岳皆在其掌中,日月星辰歸其所有,太極之下,萬物皆歸其指揮。

    道德天尊的太極大道一直被人津津樂道,被認為是最接近天道的大道,天道便是yin陽輪轉,道德天尊的大道也是yin陽輪轉,只是道德天尊的道比起天道,差了最重要的一環,那就是道德天尊的大道無法直接chā手生死。

    道德天尊一眼便讓那些隱匿的世界顯化,而后沉聲說道,“何方道友對吾兒出手,還請出來一敘,將誤會解釋清楚,休要讓我逼你出來”

    說罷天地歸寂,毫無動靜。

    道德天尊揮手一指,方才演化的太極劃分為二,yin陽二魚各自游走出來。

    轟轟

    兩聲巨響,yin陽二魚就近卷入兩方世界中,那兩方世界旋即在眾生面前zhà裂,世界中的山川河岳化作流星,如煙花般散落天際。

    看得世人目瞪口呆,不過那兩方世界乃是無主世界,是古老的已死天尊的玄關,漂浮在星空中。

    見是兩方無主世界,道德天尊旋即再cāo控yin陽二魚,進入另外兩方世界,不多久再次毀滅,依舊是兩方無主世界。

    我們看著只咽口水,道德天尊這是準備將那些世界全都打爛嗎他就絲毫不在乎那世界中的生靈么

    道德天尊還yu出手,純陽子說道,“這天下能擁有那種力量的,就只有那幾個人而已。”

    道德天尊這才停下,不多久將目光放在了玉皇金身上,喊道,“玉皇犬帝,將你真身顯現出來,休要以金身誆騙我等。”

    玉皇乃是仙道大帝,卻被道德天尊喚作犬帝,萬族嘩然,之前一句不死鳳凰一句小秋子已經讓世人大開眼界,現在道德天尊一句玉皇犬帝又讓世人驚掉大牙。

    玉皇曾殺了道德天尊九個孩子,已經有了先例,對道子出手的極有可能就是他如果是他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