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191 章
    傷到了天

    只是那童子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孔,再化作一縷清氣,飄dàng至旁邊一粒騰起的沙塵中,這次化作一艷艷絕lun的女子,再看向陳秋開口,“這些你就不動心嗎當初的鬼道道祖我都未曾有許下過這種諾言。”

    “你到底是男是女”陳秋這種關頭竟還問了這么句。

    天化作的那女子猶豫了下,“男女我不知道,我所演化的萬物有yin有陽,有雌有雄,也有男有女,可能我都是吧。”

    陳秋哦了聲,旋即召出之前送給我的那把法劍,再指向了天化作的女子,“如果你要殺掉葉安,那就先贏了我。”

    她露出了無奈之色,“即便你萬般忤逆我,我也還是不想殺你,我掌控生死,你死了我可以讓你活過來,但我要殺葉安,你是阻止不了的。”

    說話身形陡然消失,緊接著我見她站在了陳秋背后,而同時,我的背后也一涼,我回頭看去,見一童子正站在我背后。

    童子手指指向了我的后腦勺,那女子卻帶著陳秋遁離了這里。

    第三百六十五章 帷幕

    陳秋或許能跟天jiāo上幾手,至于我,對上天我是沒有半點勝算的,所以當這童子指向我的后腦勺時,我沒用半點法術阻擋。

    他也沒有半點猶豫,指尖毀滅力量涌入我的身體,而我只做了一件事情,便是在那瞬間化作虛無,與玄關中那道先天正氣融合。

    轟

    四周再無我的身影,更尋不著半點氣息,世間眾人皆呆了,玉皇更是放聲狂笑,“賊子葉安,你也有今日,蒼天有眼”

    “終歸還是死了。”悲嘆聲四起,“強如陳秋也未能救得了他,這世間始終還是天做主的。”

    守護在這早已破碎的演武臺周圍的姜蘭蘭他們,看著瞬間被毀滅的我,呆若木雞,如變成了人形雕像,看不吃是悲還是哀。

    這童子旋即負手而立,輕念了句,“這世間強者,當盡握吾手。我猶豫過,留下你還是留下陳秋,但你讓我產生了恐懼感,所以我選擇了陳秋,我總要讓世人選定一個奮斗的目標,而讓世人以他為目標,才不會有人注意到我這個天,那樣也便沒了那么多逆天之人,待我再不需要陳秋吸引世人目光時,再送他去見你”他說完而后轉身看向蒼生,“各宗誰能成天下共主,我便庇護于誰。”

    他的這句話傳遍四海,玄門瞬間風起云涌,那些原本想要歸隱的,此時重新執劍。那些安然求穩的,此時調兵遣將。

    天已經給了機會,只要誰能笑傲最后,便可成為天之下第一人,這樣的誘惑太大了,沒人能擋得住。

    玉皇等人更是燃起斗志,來到仙道的各方再次開戰。

    天的目的很明顯,那就是讓這世間萬族互斗,讓這世間皆奉天行事,再無違逆他的人。

    姜蘭蘭、道子等人未曾在四周見我半點蹤影,確信我已經被天滅掉,幾人全要上前與天拼個你死我活,但那童子卻不屑對道子他們出手,化作一縷清氣離開了這里。

    待那童子離開后,演武臺上一粒極其不起眼的沙塵被戰斗的余波卷了起來,而后又被風吹走,一直朝著西面而去了,跨過山川河岳,最終落在了一破舊小村中里。

    龍漢大劫是雷劫,最高只有九道,我的第十道劫難不是雷劫,而是天的滅殺,只要能從天的手中活下來,我的劫難便是渡過了。

    我對上天是完全沒有勝算的,所以陳秋在天出現之前,才故意捏著我的傷口說了句留給我只有一線生機。

    這是鬼道信奉乃至一生追尋的生機,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是為一線生機,這一線生機便是化作遁去的那一縷先天正氣,置之死地而后生。

    這是陳秋提醒我的,用欺天的手段給自己留一線生機,不止欺騙了天,連天下蒼生都欺騙了,今后世間再沒有葉安這個人,否則天必定還會出手對我進行滅殺,除非我能在天道之下自保,方能再次高調顯化。

    那一縷先天正氣,讓我在最后擁有了創造萬物的能力,而我能力淺薄,能創造的東西有限,只有沙塵是最不起眼的。

    這便是無極之道的真義,世間無我,處處是我。

    只要是我創造的,我若創造了鷹犬,那我便是鷹犬,創造了沙塵,那我便是沙塵。

    不過雖然成功逃生,但也依舊到了煙消云散的邊緣,落地化為原形,滿身是血躺在了地上。

    我到的這小山村自然是我兒時生活的山村,很快被村里人發現了我,叫來爺爺他們把我搬回了屋子,外公他們也都在,看著他們我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急壞了他們,最后甚至找來赤腳醫生來幫我治病。

    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我才勉強能下床,第一件事情便是出門開了天眼觀看。

    北極星域的戰斗還在繼續,所有人都殺紅了眼,他們的戰斗早就打得天崩地裂,即便不開天眼,也能看見他們在星河中忽隱忽現的身影。

    我坐在門口觀望得出神,找來一木枝在地上寫下了參與戰斗的所有人的名字,因為這場戰斗絕對不會所有人都活下來的。

    在第五日,北極星域一聲轟鳴響起,破軍的破陣qiāng刺穿了萬神圖,萬神圖夾雜著大道力量一起崩碎,直接zhà碎了那方星域,天再次出現一道口子,旋即迅速恢復,地上蒼生慟哭,仙道道徒跪地高呼,“為天皇大帝送行”

    勾陳上宮上萬仙道道徒齊齊出現,旌旗飄飄,鐘鼓齊鳴,隆隆之音傳遍天地,上萬道徒盤坐念經,“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敕救等眾,急急超生,敕救等眾,急急超生”

    看罷,我將天皇大帝的名字劃了去,從此世間再無勾陳上宮。

    天皇大帝戰死,破軍身受重傷退出戰斗,回歸西蟾城中。

    當日下午,再有兩道大道崩碎的力量席卷天地,一則化作無葉之花,一則化作無花之葉,飄dàng至了北極星域邊緣,兩株yào草后似站著彼和岸,兩人攜手而行,相視一笑,回頭看向林岳,“這是我們留給你的東西。”

    說罷兩株yào草合二為一,終于有花有葉,穩穩落在了林岳手中,在他手中迅速生出了一碧綠的果實,而后花葉化作虛無,只在林岳手里留下了那果實。

    我忍痛將彼和岸的名字劃了去,隨后一笑,“你們最終還是相視一笑,攜手赴死,比天人相隔郁郁而終好多了。”只是他們圓滿了,我卻忍不住哭了,坐在門口嚎啕大哭。

    爺爺他們出來規勸,卻完全不知我在哭什么。我的朋友死了,我卻只能眼睜睜在這里看著。

    彼死后,斗姆元君遁回了雷海之中,脫離了戰場,她已經無力戰斗了。

    而長生大帝沒那么好運,堅持著最后一口氣逃離,卻被陳陽一刀劈散,玄關崩潰,大道力量四散。

    我又將長生大帝的名字劃掉了,自此世間再無神霄府。

    而陳陽分心追殺長生大帝時,九天玄女遁身到了陳陽身后,翎箭洞穿了陳陽的身體,看得我心頭一顫,好在最后關頭破軍出現,強行將陳陽帶離了戰場。

    九天玄女也因受創離開了戰場。

    當晚,渡厄天尊死于dàng魔天尊劍下,函谷關人道道徒為之送行,感天動地。

    純陽子則是一劍刺穿了紫薇大帝玄關,正要施展意念之劍時,紫薇大帝被斗姆元君強行帶走,而后純陽子也離開了戰場。

    剩下的,只有玉皇、后土和道德天尊還有西王母的戰斗了。

    他們的戰斗也并未持續多久,最后以雙方各有所創,離開了戰場。

    隨著他們四人的離開,這場三宗所有強者參與的戰斗才真正落下了帷幕。

    我看了下地上的名字,仙道還剩下玉皇、后土、九天玄女、斗姆元君、紫薇大帝,最后想了想把紫薇大帝名字劃掉了,他的玄關受道純陽子至強一擊,只有選擇重新證道,而在這個時代,他不會有陳陽那樣的機遇,想要重回巔峰,很難很難。

    人道還有道德天尊、西王母、純陽子。

    鬼道還有破軍、陳陽,至于陳秋,他不知被天帶到了哪里。

    第三百六十六章 葉秋

    戰斗結束,這世界進入了安靜期,赤明三宗再無一人露頭,倒是一些小勢力因為天的那句話,又因為赤明三宗受損嚴重而大打出手。

    我也開始進入了靜養期,筑基煉己,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

    證道煉成元嬰是煉炁化神的階段,之后便是煉神還虛,這是各宗副教主級別以上的人物的境界,將元嬰煉化虛無,而我一開始就沒有煉成元嬰,所以沒有這個階段。

    不過我的實力,還是在煉炁化神之上,煉神還虛之下。

    在村子里潛心修煉,這期間未曾出手一次,倒是傳授了我爹、爺爺、外公他們不少法術和修道心得,他們的實力突飛猛進。

    在村子里一呆就是三年時間,三年不曾外出一步,這村子也無人到來,直到三年后,村子才來了個道士,到門口敲了敲門,“葉安在嗎”

    我正在屋子里,抬頭看了眼來人,笑了笑,“哥。”

    來人是陳秋,我消失了三年,他也消失了三年,原以為他被天給禁錮住了,現在他的出現,讓我打消了這看法,陳秋見我也笑了笑,邁步進來上下看了看我,“臭小子,還活著呢,我還以為你當日沒聽懂我的暗示。”

    我說,“我也沒那么笨吧,都暗示得那么明顯了。”而后起身給陳秋端茶倒水,并問,“天怎么放你回來了”

    陳秋說道,“我還活著,這世間萬物就會以我為目標,我若死了,世間萬族就會以他為目標。他現在還不到殺我的時候,他也怕將來會有可以替代他的人出現,只能用我去吸引住世人的目光。”

    我釋然點頭,“難怪他當日對你說那些話,他對你越是重視,你便越是眾矢之的,世人就會想著怎么超越你,而不是超越天。”

    之后爺爺他們出來,陳秋跟爺爺他們閑聊了起來,我一直坐在旁邊聽著。

    只是他們的話好像永遠說不完,從白天一直聊到了夜晚,最后我實在不想等了,才催著爺爺他們去歇息,最后剩下我和陳秋呆在屋子里。

    我問陳秋,“現在外面形勢如何了”

    陳琦聳了聳肩,“老一輩人物已經完全隱匿了,就剩下些后輩還在爭斗。”

    “人道和鬼道還是合作狀態嗎”我再問。

    陳秋笑了笑,“是,不過名存實亡,自上次后,仙道將分布在人間的大部分道徒都收了回去,只有江南一帶還在仙道掌控中,而仙道的地盤被人道接手,人道已經在準備應對鬼道的威脅了,分別在鬼道的乾元派、太極宗、離恨教鄰地建了分支,全真道也建在了無名宮相鄰之地,一旦開戰,他們會先吞并鬼道這三個新興支派,甚至會進軍無名宮。”

    那三個新興分支是陳秋安排王月月他們去建立的,純陽子未雨綢繆,竟然打起了他們的主意,不過換做是我的話,我也會這么做。

    “仙道不是還沒徹底消亡嘛,仙道還有玉皇和后土這兩個道祖級別的人物呢。”我說。

    陳秋起身朝門口走了去,站在門口負手而立,抬頭看著天說道,“玉皇道心已失,修為逐日遞減,是參與不了太大的戰爭的,而仙道后輩被你殺得差不多了,還剩下四位天子,數量沒法兒跟鬼道和人道比了,仙道衰敗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哦哦了點頭,之后猶豫了好久才敢問陳秋,“姜蘭蘭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陳秋嘆了口氣,“給你建了衣冠冢,整日消沉,不過好在修為沒有退步,林岳和秦夢都證道了,林岳渡了七道雷劫,秦夢渡了五道雷劫。”

    我還活著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否則天極有可能再次出手,姜蘭蘭他們太引人注目了,這消息自然是不能讓他們知道的,也只能先讓他們以為我已經死了。

    只是陳秋說完這句話后再看著我,面色凝重地說,“有一件事情,你有必要知道。”

    “什么”我看陳秋面色認真,知道此事并不尋常。

    陳秋說,“道德天尊已經于半年前坐化。”

    我聽了一驚,“他不是從那場戰斗全身而退了嗎”

    道德天尊的可是人道道祖,叱咤好幾個時代的人物,一方道祖坐化,按道理這四方游魂野鬼也會有所耳聞,我卻從未聽他們說起過。

    陳秋說,“那日戰斗受傷嚴重,已經無力回天,堅持了兩年多后選擇坐化在函谷關內,坐化之前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將人道道祖之位傳與純陽子;第二件,給玉皇送去了他已死的七個兒子的玉輦,加上自己之前被玉皇殺死的九個孩子的貼身之物,玉皇見后道心方才徹底喪失;第三件,他見了道子。”

    “道子”我心頭一緊,陳秋在道子這倆字上加了重音。

    陳秋恩了聲,“道子見過道德天尊后,徹底脫離了鬼道,選擇加入人道,丫頭他們勸阻過,道子說,她會在鬼道,全是因為當初你在妖劍山的那個擁抱,你已經死了,她沒有繼續呆在鬼道的必要了。”

    我聽著感慨萬千,不過也還好,如果道子知道我還活著,或許會回到鬼道吧,只是還不到我出現的時間,但只要我出現做出幾件稍微轟動點的事情,天必定就會知道了。

    要么就像現在這樣,在無人問津的小角落默默呆著,要么就改頭換面,隱姓埋名出去游dàng。

    陳秋跟我說了這些情況后,再回頭看著我,“你什么時候背著我收徒弟了”

    我愣了下,“我沒呀。”

    陳秋稍稍詫異了下,“自三年前你從世間消失后,就有一個名喚葉秋的人以你徒弟的名義四處闖dàng,先是將塵世玄門世家挑戰了個遍,之后又去yin司酆都城闖了一趟。人道的昆侖一脈也被他下了戰書,昆侖山璇璣子本想應戰,被純陽子阻止了。這個葉秋又轉而挑戰了金童,最后雙方各有損失,打成了平手。”

    璇璣子可是純陽子的師弟,這人膽子也真大,竟然敢去挑戰昆侖一脈。

    不過他的實力竟然能跟金童戰平,也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