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205 章
    你所做的事情,你師父還活著的話,他肯定也會做,只是可惜了。”

    聽著九公主的感慨,我只是淡然一笑,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的話,哪兒有這般隱忍,就如在人道境內和清一、璇璣子的戰斗,三年前的我必定會分出個勝負來。

    九公主隨后又說,“你去西蟾城的那段時間,陳陽跟我說了另外一件事情,你有必要知道。”

    “你說。”我道。

    九公主滿臉憂心說道,“陳陽告訴我,一旦九天玄女知道自己中計了,極有可能以張道陵、趙升的xing命為要挾,來博取一條生路,現在千里會戰近在咫尺,張道陵和趙升遲遲未有準備,我覺得陳陽所說之事,極有可能會真的發生。”

    我聽著一愣,之前我并未想到過趙升和張道陵。

    如果九天玄女真的得知自己中計的話,前后左右皆不能來接引她,那么正一道就成了她最后的保障,張道陵、趙升這兩個舉足輕重的人肯定會被拿來用作要挾,忙問九公主,“那左將軍有應對之策嗎”

    九公主說道,“陳陽說,如果九天玄女真用張道陵和趙升來威脅的話,他們二人或許會為了最后的勝利,選擇自裁”

    我遲疑了會兒,點頭恩了聲,“盡快解決掉張衡,然后去幫陳陽。”

    此后不再多言,行了約莫有一個多時辰,見前方有人正腳踏蓮花而來。

    我和九公主則立穩身形站著,等著他過來。

    對面來人自然是張衡,他也瞧見了我們,稍作猶豫,還是朝我們走了過來,到了我們跟前對我們頷首示意說道,“兩位不在金鸞山,怎么出來了”

    我淡淡笑道,“鬼道正值開山立派之際,不知張天師你此刻外出,又去了哪里”

    張衡也是面掛笑意,一臉坦然,“出來走走,這這點權利還是有的吧。”

    九公主則面無表情說道,“出去走走的權利自然有,不過兩軍jiāo戰,如果你是不小心走錯到了茅山,那就不一樣了。”九公主說完再看了下張衡身后,再說道,“你似乎正是從茅山回來的。”

    張衡收起了笑容,深吸了口氣,而后取出一把刻有虎形的墨色長劍,咻地揮了下,再對著我們說道,“我們也不用打啞謎了,我是去了茅山宗,也把你們開山立派的事情告訴給九天玄女了,仙道駐扎在茅山的道徒以及九天玄女本尊已傾巢而出,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也不用再多說了,直接動手吧。”

    張衡倒是個明白人,我們在這里堵截他的目的他很清楚,直接自己jiāo代了。

    而張衡作為yin司五方鬼帝之一,雖然實力不如其余兩方鬼帝,但證道時間卻比我們要久得多,他的實力大概與張道陵差不多,不過因為天賦有限,這些年與張道陵之間的心結未解開,所以修為進步緩慢,如今他的實力,應該跟璇璣子差不多。

    我和九公主是有能力把他拿下的。

    我也不再多言,取出長qiāng橫在面前,九公主雙眸瞬間變幻成兩色,身后九條潔白的尾巴漸漸出現了,飄逸擺動著。

    “張道陵那邊,我們幫你解釋,盡量讓他給你留一個好印象,畢竟你是他的兒子。”我說了句。

    立馬揮qiāng劈去,九公主則搖身一變,化作妖身,在周圍游走起來,一股股魅惑之氣襲來,張衡眼神漸漸開始渙散。

    轟

    我趁此機會再次劈qiāng突進,近到跟前,持qiāng刺去。

    就在qiāng芒即將靠近之時,張衡突然恢復正常,手中長劍一揮,只聽得吼地一聲虎嘯,一頭黃白相間的大虎自他劍中撼天動地而出,立在了張衡身前。

    張道陵的法劍有兩把,為三五斬邪雌雄劍,其中一把在趙升那里,一把在張衡這里,這兩把劍由當初張道陵坐騎蘊養而成,必要的時候便會顯化老虎本身。

    危機時刻,張衡劍中之虎果然出現了,對著我低沉嘶吼起來,稍有不對就要撲上來,但張衡卻說了句,“你去對付那只九尾妖狐。”

    這吊睛大虎會意,立馬縱身一躍,直接朝著在旁邊游走的九公主而去,九公主反應不及,當即被這老虎撲倒,朝著下界而去。

    就在快要落地之際,九公主九條尾巴繞動,將那大虎死死纏住,再扭動身子,換做九公主在上了。

    轟

    白虎落地,將下方山丘砸了個粉碎。

    那白虎自然不是九公主對手,張衡知道拖延不久,則想趁著這個機會將我先解決掉,各個擊破。

    二話不說,張衡揮劍上前,撥開我的長qiāng,左手直接掐了一大印涌上前來,我避開他的長劍,又撥開了他的大印,旋即立馬選擇進攻。

    張衡并不簡單,見我主動進攻,立馬從身上取出一把東西來,朝我丟了過來,靠近我之際,卻化作數十個張衡,各自手持法劍站在我面前。

    “你知道我在哪兒嗎”前面這數十個張衡同時開口,而后四面八方動了起來。

    我凝神看著,突感覺得身后危險襲來,回身直接一qiāng,挑碎后面這張衡,他卻緊接著化作了一粒豆子,落了下去。

    “撒豆成兵。”我嘀咕了句,“不知道是你的豆子多,還是我的劍多。”

    說罷并指,下界枯枝樹木層層飄起,立在我身后,再念咒發令,這些樹枝化作利刃朝前方涌去。

    第三百九十四章 陳陽對戰九天玄女

    這些以法術演化出來的人戰斗力并不強,即便不用真正的劍,也能很快將他們解決掉,這些人雖然極力躲避,但豆子有限,地上的枯枝樹木卻很多,不多時間,這場上又只剩下了我和張衡二人。

    因為張衡沒能抓住機會將我解決掉,地上九公主這會兒已經將那老虎打至不能行動了,再騰身上來,迅速釋放大道。

    張衡也快速釋放大道,但九公主出其不意,比張衡快了一步,他與九公主目光對接瞬間,眼神渙散,九公主再以妖魅聲音說道,“收起大道。”

    張衡還真的就聽話了,將即將釋放的大道規則收了回去,我趁此機會直接沖上前去,一qiāng刺入了他的玄關,九公主依舊以魅惑大道魅惑張衡,而這會兒張衡卻開口笑了笑,端起手中長劍看了眼,說道,“我死后,將這把劍還給我父親。”

    說著把這把劍丟了過來,我接過長劍,同時從他玄關中抽出長qiāng,九公主閉了閉眼,魅惑力量消失,張衡再看了看九公主說道,“單打獨斗,你們兩人都不是我的對手,即便你們兩人聯手,我也不可能這么快會落敗。”

    “但你還是輸了。”九公主說道。

    張衡笑了笑,“不,我這一生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向我父親證明,我能做成一件事情,現在我的目的已經達成,我只是死在了你們手下,但我沒有輸。”

    張衡的想法跟我們不同,我們是以生死論成敗,卻不知他又以什么論成敗。

    陳陽那邊估計也快要開戰了,我們不想在這里耽擱,便要和九公主兩人離去,才走出一截兒,張衡喊了我一聲,“我很早就知道你們想要與九天玄女做最后的對決了,但是如果沒有我去通知九天玄女,她是不會中計的,所以我就去了茅山宗。”

    千里會戰的事情只有三個人知道,就連其余鬼道道徒都不知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你怎么知道我們謀劃的事情”

    張衡說道,“從你叫我張天師的時候我便已經知道了,你們是想故意激怒我,再加上你們要去金鸞山開山立派,不正是想讓我去通風報信嗎”

    “既然你知道我們是有意激怒你,你又為何真去通風報信了”我詫異問道。

    張衡神色悵惘道,“我父親沒能幫鬼道打敗九天玄女,而我卻推動鬼道擊敗了九天玄女,他沒做到的事情,我卻做到了,這一次他該不會指責我了吧。我不屬于鬼道,但我也不屬于仙道,你們都認為我是三姓家奴,而我不過是想證明自己而已,所以我沒必要為仙道賣命,我要的,只是我父親能而對我點頭說一聲好”

    張衡說話期間,他的元嬰正在步步崩碎,我和九公主相視看了眼,立馬走上前去,各自以五炁渡入他的玄關,并說道,“你先別分心,凝聚精神護住元嬰,今后修為可能會降低,但能保住xing命,不活著,你永遠聽不見你父親對你的認可。”

    張衡卻推開了我們,說道,“我已經得到了他的認可了。一旦你們二宗開戰,九天玄女必定會拿他和趙升做要挾,我去茅山宗見過他們,已經暗示了他們二人,如果有防范,他們二人應該可以活下來。”張衡說著回過身去,朝遠方走去,并說道,“九天玄女麾下有天尊級大將,陳陽沒有,你們去幫她吧。”

    我和九公主怔怔站著,不知該說些什么。

    而就在此時,正一道的青云道人正快步趕來,看見正在遠去的張衡,忙追上了他說道,“張天師讓我告訴您,是他錯了,你走自己的路是對的。”

    “好,你告訴他,我原諒他了。”張衡嗯了聲,再繼續往前走去。

    行走至遠方,轟然一聲,元嬰碎裂,大道力量四散,這片區域化作廢墟,寸草不生,青云道人神色悲憫拱手行禮,再對我們行禮之后,快速離開。

    我和九公主站在這里看了好久,最后說了句,“我們都誤會張衡了,倘若這次鬼道能勝,張衡當記頭功。”

    沒時間為張衡哀悼,我和九公主快速離去,前去追鬼道大軍。

    只是還未等我們到云龍澗,就天天色大變,一聲玄鳥戾鳴自遠方傳來,緊接著便見一頭玄鳥扶搖直上,九天玄女緊隨玄鳥而上。

    嗡

    遠方大道規則散開,原本正在向上的玄鳥和九天玄女在這大道之下,竟直接向下俯沖了下去。

    “這是詭道,化yin為陽,以下為上,陳陽和九天玄女已經jiāo手了。”我道。

    果不其然,玄鳥和九天玄女轉向往下的同時,身著黑甲的陳陽向上沖去,無數金色翎劍shè向陳陽。

    但在靠近陳陽的剎那,化作了齏粉。

    九天玄女旋即立在玄鳥身上,聽著下方云龍澗傳來的的哀嚎之聲,再凝神看著陳陽說道,“這一次是你勝我一籌。”

    陳陽也腳踏大道蓮花,持刀站在九天玄女對面,這兩宿敵在這個時代,終于迎來了第二次jiāo手。

    她們兩人,一人為鬼道左將軍,一人為仙道兵部掌權人,后土和西王母向來低調,她們兩人就成了玄門中理所當然的女xing領袖,也是實力最強的兩人,一山不容二虎,她們兩人始終只能留下一個。

    我和九公主快速前往,到了云龍澗上,看見了被鬼道道徒團團圍住的仙道道徒,鬼道道徒人數如今已經多于仙道道徒,再加上兵器被魯班改良過了,即便仙道道徒身著戰甲,也擋不住這兵器。

    這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場狩獵,仙道道徒被圍困在云龍澗中,成了鬼道箭下的獵物。

    不過仙道六丁六甲中,還有剩下幾位將軍還在,他們沖出了云龍澗,對云龍澗上鬼道道徒大開殺戒。

    陳陽和九天玄女兩人虛空對峙,無暇管下方的事情,我和九公主適時趕到,兩人合力直接一擊擊殺了六丁六甲中一位將軍。

    剩下幾人這才看向我們,說了句,“鬼道原來還有天尊級別的人物。”

    說罷同時朝我們沖來,一共七人,在他們靠近我們的瞬間,九公主施展大道,眼神陡然變化,再說道,“滾回云龍澗中。”

    這幾人聽后竟乖乖聽話,下了云龍澗,而九公主順手抄起旁邊一柄長劍,投了下去,正面刺中其中一人。

    大道散開,云龍澗中仙道道徒瞬間損傷過半。

    第三百九十五章 劍冢

    云龍澗中仙道道徒也明白,仙道氣數已盡,回天乏術,但是令我意外的是,這些仙道道徒卻斗志昂揚,絲毫沒有因為被困而意志消靡。

    我和九公主站在云龍澗上看下去,下方仙道兵部幾位將領也抬頭盯著我們,最后冷笑了聲。

    有一仙道道徒此時上前稟報,“稟報將軍,鬼道道徒四萬,我軍三千,是否迎戰”

    下方將軍一臉坦然說道,“傳令下去,仙道道徒,cāo戈持劍,繼續戰斗”

    “是”仙道道徒退去。

    而后云龍澗中一片喊殺聲,我也明白了當初的仙道為什么為凌駕于所有宗派之上,從這些仙道道徒身上可見一斑,他們心中存在這希望,不論修為多么低微,地位多么卑劣,他們始終都是在為了自己的抱負而奮斗。

    他們在加入仙道的第一天開始,或許就已經知道了今日的結局,當這天真正來臨的時候,他們早就有了準備,自然也無所畏懼。

    九公主也被其感染,哀婉對上方的鬼道道徒下令,“盡快結束戰斗,讓他們少受點苦。”

    鬼道道徒又何嘗不明白,他們跟下方的人一樣,都不過是這亂世中的浮萍野草而已,不值一提,來時不被人所知,死后也不知姓甚名誰。

    這場戰斗,無論成敗,后世人記載的也不過是云龍澗之戰這幾個字,沒人會知道他們的名字,勝了又如何敗了又如何

    陳陽和九天玄女同時看向下方,兩人皆緊蹙眉頭,最后陳陽開口說道,“寧為太平犬,不做亂世人,這個時代人命最不值錢,你我還好,今日無論你我誰能活下去,都會被后世人傳頌。但他們不一樣,如果蒼天有眼,他們還能活出一世的話,希望他們永遠不要選擇踏足玄門了。”

    九天玄女看著下面仙道道徒的負隅頑抗,閉了閉眼,兩行清淚自她眼角滑落,“這個時代,死掉的人才可以得到解脫,活著的人還會繼續受苦,我一人支撐著仙道兵部,這些年真的累了,但是我不能死,我還沒看到仙道統御萬方,這個天下還需要我。”九天玄女說著并起手指,金色翎羽浮現于她的身后,形成密密麻麻的劍陣,再一咬牙,翎羽化作利劍朝陳陽而來。

    她們二人的實力,皆是靜則天下安,動則諸侯懼的人物,九天玄女再次動手,這萬千翎劍浩浩dàngdàng而來。

    虛空瞬間被穿透無數大洞,前一秒還在九天玄女面前的翎羽,下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