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 209 章
    ,今日清晨攻打鬼神坡,共發起三次進攻,林曉峰做出三次調整,每次都被人道道子識破,鬼神坡道徒已經退回滇池。”

    陳秋默默聽著,等他說完之后才問道,“林曉峰呢”

    說起林曉峰,這道徒面色顯得極為悲痛,好一會兒才道,“林曉峰道祖生死未卜,并未跟其他道徒退回滇池。”

    鬼神坡易守難攻,當初派林曉峰去那里開山立派為的就是守住鬼道地境不被侵犯,但這才短短一日,道子竟將鬼神坡攻破,讓人難以置信。

    林岳和趙升聽罷同時開口,“我去會會道子。”

    陳秋卻抬手止住了他們二人,說道,“你們不是人道道子的對手,以人道道子之能,鬼道目前只有三人可與之匹敵,破軍、陳陽還有我,破軍尚在南方,我需留守西蟾,陳陽昏迷不醒,如今鬼道無人能壓制道子,暫且不用管她。”說罷再對這道徒說道,“告訴滇池守將,邊守邊退,不可正面與人道道子jiāo鋒。”

    這道徒不明白陳秋為什么這么安排,但還是應是離開。

    等他走了后,我才對陳秋說道,“我想去守滇池,畢竟她是我師父,鬼道只有我最了解她。”

    陳秋依舊搖頭,“排兵布陣靠的不只是實力,而是謀略,你們之中無一人是她的對手,她的大道可窺視過去未來,你們所做的一切部署,她會比你們自己還要早知道,你要如何守得住”

    陳秋一點我們才明白,原來道子是運用了自己的始合之道。她能看到未來一角,自然清楚未來會怎么部署,便能提前做出反應,根本防不勝防。

    “那要怎么辦無人去阻止她,一旦靠近西蟾城了,人道大軍必定隆隆而至。”我問道。

    陳秋想了想說,“人道還會再襲擾其余新興支派,趙升、九公主去青峰山;秦夢、林岳去杻陽殘脈;穆三郎、葉安、姜蘭蘭去那小道觀,放棄防守,直接選擇進攻,一定要在人道道子靠近西蟾城之前逼近全真祖庭,屆時人道道子自然退兵回守。”

    “道子真有那么恐怖”聽罷陳秋的安排,林岳問了句。

    陳秋很認真點點頭,“若是道子有道祖實力,或許連我也無法壓制她。”

    今天就一章,晚上公司聚餐必須得參加,周六補回來。

    第四百零二章 護寶八人

    道子的始合之道,乃是天道之下最強的大道之一,如果她擁有了道祖實力,那么窺視的就不只是未來一角了。

    當初彼憑借自己的麻衣相術,就能每次都從副教主級別的岸眼皮子底下溜走,道子的大道比麻衣相術可要厲害多了,所以不難理解陳秋為什么會這么說。

    一旦道子足夠強大,只要她選擇躲避,幾乎沒人可以找到她在哪里。

    不過現在,陳秋想要秒殺道子還是易如反掌的,陳秋所說的要留守西蟾不過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原因,他不忍心對道子下手。

    妖劍山上,我給了道子一個擁抱,是陳秋指使的,我拜道子為師也是陳秋指使的,道子證道也是陳秋從旁指導,我和道子因為他結緣,再加上道子與我們關系匪淺,又要怎么下得去手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道子主動退去,如果她真的逼到西蟾城了,那個時候陳秋出手,世上怕就不會有道子這個人了,陳秋的安排看似在逼退道子,實際是在救道子。

    我們又如何不明白這一點,當即領命,分成三批離開了西蟾城,青峰山、杻陽殘脈都有大量鬼道道徒鎮守,我、姜蘭蘭、穆三郎我們三人去的那無名宮卻沒什么道徒,不過卻是鬼道極為重要的一個地方。

    三人一路南下,行至無名宮,鎮守無名宮的張天祖見我們歸來,出來迎接,先對穆三郎躬身行禮道,“師父。”

    而后再對我和姜蘭蘭行禮,“葉師叔,姜師叔。”行禮過后再看了看我,笑了笑說道,“弟子有眼無珠,上一次竟沒看出你就是葉安師叔。”

    我笑了笑,并不討論此事,隨后詢問張天祖對面人道的情況。

    張天祖之后把人道的情況跟我們講了一遍,之前有斷魂崖在,人道不敢進犯斷魂崖半步,但現在斷魂崖已經被送入無盡星空,人道則屢次進入鬼道地境挑釁,再加上這無名宮道徒加起來不過百人,張天祖如今實力也只是zhēn rén境界,所以一直不敢主動出擊,只能忍耐。

    不過也因為這無名宮乃是陳秋居住過的地方,人道雖然挑釁,但也不敢來進犯這里,不斷襲擾的目的則是逼張天祖離開這里,張天祖一旦離開這里前去迎敵,那么便是張天祖喪命之時。

    這無名宮距離全真祖庭最近,前來襲擾的人乃是全真道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名喚一陽道人,這一陽道人跟純陽子乃是同一時代的人,天賦卻遠不如純陽子,不過有純陽子的教導,這一陽道人也在兩百多年前證道了,這些年一直在全真祖庭未出。

    得知前來襲擾的人只有一陽道人一個天尊級別的人物,我們放心不少,商量一陣,決定留下兩人鎮守無名宮,剩下一人前去解決了這一陽道人,而后再不斷往前突進,等林岳、趙升他們兩方靠近全真祖庭時,再三方對全真祖庭形成圍攻之勢。

    商議完畢,當日準備歇息一陣,幾人皆在無名宮中打坐時,卻聽得鬼道地界邊緣有人千里傳音喊道,“張天祖縮頭烏龜,可敢出來一戰再龜縮藏首,丟的便不止是你自己的臉了,而是你師父穆三郎的臉,更是整個鬼道的臉”

    “張天祖縮頭烏龜”

    “”

    鬼道邊界,叫罵聲不停,張天祖聽后面色微變,直接站起身來,取下了掛在墻邊的一張彎弓,說道,“之前因為我若走了,這無名宮無人鎮守,現在師父師叔來了,我也不用擔心了,我去與這廝一戰”

    張天祖不過zhēn rén實力,怎么可能是天尊的對手,穆三郎直接對他搖搖頭。

    我看著張天祖笑了笑說,“你的隱忍是對的,他就是為了逼你出去,這一陽道人看來并無謀略,若是要逼你出去,又何止叫罵這一種方法。”

    張天祖聽后頗感興趣,問道,“那如果換做是葉安師叔要逼我出去,會用什么辦法”

    “善動敵者,形之,敵必從之,予之,敵必取之。如果他直接到白帝鎮中,你必定會依照他的形勢作出改變,他再在白帝鎮中給你一點利益,你必定會前去取來,他要的不過是你離開無名宮,而白帝鎮并不屬于無名宮。”

    我說完張天祖思索了好一會兒,最后拱手道,“受教了。”

    我也笑了聲,再說道,“如果你現在出去,他應該會很開心,不過要是他看見你師父站在你身后,他又會是什么表情我很好奇。”

    張天祖也一喜,忙看向穆三郎問道,“師父,我們一起去吧。”

    穆三郎果斷點點頭,隨后兩人離開無名宮,前往鬼道邊境,我和姜蘭蘭則開啟五感注視著那邊。

    一陽道人看起來已經有六七十歲的樣子了,背負一柄長劍,身后跟著上百人道道徒,正在當初斷魂崖舊址叫罵著。

    張天祖和穆三郎兩人快速靠近,原本想看看一陽道人的臉色的,不過還不等他們靠近,一條黑龍呼嘯而下,落地化作一人,手持長qiāng橫在面前,滿臉詭笑看著一陽道人說道,“吾乃葉安首徒葉秋,閣下可敢與我一戰”

    葉秋出現,穆三郎和張天祖兩人立馬停下了腳步。

    我拍了拍額頭,“這人怎么yin魂不散”

    葉秋這個名字,一陽道人不可能不知道,前不久葉秋才跟我一起對抗過人道的清一和璇璣子,葉秋實力雖然不如璇璣子,但是卻能從璇璣子手中安然逃生。

    一陽道人當即衡量出了自己與葉秋的強弱之分,停住叫罵,忙回頭喊道,“快撤退”

    說罷腳踏大道蓮花就朝人道祖庭逃去,根本不管下方人道道徒,葉秋則笑了笑,“我讓你先跑十息”

    天尊的十息已經極快了,足夠他趕到全真祖庭了。

    一陽道人火速離開,眼見著就要回到全真祖庭了,才回頭喊道,“狗賊葉秋,有種來全真祖庭殺我”

    葉秋呵呵一笑,掂量了下手中長qiāng,然后奮力將長qiāng拋了出去。

    嗤啦一聲

    長qiāng破空而出,直接在虛空留下一道弧線,那一陽道人正要落入全真祖庭中,長qiāng已至,轟然刺穿他的玄關,葉秋的長qiāng也穩穩chā在了全真祖庭的大殿頂上。

    一陽道人愣住了,回頭看了眼,滿臉驚愕和惶恐,旋即大道崩碎,大道力量壓向全真祖庭。

    這力量足以將全真祖庭毀掉了,不過就在此時,全真祖庭之中,八道身影破空而出,同時一掌,愣是將那崩碎的大道力量打向了我們這邊。

    這其中不止一陽道人大道的力量,還有這八個人的力量,這種力量足以毀滅掉葉秋了。

    葉秋前一秒還因為殺掉一陽道人沾沾自喜,見這力量摧枯拉朽而來,自知不敵,迅速退避。

    “走”我看了姜蘭蘭一眼,而后與姜蘭蘭一同離開無名宮。

    前面穆三郎也往前行去,三人匯聚,一齊發力,直接將這股力量送入了星空之中。

    而后三人立足虛空,與全真祖庭的那八人相對而立。

    “那是護八寶紫金錠的八位弟子。”八寶紫金錠的最后一寶就是護寶,全真道護寶之人就是這八人。

    第四百零三章 有所求

    這八人中,五人已有天尊實力,剩下三人分別是半步天尊和zhēn rén實力,這幾個天尊證道時間比我們要長,不過實力并不是很強,在末法時代可以當做全真道的底蘊,但是現在是黑暗時代,這個時代天尊已經不值錢了,也難怪全真道一直沒有讓他們出現,這幾人遙向看著我們,而后一中年道士將全真祖庭上那長qiāng取了下來,拿在手中掂了掂,再凝神盯著葉秋,喊道,“道友的兵器,還給你”

    說罷咻地將那長qiāng拋了過來,直沖葉秋眉心,葉秋紋絲不動,就在長qiāng即將刺入他眉心的時候,他伸手抓住了qiāng柄,微微一笑,而后轉身看向我們這邊,躬身行禮,“弟子葉秋,參見師父。”

    這個葉秋如今也算是天下聞名,還有我之前化名的葉陽,現在世人已經知道葉陽就是我自己,這個葉秋自然就成了我唯一的徒弟了,穆三郎和姜蘭蘭瞥著我看了眼,“你什么時候多出的這么個徒弟”

    我根本沒有收他為徒,他自己要以我徒弟自稱我也沒辦法,則看向葉秋打趣說道,“你不是一直讓我叫你師兄嗎”

    葉秋面露尷尬,“你先騙我的。”

    “我可不記得有收過你做徒弟。”我再說。

    葉秋抬頭看著我一笑,“做我師父,不是看你愿不愿意收我為徒,而是看我愿不愿意拜你為師。”

    我頓時無語了,不過這個葉秋為人還算仗義,做事風格我也頗為喜歡,如果他硬要拜我為師的話,我自然求之不得,不過連陳秋都沒收徒,我又怎么能先他一步收徒呢只能先打發掉這葉秋,笑了笑說道,“你的實力雖不如我,但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佼佼者,你我大可以以平輩相稱,又何須拜我為師”

    葉秋想都沒想就說道,“救命之恩大于天,若不是當日你賜我名字,我或許早就成了雷下飛灰,在我們龍族,賜名者便是長輩,我自然不能認你為叔父,思來想去只有師父最為恰當,三年前本以為你已經戰死,所以才以你的名義四處闖dàng,既然你沒死,我便來報答我當年救命之恩了。”

    我又說道,“當日我救你一命,你也救我一命,我們恩怨兩清,我兄長尚未收徒,我不能先于他收徒,況且你的xing子不羈,實在不是可受管束的人,拜我為師反而限制你的發展,自由自在來得多爽快。”

    我的拒絕,讓姜蘭蘭她們大為不解,連人道祖庭那幾人也不理解。

    葉秋雖然是近來三年才出現的,但是卻在這世間攪起了不小的風云,能在璇璣子手下保命,實力定然高超,要是收了這么一徒弟,不止是對我,對鬼道也大有裨益,全真道當即有人表示,“葉秋道友,鬼道葉安不愿意收你,倒不如來我全真麾下,以你的實力和潛力,來我全真甚至可以做我全真道下一任道祖,純陽道祖也定會重視你,極有可能將他那一身本事傳授于你,屆時你又何須對這葉安卑躬屈膝。”

    “全真道廟太小,容不下我。”葉秋聽罷回頭冷嘲熱諷了一句。

    那伸出橄欖枝的全真道之人臉色當即變了,尷尬得很,只得冷哼一聲,“不知好歹”

    我的拒絕讓葉秋也頗為不解,愣著神看向我,而后直起了身子說道,“既然你不愿意收我為徒,要跟我講恩怨兩清,那我便跟你說道說道,當日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你一命,咱們確實恩怨兩清了。這三年間,我為鬼道肅清多少敵人又幫了你的朋友多少次是不是你欠我一人情了”

    我都納悶兒了,我說了要跟他平輩相稱他不樂意,非得拜我為師,難不成這人又受虐傾向

    不過他將他這三年所作所為只算作一個人情,也算是足夠厚道了,我點頭嗯了聲,“確實欠你一人情。”

    他又說道,“前幾日,我在璇璣子和清一手下救你一命,你是不是又欠了我一條命”

    “我自己有本事逃脫。”我說道。

    “那就欠我一人情。”他改口道。

    我恩了聲,“算。”

    他繼續說道,“我幫了你,你卻把我丟在人道,害我差點被璇璣子所殺,你是不是欠了我一條命”

    他這么一件一件數來,旁邊姜蘭蘭和穆三郎都聽不下去了,說道,“你就收他為徒吧。”

    我也懶得聽下去了,揮手止住了他,說道,“玄門拜師都需拜師禮,你有拜師禮嗎”

    葉秋聽罷大喜,搖身一變,化作一條百丈黑龍盤旋于天際,而后到了我跟前說道,“我就是禮物,師父上來”

    我愣了下,姜蘭蘭和穆三郎還有那張天祖頓時眼熱了,人道幾人眼里寫滿嫉妒。

    九天玄女有跟她實力相當的玄鳥為坐騎,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