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借出南方
    第四百三十二章借出南方

    這半步多店主以前露面都以霧氣遮蓋己身,再加上在聲音上做了修飾隱藏,她的言語、行事風格都跟男人無異,所以天下人理所當然把她當成男人。

    半步多店主露面,進攻她的純陽子、破軍、蕩魔天尊三人也都稍微愣了下,因為她看起來太年輕了,不過我們也能理解她為什么常年以白霧遮面,只是因為她看起來竟然不過十四五歲的模樣,若以這模樣示人,誰會想到這小姑娘竟然是半步多店主,更是古往今來最強幾人之一。

    破軍幾人雖然由于了下,卻沒停下進攻之勢,不管是男是女,她都是玄門的敵人,這個時代不會因為她是女人就會對她心存憐憫的。

    兩劍一槍,同時到了半步多店主身邊,半步多店主卻把眉頭一蹙,瞬間化作六臂,各擊向三人。

    只聽得三聲巨響,這兩劍一槍同時刺入了半步多店主的身軀,鮮血瞬間染紅半步多店主的衣襟,而攻來的三人也被半步多店主同時擊飛了出去,各自吐血。

    強者對戰,不像我們這么麻煩,他們每一招都是致命一擊,能擋得了就活,擋不了就死。

    一瞬間,他們四人全都失去了戰斗力,各自立身站著,旁人也都看明白了,而此時一旁觀望的兕化作妖身上前,另外一邊后土也上前來,看著我們道,“鬼道接下來要出什么人”

    他們都活chéng rén精了,現在之前三人已經失去了戰斗了,這會兒上的話只用收割便可,但即便這樣,他們還是要求公平,各宗都要出一人。

    而在這里的,只有我們鬼道后輩了,猶豫了好一會兒,我和姜蘭蘭兩人站了出來,“我們倆。”

    這半步多店主現在急需療傷,見我們還想要進攻,不由得笑了,“玄門正宗做事便是如此么以車輪之戰欺負外族,若真有膽量,怎不敢跟我單打獨斗”

    我和姜蘭蘭雖然是后輩,但是之前我跟純陽子已經交過手了,雖然很狼狽,但是也活著逃掉,實力已經接近副教主,而姜蘭蘭被看做天縱之才,又先與我證道,我們兩人聯手,應該可以比得上一位副教主了。

    至于半步多店主那話,卻沒人在意,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只要能擊敗她,誰又會管是不是車輪戰。

    見我們不停下,下方遠半步多舊部皆沖天而起,將半步多店主圍繞在了其中,半步多店主卻只說了句,“撤退”

    而后便見龍脈紛紛離去,半步多舊部也抬著那三座大殿離去,半步多店主旋即快速離去,留下話道,“赤明三宗果然是好樣的,待我召集全部半步多舊部,再與你們一一算賬。”

    我和姜蘭蘭本來準備追擊,這半步多店主好不容易受了傷,正是處理掉她的好時機,但是后土都沒有追擊,只是默默看著。

    現在還不是跟半步多開戰的最佳時機,因為赤明三宗還沒有達成共識,又有誰會愿意用自己宗內的實力為代價去處理半步多這龐然大物。

    他們走了,這里又只剩下了赤明三宗,破軍依舊在這里,沒有鬼道其余人幫忙,況且他已經受了傷,其余各宗里,后土、兕、鎮獄白虎都還有戰力,想要這個時候處理掉破軍極為簡單。

    不過他們也沒有對破軍動手了,死一般的沉寂,良久后,純陽子、蕩魔天尊相互看了眼,而后蕩魔天尊沖西蟾城喊道,“鬼道護法天尊,還請來南方一敘。”

    不多時間,便見西蟾城中一道白影閃過,陳秋穿越虛空而來,落定在這里。

    如今西蟾城沒有監視之人,陳秋想要離開并不難,陳秋到了這里之后,看著他們笑了笑道,“現在你們看清楚我們的敵人是誰了嗎”

    陳秋問出這話,我才確定了陳秋為什么會讓我們去半步多求助,怕是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

    其余各宗聯手對付鬼道,鬼道自然無招架之力,這一招禍水東引倒是玩兒得不錯,今日一戰,雖然沒有什么實際的意義,但是卻讓赤明三宗的人看到了半步多這個隱藏已久的勢力,不得不考慮這個時候再繼續內斗是不是值得的了。

    說罷,純陽子、蕩魔天尊、陳秋三人相繼離開,也不知去了哪兒。

    原本混亂的天下也都隨著這三宗掌事之人的離開暫時停歇了下來,他們三人離開了整整一天,赤明三宗各部都嚴陣以待。

    大家都明白,他們三人的決定,將改變今后這天下的格局,是繼續內斗,還是要聯手對外,只等他們三人商議的結果了。

    整整一日過后,三人相繼歸來,陳秋立身南方天域上方,沖下面鬼道各部喊道,“鬼道各部,讓出南方,南方暫時歸于仙道,等外敵除盡,仙道當歸還南方。”

    純陽子也喊道,“人道解除封鎖,放鬼道各部回歸,停止紛爭。”

    蕩魔天尊同時下令,“仙道各部,舉教遷至南方,今后與人道、鬼道兩宗共御外敵。”

    三人各自下令,這玄門人物開始流轉起來,彷如一巨大機器開始運轉,整個天下不得安寧,與此同時,三宗還下達了另外一條法令。

    “今后赤明三宗之爭,不得有超越五千人以上規模的戰爭,主帥當以身作則,不讓宗內弟子白白流血。”

    這條禁令是三宗同時頒布的,如果前面是改變了今后玄門的走向,那么這條禁令則直接改變了赤明三宗戰爭的方式。

    曾經的戰斗是靠人肉堆出來的,這條禁令頒布之后,今后戰爭的模式,便是兩方主要人員的紛爭了,而我們也不會是簡單的帶兵打仗,而是自己親自參與進去。

    他們想必也看見了,每次紛爭,死傷的玄門弟子太多太多。自今日過后,死傷最多的便不是普通道徒,而是各宗領袖級的人物。

    如此一來,借不借出南方,意義也就不大了,反正仙道重要人物就那些,今后即便有再多道徒也沒用,根本用不上。

    陳秋當日帶著我們回到鬼道地界,將鬼道后輩全都召集在了一起,只對我們說道,“今后你們是將帥,也是走卒,是生是死,取決于你們的實力,而不是誰的兵力雄厚了。”

    我們都明白,點頭應是。

    就在這條禁令頒布的第二天,陰司緊閉鬼門關,陽間生魂再進不得陰司,與此同時,中央鬼帝周乞直接對話赤明三宗領袖,喊道,“赤明三宗膽敢對陰司動手,陰司便釋放億萬陰魂,攪亂這世間。”

    就在周乞發表這話的當天晚上,人道璇璣子、道子進入陰司,兩人擊殺陰司兩位鬼帝,而我們也接到陳秋的命令,趙升、林岳前去擊殺陰司另外兩位鬼帝。

    我、姜蘭蘭、穆三郎則被陳秋下令,前去擊殺陰司杻陽山的鎮獄白虎。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