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下罪人
    第四百六十四章天下罪人

    九天鯤鵬說出這句話來,這天下蒼生全都將目光放在了純陽子身上。

    陰司的億萬神魂,連赤明三宗聯合起來都頗為頭疼,一旦加入人道,那么人道將會是一幅什么樣的畫面

    贏舜、九天鯤鵬,兩兩都算在人道里面,再加上那些陰魂,今后天下人道直接一家獨大,即便鬼道有半步多遺部的加入,也拼不過人道。

    但這也是燙手山芋,陰司在世間犯下累累罪行,一旦接納了陰司,人道便是要代替陰司承受這些過錯。

    九天鯤鵬屈膝跪地,等候純陽子的回應。

    純陽子回頭看了眼西蟾城方向,面色時而堅定時而猶豫,倒是破軍開口道,“純陽子,你若是接納陰司,又要將那些死傷之英烈置于何地”

    純陽子依舊在猶豫,沒有回應破軍的話,一旦他點頭,陰司歸于人道,人道今后可所向披靡,天下無敵,但是卻要承受天下的謾罵,他也沒有辦法向人道的人交代。

    但是如果不接納陰司,鬼道有無數龍脈入住,氣運超然,即便人道有贏舜的加入,長此下去,人道氣運耗盡,也無法比過鬼道。

    純陽子最終還是做了決定,看著九天鯤鵬道,“好,自今日起,陰司歸入人道,九天鯤鵬為人道另一護法天尊,當共同護佑人道,不得懷有二心。”

    九天鯤鵬自己本不想加入人道,但是有贏舜在旁邊,他要是不答應的話,贏舜極有可能真的殺掉他,他不敢拒絕。

    純陽子答應了,九天鯤鵬滿臉不甘拱手應了聲,“是”

    純陽子的決定,讓整個天下都憤怒了,不管是玄門還是塵世間,一切生靈毫不修飾自己的憤怒,無數謾罵聲傳出。

    純陽子直接無視了這些謾罵,但與此同時,西蟾城中,原本道德天尊時期那九大天尊殘余的幾人同時出了函谷關,遠遠看著純陽子,拱手高呼,“請純陽道祖三思”

    別人的意見純陽子可以不在乎,但是這些都是人道的元老,他做不到無視他們的意見,看向這些天尊,滿臉難色說道,“我已經考慮好了,還請幾位不要再言此事。”

    那些天尊面色堅定,繼續說道,“這段時間,人道將近三成弟子死在陰司手上,其中不乏我等的徒子徒孫,您要是接納了陰司,那些死于陰司之后的弟子,又怎能瞑目”

    他們直接搬出了那些死難的弟子出來說話,純陽子眉頭緊蹙,不過旋即還是說道,“我意已決,無需再議。”

    而那幾位天尊卻是滿臉失望,再次說道,“若是純陽道祖執意要接納陰司,我等便是天下的罪人,只觴ing yun佬蛔鎩br >

    “你們放肆”純陽子怒吼一聲,“我有自己的安排,你們又何必再逼我”

    轟

    純陽子說完這話,九大天尊中一人直接一掌轟碎了自己的玄關,大道力量四溢。

    純陽子呆住了,怔怔看著。

    九天鯤鵬本來就不愿意加入人道,見人道的元老以死相逼,認為純陽子可能會放棄陰司,不由得面色一喜。

    等那天尊自盡后,純陽子雙拳看著函谷關方向,好久后閉上了眼,“我意已決,若是你們接受不了,都自裁吧,當人道大功告成那天,我會親自到你們墳前磕頭認罪。”

    人道其余幾位天尊失望透頂,指著純陽子大罵道,“純陽子,道德天尊將道祖之位傳與你,是他最大的過錯,你是非不分,敵我不辯,原以為你是個君子,卻也只是個為了勝利不擇手段之人,我們看錯你了。”

    純陽子笑了笑,“是非功過,當留給后人評說,我不在乎。”

    這幾大天尊已經絕望了,當即要抬手自裁,西王母卻適時出現,施展大道力量將他們禁錮,而后將他們打回函谷關邊緣,怒斥道,“你們的命,是上陣殺敵用的,而不是用來要挾自己道祖的。”

    這幾大天尊被束縛住,不能再自裁,只得流淚高呼,“我等愧對天下人”

    我曾遭受過謾罵,現在轉移到了純陽子身上,不止是天下人,連人道自己的人都在無情謾罵著純陽子。

    純陽子默默承受這一切,看著九天鯤鵬道,“你將陽間陰魂全部召回陰司,等候命令。”

    九天鯤鵬無奈應了聲,“是。”

    純陽子而后轉身離去,世人的謾罵聽若無聞,離去時苦笑著說道,“世間無一人懂我,何其孤寂。”

    純陽子離去,陳秋伸手一揮,將我玄關修補完好,再朝我玄關中打入一道力量,瞬間將玄關中被束縛住的周乞打暈了過去,他不再掙扎,我這才收回自己的玄關。

    姜蘭蘭等人也都回到我身邊,我看著陳秋道,“九公主可能活不成了。”

    陳秋說道,“這只是開始。”說著再看向贏舜,“你我還要繼續嗎”

    贏舜卻直接遁離,“我現在不跟你打,我要幫助人道滅了你鬼道,讓你們親眼看著鬼道走向滅亡,然后再殺了你們。”

    贏舜離去了,陳秋并未追擊。

    我們由陳秋帶隊,一路返回西蟾城,到了西蟾城,破軍對陳秋說道,“那丫頭情況很不樂觀,怕是保不住了。”

    陳秋也只是淡淡恩了聲,先一步走向無名宮。

    我們緊隨上去,因受傷嚴重,還沒到無名宮,我就眼一昏,倒在了無名宮的石階上,被姜蘭蘭等人攙扶進入了無名宮。

    等我醒來,已不知過了多久,坐起身來,見鬼道后輩都在我房間里,醒來問道,“九公主怎么樣了”

    “比陳陽的情況要好一點,穆三郎正在延長她的壽命,護法天尊在想辦法。”林岳道。

    正說話時,趙升推門進來,見了我對我拱手行禮,說道,“未能及時趕到,讓你受了重傷,抱歉。”

    我笑了笑,“又不是什么致命傷。”然后站起身來說道,“九天鯤鵬回了陰司,不殺了他難泄我心頭之恨,我們一起去宰了他。”

    幾人立馬響應,正要出門時,破軍卻站在了門口,看著我們說道,“你們想做什么西王母已經入了陰司,重新整頓陰司,你們去找死嗎”

    破軍隨后又看著我說道,“你有一縷命魂留在了人道,應該是道子保全了你,他們才沒掐滅你的命魂,我們不好入人道,你潛入人道,讓道子把那一縷命魂交給你,否則你隨時可能死在他們手里。”

    晚安。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