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四百八十五章 第一
    第四百八十五章第一

    我現在力量耗盡,幾乎沒了反抗的能力,這一掌下來我必死無疑,不過就在她這一掌落下之際,太上玄關被我釋放出來,我化作沙塵直接遁入了太上玄關之中。

    轟

    太上玄關被撼動,顯然是被西王母正面擊中了,借助西王母的力量,我操控玄關快速遁離,也不知方向,只顧著往前遁形。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連最后一點力氣都耗盡了,這玄關才落了下去,墜入了無邊深海,我也躺在太上玄關中,愜意呼吸了起來。

    混沌氣息將我縈繞在其中,滋養著我的身軀,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倏地坐了起來,看四周,太上玄關中萬族正圍聚在我四周。

    領群龍和出洋龍也在,我揉了揉太陽穴,問他們,“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領群龍道。

    “還好。”我松了口氣,好在時間不久,要是昏睡個十幾年,出去怕是外面的戰爭都已經結束了。

    站起身來,身上骨頭像是要散架了般,疼痛不已,不由得吸了口涼氣,而后準備打開玄關出去,不過領群龍卻道,“現在外面到處在找你,我建議你還還是修養好了之后再出去。”

    “就剩下人道和鬼道了人道找我,鬼道也在找我,怕什么。”我道。

    倒不是擔心我自己安危,而是九公主,時間拖得太晚的話,我擔心九公主會成為下一個陳陽。

    見我心意已決,領群龍也不再勸我,只說到,“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打敗了璇璣子,如今你就是后輩第一人,他們絕對不會允許你繼續活下去的。”

    之前后輩中第一人一直沒有界限,姜蘭蘭、璇璣子、道子、我,我們被看做是差不多的人物,我打敗了璇璣子,道子和姜蘭蘭自然不會跟我打,所以我就是第一人。

    世人只記得第一個證道的人是老尸,卻鮮有人知道第二個是誰,名氣越大,目標越明顯,這次出去之后,我要面對的就不是后輩了,而是純陽子、西王母、九天鯤鵬,甚至是贏舜那樣的人。

    他們我倒不是最擔心的,我最擔心的是天道,我所使用的兵器,我釋放出來的玄關,天不可能不知道。

    當初天打敗太上的時候,必定見過這兵器和玄關,我和璇璣子這驚天動地的動靜,他一定也注意到了,我擔心他會不顧和陳秋的約定,破例對我出手。

    我想了想,說道,“看來,得甩掉第一這個名頭。”

    “但是你在后輩中已經沒有了敵人。”領群龍道。

    我笑了笑,“有,有一個人比我跟更適合做第一,道子她做第一,人道不會對她出手,鬼道也不會對她出手,她的道又是基于天道演化出來的,天也不會對她出手。”

    我這么一說,領群龍立馬就明白了過來,“你是想敗給道子不過你跟道子關系要好,世人又怎么會相信你們是不是在演戲”

    我道,“我要跟道子真打,興許她真的能贏得了我。”

    這是一個大膽的想法,我和道子心照不宣,道子知曉天地萬物,也必定知道我現在的處境,我要是找她打的話,她也必定會不留余地地出手。

    只是那樣我和她必定會再受一次傷,甚至是重傷。

    想明白后,我打開玄關,將玄關收回,從深海中出來,演化成普通人模樣,開始尋找起金童的蹤影,我需要找他取得龍子,得來丹藥之后才能去找道子。

    不過這次出現,很明顯感覺九天之上,有一雙眼睛正在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毫無疑問,那就是天。

    他曾受太上之前的天地共主點化,后來才打敗了太上,開啟了陰陽紀元。

    我已經得到了太上的兵器和玄關,顯然也是受到了太上的diàn huà,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他也會害怕自己會成為第二個太上,所以才注視著我,或許是礙于和陳秋的約定,所以一直沒有出手。

    不過我已經醒悟了,接下來不能再贏了,如果表現得太過逆天,天是絕對忍不了的。

    先不管天道,我直接到了南方地界,之前鬼道將南方地界借給了仙道,仙道如今也隱匿于南方地界,想要找到他們很難,不過想要找到他取走的那些龍脈卻很簡單。

    落地進入一方山林,盤坐下來后,釋放出了我玄關中另外兩條龍脈,說道,“去找到龍子,回來告訴我。”

    兩條龍脈應是,潛入山脈之中離去。

    我則盤坐下來,休養生息,開始準備起和道子的戰斗。

    在此地盤坐約莫有了半日時間,有一意外來客到訪,并不是人,而是一只剛轉輪境界的飛鳥,銜著一紙帛書而來,落在我正前方。

    我取過帛書,打開來看,上面寫著的是:你的處境危險,輸給我

    看了這布帛,我笑了笑,我就知道道子會想到這里,這是我跟她之前的默契,因為我的縱橫捭闔都是她教的,我能想到的她自然能想到。

    看了帛書,我并指施法,寫上:好,我忙完后去找你。

    寫完將布帛交給了這只飛鳥,飛鳥銜著布帛離去,我繼續打坐。

    再過去了大半日時間,兩條龍脈結伴返回,告訴我,“找到了。”

    我站起身來,“帶我去。”

    而后由兩條龍脈在玄關中指引,一路翻山越嶺而去,不過越走越不對,因為它們直接把我指引進入了凡人城市中。

    想了想就明白了,小隱隱于林,大隱隱于市,隱匿在凡人之中,確實很難有人會找到他們。

    進入城池中行走一陣,在城市邊緣小鎮一不起眼的房子前停下了腳步,看向里面,見到了兩個老熟人。

    正是后土和金童二人,兩人已經完全褪去了天尊姿態,行為、穿著都跟凡人一般無二。

    “金童。”我喚了金童一聲。

    金童皺眉抬頭,我這面貌他并未見過,以前我施法都是以陰陽為基準,如今以混沌為基準,沒參悟過混沌的,看不透我的面貌。

    后土聽我喚金童,也抬頭看著我,以為我是追殺他們的人。

    不過金童立馬反應過來,對后土說道,“這是我朋友,我出去跟他聊。”

    后土點點頭,不忘提醒金童,“切勿生事,等下一個時代到來。”

    “好。”金童點頭,而后跟我一同到處轉悠了起來。

    晚安。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