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援助
    第四百八十九章援助

    我明白了他們的意思,九天鯤鵬和西王母去南方處理破軍,贏舜和純陽子趁著陳秋閉關之際,準備直接殺入西蟾城。

    純陽子朝西蟾城趕去,姜蘭蘭等人同時升空,各執兵器等候,純陽子遠遠揮出一劍,劍氣摧枯拉朽朝西蟾城而去,姜蘭蘭等人立馬上上前迎接。

    轟

    瞬間爆炸,幾人合力將純陽子這一劍撥出了西蟾城范圍,西蟾城外盡是一片狼藉,不多時,純陽子趕到了西蟾城,贏舜也自九天落下,與純陽子并列而立,面對起了鬼道后輩。

    西王母也在此時趕到了南方,兩人一左一右站在了破軍的兩邊。

    我看了看道子,說道,“我們還有打的必要嗎”

    如今西蟾城和南方都出現危機,即便是陳秋出現,也不可能在同一時間管到兩邊,更何況陳秋現在正在閉關,參悟大道是最不能受打擾的,一旦悟道過程被強行打斷,極有可能失去道心,今后再難證道。

    所以他們才敢在這個時候發動進攻,顯然是想讓一舉打壓鬼道的氣勢。

    道子也看著左右兩方,說道,“我們如果停下,你要去幫哪一方不管是南方還是西蟾城,都不會因為你的加入而有所改變,反倒會使你自己陷入危機,所以我不能讓你去。”

    我對著道子拱手行禮,“我們擇日再打,我要去南方。”

    即便陳秋已經閉關,但是只要西蟾城出現了難以抑制的危機,我相信陳秋能強行出關的,而且他現在極有可能是在參悟太上之道,太上便是忘情,說實話,我不愿意讓陳秋證得太上之道。

    所以,我更傾向于陳秋主動出關應對贏舜和純陽子,而破軍在南方無人應援,九天鯤鵬雖然喪失雙臂,但他也是道祖級別的人物,再加上一個西王母,破軍怎么可能是對手,我不去救破軍的話,破軍必死無疑。

    我說罷便朝著南方趕去,不過才踏出幾步,道子突然出現在我的前面,將長劍一橫,說道,“你加上破軍也不是西王母和九天鯤鵬的對手,我不會讓你去的。”

    “您別攔我。”我看著道子,帶著哀求語氣說道,“如果因為您的阻擾,破軍戰死南方,我或許不會原諒你。”

    道子聽了這話,苦笑了聲,滿臉幽遠看著純陽子所在的方向,喃喃道,“他始終在逼迫我。”說完讓開了路,“你如果不原諒我,我在這世上就沒有親人朋友了,你去吧,如果你死在南方,我為你報仇。”

    “謝謝。”道子現在不能跟我去,我去南方雖然危險重重,但是不是必死之局,如果道子在這個時候選擇站在了鬼道這邊,那么純陽子就會拿著那一縷命魂說事兒了,我必死無疑。

    道子讓開了路,我隨后離去,一路趕赴南方。

    還未至,破軍回頭看了我一眼,“南方不需要你操心,去西蟾城幫他們。”

    我沒聽破軍的話,埋頭前行,不多時間趕到南方地界,行至破軍旁邊,西王母和九天鯤鵬一直沒有出手,就是在等我。

    他們倆有信心殺了除破軍之外的我,所以一直在等我入甕。

    等我到了之后,破軍凝視著我,我道,“現在我是右將軍,你得聽我的。”

    破軍面露怒意,不過我既然都來了,他也攆不走了,說道,“西王母交給我,九天鯤鵬交給你。”

    “好”我道,縱身行至九天鯤鵬面前,取出長槍應對。

    轟然一聲,西王母已經動手,與破軍瞬間戰至天際,我看向下方,全真道弟子已經全部集結到了南方邊緣,正在侵入南方地界,一旦破軍死了,他們就會立馬占據南方,以彌補全真祖庭被毀的損失。

    我與九天鯤鵬相對而立,九天鯤鵬看著我冷聲一笑,“上次沒能殺掉你,這次你自投羅網了。”

    “周乞已經死了,被我殺的。”我道,“接下來就是你。”

    九天鯤鵬聽罷神色微變,直接化作流光沖了過來,他以速度證道,速度之快根本不在我的可視范圍內。

    只瞬間就已經到了我跟前,幻化長刀劈下,我揮槍劈碎長刀,退后幾步,卻見九天鯤鵬早已經出現在了我身后,翎劍密布,如雨點落下。

    翎劍襲來,我當即渡出混沌氣息,護住己身,但混沌之氣將那翎劍同化的速度過慢了,直到接近我身體,翎劍還是擁有極強的殺傷力。

    瞬間,我身上多出不少血洞,他跟周乞實力差不多,甚至還強上一點,我能殺掉周乞,是因為在太上的玄關之中,如今在這陰陽世界,我想要滅掉他不太容易。

    我跟道祖級別,始終還差著不少距離。

    而就在我和九天鯤鵬交戰之時,破軍所在之處,突然出現兩人,直接一劍刺入了破軍胸膛。

    殺氣席卷開來,破軍身上瞬間多出碗大的血洞,破軍大怒,怒吼一聲,直接回頭一槍,將這兩人全都轟入了地下。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清一和璇璣子二人,璇璣子雖然已經失去了一臂,但是對戰力并沒有多少影響,借助清一的神鬼莫測之道,對破軍發動了突然襲擊。

    兩人被破軍轟入地下,吐出血來,清一一臉笑意看著我,“葉安,還得感謝你提點了我,不然我都不知道我的大道有何用處。”

    “你該死”我沒回話,破軍怒視清一,縱身而下。

    清一大驚,當即要祭出他師父給他的那法印,九天云動,法印轟然落下,直沖破軍頭頂,卻見破軍抬槍往上一揮。

    咔擦

    那大印轟然破碎,大道力量散開,山河變色,清一大驚。

    而西王母也在此時火速趕來,但已經晚了,破軍縱身一槍,直接刺入了清一的玄關,可憐清一剛才還沾沾自喜,此時卻直接被刺穿了玄關。

    破軍不多言,再抽出長槍,又是一槍朝璇璣子掃了過去,璇璣子迅速遁離。

    清一向璇璣子伸手,道,“師兄,救我”

    璇璣子已經遁離了,清一大道在接下來瞬間崩碎,摧毀一方區域。

    破軍低頭看了下胸前大洞,卻毫不在乎,騰身上去,持槍面對西王母和璇璣子,同時回頭對我道,“葉安,如果你足夠尊重我的話,那就現在離開南方,回西蟾城,我向你保證,至少我不會輸在他們手上。”

    晚安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