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兵中之王
    我從來沒有質疑過純陽子的實力,我也知道他的實力可能還在我的意料之外,曾經的我對他興許會有所忌憚,但他現在不管有多強,在我眼中都只是俎上魚肉。

    姜蘭蘭等人仰首看著我,想要前來幫忙,我示意他們別插手。

    雖然玄門斗爭無關個人恩怨,但是我從沒痛恨一個人如純陽子這般,不親手殺了他,我死不瞑目,提槍而起,一記回天返日打去。

    槍芒閃爍,血氣將虛空洞穿,直接通往了外面的黑暗未知世界,純陽子化作劍光避開,轉眼至我身后

    嗤啦

    劍光閃耀,周天星斗失色,山岳崩塌,河水倒流,一劍勾動天地異象,劍光之中,隱約見雙日同天,日月快速流轉。

    劍芒只一瞬間就將函谷關劈成了兩塊,函谷關中萬物落入外面天道世界,曾經喪生在這函谷關中的上萬道徒尸體也紛紛落下。

    古往今來怕是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景象,函谷關下眾生仰首看著一方世界落在他們頭上,已經來不及逃走了,隨著函谷關落下,他們化作了肉泥。

    遠方眾生也默默看著這邊,尸體如雨點落下,這一幕幕觸目驚心。

    蒼涼聲音幽幽傳來,“今日之后,人道將不復存在,這個時代真的要結束了。”

    “天下紛亂已久,是該結束了,曾以為會是陳秋一手結束這亂世,卻沒想到是葉安,我們都看走了眼我們錯過了最好的時代,今后難有建樹了。”

    這世間隱匿的天尊還有不少,他們有的可能是真心歸隱,但是大部分是在蟄伏等待時機,只是他們預料錯了,這個時代,赤明三宗太過強盛,即便是三宗最弱的時候,他們也沒有契機一躍而起。

    曾經有老輩人物壓制著他們,現在有后輩人物壓制他們,是他們自己選擇觀望而錯過了這最好的時代。

    我避開純陽子這一劍,兩人各出一招,都未傷到對方,不過我們二人皆詫異看著對方,純陽子沒有料到我已經有這么強了,我也沒料到純陽子原來也這么強了。

    “我也看走了眼。”純陽子按劍而立,身上大道氣息縈繞,劍道之凌厲,即便不動手,劍氣也不斷在四周虛空留下烙印,“這才十幾年,初次見面時,你還只是個神仙境界的后輩或許我那個時候就該殺了你。”

    “你也錯過了最佳的時機。”我再提槍,一槍橫掃過去,純陽子立馬抬劍格擋,鐺地一聲,純陽子手中法劍化作碎片散向天際,所到之處,如彗星降世,一片慘淡,赤地千里。

    見純陽子手中無劍,我忙縱身前去,剛到純陽子面前,純陽子搖身一變,化作長劍遁入虛空。

    轟隆隆

    虛空傳來電閃雷鳴之聲,伴隨著的還有陣陣劍氣漣漪,如在平靜的水面丟入了一塊巨石,激起了千層浪花。

    “這是我天遁劍術最強殺招,若是能你能接下就是我輸了,要是你接不下,就是我贏了。”

    聲音自上空傳來,漣漪之中,一柄形如山岳的黑色劍尖探出云層,恒宇四方八條鐵鎖蔓延而來,牽系在那黑色長劍之上。

    長劍顯化大半,世人皆驚,這柄長劍,怕是足夠千丈之長,形如泰山,劍上殺氣前所未有的強,若是純陽子曾經有這實力,直接對仙道或者鬼道來這么一劍,怕是整個西蟾城,或者整個北極星宮都會被毀在這劍之下。

    我仰頭看著,這劍便是純陽子的本尊,乃是世上萬劍之神,也是世上最強之劍。

    長劍稍一動,虛空鐵索之聲咔咔作響,隆隆之音滌蕩開來,撥開日月星辰,世上所有兵器臣服于這劍之下。

    純陽子是劍神,而他自己就是劍,劍又是百兵之君,世間兵器皆奉之為君,就連我手中長槍而也生出了一絲絲期待。

    槍為百兵之賊,不尊天地,不敬神佛,自然不也尊劍為君,見虛空那長劍即將落下,手中長槍如發了狂一般,陣陣嘶吼自槍中傳出,我將所有力量都匯聚在了長槍之上,喃喃道,“贏了它,今后你就是百兵之君。”

    說罷扶搖之上。

    轟

    那形如泰山的長劍也浩蕩落下,瞬間天崩地裂,天道世界之外的一切顯化在世rén iàn前,身處那黑暗世界中的天,這會兒也暴露了出來,他正在默默觀看著這場戰斗。

    世間從未見過有如此景象,我和純陽子之爭直接打破了天道直接的界限,即便是天也不想在這個時候修補好天道世界,只是冷漠看著

    漸行漸近,劍尖直接朝我而來,我手持長槍上去。

    鐺

    似鐘聲自遠古幽幽而來,又似深山古剎中大佛誦經之聲,槍尖和劍尖對撞,漣漪散開,肉眼所見之處,在這漣漪之下化作一片廢墟。

    時間好似靜止了,長劍無法下落半分,我也無法上去半分,僵持良久,我開口道,“純陽子,這便是你全部的實力么如果是的話,那你已經輸了。”

    “你我不過五五之分,何來勇氣說這句話”劍中發出聲音。

    我悶哼一聲,突然移開了長槍,長劍轟然落下,我繼續扶搖直上,行至牽引長劍八條鐵索旁,將鐵索盡數斬斷。

    長劍繼續落下,我又緊隨長劍而下,持槍靠近劍鋒,劍上殺氣在我身上開了無數條口子,長槍上也多出了無數痕跡。

    我以最快的速度揮動長槍,全都打在了劍鋒之上,每一下,長劍上都會出現裂縫和缺口,直到長劍轟然落地,劍鋒上已經盡是缺口了。

    落地時,以函谷關為中心,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峽谷被瞬間開辟出來,我也應聲落下,落地深吸了口氣,但身上的傷口因為殺氣太強,無法修補好了。

    長劍落地后,化作純陽子形狀,身著道袍看著我,笑了笑說道,“你贏了。”

    話音剛落,純陽子身上出現觸目驚心的裂縫,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襟,純陽子搖搖欲墜看向遠方,再將玄關中黑牡丹放了出來,一掌推向了遠方,“我承認我輸了,但是我從不覺得我做的有錯,對你們我無愧于心,對人道我也無愧于心,對這天下,我更無愧于心。”

    黑牡丹遠遠看著純陽子,久久未語,我在這個時候施展出了吞天之術。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