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第五百四十五章爐鼎
    求書,找書,請發站內短信給管理員,手機閱讀更精彩,手機直接訪問

    想要用復刻之道復刻始合之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始合之道本身就是無上之道,天道之下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璇璣子無法復刻九道雷劫以上的大道,因為他的實力氣運和大道等級的限制。

    我有無極之道加身,再加上玄關中無天有天道存在,兩種大道皆可以獨當一面,以這兩種大道護持復刻之道再去復刻,應該可以嘗試。

    在全真祖庭站了會兒,看向四周殘花斷草,伸手過去施展復刻之道,大道規則加諸在它們身上,不多大會兒,就有另外一片一模一樣的花草重疊在它們之上。

    再嘗試了其他萬物,未嘗失敗,最終剛取出了道子留給我們的短笛,如今道子已經死了,這世上還存有始合之道的就只有道子親手送給我們的短笛。

    將短笛置于虛空,而后靜心盤坐,觸發短笛中的始合規則,再以復刻之道復刻,只是始合之道太過復雜,屢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

    我耗不起太多時間,只能先收起了短笛,將短笛握在手中看了好一會兒,喃喃說道,“師父,若是你在天有靈的話,就告訴我你到底看見了什么吧,哪怕是一個暗示也好。”

    只是短笛不是道子,我說話她再也無法第一時間回我了,苦笑了聲,正要收起短笛,卻響起道子說如果要想找到對方,就得吹響短笛,忙將短笛拿起來吹響了聲音。

    清脆聲音自全真祖庭傳出,停留在全真祖庭周圍草木上的飛鳥駐足傾聽,全真祖庭殘垣斷壁下蟲蟻也自裂縫中爬出,聚集在我下方。

    短笛中大道韻味盈盈而出,道子生性柔和,她的大道也柔和至極,四周生靈竟享受起了這種聲音。

    吹奏良久,姜蘭蘭等人趕來了此處,看來這短笛真有通知其他人的能力,只是依舊沒有告訴我,她到底看到了什么秘密。

    “姜蘭蘭留下,跟我一起去找贏舜,其余人先回去。”我對他們說道。

    林岳他們新婚燕爾,應該回去好好靜靜,贏舜雖然強大,但是我不認為現在的我會輸給她,況且還有姜蘭蘭在。

    姜蘭蘭實力雖然不如我,但是也絕對是道祖級別,甚至是道祖級別以上了,我跟她聯手,拿下贏舜并不成問題。

    林岳他們也沒強求,先回了鬼道,我和姜蘭蘭在全真祖庭呆了會兒,她突然對我說,“葉安哥哥,你還記得當初我師父給你的那錦囊嗎?”

    我嗯了聲,“不是說在生死存亡關頭才能打開嗎?況且你師父那個時候的實力有限,他給出的錦囊一直沒用到,現在也用不上了,現在的形勢可不是你師父能看得透的。”

    “他會相術。”姜蘭蘭說道,“興許他看到了現在的這一幕也不一定,況且天已經出爾反爾對道子姐姐動手了,我覺得他接下來很可能還會繼續動手,這已經是生死存亡關頭了。”

    之前陳秋也跟我提起過那個錦囊,不過我從沒在乎過那錦囊,倒是當時陳秋跟我說的劍和劍鞘的理論我記憶猶新。

    姜蘭蘭的意思是讓我現在就打開錦囊,我想了想,取出錦囊,拆開后里面折疊著一塊黃布,布上用朱砂筆寫著文字。

    我瞥了眼,姜蘭蘭也湊上前來,并問,“寫了什么?”

    我忙把這黃布收了起來,而后一把將它捏成了齏粉,撒了出去,并笑了笑說,“果然你師父當初的眼光不行,沒看懂現在的形勢,這布帛里全是空話,解決不了現在的問題。”

    姜蘭蘭滿臉懷疑看著我,不大相信,但是卻還是哦了聲。

    “要不你也先回西蟾城,贏舜我一個人解決就行了。”

    姜蘭蘭雖然內斂,但是并不愚笨,看出我有事情,直接繃著臉問道,“為什么?”

    我說,“因為我要去吞噬了贏舜,你在會奪了我的氣運,到時候我跟天爭鋒就少了一分氣運,多了一分危險。”

    “是嗎?”姜蘭蘭半信半疑,而后又說,“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的,剛才那布帛上寫著的東西是不好的,對嗎?”

    “是好的。”我說。

    姜蘭蘭一直盯著我,良久后轉身返回西蟾城,“你一定要小心點。”

    看著姜蘭蘭離去,我渾渾噩噩站在原地,與此同時,短笛中飄蕩出一縷清氣,化作道子浮在虛空中,對我對視起來。

    我看了看手中短笛,再看了看了虛空中道子,欣喜道,“師父。”

    只是虛空中道子卻不回話,對視好一陣后開口說道,“當你看見我以這姿態出現時,我應該已經死了,我看到了你的未來……這么久你似乎忘記了一件事情,你是七殺,天煞孤星,所以停手吧,別斗了!”

    “天煞孤星又怎么樣?”我問道。

    道子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這只是道子留在短笛中的一道意念而已,無法跟我正常對話,她說起了另外一個話題,“我還看到了你贏天的方式,但是我永遠不會告訴你,你可曾想過,你與人斗與天斗到底是為了什么?如果你真的成了孤身一人,贏了天還有意義嗎?”

    道子這道殘念僅僅跟我說了這兩句話,而后消失。

    道子看到了我贏天的方式,天害怕道子把這方式告訴我,所以殺了道子。道子留下了殘念,但卻根本沒有告訴我要怎么贏天。

    我看了看手中空蕩蕩的錦囊,苦笑了聲,“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白陽道人在幾十年前就算準了姜蘭蘭的結局,劍和劍鞘,我是劍,姜蘭蘭是劍鞘……”

    說著縱身離去,并未直接去找贏舜,而是往西蟾城而去。

    到了西蟾城外,陳秋已經感知到了我的行蹤,騰身出來,先看了看我手中的錦囊,說道,“你拆開了錦囊?”

    我嗯了聲,“你早就知道對嗎?所以才這么著急讓我跟姜蘭蘭成婚。”

    陳秋沉默許久,“錦囊的內容我不曾知曉,但是從姜蘭蘭證道那天開始,我就已經猜到了會是這種結果……”

    “白陽道人寫的是丹藥和爐鼎,我為丹藥,姜蘭蘭是爐鼎。如果真的只能用這種方法取勝,那么我不跟天斗了。”

    “你沒有選擇,還有不到三個月時間,即便你選擇不斗,天也不會罷手的。”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