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科幻小說 > 奉天承運 > 番外二戰魂重聚
    求書,找書,請發站內短信給管理員,手機閱讀更精彩,手機直接訪問

    黑暗的盡頭有嗜血的猛獸,最好永遠別去招惹他們,一旦在我們找上他們之前被他們找到,那么迎接我們的就是末日。

    ……

    西蟾城已經荒廢已久,道子也以新的身份成婚兩年,除了我和姜蘭蘭之外,連林岳他們都很少來了,玄門凋敝,人手不夠,他們事必躬親,很難抽開身。

    不過這一日,西蟾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背負一把金色長劍,自九天而來,落入西蟾城,在無名宮前見了我,躬身行禮,面色削微有些慌張道,“道祖,我攔截到了一則自黑暗中傳來的消息,來人自稱荒古之君,荒古時深入無盡黑暗尋找這世界真相,迷失在其中,現在已經開始返程,讓我們做好準備迎接他。”

    荒古,天地初開,混沌第一次轉化為陰陽的時候,荒古之君,也就是第一個證得陰陽大道的人。

    “他怎么找到回來的方向的?”我問無天。

    無天回答說,“幾十年前您與天之戰,曾在無盡黑暗中綻放出了耀眼光芒,可能被他捕捉到了,所以才能找準方向回來,您看這則消息要不要告訴世人。”

    我想了想,說道,“如果這個荒古之君有心回來爭奪這世界,可能會釋放他玄關中的生靈,玄門凋敝已久,現如今沒有足夠強大的人來應對他們,看來要解封天尊境界了,他還有多久回來?”

    無天說道,“應該不會低于十年。”

    我恩了聲,“你先回去看著,盡可能把他擋在這世界之外,十年時間,足夠培養一批人物了。”

    無天點頭,隨即消失在了西蟾城中。

    姜蘭蘭這會兒從身后走來,她聽見了剛才的話,滿臉擔憂,“又要開始戰爭了嗎?”

    我笑了笑,對著姜蘭蘭一揮袖子,紅蓮業火重新回到了姜蘭蘭身上,姜蘭蘭化作火鳳凰遨游西蟾城上空,我再直接將不死之道規則強行寫入了姜蘭蘭的玄關之中,說道,“當年我拿你的東西還給你,十年時間,以你的資質可以修煉到煉虛合道境界了,接下來的戰斗,還需要你我攜手同行。”

    說罷腳踏虛空至西蟾城上方,對著恒宇四方說道,“我是葉安……”

    聲音蕩蕩悠悠傳遍天下。

    “我是葉安,以鬼道道祖之名敕令,原鬼道舊部、人道舊部、仙道舊部、半步多舊部、陰司舊部,原玄門眾生,聞吾關名,速速歸位,不得有誤。”

    一時間,無數道蟄伏的氣息自八荒六合出現,又好似回到了黑暗動亂最開始的時候,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再次來臨了。

    經歷這么多,我早就發現了,不管經歷過什么樣的戰斗,什么樣的風吹雨打,這世間永遠是這世間,這一批花草消落,用不了多久,還有下一批花草出現。

    想要太平,不可能的!

    敕告完畢,眾生拱手,“是!”

    塵封已久的戰鼓再次響起,一個大世就在前方等著我們。

    “陰司林岳、秦夢;青丘山趙升、九公主;人間葉秋;道門王月月;陽間小七,聽到召喚,速回西蟾城。”

    既然是戰斗,又怎么能少得了曾經的老戰友。

    說罷,數道流光浮于天際,眾人朝著西蟾城而來。

    不等他們先到,我直接進入了塵世之中,落定在塵世中,站在一尋常人家門口,周遭凡人看后大驚,跪地高呼神仙。

    此時屋子里走出一童子,見我一喜,“是你呀,你怎么來了?”

    我看著他說,“拜我為師,我教你法術,十年后有一場很重要的戰斗需要你。”

    “不拜。”這童子直接拒絕了。

    我想了想說,“那我認你做兄長?”

    “這個可以。”這童子點頭回答,我則直接上前一把把他提了起來,拋到了虛空之上,葉秋化作黑龍經過,剛好接住了他,帶著他先去了西蟾城。

    此后我又到了一塵世普通人家門口,站了會兒,吹響了身上短笛。

    屋子里有短笛聲回應,沒多大會兒,那個熟悉的人拿著短笛滿臉不解地出現在了門口,看見站在門口的我,既認出了我,也認出了短笛,笑說,“你是兩年前送我短笛的那個人,這短笛好神奇,它能自己響。”

    我說,“你的名字叫道子,曾經的無上天尊,有一場戰爭需要我們一起……”

    正說著,她后面一男人抱著一個尚在襁褓中的嬰兒走了出來,站在門口看了看我,對我微微點點頭,再問“你是?”

    我看了看這男人,再看了下他懷里抱著的孩子,笑了笑,“我是過路的,您夫人長得很像我以前一位朋友,所以來看看,是我認錯了。”

    男人哦了聲。

    我轉身離去,兩年不見,她已為人母了。

    轉身才走幾步,她在后面問我,“你剛才說什么道子?什么戰爭要一起?”

    我笑了笑說,“接下來世道可能不會太平,會有一場戰爭來臨,如果遇到危險,就吹響你手中的短笛,會有人來幫你。”

    “可是你到底是誰呀?你已經出現不止一次了。”

    我停下腳步,側頭低聲說,“我叫葉安,師父。”說完覺得心酸無比,本以為自己已經古井不波的心卻猛地一痛,不敢再緩步行走,直接腳踏蓮花離去了。

    ……

    我已經見過月圓了,還要貪心地占有月亮嗎?

    水面的漣漪雖然散了,但是任會有人記得,風曾經吹過。

    七月十五,中元佳節,相聚鬼道陵園,死去的人已矣,活著的人又是幾度慘干戈。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