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顧少的寵妻 白雅顧凌擎 > 第1270章 我不怕
    安琪瞟了一眼,移開眼神,她看向楚簡。

    楚簡也看了他們一眼,移開眼神后,和安琪對視了一眼。

    兩個人都臉紅了。

    項上聿滿足了,才松開穆婉。

    她其實覺得挺害羞的,看向窗外。

    不一會,就到湖邊小院了。

    “我今晚睡在這里。”項上聿對著穆婉說道。

    穆婉點了點頭。

    她也沒有想要趕他走,給他擦藥的時候,她還在想的,人生,很神奇,年初的時候,她對項上聿還恨之入骨,短短幾個月,卻已經對他改觀了。

    是邢不霍的拒絕,還是他的情深感動了她。

    項上聿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看了眼,是項明啟的,很簡單的一條短信,“傷的怎么樣了”

    項上聿揚起嘴角,“發高燒啊,幸虧穆婉及時給了我藥,現在她正在給我上藥,不然,我這條小命就交代在你手里了,歐巴。”

    “好好叫。”項明啟發了一條消息過來。

    “等下啊,我已經嫁給穆婉了,我要聽聽她的。”項上聿回道,笑了一聲。

    他估計項明啟看到這條短信要跳腳了,立馬又發了一條過去,“爸爸,我親愛的爸爸,我第二愛的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項明啟本來真的要生氣了,看到項上聿的這條短信,氣又笑了,想起了項上聿小時候。

    他小時候就調皮,但是總能把大家逗笑。

    那個時候,項家逐漸被項問天掌權,其實,他的心里是不舒服的。

    雖然知道能力不如項問天,可他畢竟是長子,擔心別人異樣的目光,也擔心被人背后說他不行。

    那個時候,上聿還只有六歲,對著他奶聲奶氣地說道:“爸爸,你不要難過,你現在在乎的,我長大后給你拿回來,不僅女孩是小棉襖,我也是啊。”

    棉襖是棉襖,但是長大后,他懷疑是黑心棉。

    不過,總歸是自己的兒子,他主動發消息過來,也是消氣了,平和了。

    “明天帶著穆婉回家來吃飯。”項明啟說道。

    項上聿看到這條短信,高興的坐了起來,朝著穆婉的臉上就親了一下。

    “你干嘛呢,還沒有上好藥呢。”穆婉說道。

    “我爸爸答應我們在一起了。”項上聿開心地說道,眼睛里面都是晶晶亮的色澤,比星辰更加明媚,好看的,就像是極地的極光一樣。

    “他答應我們在一起了這么快”穆婉問道,腦子里有些暈暈的。

    “我也沒有想到,我以為他會倔一周的。”項上聿驚喜道,再次在穆婉的臉上親了兩下。

    “一周啊”

    呵呵,一周也很快啊,好嗎

    “他讓我明天帶你去吃飯。”項上聿說道。

    “中飯還是晚飯”穆婉問道,

    “哈哈哈哈哈哈,我太高興了,忘記問了。”項上聿說著,重新趴在了床上,“爸爸,婉婉問,明天是吃晚飯還是中飯啊”

    “晚飯吧,你們明天還要上班的。”項明啟回道。

    “媽的脾氣暴躁,爸爸,你攔著點啊。”項上聿交代道。

    “知道了。”

    “你們不要給婉婉臉色看啊,她這個人非常倔強,我好不容易追到手的,要是跑了,我就打一輩子的光棍了。”項上聿發消息過去道。

    項明啟看到項上聿這條短信,都不高興搭理他了。

    穆婉也看到了項上聿的短信,擔心地說道:“你騙他們我懷孕了,要是他們發現我沒有懷孕,肯定會生氣的。”

    “怕什么,有我在呢,大不了,我再被打一頓,他們就我這一個兒子,難道還把我打死了不成。”項上聿說道。

    穆婉心里,有些溫暖的感覺,躺在了他的身邊,柔柔地看著他,很多的思緒在腦子里流轉。

    “你說,一個人,這輩子,能夠愛上多少人”穆婉問道。

    項上聿露出笑容。“對我來說,認定了一個人,就不會改變。”

    “你當初還要娶傅鑫道。

    “還不是被你氣的,不過”項上聿抱住了穆婉,“謝謝你回來了,如果我娶了傅鑫優,肯定也會后悔,我不會幸福。”

    穆婉的心里又酸又澀的。

    當初她回來,是來對付他的,阻止他成為皇帝的,是想要他死的,帶著滿腔的仇恨和傷痕。

    “我本來是可以在另一個國家平淡的生活。”穆婉說道。

    “我知道,邢不霍給了你一筆錢,還會幫你整容,讓你隱姓埋名的生活,但是我也知道,以你的性格,你不會,因為你不甘,因為你倔強,因為你骨子里,其實好戰,所以,你肯定會回來。”項上聿笑著說道。

    “那你一開始還那樣對我。”穆婉眸中潮濕的問道。

    “因為生氣啊,對不起。”項上聿道歉道。

    “嗯。”穆婉應道,“不早了,我們睡覺吧。”

    “好。”項上聿在穆婉的臉上親了一下。“晚安。”

    穆婉轉過身,把燈關了。

    項上聿把她摟在了懷里。

    穆婉沒有說話。

    他發燒著的,一說話,就沒完沒了了。

    她也沒有掙扎,閉上了眼睛,靜靜的,腦袋發沉,睡了過去。

    一覺醒過來,天還是蒙蒙亮的,穆婉轉過身,項上聿還是睡著的。

    但是額頭上的退燒貼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他拿了下來。

    她手捂在他的額頭上面。

    項上聿握住了她的手,眼睛都沒有睜開,聲音沙啞地說道:“沒有發燒了,再睡會,還早。”

    “嗯。”穆婉應道。

    但是醒過來了,也就不想睡了。

    她躺在床上,胡思亂想著。

    皇后的事情過去了,那下一步,還是回到她和蘭寧夫人的賭約上。

    顯然,蘭寧夫人不想影響和shl的關系,不會讓傅鑫優提前簽約的。

    不管怎么樣,她今天都要去下外交部,最好是去趟shl,把合同簽下來。

    項上聿睜開眼睛,看穆婉眼睛睜著,忽閃忽閃的,“在想什么”

    “我去shl把合同簽下來,那樣蘭寧夫人就不會有話說了。”穆婉說道。

    “先走shl有幾十把槍對著你,你一去,什么都沒有做,就被打成窟窿,你信不”項上聿說道。

    “富貴險中求,我不怕。”穆婉眼神堅定道。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