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穿越小說 > 阮小冉厲封爵 > 第321章 我不想讓戈蘭毀在我手上
    這天。

    參加時裝周的設計師門又開了一場小型會議。

    散會時。

    阮小冉跟郁歡幾人準備回辦公室。

    這時。

    蔣卿的助手走來,道:“阮設計師,蔣總請你留下。”

    “蔣總?”

    阮小冉目光下意識地朝會議廳的方向瞄了眼,問:“請問蔣總找我還有什么事嗎?”

    “這個,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

    阮小冉頓了下,隨后對郁歡道:“那我留下,郁姐,你們先回辦公室吧。”

    “嗯。”

    郁歡淡聲應道。

    隨后跟顧璃一起離開。

    阮小冉跟助手重新走進會議廳。

    顧璃回頭看了眼,眼底閃過一抹若有所思,又回頭對郁歡低聲道:“這個時候把人留下,我怎么感覺不太妙?”

    郁歡神色依舊淡然,說:“這個地方少議論。”

    “……”

    顧璃撇嘴。

    跟這個女人真是談不上來。

    等設計師們陸陸續續離開會議廳后。

    偌大的會議廳,就只剩下阮小冉跟蔣卿兩人。

    “蔣總,你找我有事?”

    阮小冉帶著職業化的微笑,看向蔣卿。

    蔣卿掃了她一眼,臉上也掛著假笑,說:“坐吧。”

    阮小冉挑眉,在蔣卿的對面坐下。

    蔣卿視線緊緊盯著阮小冉,雙手交叉抵著下巴,悠悠道:“阮設計師,雖然這次我讓你去時裝周,不過你這次打算參加的作品,我希望你能把風格換一換。”

    “哦?”

    阮小冉笑了笑,明知故問道:“換什么風格?”

    蔣卿見她裝糊涂,瞇眼說:“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現在戈蘭定下的主風格就是以服飾為本,重心在創新,給客戶帶來瑰麗絢爛的幻想世界,時裝周是面向整個時裝界的高端展臺,我不希望里面有異類出現。”

    “異類?”

    阮小冉喃喃一聲。

    她抬眸,看著蔣卿,似笑非笑道:“嵐歌當初創立戈蘭時,說過公司的初衷是以人為本,結果現在她的理念在蔣總口中卻成了異類?”

    蔣卿也不管阮小冉的戲謔。

    她換了個姿勢,微揚著頭,高高在上地看著阮:“隨便你怎么說,但現在戈蘭是我掌管,這么多年來,戈蘭對人的定性印象就是以服飾為本,我絕不容許有人砸戈蘭的招牌!現在不能,今后更不能!”

    “……”

    阮小冉臉色微沉,問:“我要是不答應呢?”

    蔣卿眼底閃過一抹狠色,一字一頓道:“那你的服裝絕對不可能出現在時裝周上!”

    “……”

    “你的設計稿在我這兒過不了,制衣廠不會給你做成成衣,你沒有人工,我也不會給你批做服裝的原料。”

    “……”

    阮小冉自然知道這番話的嚴重性。

    她雙手不禁捏拳,皮笑肉不笑道:“將總是打算全方位打壓我啊。”

    蔣卿冷笑,“平日里你隨便怎么折騰,無所謂,但在時裝周上,我絕對不會讓你亂來!”

    因為時裝周上是全世界的尖端服裝品牌,會來很多大師級別的人物,就連做采訪的記者都是對服裝設計師很了解的專業人士,風格的差異很容易被他們看出來。

    若阮小冉的設計在時裝周嶄露頭角,一定會引起那些人關注并大做文章。

    到時候會讓外界質疑戈蘭現在的理念。

    這一點。

    蔣卿決不允許!

    “……”

    &

    nbsp;阮小冉看出了蔣卿的堅決,她臉色也忽明忽暗,說:“蔣總這么做,經過厲總允許了嗎?”

    蔣卿冷笑,說:“這一次,厲總絕對會站在我這邊!”

    “是嗎?”

    阮小冉慢慢站起來,對蔣卿笑了笑,說:“既然如此,那就讓咱們拭目以待吧。”

    說完。

    阮小冉便轉身離開。

    蔣卿看著阮小冉的身影,眼底閃過一抹狠厲的光。

    阮小冉,你囂張的日子該到頭了!

    ……

    戈蘭。

    總店。

    厲封爵會不定時地過來坐坐。

    因為這是嵐歌的第一家店鋪,是嵐歌待得最長,寄托了最多感情跟心血的地方。

    只不過。

    自從跟阮小冉在一起后,他來的次數也不像以往那么多了。

    厲封爵靠在沙發上,若有所思。

    這里的一切布置都沒有改變,完全是五年前的模樣。

    只可惜。

    物是人非。

    他好像很長時間都沒有強烈的思念過嵐歌了。

    這到底是好是壞。

    厲封爵也說不清楚。

    蔣卿給厲封爵泡了茶,平日里總是主動找話題的她,今天也格外的沉默。

    這一點,厲封爵自然也注意到了。

    “你怎么了?”

    厲封爵清冷的眼眸在蔣卿臉上掃了眼。

    他發現蔣卿一臉愁容跟糾結之色。

    蔣卿就像是在沉思中忽然驚醒了過來,她抬頭看向厲封爵,有點驚詫,又斂了斂眸子,強顏歡笑道:“沒什么,就是公司有點小問題,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戈蘭再小的問題在厲封爵面前都是大事。

    他眼神一暗。

    “說。”

    “……”

    蔣卿沒有吭聲,似乎還在猶豫,目光時不時地瞄厲封爵一眼。

    厲封爵聲音冷下去,道:“別讓我說第二遍。”

    “……”

    蔣卿輕咬了下唇瓣,像是很糾結,卻又不得不下定決心似的,豁出去一般,說:“厲總,其實這次的事,跟阮設計師有關……”

    “阮小冉?”

    厲封爵目光一閃,“她怎么了?”

    蔣卿一臉愁容,低聲說:“是因為這次時裝周的事,咱們在意見上有分歧……”

    “什么分歧?”

    “因為時尚是隨著時代不斷變化的,當初嵐歌提過以人為本的概念,這在五年前是非常正確的,但這些年來大眾的審美一直在變,為了讓戈蘭穩步擴大,我在嵐歌的理念上做了細微的調整,以求應變時代的變化,但阮設計師似乎很不理解,總是抓著嵐歌過去的理念說事,甚至還打算一意孤行在時裝周上堅持自己的想法。”

    “……”

    “厲總應該也知道,時裝周對于服裝品牌的重要性,在那里的都是整個時裝界最頂尖的大師級人物,如果一個服裝在理念上出現分歧還展示出來,他們絕對一眼就能看出來,如果再被有心人利用,這對戈蘭的打擊將是難以想象的。”

    “……”

    “厲總。”

    蔣卿深深地看著厲封爵,眼底帶著盈盈淚光,“戈蘭是嵐歌的心血,我絕對不能讓它毀在我的手上。”

    “如果你想讓阮設計師成為戈蘭的掌舵人,我不會有半點怨言,直接退讓給她都可以,只要她能將戈蘭發展好就行,但是在這次時裝周上,理念不統一是大忌,我勸過她調整理念,可是阮設計師仗著你撐腰根本對我不屑一顧,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要是戈蘭的聲譽被毀,我該怎么去面對嵐歌啊……”

    說著,蔣卿眼淚一滾,低聲抽泣起來。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