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絕世天驕唐川喬韻 > 第351章 大快人心
    別說貂絨女跟紅發女傻眼,就連唐川自己都沒有料到。

    眼前這兩人氣勢洶洶的走來,可到了自己跟前,怎么瞬間就換上了一副笑容滿面的姿態了?

    “唐總,你好!”

    “唐總,最近還好吧!”

    兩人,尷尬的笑著。

    “王大富!”紅發女氣急敗壞的沖了過來,“就是他打了你兒子,就是他!”

    “滾,滾一邊去!”老王同志咬牙切齒,事情,還沒有徹底的弄僵,應該還有回旋的余地,眼前這個黃臉婆怎么就這么不長眼呢。

    “好幾個王大富啊,你是不肯為兒子報仇是不是?”紅發女上前,扯著老王同志不放了。

    老王怒了,直接一把將紅發女推倒在地。

    “唐總,不好意思,內人不認識唐總你,還請多多包涵。”

    老王幾乎都要哭了。

    “徐長發,你還管不管你女兒了?”貂絨女也直接沖了過來,“就是他拽著你女兒的頭發讓別人打的,你怎么還跟他問好了?”

    “男人的事,女人別管!”

    老徐剛剛還在慶幸自己的女兒沒過來呢,沒想到……沒想到還沒慶幸十秒鐘。

    果然,黃臉婆壞事啊。

    “徐長發,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就不管我們母女的死活了。”

    貂絨女依舊一副不死不休的表情。

    老徐簡直都要崩潰了,為了在唐川的面前做戲做足,直接就朝著紅發女踹了一腳,“你們到底在學校又惹出什么事兒了?要不是唐總寬宏大量,你們,你們……”

    “唐總!”老徐說著話,看著唐川,“唐總,我教女無方,是不是她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你們誰啊?”唐川,冷冷出聲。

    “唐總,唐總,我叫王大富,跟喬董事長很熟的,給喬氏集團有業務往來,唐總,都是自己人。”

    “是啊,唐總,我叫徐長發,做海鮮生意的,上次在海鮮城,跟唐總有一面之緣,唐總,是不是我們的孩子給你添什么麻煩了,如果是,我們回家肯定好好教訓,唐總,千萬別大水沖了龍王廟啊。”

    兩人點頭哈腰。

    寧琳琳將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覺得此時此刻的唐川,簡直帥呆了。

    這些社會上成功的男人,平時耀武揚威的,可到了唐川的面前,還不是得恭恭敬敬的伺候著。

    做這樣男人的女人,那才是自己應有的歸屬。

    寧琳琳忍不住抬起頭看了一眼唐川。

    現在,她是看唐川什么地方都順眼。

    “王大富,徐長發!”

    唐川,喃喃出聲,“讓你們的妻子跟你們說一下,到底發生什么事吧,不急,我相信,公道,永遠不會缺席。”

    “好的,唐總!”

    兩人拽起了自己的老婆,開始竊竊私語的訊問發生的一切。

    五分鐘之后,兩人再次來到了唐川的身邊,表情,那叫一個欲仙欲死。

    “唐總,我剛才問了一下,這事情,是我們的錯。”

    “是啊,唐總,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他們一次吧?”

    “唐總,你放心,那個女孩兒,我們會補償她的。”

    “對對對,而且,會賠償她一筆錢。”

    唐川冷冷的看著兩人,“你們是不是覺得,只要有錢,就能夠擺平一切?”

    “唐總,不是這個意思。”

    “是啊,唐總,都是小孩子,他們也知道錯了。”

    “讓他們滾過來!”唐川一字一句。

    “好的,好的。”

    王大富跟徐長發兩人分別走到自己兒子跟女兒的身邊,拽起來就往這邊拖。

    “爸,爸……”

    “爸,你要干嘛啊?”

    “你這個逆子,你還敢胡說八道,說,為什么要溜進女生宿舍?為什么企圖欺負女同學?”王大富說一句,踹一腳。

    那是相當的兇狠。

    周圍的學生立馬感到一陣大快人心。

    情況,似乎很明了了。

    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

    “還有你,一天天就知道化妝買衣服,你還像個學生嗎?”徐長發揪著徐潞潞的頭發,也是沒有絲毫的留情,“你還敢誣陷同學,我平時怎么教你做人的。”

    “爸,咱們家有錢,沒有擺不平的事兒,你說的。”徐潞潞慌亂之余,開始坑爹了。

    “你,你……”

    徐長發氣的跳腳,一巴掌就煽了過去。

    “跪下!”

    “跪下!”

    王暢跟徐潞潞跪在了唐川的面前,唐川緩緩的走開,來到了姚蘭吳小蕊的身邊,“蘭阿姨,過來一下。”

    “唐先生……”姚蘭已經不太適應這樣的場合了。

    “沒關系的。”唐川點點頭,眼神溫和。

    “好!”姚蘭終于鼓足勇氣,拉著女兒吳小蕊的手,來到了兩個罪魁禍首的身邊。

    “現在,你們可以說了,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唐川,冷冷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兩人。

    “我……我……”王暢欲言又止。

    “逆子,你還不說。”王大富,又是暴起一腳,紅發女還想攔著,直接被推到一旁。

    “爸,別打了,我說,我說!”王暢跪著,哭著,“是我,是我尾隨吳小蕊去的女生宿舍,然后趁著她開門的時候,將她推進去的。”

    “你這個逆子。”王大富又開始踹了。

    “你呢?”唐川盯著徐潞潞。

    徐潞潞渾身顫抖,看了一眼徐長發,“爸,我不該冤枉吳小蕊,我知道王暢喜歡她,都是王暢的錯,是他,是他讓我算計吳小蕊的,打吳小蕊,也是他的主意。”

    “徐潞潞,你這個賤人,你說什么?”

    “王暢,別掩飾了,就是你,要不是你對吳小蕊有企圖,怎么可能發生這種事?”

    “你,你好,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勾引張主任,我只是不說而已,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還妄想上我的床,你休想。”

    兩人,開始撕逼了,拼命的撕。

    “哎,你們說什么呢,跟我有什么關系啊。”張主任看見大事不妙,直接就想撇清了,話剛說完,易小峰直接一巴掌就抽了過來。

    “王暢,你跟張主任還不是狼狽為奸,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去女生宿舍,就是張主任給你放的哨,否則,你怎么可能瞞過宿管阿姨。”

    徐潞潞,徹底豁出去了。

    轟!

    堂堂理工大教導主任張振建,竟然給學生放哨,讓他們進入女生宿舍,意圖不軌。

    這……這簡直就是禽獸啊。

    哦,不對,簡直就是禽獸不如。

    “徐潞潞,你胡說八道什……”

    張主任還想狡辯,這一下,還沒等把話說完,易小峰的大嘴巴又直接抽了過去。

    “啊!”

    張主任一聲慘叫,牙,直接被易小峰煽掉了一顆,口

    血長流。

    “你這種人渣,敗類,也配當教導主任?”

    “別打了,別打了。”張主任求饒。

    易小峰怒火沖天,他突然想起了衛子青,他親愛的子青妹妹也是住在學校宿舍的,如果云大也有這樣一個敗類,那還得了。

    ‘砰!’

    易小峰直接改巴掌為拳頭了,狠狠的打了過去。

    “你們干什么?袁隊長!”

    事情,正鬧的不可開交呢,一個長相儒雅的五十多歲的老者快步的走了過來。

    “文校長,文校長!”

    袁隊長趕緊迎了上去。

    “袁隊長,這到底怎么回事?”海,嚴厲的問道。

    “文校長,你來的正好,張主任勾結學生,意圖對女生宿舍不軌,差點就讓吳小蕊同學遭殃了。”

    寧琳琳走到吳小蕊的身邊,緊緊的扶著她的雙肩。

    “寧琳琳?”海是知道寧琳琳的,這個女生在他眼里十分的優秀,可今天這事,好像做的有點出格啊。

    學校發生再大的事情,也應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避免輿論影響。

    可今天,堂堂的學生會副會長竟然帶頭鬧事。

    “寧琳琳,你可是學生會副會長。”海咬牙切齒。

    “文校長,正因為我是學生會的副會長,我才要以身作則,我絕對不允許咱們理工大有這種事情發生,文校長,現在情況已經全部了解了,我希望你能給所有的學生一個交代。”

    寧琳琳說完,看了一眼唐川的方向。

    唐川,卻沒有看她。

    “寧琳琳,你……”

    “文校長,我們想要你的表態。”

    寧琳琳繼續施壓,她,她相信,只要有唐川在,她再鬧也不會有事。

    “好,好!”

    海帶著袁隊長,來到了唐川等人的身邊,然后,詢問著張主任王暢以及徐潞潞的情況。

    事情,就跟三人互相撕逼的一樣。

    王暢給了張振建一筆錢,讓張振建牽制宿舍管理員,然后,順利的尾隨吳小蕊進入宿舍,好在另外一個保潔阿姨發現,這才沒能讓他得逞,王暢慌亂的沖出宿舍,被徐潞潞看見了,徐潞潞開始質問,王暢沒辦法,只能編出一個吳小蕊勾引他的理由,徐潞潞見自己的男朋友被勾引,沒有怪這個渣男,反而直接去找吳小蕊的麻煩,最后,張振建怕事情敗露,這才勒令吳小蕊退學。

    事情,就是這樣。

    無辜的受害者,最后,反而要被背負罵名轟出學校。

    當所有的學生都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頓時怒火沖天。

    “文校長,必須狠狠的處理他們。”

    “就是,王暢徐潞潞這種人渣,不配在我們理工大。”

    “還有張振建,這個賤人,打死他。”

    “張振建不死,天理難容。”

    “文校長,你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

    學生,真的暴怒了。

    海焦頭爛額。

    “文校長,你想怎么處理呢?”唐川冷冷出聲,走到了海的身邊。

    “這是我們學校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管。”海依舊不爽唐川的施刑。

    “是嗎?文校長,小易!”

    唐川直接將易小峰喊了過來,“告訴文校長,你是誰?”

    易小峰嘿嘿的笑了笑,湊近海,“文校長,知道易大山嗎?”

    “易……易董。”海嚇了一跳,易董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貫耳啊,云州理工大的第一校董,捐錢,就跟捐那啥似的。

    易董,慷慨啊,豪爽啊,一擲千金啊,唯一的小缺點就是喜歡盯著校園里面的短裙子女生看。

    不過,這無傷大雅不是。

    “易大山,是我爹!”易小峰,一字一句。

    “什么?”海如遭電擊,“你……你是小易董?”

    “你說呢,要不要我給他打個電話?”易小峰揚了揚手機。

    “不不不,不用了。”海感覺額頭上冒出了一股子冷汗。

    “既然不用,文校長,這兩個人渣,你可得把他們開除的漂漂亮亮的,要全校通報,全教育局通報。”易小峰咬了咬牙,“至于張主任嘛,我看學生們都挺氣憤的,不如,先打一頓,讓大伙兒出出氣,當然了,開除,那也是必須的,文校長,你覺得怎么樣?”

    “小易董……”海面露難色,開除,可以,全校全教育局通報,也行,可打一頓,這要求,有點過分啊。

    過分?不過分能是易小峰的風格。

    “算了,文校長,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吧。”易小峰掏出手機,“不過,我得告訴我爸,他捐資的理工大,是多么的混蛋,以后啊,還不如捐給一些野雞大學,最起碼,人家公正,領導層,沒垃圾……”

    “噯噯噯,小易董。”海趕緊走上前,“行,就按照小易董的辦。”

    海清了清嗓子,“各位同學,學校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這個校長,難辭其咎,在這里,我表個態,吳小蕊同學,是一個好學生,這一次,她受了委屈,受了欺負,還受了冤枉,我代表學校的所有領導層,對她說一聲,吳小蕊同學,對不起!”

    海朝著吳小蕊鞠了一躬。

    淚水,順著吳小蕊的眼睛奪眶而出。

    她死死的抿著嘴巴,雙肩聳動,無聲的哽咽。

    唐川理解的很對,吳小蕊真正需要的,是清白,是真相大白天下的釋然。

    現在,她得到了。

    海再次出聲,“王暢企圖欺負女同學,私自闖入女生宿舍,事后,還跟徐潞潞一起栽贓陷害,這樣的人,絕對不可能再留在我們云州理工大,從現在開始,他們就不是我們的學生了,而且,他們的所作所為,會直接寫進他們的履歷,我保證!”

    “好!”

    “文校長,好樣的。”

    “……”

    現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文校長,張主任怎么處理?”

    “文校長,必須狠狠的懲罰。”

    “文校長,張老賊不死,天理難容……”

    “干死他!”

    “閹了他!”

    文校長皺起了眉頭,怎么這一屆的學生這么的暴力啊。

    他遲疑了一番,點點頭,“關于對教導主任張振建的處罰……哎哎哎,你們干嘛?”

    文校長正說著話,就看見易小峰已經慫恿了好幾個學生對張振建動了手。

    張主任一陣慘叫,還沒一會兒,衣服就被撕的稀爛,褲子也被扒走了,拳打腳踢還不算,男生打了,女生還要過去吐口水。

    簡直就是體無完膚外加極致的羞辱。

    “當眾打人,這怎么行?”袁隊長剛準備喊保安沖過去。

    海悄無聲息的將他攔住。

    “文校長……”袁隊長不明白校長的意思。

    “袁隊長,民意不可違啊,哎!”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幫張主任叫救護車吧!”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