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都市小說 > 別愛我的人 > 第2695章 戳心的悲傷
    龍楚恒看看封景遇,又看看一臉怒氣的唐笙,微蹙了下劍眉,上前,“封少,好巧”

    封景遇勾了嘴角邪邪的笑著說道:“也不算巧”他抓緊了唐笙的手,防止她趁機掙脫,“這里是龍島,這個酒吧又和你龍家這么有聯系,你說是吧

    ”

    龍楚恒亦是淡淡一笑,算是回應。

    “笙笙,”龍楚恒轉了視線看向唐笙,“剛剛時光電話約了去海灘夜烤,我還說出了酒吧給你電話去接你,想不到直接遇到了。”

    “那真是太巧了。”

    唐笙當即開心,“這位封先生,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喝一杯了。”

    說著,她開始扭動手。

    “笙笙,說好你先陪我的,總有個先來后到吧”

    封景遇不放。

    “我可沒說,那是你強迫的。”

    唐笙不給面子的直接戳破。

    “問題,你來了。”

    封景遇故意附身上前,以一種曖昧的姿態魅惑的說道,“明明說想我的緊,干什么一看到朋友,就矜持”

    我靠唐笙當即暗罵出聲,看著封景遇那一副湊不要臉的樣子,咬牙切齒的說道:“是啊,我想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當然是想的緊了”

    “女人啊,總是如此口不對心。”

    封景遇不生氣,卻有些感嘆。

    龍楚恒微微蹙眉,剛剛的話,他是給大家臺階下。

    他一眼就看出笙笙不想和封景遇一起,才那樣說想不到明白人都揣著不明白。

    “封少想要喝一杯,不如明天我親自做東。”

    龍楚恒淡然開口,“今天因為特殊情況,笙笙怕是不能陪你喝一杯了。”

    依舊很平和的言語,卻因為龍楚恒和封景遇視線對上,將周遭的空氣弄的瞬間凝結。

    龍楚恒不如龍澤御那般霸氣,許是一直沒有什么爭奪的心情,人隨意不說,也因為早早陷入情網讓人總覺得他身上多了幾分溫柔下憂郁的氣質。

    可卸去這些,他依舊是龍家人,縱然如今退去候選掌權人的職務,卻也卸不掉他與生俱來的凌然。

    “好啊”

    封景遇嘴角一側微勾了下,笑意就停留在那里不動,只是松手,放開了唐笙,“二殿下相邀不敢推辭,看來今天我的人只能先和你走了。”

    龍楚恒眉心頓蹙,“你的人”

    三個字,透著警告下的冷意。

    “想得美”

    唐笙已然撤回到龍楚恒身邊,以防萬一,“你說你的就你的了”

    “哦說錯了。”

    封景遇慢悠悠的說道。

    就在唐笙還在疑惑這貨怎么就妥協了,就聽他說道:“應該是我是你的人”

    “”唐笙嘴角抽搐。

    “笙笙,”封景遇看著唐笙,沒有了剛剛的邪肆,多了幾分憂傷的緩緩開口,“是不是因為先愛,所以卑微,而因為不愛,所以傷害的肆無忌憚

    哪怕愧疚,也認為是對其好,所以持續傷害嗎”

    唐笙剛剛還想吐槽封景遇的話,頓時,僵在了嘴里。

    他明明在做戲,可這話,就和一把很鈍的刀,不停的在她身上劃來劃去。

    疼的很奇怪,很窒息龍楚恒卻聽著封景遇的話擰眉。

    封景遇是什么人

    此刻說出這樣的話,讓人意外不說,主要是這個對象是笙笙

    “你,你”唐笙心亂卻想掩飾的說道,“神經病”

    她輕呡了下嘴角,“楚恒,我們走。”

    龍楚恒看著唐笙已然轉身,視線劃過封景遇,微微點頭示意了下,也沒有多說什么,隨著轉身離開。

    “笙笙,我剛剛的話是認真的。”

    封景遇后面還追了句。

    唐笙腳步明顯一滯,抗拒著封景遇的話。

    那話是封景遇作秀的,可偏偏她輕咬了下唇看向一側的龍楚恒,只覺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是的,她不是想要傷害楚恒,不是“封少,你剛剛的深情戲會不會做的有點兒過了”

    停好車過來的羅帆正好聽到最后封景遇那話。

    封景遇輕笑,雙手抄褲兜的看著了離開的兩個人,幽幽開口:“真是個容易走進人心里的小妖精啊”

    羅帆皺眉,一臉狐疑的看著封景遇,那樣子有點兒驚恐。

    封景遇又是一笑,眸光卻變得陰沉的緩緩開口,“真期待,事情終了,石墨晨失去一切”他好似有感的輕嘆一聲,“高高在上,用最小的年紀就接管xk的話事人,在一個男人人生算是才真正開始的年紀里,跌到谷底想想都讓人血液沸騰。”

    “封少就真覺得石墨晨會一跌到底”

    羅帆不太認同。

    封景遇偏頭看向羅帆,笑意很深的說道:“愛情,對于特定的人群,有時候最是無解和折磨人的東西。”

    話落,他意味深長的挑眉了下,“來都來了,就進去喝一杯吧”

    羅帆看著封景遇進酒吧的聲音,翻翻眼睛,受不了的吐槽,“你也說了,愛情最是無解和折磨人,你別到時候一語成讖的自己也體會一把就好”

    紐約。

    “我訂三天后回國的機票”

    幺幺拿著手機問道。

    “嗯。”

    褚洛凡隨意的應了聲,腦子里,全然是關于xk的事情。

    她現在才算是剛剛進入,想要上位到頂層如何途徑根本無跡可尋。

    主要是,這幾天一直和她對線的人,除了代號“魎”,她更是對所有的一切都一無所知。

    幺幺提交了機票訂單,收了手機問道:“去哪里吃飯”

    “懶得跑了,就在酒店吧”

    褚洛凡說完,已然摁了酒店餐廳的樓層。

    “想不到,最后那邊你就上了”吃著東西,幺幺還在感嘆。

    褚洛凡只是笑笑。

    “你接下來如何打算”

    幺幺問道。

    “找機會上位。”

    褚洛凡開口,“打不到核心,對我來說就是白工。”

    “怕是不容易。”

    幺幺有些愁。

    “所以,我需要一個機會,一個對于xk來說,很閃眼的機會。”

    亂世出英雄,平和的時期,只有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才能用自己的能力最快的上位這樣的機會,得有耐心去等。

    “咦”幺幺視線隨便偏著的時候,突然看到餐廳門口進來的幾個人,“那不是那個誰”/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推薦一本好看言情小說佰度搜索-富之不驕虐情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