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修真小說 > 首席贅婿 > 第554章 大功告成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能再拖了!

    經歷過今晚上的事之后,林羽內心生出了一種深深的時不我待的感覺,他恨不得現在就抓到那只大猴子,今晚上就研制出抗病毒血清,回京城醫治好葉清眉。

    為了避免失去他在乎的人,他必須現在就動手!

    眾人聞言微微一驚,齊齊轉頭望向林羽,顯然無比意外。

    “何先生,這么晚了,視線非常差,不制定好詳細的計劃,盲目進林子的話,可不是明智之舉啊!就算你再想抓它,也不必急在這一時啊!”

    田首長急忙走過來,急切的沖林羽說道,以山中地勢地形的復雜程度,哪怕是白天進去都危險重重,更不用說晚上了,所以他自然得出言勸阻林羽。

    “田首長,夜長夢多,我不能再等了!我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規劃,其實我們也不用考慮的太過復雜,只要找到它,出其不意,肯定就能抓到它,這猴子雖然身形高大,智力超群,但是說到底,也仍舊不過是只猴子罷了,比不上人類的智慧,我們這么多人,配備這么多武器,連只猴子都抓不住的話,那豈不是讓人笑話?!”

    林羽沉著臉冷聲道,如果要是普通部隊也就罷了,以他們的能力,想在茂密的林子中抓到高來高去的猴子或許有些困難,但是來的可是暗刺大隊和蝎虎大隊這兩只華夏部隊的王牌部隊,他們在槍林彈雨中都能來去自如,更不用說抓個動物了,所以林羽覺得沒有太多籌備的必要。

    “何先生,是不是京城那邊出了什么意外?”

    范延似乎猜出了什么,趕緊走過來問道,剛才林羽打電話的時候雖然離著遠,但是他也隱約聽到了一些什么。

    林羽面色陰沉,也沒有撒謊,點點頭,沉聲道,“我那個生病的親人,可能有些撐不住了……”

    范延和田首長聞言面色一凝,互相看了一眼,也再沒出言阻撓。

    林羽接著轉頭望向一旁的李長明和秦勇,定聲問道:“李隊長,秦隊長,我決定我們現在行動,你們有什么不同的意見嗎?!”

    雖然林羽有了決定,但是歸根結底李長明他們才是主力,自然得經過他們同意。

    “沒意見!”

    李長明搖搖頭,拍拍肩上的臂章,輕笑一聲,不以為意道,“何先生,你忘了嗎,我們是暗刺大隊,對于我們而言,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任何時候,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我們都能夠保質保量的百分百完成任務!”

    對于他們這種級別的特種部隊而言,晚上行動的次數比白天還要多,而且他們很多時候可以進行長達數十個小時不睡覺的高強度作戰,所以他們意識中,早就已經模糊了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不過我說的這話只能代表我們暗刺大隊,至于某些兄弟部隊,我就不清楚了!”

    李長明呵呵一笑,有意無意的瞥了眼一旁的秦勇,語氣中帶著顯而易見的譏諷。

    秦勇聞言面色一冷,沉聲道:“某些徒有虛名的特種部隊都能做到,我們蝎虎大隊這支華夏野外作戰最頂尖的特種部隊,自然也不在話下!對于我們而言,夜晚行動比白天行動更有利!”

    他話音一落,李長明頓時勃然大怒,望著秦勇怒聲道:“秦勇,你他媽胡說八道什么呢?!你說誰徒有虛名?!還有,你要不要那點逼臉了?!你們蝎虎大隊什么時候是華夏野外作戰最頂尖的特種部隊了?!自己封的嗎?!那次成績我們不比你們強!”

    “呸,強個屁!我怎么不知道咋?怎么,不服氣?!”

    秦勇也立馬毫不相讓的轉頭跟李長明對噴,“不服咱一會兒上山就練練,看看誰能先抓到那只猴子!”

    “行啊,別看你們人多,照樣不頂用!”

    李長明冷哼一聲,毫不在乎的說道。

    田首長和范延看到華夏最頂尖的兩支特種部隊互懟,只能尷尬的訕笑,不知該如何是好。

    “來,我跟大家說下那只猴子出現的大概位置!”

    此時林羽拿著一份地圖和一疊資料快步的走了過來,手里還拿著一支筆,沉著臉說道,“因為我對這片林子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圈出一個大概的范圍!”

    說著他在地圖上圈畫了起來,通過他們走出林子的路線反著推斷回去,然后互相一下當時那只猴子從洞穴跑出去的距離,大致推算出了洞穴所在的位置。

    “如果有當地村民跟著一起進去的話,應該不難找出這個洞穴!”

    林羽沉聲補充道,當地的村民雖然沒有經過這片林子,但是他們可以通過自己豐富的經驗借助地形地勢和土壤特點判斷出洞穴所在的方位。

    “范延,快,去把老村長他們找回來,讓他們找一個當地最有經驗,最了解本地地勢特點和植被特點的向導帶著進山!”

    田首長聽到林羽這話急忙轉身去吩咐范延,有些后悔剛才急著讓老村長他們回去了。

    “是!”

    范延聞言趕緊叫上兩個士兵,朝著老村長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李隊長,秦隊長,你看你們這邊需要我們的幫忙嗎?!”

    田首長轉頭沖李長明和秦勇問道,“山里地勢險峻,而且光線不好,我可以把我們部隊全部的野外探照燈都搜集過來,供兄弟們使用,如果還有其他需要,我可以找人去縣上采購!”

    “不用了,田師長,燈和登山繩之類的我們全部都有,裝備齊全,不用麻煩您了!”

    李長明笑了笑拒絕道,不只如此,他們的裝甲車上也都裝備了高瓦高射程野外探照燈,畢竟他們來的任務就是為了搜救林羽,而且他們本來也打算晚上行動的,所以設備之類的自然要提前配備好。

    “奧,那太好了!”

    田首長笑著點點頭。

    隨后林羽一邊跟李長明和秦勇詳細的講述著林子的情況,一邊跟眾人一起耐心的等待著范延等人。

    安妮也站在一旁,時不時從她的角度補充上一句。

    過了沒多久,范延等人便押著兩個村民快步的走了回來,只見那倆村民不停的大喊大叫,“放開我們,我們不想死!”

    “就是,放開我們,你們不能強迫我們進林子!你們這是殺人,救命啊!救命啊!”

    范延氣的往那兩人腿上踹了兩腳,怒聲罵道,“別喊!”

    “范延,怎么回事?!”

    田首長見范延是押著村民回來的,不由眉頭一蹙,快走幾步迎上去,疑惑的問道,“你怎么還把人押回來了啊?!”

    “首長,不這樣他們不來啊!”

    范延無奈的說道,“這幫人,老是說那林子里有山神,進去就得死,死活不去,我只好動硬,把這倆人逮過來了!”

    田首長聞言眉頭一蹙,走上前對兩個村民沉聲道:“何先生不是說過了嗎,里面沒有什么山神,只有一只大猴子而已,你們怕什么!”

    “田首長,那么大的猴子,誰信啊,求你行行好,放過我們吧!”

    兩個村名聲音懇切的乞求道,他們不確定林羽的話是真是假,就算林羽的話是真的,他們也不愿意去冒這個風險,這么多年來的禁忌早已經讓他們內心的恐懼根深蒂固。

    “媽的,瞧你們那點出息,你們不想救自己的鄉親了?!”

    田首長氣的罵了他們一聲。

    林羽見狀眉頭一蹙,接著走到那兩個村民跟前,從口袋里摸出一個東西托在手心,遞給那兩個村民看,笑道:“你們倆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嗎?!”

    兩個村民仔細的看了眼林羽手里的東西,見是個玉環,而且還有一個缺口,不由狐疑的說道:“不知道,但應該是塊玉吧?!”

    “不錯!”

    林羽淡然一笑,說道:“這是一塊玉玨,是漢代的東西,價值不可估量,不過這玉玨終日被些猴子玩弄,所以磨損嚴重,而且這本應該是一對的,現在就剩一只了,但就是這樣,這個東西拿到市面上去賣,也仍舊能賣個兩三百萬!”

    “兩……兩三百萬?!”

    兩個村民猛地一怔,望著林羽手中玉玨的眼中陡然間迸發出了無盡的亮光,貪婪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兩三百萬,對于他們而言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巨款!

    “不錯,這東西是古代死人佩戴的東西,而且是身份尊貴的人佩戴的,也就是說,你們一直不敢進的那片林子里,有著漢代的一座古墓,你們的祖先世世代代守著這么大一座古墓卻不自知,不該是說是遺憾呢還該說是慶幸呢!”

    林羽搖搖頭無奈的笑了笑,“這座古墓反倒一直被一只猴子霸占著,實在有些可笑,這次我們進去,除了抓住這只猴子,順便也可以找出這座古墓!”

    兩個村民一聽這話再次來了精神,急忙問道:“你,你的意思是說,那古墓里,除了這東西,還有其他更值錢的東西!”

    “那是當然!”

    林羽用力的點了點頭。

    兩個村名聽到他這話顯得更為興奮,不過很快神色就黯淡了下去,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沖林羽冷聲道,“就算我們找到那座古墓又有什么用,里面的東西都是國家的,也不會分給我們一絲一毫!”

    “那不一定!”

    林羽沖他們淡淡的一笑,說道,“你們幫國家找出了這座古墓,而且又幫我們抓到了病毒的宿主,幫我們拯救了這么多人,國家難說不會獎勵你們啊!別的不敢說,我可以擔保,我手里的這塊玉玨,絕對可以贈送給你們!”

    “真……真的?!”

    兩個村民聞言面色大喜,大有一種發財了的架勢。

    “所以說,這路你們到底是帶不帶?!不帶的話,我們就找別人了!”

    林羽淡淡的說道。

    “帶!帶!”

    兩個村民用力的點頭,此時的他們眼里只有錢,早就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林羽滿意的一笑,這才放下心來,其實這次任務的核心人物就是這兩個村民,如果他們不配合,那這一行人進山就會十分的危險,所以林羽必須讓他們倆盡心盡力的幫助自己。

    “田首長,有鋼筋嗎,麻煩給我準備幾根鋼筋,要一頭磨尖的那種!”

    林羽轉過頭沖田首長說道。

    “鋼筋?!”

    田首長微微一怔,隨后點點頭,說道,“好好,我這就讓人去準備!”

    接著他便趕緊派人去幫林羽磨了幾根鋼筋。

    隨后眾人經過簡單的準備,收拾好東西,便浩浩蕩蕩的進山了。

    田首長作為軍營的總指揮,自然沒有跟著進山,不過范延倒是主動請纓,跟著林羽一起進山,林羽也沒拒絕。

    安妮本來也想跟著去的,但是想到自己是個女人,跟著不方便,而且她對那只猴子又有些心理陰影,便沒跟著一起去,不過臨走前倒是小心翼翼的叮囑了幾句,一直跟田首長看著大部隊的燈光淹沒在夜色里,這才轉頭回了軍營。

    林羽他們先是開車趕到了他和安妮出了林子找到的村莊,從村子里借了一個捕獵打大網,隨后林羽憑借著記憶帶著眾人自村莊朝著林子的方向駛去,很快便趕到了樹林跟前。

    因為林子里無法通車,他們便把車停在林子旁,帶上探照燈和一眾裝備,朝著林子深處走去,頓時數十道光亮紛亂的射進了深邃的林子,驚動的蟲鳥四飛。

    縱然他們帶著的探照燈射程極高,但是仍舊被深邃的林海瞬間吞沒。

    林羽將田首長給準備的鋼筋背在后面,手里拿著羅盤和探照燈,根據走出來的相反路線帶著眾人往里面走去。

    雖然晚上整個林子里靜的可怕,但是因為人多的緣故,那兩個村民臉上倒是也沒什么懼色,帶著眾人快步的往前走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不知不覺,眾人便從這倆村民熟悉的林子,走到了這倆村民也陌生的林子,他們兩個臉上這才浮現出了一絲畏懼的神情,不過仍舊還是繼續向前走去。

    “應該到了!”

    林羽蹙著眉頭四下打量了一番,發現這一帶的植被和樹木看起來十分的相似,快步帶著眾人往前走去。

    “等等!就是這里!”

    林羽手里的探照燈一掃,頓時面色一變,快步走到前面的一棵樹下,只見這棵樹下竟然有著兩個手臂大小的泥洞,林羽見地上滿是落葉和樹枝,抬頭用手燈沖周圍照射了一番,發現很多樹上的樹枝都被折斷了,他立馬便確定,這里就是他跟那只巨猴交手的地方!

    既然到了這里,那離著那只巨猴棲息的洞穴也就不遠了!

    隨后林羽便憑借著印象帶著眾人往洞穴的方向尋去,期間不停的跟兩個村民說著自己印象中見到的樹木和植被特點,兩個村民便根據林羽說的帶著眾人往洞穴方向找去。

    因為他們都是在深山老林中長大的,所以有一套自己判斷方向和方位的法子,有著他們倆帶路,林羽他們便不用擔心找不到方向了。

    “小心!”

    眾人走著走著,李長明似乎突然間發現了什么,猛地呼喝一聲,“有蛇!”

    他話音一落,只聽數聲沙沙聲響起,接著數十道黑影朝著人群飛馳而來。

    “噗噗噗噗!”

    只聽數十聲消音步槍的聲音響起,亮光迅速的閃過,很快林子便恢復了寂靜,兩個村民拿著手電筒往地上一照,見地上遍地都是被打斷的蛇身,仍舊下意識的在地上來回游動著,頓時嚇得面色慘白。

    “怎么樣,都沒人受傷吧?!”

    李長明急忙問了一聲,見大家都說沒事,這才冷哼一聲,自得道:“對我們暗刺大隊的人而言,這都是小意思!”

    剛才他一說有蛇,所有暗刺大隊的人都第一時間左手反握住手燈,用左臂托槍,同時右手開槍,利落的將距離自己最近的飛蛇精準擊斃,可見槍法之準,配合之默契。

    “顯擺!”

    秦勇翻了個白眼,語氣譏諷的說道。

    “這里怎么會突然出現這么蛇呢?!”

    范延皺著眉頭問了一聲,接著拿著手電筒往遠處一掃,隨后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只見距離他們十幾米處,有一個巨大的樹洞,樹洞里足足纏繞盤旋著數百條身形各異的黑蛇,嘶嘶的吐著鮮紅的信子,看得人頭皮發麻。

    林羽看到這種情形眉頭一蹙,接著似乎想到了什么,低頭一看手里的羅盤,只見羅盤當中的指針,顫抖個不停,他心頭咯噔一下,急忙沖那倆村民說道:“記下這個方位!這樹洞下面,極有可能就是那個古墓!”

    “啊?!”

    眾人不由一驚,實在沒想到古墓竟然會在這個蛇窩底下。

    “好,我們記下了!”

    兩個村民用探照燈照了照四周,將附近的地形和植被都記了下來。

    “何先生,我們趕緊離開這里吧!”

    李長明見又有數十條蛇從蛇窩那邊游走過來,一邊沖林羽提醒,一邊用步槍掃射著地上的蛇。

    “走,快走!”

    林羽把李長明的槍口一按,招呼著眾人快走。

    對于蛇這種具有靈性的生物,對著它們開槍有些不妥,所以林羽招呼著眾人快速朝著前方繼續進發。

    如果是在白天,林羽他們說不定早就碰上那些在樹林中警衛的小猴子了,但是因為現在是晚上,那些小猴子早就回洞穴棲息了,所以只能靠他們自己摸索尋找。

    走著走著,兩名村民的腳步突然慢了下來,觀察了一下四周和地上的泥土說道:“這里植被稀疏,而且土壤濕潤,可能離著洞穴不遠了!再往前走一會兒,應該就到了!”

    說著他們拿起手電筒照了照漆黑深邃的樹林。

    眾人聞言精神一振,立馬打起了精神,小心戒備的觀察著四周,跟著他們一起往前面走去。

    果然,走了有數百名,林羽眼前一亮,用手電筒照射到了一個斜坡上面,只見這個斜坡上面長著半棵樹,枝丫縱橫,繁茂無比。

    “就是這里!”

    林羽興奮的說道,“這顆大樹原本就是長在洞穴里面的!我們從這里就能進入到洞穴!”

    他可以確定,當時那只巨猴抓了安妮,就是通過這棵大樹逃走的。

    眾人隨著林羽往前走了一小段,只見果真如林羽所說,那山坡上有個很大的洞口,那大樹就是從洞口里長出來的。

    “大家都把燈關上,戴上夜視儀!”

    李長明把手里的燈一滅,沖眾人說道。

    秦勇也趕緊跟大家下了同樣的指令,緊接著他未等林羽和李長明說話,便直接吩咐道:“一小隊,負責鎮守洞外,其他人跟我進洞!”

    話音一落,他便帶著手底下的人快速的朝著那個洞口沖了過去。

    “秦隊長,等等!”

    林羽見狀面色一急,但是已然喊不住他了,只好跟李長明等人快步跟了上去。

    秦勇倒是也沒有林羽想的那么莽撞,沖到洞口之后先是蹲下來往里看了看,發現下面的空間很大,立馬讓自己的手下拿出登山繩,扣在一旁的樹墩上,接著讓自己的手下順勢往下滑去。

    最前面的兩個隊員沖下去之后,立馬用對講機低聲說道:“隊長,發現目標!發現目標!洞里有一大群猴子,其中一只個體非常大,應該就是那只……”

    他話未說完,只聽對講機那頭傳來“嗤啦”一聲響動,緊接著數聲槍聲響起,但是很快歸于寂靜,隨后便是一聲憤怒尖銳的吱叫聲!

    “不好!那猴子醒了!”

    林羽面色瞬間一變,一個箭步沖到洞穴口,抓著繩子便沖了下去,透過夜視儀,他能看到一只巨大的猴子正一手撕著一個蝎虎大隊的隊員來回甩著,只見那倆人身子松軟,顯然已經沒了氣息。

    林羽見狀心頭猛地火氣,一把將自己的背上的數根鋼筋摸過來,抓起一根卯足力氣朝著那只巨猴甩去。

    那巨猴似乎在林羽跳下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林羽,吱聲一叫,身子猛地一轉,便將林羽投來的鋼筋躲了過去,隨手將手里的一個蝎虎大隊隊員朝著林羽甩過來。

    林羽伸手一接,連忙將這個隊員接住,接著身子一轉,把巨猴甩來的力道泄掉。

    但與此同時,巨猴再次將手里另一個隊員朝著林羽甩了過來,但是他還未把人甩出來,林羽身后瞬間響起了幾聲槍響,巨猴慌忙躲避,手里的人也慌忙的扔到了地上,接著他身形凌厲的抓著洞穴上方的枝丫和藤蔓快速的朝著洞穴外面跑去。

    這只猴子顯然已經猜到大樹上方的洞口有人,所以打算從山洞的出口逃出去。

    李長明和秦勇等人此時已經跳下來了大半,朝著巨猴跑去的方向不停的開槍,但是此時洞穴里的其他猴子猛地竄了上來,伸手搶奪李長明等人手里的槍。

    一幫特種隊員趕緊停止射擊,怕傷到自己的隊友,立馬跟這幫猴子顫斗了起來,雖然他們很快就把猴子甩開,但是奈何這幫猴子太多,他們剛甩開一只,另一只又撲了過來。

    而此時那只巨猴已經跑出了有數百米。

    林羽見狀連忙將手頭的一只猴子甩開,結合高舉起手里的鋼筋,猛地扔出,噗的一聲,鋼筋剛飛出去,便扎到了一只從上面跳過來的猴子身上。

    林羽見狀暗罵一聲,再次卯足了力氣朝著遠處的巨猴投射而出。

    不過那巨猴太過聰明,一邊跑一邊躲避,將林羽擲的這一根鋼筋堪堪躲避了過去。

    林羽立馬將手里僅剩的兩根鋼筋一左一右握住,對準那只巨猴再次用力的投射而出,比先前的力道更足,同樣速度也更快。

    那巨猴聽到后面傳來的破空之音再次靈巧的往旁邊一躲,但是它躲開了這根,卻沒躲開另一根,只聽“噗”的一聲,他的左腿陡然間被鋼筋射中,它身子猛地一個趔趄,摔到了地上,打了一個滾,同時嘴里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叫聲。

    不過讓林羽意外的是,這只巨猴似乎意識到了如果它不盡快逃走,處境將會十分的危險,縱然這巨猴痛苦的叫了一聲,還是沒有絲毫停滯的再次朝著山洞洞口竄了出去。

    林羽見狀急忙要沖出去追它,但是再次有幾只猴子撲了上來,瞬間拖拽住了他。

    那巨猴沒有絲毫停歇的朝著洞口外面急竄而出,出了洞穴便是山洞,它回頭一看,見沒有人追來,迅速的朝著山洞的洞口跑去,不過就在它即將沖出洞口的剎那,洞口上方突然凌空飛過來一張大網,它剎車不及,一頭栽到了這張大網里面,骨碌在地上翻了個跟頭,身子便被網摑的更緊。

    “吱吱!”

    巨猴雙手用力的撕扯著大網,呲著尖銳的牙齒大聲的叫著。

    “怎么樣,我就說得守這個洞口吧!”

    這時只聽一聲得意洋洋的聲音傳來,那兩名村民領著其他的幾個特種部隊隊員沖了過來,用手里的槍或棍子七手八腳的往巨猴身上一頓招呼,巨猴瞬間被砸暈了過去,軟綿綿的癱在了地上,修長巨大的身子看來十分的驚人。

    “我的乖乖,真有這么大的猴子!”

    那倆村民此時把手電筒往這巨猴身上一照,臉色頓時都變了,林羽說的果然是真話!

    “快,快追!”

    此時山洞里傳來了李長明和秦勇的聲音,只見他們跟林羽和其他隊員狼狽的從洞口里沖了出來,似乎以為被那只巨猴給跑了。

    等他們看清地上已經被裝在大網里的巨猴之后不由一怔,接著面色一喜,驚聲道:“你們幾個小子行啊!”

    “首長,是我們倆的主意!”

    那倆村民立馬站了出來,嘿嘿笑著邀功道,“你們剛才從那洞口下去的,我們就猜到了,它絕不會再從那洞口走,所以就跑來這里堵它!”

    “干得好!”

    李長明沖他們笑著點了點頭,贊許道。

    林羽看到地上的巨猴后也陡然間松了口氣,有些贊賞的沖那倆村民豎了豎大拇指,要不是他們,可能真就要被這巨猴逃走了,而這林子這么大,想抓它還真很困難,甚至驚嚇到了它,以后找它都不容易了。

    “這次記你們一大功!”

    林羽一邊說,一邊將手里的玉玨丟給了那兩個村民。

    兩個村民面色大喜,急忙把玉玨接到,對著林羽連聲感謝。

    隨后林羽接過范延手里的鎮靜劑,給巨猴身體打入,雖然它現在被打暈了,但是說不定一會就能醒過來。

    緊接著眾人抬著巨猴按照先前來的路,繞開了蛇窩,往外面走去。

    等他們走出林子,天已經放亮了,眾人載著這只巨猴回了軍營。

    因為路上的時候范延就通知了田首長,所以他們回到軍營之后,軍營大門口已經聚集了上百人,除了田首長和安妮等米國醫療協會、歐洲醫療協會的人外,還有老村長在內的一眾村民。

    眾人老遠便迎了過來,看到車上身形巨大的猴子之后,頓時嘩然一片,老村長和一眾長輩瞪大了眼睛望著這只猴子,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們活到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大的猴子。

    “哎呦,老天爺,真的有這么大的猴子!”

    “這猴子成精了啊,抓了它,不會遭報應吧!”

    “報應個屁,沒聽何先生說嗎,這猴子就是我們這次十里八鄉得病的根源!”

    “媽的,我們還以為有山神呢,原來是只后猴子!”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諸位,諸位,這猴子是我倆抓到的!”

    先前帶路的兩名村民邀功似得站出來說道,“你們是不知道啊,這猴子禍害老多人了,那洞穴里,全是死尸!”

    “大家不要碰它,小心感染病毒!”

    一旁湊過來的米國醫療協會和歐洲醫療協會的醫師沖一眾村民喊了一聲。

    歐洲醫療協會的絡腮胡男等人也快步走到那只巨猴的跟前,絡腮胡男用鑷子挑開巨猴的眼睛看了一眼,見它雙眼赤紅,而且眼珠渾濁,面色一變,知道這猴子才可能是病毒的宿主,頓時臉色一沉,有些難為情的望了林羽一眼。

    “安妮會長,病毒的宿主我已經抓回來了,剩下的研制抗病毒血清的任務就交給你了!畢竟你是這方面的專家!”

    林羽轉頭溫和的沖安妮說道,“準確的說,應該是拜托給你了!”

    “好,沒問題,接下來的事情,你就放心交給我吧!”

    安妮鄭重的沖林羽答應道,接著說道,“你趕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不休息了,我要跟著他們回京城了!”

    林羽沖安妮一笑,接著沖田首長說道,“田首長,能派人幫我把宿舍的東西拿來嗎?!”

    “好,好!”

    田首長連聲答應,趕緊吩咐人去替林羽收拾東西。

    “田首長,這是我們發現的古墓位置,你上報給當地政府,讓他們派考古隊過來勘察吧,現在沒了這只巨猴,應該沒有傷人的東西了!”

    林羽說著把自己手里的地圖遞給了田首長,囑咐道,“不過那古墓上面有一個很大的蛇窩,最好不要傷害它們,找當地的蛇類專家把它們驅走就是!”

    “哎呀,好好,多謝何先生,多謝何先生!”

    田首長接過地圖連聲道謝,他知道,林羽讓他來跟上面匯報古墓的事情,顯然是把這次立功的機會讓給他了啊!這可是一個不小的人情!說不定他也能因此官升一級!

    等到士兵把林羽的東西拿來之后,林羽等人便跟田首長和安妮他們道了個別。

    “安妮會長,我在京城等你!”

    林羽上車后,沖安妮笑道,“不過你可不要讓我等太久,越快越好!”

    “放心吧,我會跟米國那邊對接,進行數據共享,以我們的技術,研制出有效的抗病毒血清,最多三天!”

    安妮十分自信的沖林羽說道。

    林羽鄭重的沖她點了點頭,神情間頗有些感激,不得不感嘆,中西醫各有所長,起碼在研制抗病毒血清這方面,西醫上的技術,是更快,也更合適的,他也有足夠的時間回去照顧葉清眉了!

    因為李長明他們是京城軍區的牌照,所以回京城的路上暢通無阻。

    路上的時候林羽從李長明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何二爺的近況,仍舊駐守在邊境,而且處境似乎不太好,暗刺大隊已經接連失去三個兄弟了,但是那個幕后黑手至今還未找到。

    “何先生,你是軍情處的人是吧?你看你能不能跟你們領導商量商量,讓他派人去幫我們隊長調查調查,我們隊長說過,這次遇到的這幫人,可能不是普通人!”

    李長明知道林羽跟何自臻關系不一般,所以跟他說話也沒有什么隱瞞,希望林羽能幫幫自己的首長。

    林羽聽到他這話去苦澀一笑,無奈道:“李大哥,這件事我真的是愛莫能助,因為我已經被軍情處除名了!”

    “什么?!除名了?!”

    李長明眼睛陡然間睜大,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林羽,詫異道:“軍情處那幫老頭子腦子是瓦特了嗎?!竟然把你這么個可遇不可求的人才給除名了?!”

    “李大哥過獎了,其實我一直都是掛職,軍情處有我沒我都一樣……”

    林羽苦笑著搖了搖頭,想起上次被袁赫當著一幫倭國人的面兒逼迫自己退出軍情處,他心頭就不覺堵得慌,其實退出軍情處倒是沒有什么,只不過袁赫傲慢的嘴臉和德川等人的小人得志的神情讓他十分的不爽。

    “何先生,我是真心欣賞你,既然軍情處這幫傻帽不要你,你就來我們暗刺大隊吧!”

    李長明說這話的時候眼睛明亮無比,興沖沖道,“我到時候給你弄個中隊長當當,要是在不行,我把我這個副隊長讓給你!”

    上次在暗刺大隊,林羽力挫蝎虎大隊那個高手的情形李長明仍舊歷歷在目,所以想把林羽忽悠到他們暗刺大隊來,到時候他們隊長一定會夸獎他的。

    “多謝李大哥的好意,這個就算了,我還是老老實實當我的醫生吧!”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

    “何先生,別急著拒絕嘛,回去再考慮考慮,再考慮考慮哈!”

    李長明笑呵呵的沖林羽說道,見軍區總院到了,一踩剎車,熱情的跟林羽道了個別。

    林羽看了眼軍區總院的大門,頓時長出一口氣,頗有些感慨,沒想到自己終于回來了。

    雖然他去了津門不過短短的十天,但是卻宛如過了十年一般漫長。

    他趕緊提著行李快步的朝著住院樓走去,他跟江顏打電話的時候知道葉清眉所住的病房,所以也不需要提前問,便直接拎著行李趕到了葉清眉所在的隔離病房。

    因為此時已經臨近中午了,所以何慶武已經走了,而隔離病房的外面的走廊上,只剩下了江顏一個人,可能因為太過勞累的原因,江顏此時正將手撐在排椅的扶手上,托著頭,逼著眼,似乎熟睡了過去,兩只秀氣的眉毛仍舊緊緊的蹙著,似乎帶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憂愁。

    林羽望著江顏瘦削憔悴的面容和蒼白的嘴唇,心里頭猛地咯噔一下,宛如被什么狠狠擊中了一般,陡然間痛徹心骨,眼眶不由微微泛熱,鼻頭泛酸,輕輕的走到了江顏的跟前,把手里的行李緩緩的放到地上,接著蹲在江顏跟前,伸出手緩緩的替她理了理耳旁的秀發。

    熟睡中的江顏似乎感受到了,身子猛地一顫,接著整個人陡然間驚起,大聲喊道:“清眉,清眉,別擔心,我在呢!”

    這幾日沒日沒夜的照顧葉清眉,已經讓她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似乎只要一聽到動靜,她就以為是葉清眉出事了,所以說著她就要往病房里面跑,不過她剛跑一步,身子便瞬間僵立在了原地,緩緩的轉過頭望向了林羽,眼眶中陡然間噙滿了淚水,明亮的眸子一閃一閃,滿臉的不可置信。

    林羽手指微微顫抖,極力隱忍著內心的顫抖,望著江顏的雙眸中也浮起一層霧氣,用無比溫柔的聲音輕聲道:“顏姐,我回來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huaju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花香居。

    閱讀最新章節,就上</p>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