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修真小說 > 慕淺霍靳西 > 第351章 霍二真乖
    這天稍晚些的時候,警方終于發布了案情通報。

    通報詳細列出了案件相關人員:葉輝、慕淺、霍靳西、葉靜微,說明葉輝此次尋釁滋事犯案過程的同時,也對葉靜微墮樓的事件進行了回溯,最終對事件的定性為意外。

    這份詳細的案情通報一出,得到眾多官方媒體賬號的轉發,一時之間不理智的聲音立刻消失了大半,也有小部分人質疑霍家財大勢大隱藏真相。

    之后沒多久,齊遠以霍靳西特別助理的身份接受了媒體的訪問。

    訪問中提及葉靜微墮樓事件,齊遠指出因為那場意外,這么多年來霍靳西其實一直在給予葉家提供經濟支持與幫助,每一筆支出都有賬可查。

    而近兩年來,葉輝頻頻對收到的金額表示不滿,霍靳西也始終一如既往地給予他們經濟補償。

    這則訪問出來之后,絡上的風向便有了較為顯著的改變——大部分人都覺得葉輝是求財不遂,故意鬧出這次的事件來要挾霍靳西,沒想到作過了頭,直接給自己作出了一個尋釁滋事的罪名。

    慕淺看到這則案情通報的時候,仍舊跟陸沅在一起。

    她看完通報,將平板遞給陸沅,陸沅接過來,仔細地看完那則通報,又去翻底下的評論。

    “這些人也真是好笑。”翻到一半,陸沅忍不住道,“對事情一知半解時便罵得熱鬧,這會兒知道自己罵錯了,又忙不迭地趕去罵另一個人,怎么就想不到要為自己之前錯誤的言行道歉呢?”

    “承認自己的錯誤需要多大的勇氣啊。”慕淺說,“打別人的臉,怎么都要比打自己的臉響啊。這種事情司空見慣啊,你怎么還感到驚訝?”

    陸沅緩緩道:“我向來不關注這些。”

    “知道了知道了。”慕淺懶洋洋地開口,“我們家沅沅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陸沅沒有理會她的調侃,又盯著手中的平板看了一會兒,才道:“警方之所以出這個案情通報,是已經去問過霍靳西了吧?”

    “那肯定啊。”慕淺道,“容恒的性子,還是很較真的。”

    “所以,霍靳西的口供是,葉靜微墮樓,是一場意外。”陸沅道。

    慕淺聳了聳肩,“這個答案,一點也不意外,不是嗎?”

    “那這究竟是不是真的,難道你不在乎?”

    “我當然在乎。”慕淺微微一笑,緩緩道,“沒有人比我更在乎。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我愿意相信那是一場意外,可是如果有證據顯示那不是意外,那兇手一定要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相應的代價。”

    ……

    這天晚上,霍靳西回到家的時候,慕淺已經睡下了。

    只是剛睡下沒多久她就聽到了外頭的動靜——平常霍靳西回來的時候,總是安靜無聲的,可是今天這動靜,聽起來不像是只有他一個人。

    好奇心促使慕淺起身,偷偷打開房門往外面瞄了一眼,果然看見齊遠剛好陪著霍靳西上樓。

    她這邊開門的動靜很輕,霍靳西卻還是一轉頭就看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么,慕淺只覺得他臉色好像不太好,仔細看,卻又看不出什么差別來。

    慕淺于是大大方方地打開了門,“這么晚了,工作還要繼續嗎?”

    “不是。”齊

    遠連忙道,“剛剛應酬完,我送霍先生回來。”

    他回答完這句,霍靳西已經走到慕淺面前,握了她的手準備進房。

    他的手微微有些涼,不似平常的溫暖干燥。

    慕淺微微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隨后又一眼就看見了齊遠手中拿著的一個袋子,于是又問:“你手里拿的什么?”

    齊遠這才想起自己手里還拿著東西一般,連忙上前來,“霍先生的藥。”

    “藥?”慕淺一手抓過來,“什么藥?”

    “胃藥而已。”霍靳西淡淡答了一句,隨后對齊遠道,“你先回去吧。”

    齊遠答應了一聲,卻又忍不住多看了慕淺一眼,隨后才轉身下了樓。

    慕淺打開手里的袋子看了看,果然只是些治腸胃的藥。

    她忍不住白了霍靳西一眼,“應酬到要吃胃藥,你是喝了多少酒啊?”

    霍靳西一面往房間里走,一面道:“不吃也一樣,沒什么大不了。”

    慕淺眼看著他走進了衛生間,轉身就下了樓。

    齊遠果然還在樓下等著沒走,而且已經為霍靳西倒了一杯服藥的溫開水。

    “太太。”見到慕淺下來,他立刻上前將水杯遞給了慕淺,隨后將慕淺手中那袋藥的服藥事項一一交代了一遍。

    慕淺一面看著手中那些藥的配方,一面道:“很重要的應酬嗎?喝酒喝到要吃藥。”

    “應酬是很重要,可是霍先生只喝了兩杯酒。”齊遠道,“可能最近太忙,三餐不定時,所以犯了胃疼。這是老問題,霍先生向來不怎么在意,藥也是想起來才吃,不過現在有太太照料,他應該能規律一點。”

    慕淺聽了,翻了個白眼,“自己不愛惜身體,熬病了回來拿我當護工?”

    慕淺說完,哼了一聲,轉身上了樓。

    霍靳西沖完涼從衛生間里走出來的時候,慕淺并不在房間,床頭柜上放著他要吃的藥,和一杯涼白開。

    霍靳西走到床邊坐下來,拿起那杯水正準備喝,房門突然打開,慕淺端著另一杯水走進來,瞪了他一眼之后,冷冷地說了兩個字:“放下。”

    霍靳西果真便依言放下了水杯。

    慕淺上前,將自己手中那杯重新倒上來的溫開水遞給他,“喝這個,把藥吃了。”

    她一字一句都如同命令,霍靳西倒是順從,很快地吃了藥,喝了大半杯水。

    慕淺滿意地摸了摸他的頭,“霍二真乖。”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眼眸微微一黯,一伸手就將她拉進了自己懷中,“你說什么?”

    “我說,讓你乖乖聽話,按時吃藥,早點睡覺,準時吃飯,胃疼不許再喝酒。”慕淺一字一句地開口,“你聽還是不聽?”

    霍靳西靜靜與她對視了片刻,瞇了瞇眼睛,緩緩道:“聽又怎么樣,不聽又怎么樣?”

    “哎呀,你敢犟嘴?”慕淺伸出手來擰著他的臉,“不聽話的老公要來有什么用?離婚!”

    霍靳西一把捏住她的手,重重扣入掌心。

    “哎喲……”慕淺吃疼,忍不住叫了一聲。

    下一刻,卻只聽霍靳西道:“好,我聽話。”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