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玄幻小說 > 戰少,一寵到底! > 第366章 366 申屠家大少爺
    看著那四個大字,顧非衣情不自禁往前走了幾步。可

    很快,她又心頭一震,立即退了回去,躲在花壇后。

    他來了!

    遠處,一輛豪車停在露天廣場停車場,一道高大的身影,從車上垮下。戰

    九梟剛才車那一刻,也不知道是心頭那根弦被觸碰了下,猛地,目光往這邊投射了過來。顧

    非衣嚇得在大冬天里,幾乎彪了一身冷汗。她

    趕緊躲在花壇后,揪住自己的衣襟,呼吸急促,胸口不斷在起伏。被

    看到了嗎?剛才太子爺那嚇人的目光送過來時,她真的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看到了。那

    家伙的眼神怎么可以這么厲害?隔了那么遠,他也不過剛下車,怎么可能就看到這邊的自己了?不

    知道過了多久,顧非衣才小心翼翼從花壇后探出腦袋。

    萬幸的是,戰九梟不過是往這邊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現

    在,人已經走到飛揚大門外了。兩

    位接待小姐匆匆忙忙迎了出來,一路恭迎著太子爺進門。直

    到他進了門,顧非衣才狠狠松了一口氣,幸好,真的沒有看到。更

    讓人松一口氣的是,他真的沒事。

    剛才看著他走進去,背影依舊是那么硬朗,那么霸氣,那么冷酷,那么挺拔。

    是申屠輕煙為他擋了子彈,所以,他現在才能夠安然無恙。

    對申屠輕煙,顧非衣是感激的,不管怎么說,太子爺因為她,現在還是好好的。

    飛揚門外,又恢復了一貫的冷肅莊嚴。

    顧非衣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再看一眼飛揚集團那四個彰顯著某個男人氣勢的大字,才帶著點戀戀不舍的姿態,慢步離開。

    昨晚懸了一晚上的心,終于徹底放下來了。

    只是,看到他背影的那一刻,心又像是忽然被丟下來了那般。為

    什么,在那一瞬間,心里就變得空蕩蕩了。不

    知不覺,走到路邊,她還是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那四個字。男

    人那張臉,再一次浮現在自己面前,冷硬的,霸道的,偶爾任性的,放肆的,完完全全,都是他。顧

    非衣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已經走在馬路上了,再往前邁步,猛地,尖銳的剎車上傳來。吱

    的一聲,她看不清楚從車上下來的是什么人,只知道,腳踝在她倒下去那一刻,疼得讓人冷汗直冒。冷

    剛讓開,一道身影來到顧非衣面前,盯著她明顯紅腫起來的腳踝,微微蹙眉。

    “你這是想碰瓷,還是真的不小心。”那

    聲音,是絕對好聽的,讓顧非衣訝異的是,怎么好像在什么地方聽過?她

    抬頭,頓時迎上一道冷冽的目光。心

    臟下意識收縮了下,這目光,真的冷。

    可她在下一秒,立即就認出來了:“你是……那個男人?”那

    個男人……申屠默眉心輕蹙,緊抿的唇似乎更冷了。

    “我不是故意的。”意識到是自己的不對,顧非衣立即想要撐著自己的身體爬起來。可

    她才剛爬起來,腳踝處立即傳來一陣刺痛,她完全沒有能力支撐自己,身體一沉又要摔下去。

    男人那只大掌伸出,一把扣住她的手臂。

    大掌給予的力道,足夠讓顧非衣支撐著站起來,只是,這只手掌卻是沒有任何溫度的。

    “大少爺,是那天在酒吧遇到的女孩。”助手冷剛跨了過來,一眼便認出顧非衣。申

    屠默冷冷的眼眸微微瞇起,終于將她認出來:“上次傷我還不夠,現在,又想訛我一筆?”“

    我不是,我真的是不小心。”碰瓷這種事,這些年確實很尋常,可她真的不是。

    “我沒事,你放開,我自己回去就好,我不會訛你一分錢。”

    他是不是相信無所謂,反正她真的沒打算問他要錢什么的。申

    屠默握住她手臂的大掌沒有絲毫松開,垂眸看了她腳踝一眼,那個地方,滲出來一片血跡。

    鮮血,將襪子都染紅了。“

    自己回去?這腳不想要了?”已經傷成這樣,還不知道有沒有內傷,對她這種小丫頭來說,沒準會落下后遺癥。“

    我……會自己去找醫生看看。”顧非衣就是怕他又說自己訛錢,反正,就是不勞煩了。“

    先生,你先放開我。”申

    屠默連看都不看她,側頭掃了冷剛一眼。

    冷剛立即頷首:“這附近就有醫院。”將

    后車門打開,冷剛站在一旁,看著兩人。

    “我……不用,真的不用,哎……你先放開我,先生……”

    顧非衣傻眼了,自己就這樣被這男人拖上車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遭了邦架。被

    丟上車的動作有點粗魯,這男人似乎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是什么意思。

    不過,他雖然粗魯,卻沒巧妙地沒有弄到她腳踝受傷的地方,造成二次傷害。等

    申屠默那道高大的身影也上了車之后,冷剛立即將車子發動,向附近的醫院開去。

    顧非衣讓自己冷靜下來,好不容易到了醫院,想著自己可以去看外科醫生。不

    想,男人還是托著她的手臂,幾乎將她整個人架起來,和她一起進了醫生的辦公室。

    顧非衣傷的并不重,也不是扭傷,而是皮肉擦傷了。醫

    生給上了點藥,再開了藥膏,過會不疼就可以走路了。

    拿到單子的顧非衣正要站起來去付錢,單子卻被人一把奪了過去。

    申屠默全程冷著臉,不和她說話,也不聽她說話,隨手將單子丟給冷剛。冷

    剛點點頭,下去了,沒多久回來,竟帶回來另一個人。“

    大少爺,這女人的朋友來了。”看

    到呼延影,顧非衣立即說:“我……通知了我的朋友,呼……影,幫我把錢還給這位先生。”

    欠呼延影好過欠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這男人上次還說她傷了他,還要她賠償來著。這

    會她不小心弄成車禍,他沒有怪她撞到自己的豪車不止,還將她送來醫院,幫她付了醫藥費。可

    這樣的人情,真的不能欠。呼

    延影看了單子一眼,二話不說,立即將錢包取出來。冷

    剛也沒說什么,將錢接了過去,便跟著申屠默走了。好

    奇怪的主仆兩人,顧非衣忍不住嘀咕了起來:“這種氣質……究竟是什么人?”

    呼延影神色卻有點復雜:“……申屠家大少爺,申屠默。”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