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花開花落一地傷 >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不老童顏
    杜振燁和陸初瑕帶著許皓鈞和小遙在花園里玩。

    “表舅,你和小姑結婚之后,會住在這里嗎”

    “不一定。”杜振燁撓了撓頭,“也許會搬到外面單獨住,其實我不太喜歡和長輩們住在一起。”

    小遙掩起嘴,極為小聲的說:“因為你的奶奶是武則天。”

    杜振燁噎了下,朝她做了一個噓的手勢,她咧嘴一笑,“我知道,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走到涼亭的時候,就看到了杜怡然。

    她正坐在里面喝茶。

    陸初瑕走上前,淡淡一笑:“大姐,好久不見。”

    杜怡然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討厭陸家的任何人。”

    杜振燁牽起了陸初瑕的手,“我們去別處,不要理她。”

    杜怡然低哼了一聲:“杜振燁,我在奶奶面前失寵,你是不是特別得意”

    “是我讓你失寵的嗎早就提醒過你,清醒一點,不要犯傻,你偏偏不聽,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怪得了誰呢。”杜振燁嘲弄一笑,帶著陸初瑕和孩子們往前走去。

    杜怡然心里的怨恨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要不是杜家封鎖了媒體,她就成為整個星城的大笑話了。

    她不甘心啊,接受不了現實,她美貌如花,高貴優雅,陸謹言憑什么不愛她,憑什么呀

    “我不會輕易被打敗的,我們走著瞧。”

    杜振燁嘆了口氣,“你就從來沒想過找毀掉了你的男人算賬嗎他一定就在星城,是你認識的人,沒準就在身邊呢。”

    “我當然要找他,我要把他大切八塊,碎尸萬段。”杜怡然咬牙切齒的說。

    她恨不得剝了那個人的皮,抽了她的筋,喝光他的血。

    如果不是被他毀了,她還是有希望的。

    陸初瑕看著她,一本正經的說:“大姐,俗話說得好,一家人打斷了骨頭連著筋。不管了內部有多么嚴重的矛盾,都必須先把外部的矛盾解決,不能讓外面的小人乘虛而入,你說對不對”

    杜怡然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你想說什么”

    “我覺得我們應該聯手把這個壞家伙找出來,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否則的話,始終是杜家的一個隱患,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再爆炸一次。”陸初瑕說道。

    這話說到了杜怡然的心坎上,“看來你還不是太笨。”

    陸初瑕朝杜振燁使了個眼色,帶著孩子們坐到了杜怡然的對面。

    “大姐,你就沒有什么懷疑的對象嗎”

    杜怡然烏黑的眸子轉動了下,“你說我們杜家,那個地方男人最多最復雜”

    “你的意思是”陸初瑕頓住了,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說出來。

    整個杜家男人最多的地方自然是杜老夫人的助理團了。

    這些帥哥有顏值,有身材,還有才華,跟著老夫人,十有八九不是為了愛情,多半都是為了金錢名利和榮華富貴。

    他們之中已經暗暗分成了兩大陣營,一邊是杜小姑陣營,一邊是花無雙陣營。

    可以肯定的是,想要挑撥杜榮兩家矛盾的人,肯定不是站在花無雙和杜振燁這一邊的。

    杜振燁摸了摸下巴,“是狐貍總會露出尾巴的。”

    宅子里,杜老大和陸謹言在一塊下圍棋。

    花曉芃則陪著姑姑喝茶閑聊。

    “姑姑,最近還好吧”

    花無雙聳了聳肩,“你也知道,你姑父這個人一天到晚沉迷在圍棋里,集團事務多半都是由小姑在處理,這對我們是很不利的。”

    花曉芃明白姑姑的顧慮。

    “和帝爵的合作項目不都是交給振燁在負責嗎等他畢業之后,正式進入集團,就能慢慢改變現狀了。”

    花無雙壓低了聲音,“小姑的野心可不是一般的大,我得到消息,她很可能在外面偷偷生了一個兒子。杜怡然那個傻丫頭,完全被她利用了。她要得到了杜氏,只會傳給自己的兒子,根本不會交給她。”

    花曉芃狠狠一陣,“這事,杜怡然知道嗎”

    “不知道,再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我不敢打草驚蛇。之前她在美國待了兩年,沒有回來,很有可能就是偷偷躲著生下了孩子。聽說孩子一直被密養在美國,謹言的外祖父家在美國很有勢力,你讓他幫忙調查一下。”花無雙把聲音壓得很低,恰出她口,入她耳。

    花曉芃點點頭,“我讓謹言去查查看。”

    花園里。

    當杜振燁和陸初瑕帶著孩子們走到薰衣草花田的時候,見到了杜老夫人和她的助理阿諾和eric。

    阿諾坐在石凳上,彈著吉他唱歌。

    他的聲音非常的有磁性。

    杜老夫人決定捧他當歌星,讓他到娛樂圈去發展。

    許皓鈞和小遙朝杜老夫人打了個招呼。

    杜老夫人很注重保養,每天都用牛奶沐浴,從來不會用化妝品,她認為一切化學物品都是傷皮膚的。

    所以她的皮膚還如同年輕女性一般的緊致。

    這年頭,只要有錢,延緩青春還是有可能的。

    eric喝了口茶,低低的說:“明天,杜家的親戚們也該到了吧”

    杜老夫人還有好幾個妹妹和弟弟,明天都會來給她拜壽。

    在她這一代,陰盛陽衰,男人都不及女人厲害。

    她這個大姐從小就精明睿智,頗有沉府,老太爺就把家業交給了她。

    陸初瑕甜美一笑:“奶奶,我覺得您啊,是越活越年輕了,簡直就是傳說中的不老童顏。”

    杜老夫人笑瞇起了眼:“這張小嘴就是甜。”

    “剛才我們在前面亭子,見到大姐了。”陸初瑕漫不經心的說。

    “哦。”杜老夫人挑眉,“沒鬧不愉快吧”

    “沒有,我跟大姐說了,都是一家人,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呢,哪能有隔夜仇呢,過去的就過去吧。”陸初瑕一副寬容大度的模樣。

    杜老夫人慈愛的撫了撫她的頭:“懂事。”

    小遙走到阿諾面前,搖著小腦袋看著他,“叔叔,你剛才唱得歌,好好聽哦。你是歌星嗎”

    “還不是,不過我馬上就要發行新專輯了。”阿諾笑了笑。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