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獵魔烹飪手冊 > 第二十一章 紙條(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住宿的話,因為暫時沒有單人宿舍可以安排……什么,你說什么?”

    泰笛自顧自的說著,話語出口大半了,這才回過神。

    立刻,這位圣芒戈學院的學生會長完全顧不得禮儀,就這么轉過身,以跪坐在副駕駛的姿勢,向著杰森看去,嘴里則是不停的確認道:“真的嗎?”

    “嗯。”

    看在包三餐的份上,杰森出聲點了點頭。

    “真是太好了!”

    這位女學生會長忍不住的歡呼著。

    她原本以為需要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能夠聘請到杰森的。

    沒想到只是一個副教授的待遇,不,副教授有單獨的宿舍,杰森卻不需要,需要付出薪水和包三餐就可以了。

    這么一想,太劃算了!

    泰笛并不是對副教授有什么輕視。

    只是在圣芒戈學院中,副教授很常見。

    但指揮實戰的?

    一個都沒有。

    一旁的女糕點師看著興奮的好友,張了張嘴,就想要說些什么。

    可最終,看了看眼中浮現期待的杰森后,選擇了沉默。

    有些事情,口說無憑的。

    還是……

    親身經歷的好。

    女糕點師默默的安慰著自己。

    而初步達成協議后,泰笛忍不住的詢問著杰森。

    “杰森老師,您會什么?”

    “格斗、射擊、馬術和烹飪。”

    既然答應了,杰森自然不會反悔,他將自己能夠教導的知識、技巧都說了出來。

    “太好了!”

    “圣芒戈學院雖然有一些格斗技巧,但是更偏向于鍛煉性質,很難有實戰的格斗技巧。”

    “馬術我們也一直再聯系。”

    “射擊的話,我會想辦法想學校申請的。”

    “烹飪?”

    “是戰場的食物嗎?”

    這位女學生會長越發的興奮了。

    她發現自己特聘杰森的決定太明智了。

    她沒想到杰森竟然會的這么全面,尤其是烹飪方面,她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戰場的食物了。

    “嗯,是的。”

    杰森坦然的點了點頭。

    他獲取的食物都是從戰斗中捕獵而來,說是戰場食物,有什么不對嗎?

    而且,他又盡量沒生吃。

    大部分的時候都做熟了。

    加了調料后,還十分可口。

    “明天我就幫你辦理手續,3號時,您就可以自行進入學院了。”

    “周末,圣芒戈學院對單身的教職人員,也負責三餐。”

    這位女學生會會長說道。

    而在返回‘看門狗糕點屋’前,杰森靜靜的聽著對方對整個圣芒戈學院的講述。

    對整個學院又有了新的認識。

    “再見。”

    “我明天會把特聘證書和證明都送來的。”

    在杰森、女糕點師走下車時,泰笛揮手告別。

    “明天見。”

    女糕點師微笑的告別。

    然后,看著已經西垂的太陽,活力十足的向著自己的店鋪走了進去。

    周圍的警戒線已經全部撤去,玻璃也在愛德華的命令下,迅速的裝好,一些破裂的墻體也在修補中。

    糕點屋內的原材料十足,不需要購買。

    但是,在做糕點前,女糕點師卻是將杰森帶上了二樓。

    二樓兩側一共三個房間。

    兩個小的,一個大的。

    在走廊盡頭則還有一個。

    “這里是我和伊芙琳的房間。”

    “這邊是我去世父母的房間。”

    “我收拾一下,你暫時住在這里。”

    女糕點師指著大的那個房間說道。

    “那里呢?”

    杰森沒有動,而是指著走廊盡頭的房間。

    “那里是雜物間,很亂的……”

    “我住那里。”

    杰森打斷了女糕點師的話語,徑直向著走廊盡頭的房間走去。

    住進對方去世父母的房間?

    杰森的原則讓他做不到。

    雙方在此之前沒有更多的聯系,對方能夠讓他暫住,已經是因為種種原因之下的結果了。

    他不應該得寸進尺。

    所以,雜物間是最好的選擇。

    女糕點師看著推開雜物間的門,開始整理的杰森,有些愣愣的。

    她越發覺得杰森是與眾不同的了。

    然后,她就想到了杰森最與眾不同的地方——

    能吃!

    “我去做晚飯。”

    一想到杰森的食量,女糕點師說了一聲,馬上轉身下樓。

    杰森則是頭也沒抬的整理著眼前比想象中大不少的雜物間。

    成箱成箱裝好的雜物堆砌著,占據著雜物間大部分的地方。

    剩下的地方,則是一張桌子一把椅子。

    桌上有臺燈。

    桌子下有抽屜。

    沒鎖。

    杰森抬手摸了一下桌面。

    厚厚的一層灰。

    但是椅子上的灰卻并不多。

    “有人在這里坐著休息過?”

    杰森想道。

    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收拾雜物間時,累了坐下來休息是常識,尤其是體力一般的兩個女生更是會這么做。

    所以,才會桌子滿是灰塵,椅子灰塵較少。

    并沒有多想的杰森開始搬動那些箱子。

    他需要騰出一個足夠擺放毯子的地方。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能夠利用這些裝滿了雜物的箱子,搭建出一個簡易的床鋪。

    這并不是什么簡單的事情。

    他需要確認箱子的堅固程度,以及足夠的空間。

    而后者尤為重要。

    在嘗試了兩次后,杰森的目光不由看向了那張書桌。

    書桌的堅固程度是毫無疑問的。

    高度也就相當于兩個箱子堆砌,稍有不平的地方可以墊書本或者磚頭。

    想到這,杰森馬上行動起來。

    他豎抱住書桌準備移動。

    但是當他的手伸到書桌后面時,卻感覺手指觸碰到了另外的東西。

    堅硬、厚實。

    牛皮紙?

    杰森一愣。

    他略微用力,將整張書桌從靠墻的姿態,搬了出來。

    轉過身,就看到了在書桌的背面用膠帶貼著一個牛皮紙袋。

    細細檢查后,確認沒有什么危險,杰森一抬手。

    刺啦。

    扯動膠帶,牛皮紙袋就被拽了下來。

    牛皮紙袋沒有封口,拿著這個紙袋的杰森,能夠清楚的看到內里放著密密麻麻的小紙條。

    是那種由不同張完整的紙,撕碎的小紙條。

    厚厚疊疊的,將整個牛皮紙袋都撐了起來。

    杰森眉頭一皺,將這些小紙條倒了出來。

    只見每一張紙條上都寫著同樣的文字——

    不要相信我姐姐!

    不要相信我姐姐!

    不要相信我姐姐!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