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秦墨徐嫣 > 第50章一滴水創始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p>

    眾人不由吹捧起李蔡來,千金一怒為紅顏啊!

    秦墨卻看著那盒子,微微皺起了眉頭。

    之前,他和李美警告過了,在產品未開售前,必須先造勢,不能讓產品直接流傳到市場。酒香也怕巷子深,好的宣傳才能讓好的產品更加具有優勢。

    按理說,市面不該有流通的‘一滴水’。

    李蔡又怎么得到的?

    不過,這是樂天美妝的事,秦墨也不愿管那么多。只是在角落里靜靜喝著啤酒,吃著烤串。

    接受了眾人的夸贊,李蔡更是得意起來。挑釁的看著秦墨,就是要讓秦墨知道兩人的貧富差距,讓他放棄晨婉。卻見秦墨在一旁根本不理他,李蔡總覺得不太爽。

    面對李蔡送來的化妝品,晨婉直接推脫。

    “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晨婉義正言辭的拒絕。

    李蔡頓時急了眼,急忙為晨婉打開包裝盒,“你試試!特別好用。我專門給你買的。”

    其實,這不是李蔡買的,他身上也沒那么多錢。但他母親,是樂天美妝開發部的高管,李蔡偷偷拿出來的。

    晨婉連忙推脫,“不行,我不能要。”

    “晨婉,這個聽說能瞬間化妝,還不傷皮膚。不行你試試吧?”很多女同學,都期待的看著晨婉,她們也想見識一下一滴水的效果。

    奈不住同學們的起哄,晨婉為難的在臉上滴了一滴。

    一滴水在晨婉細嫩的臉上,瞬間擴散開來!

    將晨婉淡淡的裝束抹去,取而代之的,是深入晨婉皮膚的美顏。晨婉本就白凈的面容,更加白凈,好似出水芙蓉一樣,開放起來。

    體育系的男同胞,盯著晨婉都看呆了。

    女同學捂著嘴,不可思議的尖叫,“太厲害了!我也好想要這樣的化妝品。晨婉,你太幸福了。”

    “要是誰能送我一套,我就嫁給他!”

    李蔡聽到同學們的聲音,更加得意非凡,就差在臉上寫著,我是晨婉老公。

    晨婉望著鏡中的自己,不由摸了摸臉,驚呆了。比不化妝的自己,最少美了七八分,本就好看的她,此時更像仙女一樣。

    她心中,突然很想收下這套化妝品。

    女孩子都愛美,但晨婉想了想,還是將化妝品推在一邊,“李蔡,謝謝你。但我不能要。”她家雖窮,雖買不起昂貴的化妝品,但也不會做個下賤的女孩。

    晨婉心中也知道,若收下這化妝品,意味著什么。

    李蔡氣的冒煙,有些失了智。

    突然指著秦墨,氣的顫抖,“你什么意思?愿意一輩子和個窮光蛋在一起,也不想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他能送你什么?只能每天在你家吃煎餅!”

    “這種人,能給你幸福嗎?能送得起你五十萬的化妝品嗎??”

    李蔡指著秦墨,歇斯底里的吼了起來。

    體育系眾人,看了看李蔡,又看了看秦墨。

    大家也都覺得,秦墨和李蔡沒法比。跑得快有什么用?李蔡家世碾壓啊!女同學們心里想著,要是她們,肯定選李蔡。

    唯有劉強和錢笛幾人沒說話。

    這幾人都明白,秦墨能開起蘭博基尼大改的人,還真不是什么窮鬼。

    秦墨坐在角落里,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你追晨婉,把我扯上干什么?招你惹你了?

    “我要想送她這化妝品,能送一卡車,別拿你的手指我。”秦墨不耐煩的回道。

    李蔡頓時愣了,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一卡車?

    就你?

    很多同學也都是笑著搖頭,秦墨說起大話來,真的沒邊了。

    就在眾人笑話秦墨的時候,突然ktv包廂的門被推開了,一位中年女子大步流星的沖了進來,徑直沖向李蔡。

    李蔡的笑容,戛然而止,“媽……你怎么來了?”

    “好啊!連家里的東西都敢偷!看我打不死你!真是越活越倒流!”中年女子脫下高跟鞋,對著李蔡就是一頓狂抽。李蔡連連求饒,被打得跪在地上角落。

    同學們看得目瞪口呆,眼睛都直了。

    嚇得不由咽了咽口水,李蔡他媽實在太兇悍了。這是把自家兒子摁在地上摩擦啊!大家急忙低下頭,沒人敢阻攔。現在明白,這化妝品原來是李蔡從家里偷來的。

    秦墨愣著看向中年女子,沒想樂天美妝開發部部長李美,竟是李蔡的母親。

    李美揪住李蔡耳朵,拿起化妝品就往外走,“這里人多,我回去再收拾你小子。”

    可以看出,李美很憤怒。

    要是讓老板樂思知道了,非得開除她不可。差點兒因為這小子,泄露公司機密。

    就在李美要出去的時候,秦墨從角落站了起來,“李姐,這化妝品就放下吧!還有,再多給我拿幾盒,替我送給晨婉。”

    人們目瞪口呆看向秦墨,全都無語了。

    這秦墨,沉迷在自己的世界無法自拔?瘋了嗎?人家兒子拿出來,都被毒打一頓,你算個屁啊!還多要幾盒……啥話都好意思說出口。

    李美怔住了身子,轉頭看向角落的秦墨。

    立馬就向秦墨徑直走來。

    “完了!秦墨要被打了!”

    “這傻逼,沒看到李阿姨連自己兒子都打那么慘嗎?”

    就在眾人小聲議論之時,李美走到秦墨面前,突然彎下了腰,竟向秦墨鞠躬!

    李蔡等人頓時懵逼了,這……這怎么回事?

    “秦先生,您怎么在這里?”李美歉意的笑著,尷尬搓手,“我兒子的事……”

    “那個啊!我沒興告狀。”秦墨淡笑。

    李美連連感激鞠躬,“秦先生的事,我一定會盡快做到。我車上現在就有幾盒一滴水,我這就給這位姑娘拿。”

    說罷,李美跑了出去。不一會兒又回來,一連拿了五盒,塞到晨婉手中。晨婉完全懵在原地,不知所措。

    眾人全懵了,這也太牛了吧!

    錢笛幾人,望著角落的四弟,都呆滯了。一個宿舍的,他們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高深莫測的四弟了。

    離開的時候,李美還笑著和秦墨說再見,“秦先生,等一滴水正式銷售。樂總還讓我送您一卡車呢,到時你盡管吩咐。”

    李蔡聽到這話,差點兒吐血暈死過去。

    剛才笑話秦墨的女同學,此刻悔得腸子都青了。本以為秦墨說的就是個玩笑話,哪知道真能送的起一卡車化妝品!

    望著秦墨和晨婉并肩離去的身影,李蔡恨得咬牙切齒。

    不由對自己母親咆哮道,“媽!憑什么你能給外人那么貴重的化妝品,兒子我拿一盒都不成!”

    李美一巴掌打在自己兒子腦瓜上,氣的心肝顫,“傻孩子!那人是一滴水創始人!連我們老板都要尊敬的人!”

    “他一句話,就能讓樂天停產你知不知道?”

    李蔡徹底愣在原地,母親的話如同巴掌一樣抽在他臉上火辣辣的疼。

    他竟拿秦墨的產品,在秦墨面前炫耀,怪不得秦墨看自己的眼神,就和看智障一樣。

    “啊!”李蔡發出一聲絕望的嚎叫,要不是李美扶著,差點兒又暈倒進醫院。

    ……

    蘭博基尼停在晨婉家門口。

    晨婉提著手里的東西,面色發燙,全程一直低著頭。

    “那個……那晚的事情我還是想解釋一下。”秦墨想趕緊洗白自己,不要讓晨婉誤會那天套的事。

    晨婉臉色更加羞紅了,女孩的矜持令她難以啟齒,“秦墨,我都懂……”

    “你都懂?”秦墨一愣,自己還啥也沒說呢。

    “我知道,你想,可是我想等到以后……”晨婉臉色更是映出鮮紅的血色,紅的像是番茄。

    我去!

    你懂什么啊懂!

    不是你想的那樣!

    “晨婉,你聽我說……”

    沒等秦墨叫住晨婉,晨婉捂著羞紅的臉,跑回了家。秦墨急忙想追出去,卻被突然殺出來的晨姨攔住了去路。

    晨姨掐著腰,就像一只母老虎一樣,步步逼近,秦墨不由后退,“秦墨!我知道你幫了我家很多。但我女兒不可能和你這窮小子在一起!”

    “媽!”晨婉又跑回來,焦急晃著母親手臂。

    “阿姨……”秦墨想解釋。

    晨姨憤怒甩開晨婉的手,打斷秦墨的話,“你別解釋了。解釋我也不聽!你滾得越遠越好!離我女兒遠點兒!你配不上她!”

    秦墨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上了蘭博基尼就要離開。

    晨姨看到蘭博基尼,眼睛頓時直了!

    剛才還怒氣沖沖的神情,瞬間煙消云散,急忙跳出來,就攔住秦墨的去路。

    “哎呀,秦墨啊!這車是你的啊!”晨姨搓著手,激動打量著豪車。

    秦墨愣愣的點點頭。

    “那你別走啊!”晨姨突然對秦墨熱情起來,拉著秦墨的手,“要不你今晚把我女兒帶走得了,都大學生了,阿姨都懂!”

    “媽!!”晨婉頭疼的拍拍額頭,氣的轉身回了家。

    晨姨一看女兒跑了,急忙跑回家去追,還不忘一臉笑意對秦墨說,“放心!阿姨這就給你做她思想工作去!你可千萬要努力!別放棄啊!加油!”

    這是親媽吧?

    秦墨呆愣在車上,徹底懵了。

    突然替晨婉感到幸運,活了二十年還沒被她媽賣了,不容易啊!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