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秦墨徐嫣 > 第589章簽訂合作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p>

    百悅然聽了祝小雙的話,臉色才微微緩和了幾分。

    她瞪著秦墨,沒好氣的問道,“是這樣嗎?”

    “啊……”看著祝小雙不停給自己使眼色,秦墨急忙點頭,結巴道,“昂……是,我想送給你。”

    百悅然露出開心的笑顏,將秦墨手里的鉆戒拿過來,戴在手上,同時大庭廣眾下,在秦墨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口紅印。

    賓客之中,竇鳳嫣看到這一幕,氣的嘴都鼓起來了。

    竇金寧看自己孫女這副模樣,不由笑了笑,“自古英雄愛美人,自古美人戀英雄,有些事未成定局,光是唧唧我我,算不得什么。”

    竇鳳嫣白了爺爺一眼,“爺爺,你好像還挺懂。”

    竇金寧露出尷尬的笑容,敷衍道,“都是過來人,過來人。”

    漢江之戰,以秦墨秒殺付陽結束。

    秦墨在眾人不看好的情況下,卻以‘強大’的實力,站上了漢江碼頭之巔。

    付陽雖沒死,卻也奄奄一息。

    秦墨這場戰斗,不說贏得酣暢淋漓,卻也贏得甚是迅速。

    他只出手一次,僅僅以掌化拳,這場至關重要的漢江之戰,也就結束了。

    禹辰冷著臉,帶著受重傷的付陽,離開了漢江碼頭。

    而其余賓客,盡皆都未離去,全都留下來等待秦墨。

    眾人都心里清楚,這場漢江之戰,帶有極強的目的性,就是和燕北武協,爭商界世家的支持。

    “秦公子,你認識那個人嗎?”

    湛谷等人從高高的集裝箱上跳了下來,走到秦墨身邊。

    隨著湛谷所指的方向,秦墨看了過去。

    一位身著休閑裝的中年男子,抽完最后一根哈德門,他踩滅煙頭,抬起頭來,正好和秦墨目光相對。

    中年男子沖秦墨笑了笑,隨即坐上那輛已快報廢的桑塔納,離開了漢江碼頭。

    秦墨疑惑的搖搖頭,“那人是誰?我沒有見過。”

    “錢簫。”湛谷重重的說。

    “他是燕北古商大世家的大公子。”湛谷凝眉道,“我實在沒想到,漢江之戰,竟然能驚動如此大人物!”

    “大人物?難道燕北商界,還有比富賈世家厲害的商業世家?”秦墨微微一驚。

    湛谷苦笑道,“秦先生,這你就有所不知了。”

    “五大富賈世家,在燕北商界的確算是至高的存在,但……燕北錢家……他已脫離燕北之外,在國際之上,都算是排名前五的財團大家族!”

    “他的地位,就如高武世家在武道之中的地位一樣。”

    “五大富賈世家見到錢家,都得尊敬的低頭問好,已然算是燕北商界精神圖騰級別的世家了!”

    湛谷的評價,竟如此之高。

    要知道,湛谷的眼界可是不低的,能讓他有如此評價,看來這錢家著實不簡單。

    秦墨突然眼眸一亮。

    錢簫這個名字,他好像在哪里見過!

    秦墨急忙掏出錢包,抽出一張名片來。

    這張名片寫的極為簡易,只有一串電話號碼,在電話號碼下面,寫著一個名字。

    錢簫!

    這張名片,是之前自己要離開華海,前往燕北之時,和華海大學宿舍的舍友喝酒,錢笛給自己的。

    他當時摟著秦墨,走在午夜的街道上,將名片遞給秦墨,他說,“如果你在燕北遇到困難了,打這個電話。”

    當時,秦墨沒在意。

    就把名片塞在了錢包里,來燕北也一直沒管。

    卻沒想,錢笛竟是燕北古商大世家錢家的人!

    “秦公子?”

    湛谷叫了秦墨兩聲,秦墨才從呆愣中回過神來。

    “你認識錢簫嗎?”湛谷不由問道。

    如果秦墨認識錢家,其實根本不用再拉攏五大富賈世家,只需得到錢家的支持,就足以抵得上五大富賈世家了!

    秦墨將名片收了起來,緩緩道,“暫且還不需錢家。”

    現在,能得到三大富賈世家的支持,也足以奠定經濟基礎,在燕北放開手腳干了。

    至于錢家……

    秦墨暫且并不想動用這層關系,還沒到了時候。

    湛谷緩緩點點頭,也明白了秦墨話里的意思,就不再說了。

    兩人不由看向不遠處站著的謝布財三人。

    謝布財三人對上秦墨的眼神,都不由驚了一下,感覺秦墨就像是老鷹看小雞一樣,不懷好意,賤嗖嗖的。

    秦墨笑著走了過來,摟著謝布財三人,帶三人來到碼頭的一艘小船上。

    江風吹拂著三位商界大佬的面龐,可是他們實在笑不起來。

    哪怕竇金寧,也是笑容僵硬。

    當初,他們之所以答應秦墨,等漢江之戰過后再商量,是因為,他們八成覺得,秦墨拿不下漢江之戰。

    算是敷衍的措辭。

    可現在,秦墨不僅拿下漢江之戰,還把所有商界之人都震懾住了!

    這可是對武巔大圓滿級的付陽秒殺啊!

    現在漢江碼頭還火光沖天,好幾個消防車開過來正在滅火。

    “怎么樣?各位,不是說漢江之戰后,我們再好好商量一下嗎?”秦墨盯著謝布財和榮國乾難堪的面容,淡笑道,“那我們就商量商量?”

    謝布財和榮國乾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兩人都尷尬的站在原地。

    竇金寧依舊是一臉平靜。

    他早就和秦墨說好了,只要榮家和謝家入伙,分攤了風險,這船竇家就上了,因此竇金寧很聰明的并不表態。

    秦墨手指叩著船桿,發出有節奏的響聲。

    過了良久,謝布財咽了咽口水,方才艱難的開口。

    “秦先生……我們也仔細想了下……”謝布財吞吞吐吐道,“你的實力確實很厲害……可是……你將來很可能對峙的是高武世家……”

    “高武世家那個級別,就不是經濟的問題了……”

    “并非我們不看好你,而是……這風險幾乎太大了,是讓我們三大世家拿命陪你去賭。”

    “我們若是投資您,好像……不符合我們生意人的規則。”

    “所以……”

    咔嚓!

    就在謝布財要下結論之時,突然秦墨一指戳在船桿之上!

    只聽木頭清脆的斷裂聲響起,秦墨一個指頭,竟將小樹般粗壯的船桿,直接給戳斷了!

    船桿轟然倒下,落入江水之中,濺起一朵巨大的浪花!

    謝布財咽了咽口水,他剛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又吞了回去,謝布財和榮國乾兩人,驚恐的看著秦墨,再聯想剛才上百集裝箱爆炸的畫面,兩人額頭冷汗都下來了。

    秦墨不在意的拍拍手。

    將手上的木屑拍掉,輕描淡寫的看了眼謝布財,淡笑道,“沒事兒,別怕,不小心懟斷了,這船桿實在太弱不經風了,就跟人的身體一樣。”

    “沒事兒,謝家主繼續說,你剛才說,所以什么?”

    謝布財艱難的咽了咽口水。

    這哪能不怕啊!

    秦墨這不要碧蓮的,分明是在赤果果的威脅,那話里的意思,就是讓謝家和榮家懂點兒規矩!

    “所以……我榮家挺想和秦先生您合作的,秦先生以后需要什么支持,盡管吩咐。”榮國乾僵硬的笑道。

    謝布財才也僵硬的點點頭,“啊!我也很想支持秦先生您呢。”

    兩人憋屈的臉都紅了。

    可是沒辦法啊!

    不答應秦墨,他們估計比這根斷了的船桿下場還要慘,何況他們實在找不出什么借口了。

    秦墨也不會再給他們說借口的機會。

    秦墨打了個響指。

    湛谷笑著將兩份合同遞給了榮國乾和謝布財。

    “各位,簽了合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大家要好好相處呀!”秦墨賤嗖嗖的笑了笑。

    榮國乾和謝布財臉都快綠了。

    竇金寧不用簽合同,他們倆卻需要簽,這合同上,大抵都是一些霸王條款,秦墨分明就是來坑榮家和謝家的錢來了。

    不過,秦墨自然是要留一手。

    武道講求信譽,但商界信譽并非首位,商界最講求的,是契約精神。

    萬一榮家和謝家答應之后,過兩天又立馬反悔,那秦墨在漢江之戰,不是白忙活這么久了么?

    簽個合同,就能把這兩個金錢袋子,牢牢拴在大腿上,美滋滋。

    至于竇家為何不簽,秦墨了解竇老爺子的為人,竇家既然答應支持,就一定會在經濟上,全力支持秦墨的。

    看著榮國乾和謝布財,顫抖的簽上自己大名,秦墨把兩份合同收起來,讓湛谷好好保管。

    完了,他拍拍榮國乾和謝布財的肩膀,“恭喜啊!能加入我們這里厲害的組織。”

    榮國乾和謝布財一臉黑線。

    兩人別說笑了,保證不哭已經很厲害了。

    事到如今,兩人只能期盼著,秦墨不是個愣頭青,別把他們兩家人的性命給搭進去。

    又和竇金寧說了幾句話,秦墨拍拍三人的肩膀,離開了小船。

    下了小船,秦墨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回頭沖謝布財和榮國乾不好意思的笑笑,“那個,這漢江碼頭毀壞成這個樣子,就勞煩謝家主和榮家主幫我賠一下子,最近我們墨組窮,哈哈!體諒體諒。”

    榮國乾和謝布財捂住心臟,兩人就差一口血沒涌上來了。

    這丫的把漢江碼頭破壞成這種程度,幾千萬了都!

    算了,認栽了!

    謝布財重重嘆了口氣,問道,“秦先生,那你們墨組的根據地在哪?”

    “啊!對了!我們根據地在平陽村,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還是謝家主考慮周到,心地善良,蓋房子,建基地的事,就交給謝家主了!”

    噗!

    謝布財猛地噴出一口鮮血,一頭栽倒在船上。

    合著這墨組就是一幫窮比土匪啊!!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