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秦墨徐嫣 > 第691章君等自當歸期,此中仇怨定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可能所有人,都會對秦墨的宣戰,感到莫名其妙。

    他不是在向一個中武世家宣戰,而是整個中武世界。

    焱陽的中武世界,屹立在焱陽千年,從三大武界劃分格局開始,很多世家,就屹立在此,其中不乏一些數百年歷史的超級老牌世家。

    秦墨他很強。

    他越來越得到焱陽武道實力的認可。

    尤其最近幾天,他通三關,得高武卡,更是毀了誅神殿,這一系列操作,若非是華夏曠世天才,又有幾人能做到?

    他打破了焱陽武道的格局。

    從此焱陽無誅神,誅神殿規劃到重建的長河之中,數百年的誅神殿,就這樣坍塌了。

    這是年末之中,最為震撼焱陽武道的大事。

    但現在,秦墨不僅要打破焱陽武道的格局,他還要顛覆焱陽武道的歷史!

    焱陽武道,自兩千年前,古華夏尚武開始,武道初步形成自己形態,焱陽武道的歷史就產生了。

    而千年前,隨著焱陽武道的繁榮發展。

    武道實力差距極大。

    劃分高武、中武、低武三大武界。

    自千年來,焱陽武道歷史長河中,還從未有一個勢力,會向一個武界宣戰。

    哪怕是秦家,也不會降維打擊低武、中武。

    因為,這很容易引起焱陽武道的動蕩。

    秦墨算是千年以來的第一人。

    他以墨組之名,宣戰中武,拜戰帖,向焱陽中武發起總攻。

    更為曖昧的是,高武世界雖關注秦墨的動向,但好似并沒阻攔的意思,而是任由這次大動蕩,自行洗牌。

    局勢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即將顛覆焱陽武道的人,就跪在洪家墳前,默默的喝著酒,自顧自的說著話。

    外界的一切動靜,好似并沒影響到他的興致。

    他眼睛蒙著黑紗布,也看不出神情上的悲喜,只是這場未曾停歇的鵝毛大雪,好似徒增了一些悲戚和蕭瑟,令人看到那跪拜墳前的身影,多少有一種替他感到孤獨的感覺。

    來的人愈來愈多了。

    直到他們站滿洪家偌大宅院的四周。

    大概來了數千人。

    低武、中武……差不多一千多人。

    其余的,大多是與武道利益相關的政界、商界的人,最為代表的,就是三大富賈世家。

    榮家、謝家和竇家。

    多少跟著秦墨,有些倒霉的。

    這個潛力股,總是搞事情,本來他進入高武,榮國乾他們挺開心的,但又聽到他毀了誅神殿,三人心都懸在嗓子眼里,昨天知道他回到家中過年,三人又樂不可支,突然……他又向中武宣戰!

    投資秦墨,和投資股票真的沒啥區別了。

    哪怕股票都沒這個刺激,三大富賈世家擔驚受怕,又豈能不跟過來看看。

    謝布財聽到四周的議論,不由蹙起眉頭。

    他們雖不懂武道,但聽到四周的議論之聲,著實對秦墨不利。

    “秦墨他當真瘋了!”慧心大師低聲道,“這可是整個中武世界啊!秦墨他出低武也就半年,半年光景,就敢對中武發難!”

    “唉,確實算是重情重義的人。”旭門主嘆了口氣,緩緩說,“當初,葉家正式向他宣戰之時,屠了洪家滿門,他心中,一直都在自責吧!”

    以前低武和秦墨確實有很多仇怨。

    但隨著秦墨漸漸和他們拉開了檔次,低武世界對秦墨也就沒什么仇怨可言了。

    更多的,是一個旁觀者。

    很多明白實情的人,都曉得,與其說秦墨是在宣戰中武,不如說是為了給洪家報仇。

    他忘不了洪家70族人,死于葉家之手的畫面。

    還有中武世界,許多世家對他的追殺。

    曾經,這些世家只把秦墨當做是狗,但現在,他回來了,已然化成了龍。

    不再躲避追殺,而是正面宣戰!

    但多數人,并不看好。

    秦墨的確妖孽,但中武幾個頂尖世家,少說屹立在焱陽中武百年有余,當年秦葉南那么恐怖的實力,也不過重創中武,還遠遠談不到滅的地步。

    尤其,葉擎、錢景……這些頂尖的中武家主,他們其實都是高武之人,并不比秦墨差多少。

    “我看不可能!”燕泰搖了搖頭,他目光有些閃爍不定,“若是秦墨死了,我也能順利拿回燕山神石了。”

    秦墨借走百年燕山神石,若他死了,自然要歸還。

    聽著周圍人對秦墨的不看好,謝布財額頭冷汗都不由出來了。

    在如此寒冬的天氣,出了冷汗,也可見謝布財嚇到了什么程度。

    “要不……咱趕緊走吧!”謝布財低聲結巴道。

    榮國乾也跟著慌得一批,“這……我就覺得,秦墨他是瘋了,敢和整個中武世界叫板,咱要趕緊和他擺脫關系才行。”

    聽到周圍武道之人的議論,榮國乾和謝布財緊張的手心發汗。

    他們是投資方啊!

    和秦墨利益相關者。

    秦墨尋死,若是中武追查下來,他們自然也脫不了關系,兩人害怕也就很正常了。

    竇金寧淡淡的看了二人一眼,“秦先生從不做無把握之事,相信他便好。”

    榮國乾和謝布財都有些說不出話來。

    兩人猶豫不決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只能暫且看看事態的發展了,隨時準備好抽身而退。

    又過去大概十分鐘。

    洪家大宅院的墻壁周圍,已經站滿了人,后續來的人也很少了,所來的人,也大多在焱陽地位不凡之人。

    一輛粉紅色的蘭博基尼停在宅院內。

    因為在場有身份的人,都是身價數千萬的人,對一輛蘭博基尼,也不會在意,并沒怎么注意。

    蘭博基尼內,一位絕美的半老女人,坐在其中。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跪在雪地中的秦墨,眼中多少有了些玩味的神情,“看來,秦家并不準備強制介入了。”

    “樓主,那我們……”坐在駕駛座上的蓉苒兒,蹙眉問道。

    沒等說完,梅蕪淡笑著打斷她的話,“自然也是不管。”

    “越亂越好,我們風月樓,發的就是戰爭財,他秦家不屑管理中武之事,就讓形勢自由發展便好。”

    “真是出乎意料啊!”

    說著,梅蕪不由感嘆,眼中多少有了些欽佩。

    “他入焱陽不過一年,如今已敢和中武對峙,真是令人心生恐懼啊!”

    “心生恐懼?”蓉苒兒笑了笑,她平常很贊同樓主的觀點,但此時卻有了不同看法,搖頭道,“樓主,我看未必,中武世界,真正至高的,并非他葉家,而是誅神世家。”

    “我看誅神世家也都很淡定,并沒前來。”

    “哦?”

    梅蕪揚起一絲笑容,不由看向洪家遠處一處幽暗的角落里。

    幽暗的角落里,站著四個人,頭蒙著面紗,全身包裹的像是粽子,看上去像是四個木乃伊,根本看不到這四人究竟是誰。

    “紀家主,你不是說秦墨瞎了雙眼,身子已廢了嗎?這特么跪在墳前的是誰,你告訴我?”慕容鋒壓低聲音,咒罵道。

    紀塵捂著面紗,賊眉鼠眼的露出一個腦袋。

    “你瞎啊!”他罵道,“你沒看見,他眼睛上還蒙著黑紗嗎?不過……他崩潰的身子怎么突然好了?”

    誅神四家主,他們本來是在家美美的吃年飯。

    闔家團圓的日子,開開心心的。

    但秦墨突然宣戰中武的消息,徹底把四人給打懵逼了。

    他們實在沒想到,秦墨不僅能活著回來,回來還直接對中武世界發難了。

    飯也吃不下了。

    四人就焦急忙慌的趕過來。

    可誅神世家的身份畢竟擺在這里。

    作為中武世界,高高在上的誅神世家,面子不能丟,若是讓大家知道,誅神四大家被秦墨嚇得關注這場曠世對決,一定會被焱陽武人們看扁。

    因此,四人就把自己裹得像個球一樣,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偷偷看起了近況。

    最為淡定的可能是祝虢那老東西。

    轟動中武大事的時刻,他竟然帶著孫子出去打雪仗去了,倒是輕松愜意,對秦墨的事,好似全然不關心。

    相比之下,四位誅神家主,確實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里。

    主要秦墨突然回來的消息,著實令四人慌張了,和他們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低武、中武,兩大武界全都將視線緊緊關注到洪家之內。

    哪怕高武很多世家,也注意到了在洪家所發生的一切。

    這是一場千年來,不曾在焱陽武道發生的大事。

    二十年后,秦葉南之子秦墨而歸,率領二十年后重組的墨組,對焱陽中武世界宣戰。

    這一注定載入焱陽武道未來史冊中的大事,受到了所有矚目。

    門外,突然響起清脆的腳步聲。

    四位身穿喜慶衣服的男子,緩步走進了洪家宅院,腳步踩在雪地上,發出咔嚓咔嚓有節奏的響聲。

    圍堵在周圍的人,紛紛讓開道。

    大家不自覺的彎下腰,恭敬的叫了一聲,“葉家主!”

    “錢家主。”

    “茍家主。”

    “趙家主。”

    這四人,以葉家為首,代表著誅神之下,中武世界最強戰力。

    人們問好之后,乖乖閉上嘴,怕擾了此刻難得的清靜。

    最后一口酒,灑在冰冷的雪地上,很快結了冰。

    秦墨盯著洪仁的墓碑,喃呢的說著。

    “君等可自當歸期,此中仇怨,今日然有定矣。”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