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秦墨徐嫣 > 第991章四街圍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兩天之后,夜晚。

    整個天隱市,寂靜的有些可怕。

    一般夜晚的時候,其實也是很多天隱市居民出來放松的時間,很多人都會搬個小板凳,鄰居間坐在一起,聊聊天隱市武道日常。

    雖都是武道之人,卻難免淪為俗套。

    生活終歸都不過是平常人而已。

    但今夜,天隱市的街道空蕩蕩的。

    36條主街,街道上竟沒一個人,所有的燈火全部熄滅,天隱市完全籠罩在黑暗之中,好似與這濃濃的夜色,融為了一體。

    一切黑暗無比。

    天隱市真的自覺封城了。

    所有居民,就好似消失了一般,整個城市,變成了一座空蕩蕩的鬼城。

    寒冷的冷風在簌簌的刮著。

    在寂靜的街道上,顯得如此刺耳。

    往日繁華的秦皇街,看不到一個人影。

    要知道,這里平日的日流量,多達數萬,這可是天隱市最中心的街道,其余35條主街,就如同捧著掌上明珠,將其捧在最中心。

    就連這樣的街道,都空無一人……

    秦皇街,占據半個街道的秦城,屹立在那里。

    數千年的秦城,經過歷史的無數次擴建,如今的規模早已不像樣子。

    秦城之上,樹立起來無數桿‘秦’字大旗,黑底白字的秦家大旗,在夜風的吹動下,嗚嗚的飄動著,響起極有節奏的響動聲。

    秦城四面,有護城河圍繞。

    這條護城河寬約二十米,是秦家打造的人工河,直直的通向焱陽的漢江,雖是人工河,但引來卻是活水,一到冬季,河流雖不說波濤洶涌,無橋卻也難以跨過。

    這夜,秦家四百多位城衛軍,在南門、北門、東門、西門嚴正以待的巡邏著。

    前兩日,秦墨坐直升機,灑漫天戰書之事,已成了震動天隱市的數百年的大事件!

    今夜,便是秦墨約戰之日。

    城衛軍自然也不敢怠慢,四百多位城衛軍,沒有一個休息的,嚴防死守。

    秦家上升到一級警戒響應。

    這在數百年來,還是頭一遭。

    要知道,偌大秦城,千年之中無人敢攻,上次秦家上升一級警戒響應,已追溯到了千年前,天隱市處立,群雄割據的時代了。

    一級響應程度,連一只老鼠都難以在秦城環繞,更別提人。

    “南門情況如何!”

    “稟統領,一切正常!”

    “北門呢!”

    “一切正常!”

    “西門呢……”

    秦田詢問完四門情況,一切正常后,他疲憊的放下了傳呼機,揉了揉太陽穴。

    這兩天,秦家上下,緊繃神經。

    秦城之中,大部分主力全部被調遣到了上古戰場,這事兒也只有秦家高層知道,現在的秦城,其實很空虛。

    留下來的戰力,也不多了。

    秦家族人們還是一股放松的姿態。

    他們鐵定的認為,秦墨不過虛張聲勢罷了,根本不敢攻過來,不過是打打嘴炮,這小子打過的嘴炮,并不少。

    讓他們有這樣想法,一方面很多族人不知秦城空虛;另一方面,數百年來的安逸,早已習慣了,人一旦在安樂窩呆的時間久了,就難免會有些麻木。

    一位城衛軍,百無聊賴的在護城河邊走著。

    看著空蕩蕩的秦皇街,更是感覺無。

    “感覺秦家主現在太過小心敬慎了,以前那秦墨,不過跪著出秦家之人,這才過了一年多,就這么擔心他,至于嗎?”城衛忍不住和身旁巡邏的兄弟吐槽起來。

    “雖然他秦墨掌握著四條街道,但就他那四條街道,都不是秦家一條街道的對手,他手下最強的不過墨組,當年不也是秦家的手下敗將……”

    城衛吐槽著,卻發現沒一點兒回應。

    “你說話啊……”

    他轉頭看向身旁,身旁卻早已空無一人。

    突然,一道黑影從他身后緩緩走了過來。

    天黑的緣故,并沒看清所來人影,以為這同伴跟丟了。

    “你蹭蹭的跟上啊!好交班兒!”

    城衛對著而來的黑影笑道。

    “兄弟,借個火。”

    陌生的聲音響起,城衛猛地一怔。

    他顫抖的從兜里掏出打火機,微弱的火光照在了站在面前的黑影臉上。

    他露著詭異的微笑,臉上流淌下來鮮血,他從懷里掏出一包褶皺的煙,支在了火苗上,這才看清他的手,也染滿了鮮紅的血……

    城衛驚得后退了一步。

    他這才看清這人不是他的同伴,他猛地拔出武器,正要向這人殺來,這人吸了口煙,擺了擺手,“你打不過我,通知你們上級,我們來了。”

    秦城立即響應一級警報!

    城池之上,數百位護城軍點起城燈,陷入黑暗中的秦城在一瞬間亮了起來!

    而就在同一時間!

    空無一人的秦皇街,一排又一排的車隊出現!

    明亮的無數車燈,將整條黑漆漆的街道照亮,四排并行的車道,四排聲勢浩大的車隊,在同一時間,并排朝著秦城而來!!

    秦田凝眉看著而來的四排車隊。

    這四排車隊,少說也有四百輛!

    每一輛車上,同樣插著鮮紅的血旗,只是旗上字樣各有不同。

    葉、墨、斗、梅!

    這分別代表著秦墨手下的四股街道力量。

    以墨組為首的梅花街,梅花街經過重組之后,人數已有五百多人!

    以葉組為首的新炎街,除了百人葉組,其中還有自發加入的新炎居民!

    以梅花組為首的食楊街,乃是沈延留下的舊部,外加新擴招而來的成員,組成了新梅花組!

    以新斗士團為首的武斗街,斗士團之前全軍覆沒,新斗士團乃是秦墨收復武斗街后,由墨組、葉組幫忙重組的散人軍團,集結了天隱市實力強勁的一批散人!

    四股街道戰力,在到達秦城之后火速分散開。

    這四股戰力,并不是分開作戰,而是混在一起,畢竟單拿這四股戰力來說,差距也非常明顯,必須要把戰力變得均衡一些,四街之力也就分成了四股均衡的戰力!

    東門攻城負責人,奉梟!

    西門攻城負責人,湛谷、平冀!

    北門攻城負責人,秦墨!

    以及……南門攻城負責人,龍悟!

    他們帶領各自戰力,到達各個城池大門口,四百多輛黑色轎車,圍住秦城,一位位身穿黑風衣的四街之人,從車上下來,嚴正以待的看著秦城。

    這一幕,猶如當年秦家圍殺秦葉南。

    那時,也是華海龍市封城,百車圍住困獸之斗的秦葉南,一顆名星,方而隕落!

    如今,這場景再現!

    只是,比起二十年前,聲勢卻更加的浩大!

    秦墨帶領四街最強戰力,多達一千六百多人,圍攻秦城!!

    北門之上,為首大眾車門打開,秦墨穿著一身黑風衣,從車里緩緩下來。

    他仰頭看向城池之上,秦城城衛軍統領秦田,微笑著不說話。

    “他……他們這么多人。”副統領秦驊不由咽了咽口水。

    相比三哥秦田的淡定,他明顯有些慌張。

    秦田嘴角揚起一絲冷笑。

    他沖著下方秦墨喊道,“若論及輩分兒,你應該叫我一聲三叔。”

    “大哥他培養了一個好兒子,二十年后,持四街,圍秦城,秦墨,此戰你雖敗,但在日后武道長卷之中,也足以載入史冊!”

    秦家特有的驕傲。

    秦墨對秦家這般說話,早已習慣了。

    縱使四街圍秦城,也聽不到他話音里的害怕,甚至還沒開戰之前,便定下秦墨必輸的事實。

    “還未打,憑何說我必敗?”秦墨淡笑道。

    秦田傲然俯視秦墨,如俯視螻蟻,“就憑你……打得是秦家!”

    “攻城!!”

    秦墨不再廢話,龍寒劍舉起,一道紅光劍芒沖上天際,劃破夜空!

    當其余三位負責人,看到劍芒劃破夜空之時,便幾乎同時下達攻城指令!

    四個城門,四街之人多達一千六百多人,朝著護城橋沖去!!

    這一刻,秦皇街地面震動!

    這一刻,秦城的護城河水,都在顫粟!

    四百多位城衛軍,也在同一時間,從城池之上躍下,瞬間廝殺在了一起。

    根據四個城門,劃分出四個戰場。

    城衛軍不過四百人,每一城門最多百人有余抵抗。

    但當與城衛軍交手時,龐大的壓力卻到了四街這一頭!

    四百城衛軍,半數武破、半數武魂!!

    秦家的底蘊,從一開始就顯露出來,這城衛軍的實力,放在任何一個街道上,都能被稱為一街之霸。

    光城衛軍,就有兩百多位武魂之人,實在有些太夸張了!

    怪不得面對四街一千六百多大軍之時,秦田神色絲毫不慌,畢竟這一千六百多人,很多都是武巔,厲害些的也不過武破,這些根本就不是秦城衛軍的對手!

    也唯有墨組的人能輕松應對一些,葉組就已然艱難許多,更別說梅花和斗士團了。

    瞬間,橋頭之上的廝殺,到了慘烈的程度。

    一個又一個人,從橋頭之上被轟入護城河中,護城河流淌的河流,都染上了鮮紅血色!

    秦墨和秦田二人,默默注視著戰局。

    每個人戴著的耳麥,能聽到湛谷有條不紊的在指揮著四面戰場,作為攻城總指揮,他不光負責西門,還關注著其他三面戰局。

    至于秦墨,他必須要保留實力。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