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迷 > 其他小說 > 秦墨徐嫣 > 第1168章雨人計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p>

    這次玩大了!

    玩火上身!

    要早知道秦明他們會突擊檢查,秦墨哪可能會帶著他們這么玩,主要前幾天,大家一起提議,想好好嗨一下,就花了幾天時間,搭建舞臺,布置燈光,好不容易今晚第一次野外蹦迪,就被抓了個現行。

    武者的生活是枯燥的。

    自從郃團被解放了天性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大家每天都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玩的大,直至現在,局面不好收場了。

    郃營上空,死寂一片。

    那個還喊著‘c-光頭明’的家伙,早已被一拳打暈了。

    秦墨如犯錯的小屁孩,戰戰兢兢的緩步走到秦明面前,低著頭,手足無措的擺弄著雙手,一副犯錯的樣子。

    雖然,心里沒覺得自己錯。

    但樣子還是必須裝出來。

    其余,郃團人們也都深深低著頭,大家連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有的人嚇得身體都軟了下來,需要靠在東西上才能站穩。

    屬實,這次犯錯實在太大了!

    就像一個賭徒,在賭桌上永遠是刺激痛快,下了賭桌才知道自己傾家蕩產,此刻郃團的人們,便全都是這種心態。

    害怕的渾身冷汗。

    這種事,在秦宗之內,史無前例的發生了。

    秦軍駐扎上古戰場二十余年,在這二十年來,一直以軍紀嚴謹著稱。

    就連敵對的神逸澤,見到秦家大軍時,都曾夸贊道,“千年秦家,依舊能屹立在華夏之巔而不倒,不是沒有道理的!”

    “一位位嚴謹的秦家人,組成了嚴謹的秦軍,若我神家人,人人皆如秦人自律,也不至于位居其后。”

    這一段話,曾是神逸澤親自夸贊秦家的。

    就連敵軍主帥,都曾如此褒獎秦軍的鋼鐵紀律,可見秦家紀律嚴明,不允許出現絲毫問題。

    蹦野迪這種事兒,完全刷新了秦家高層的三觀。

    他們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乖巧的秦韻,竟會帶著郃團大晚上的蹦野迪,這特么對面就是散關啊!說這些人是在自己墳頭蹦迪都不為過。

    秦家高層們都不敢說話了。

    就連秦曉玲也頭疼的捂住腦殼,她現在腦殼疼,實在想不出該怎么替女兒說話。

    她本是自信滿滿,女兒肯定能將郃團帶領的有模有樣,誰能想到看到這副場景,若不是熟悉郃團的人,還以為這是個大型音樂節呢。

    那些赤果的郃團之人,一手啤酒一手串兒,成何體統!

    秦明臉色一陣紅,一陣黑。

    他腦海里不斷回放著,剛才有個傻比,稱呼他為c-光頭明的場景,那聲音就在他腦海里不斷回響,他堂堂秦家家主,華武巔峰中的巔峰之人,還是頭一次大庭廣眾下,顏面盡失。

    楓藏一直偷偷觀察著秦明臉色變化。

    他心中激動極了!

    秦韻闖了這么大的禍,最少也是免職,他豎起耳朵,期待著秦家主后續的話,這時候,已不需要他添油加醋,眼前的事實,就足以滅了秦韻。

    “做的不錯,適當放松,合情合理。”秦明突兀的說。

    這瞬間!

    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的愣了。

    郃團每個人都不由抬起頭來,大家難以置信的看著秦家主,很難確認這句話,是從秦家主嘴中說出的!

    太不可思議了!

    楓藏興奮的臉色,在一瞬間徹底凝固了,秦明的話來的太過突兀,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臉色的激動和茫然扭曲在一起,神情甚是有些滑稽。

    秦家高層們也都一臉疑惑的看向秦家主。

    秦曉玲都很是疑惑,父親怎可能說出這種話,對于秦軍的紀律,父親一向以嚴厲著稱,曾經有個人訓練時只是微微打了個瞌睡,父親都大力嚴懲了一番。

    這……蹦野迪,竟然沒事?

    好似還得到了表揚?

    秦墨剛才害怕的身子都有些發抖。

    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么圓回來,只能默默等待來自秦明的審判。

    結果,他突然得到秦明的夸贊,這讓他也是丈二摸不著頭腦。

    他只得抬起頭來,嘿嘿笑了笑,“爺爺過獎了,還是爺爺教得好。”

    這一大伙人,都看懵逼了,一個個來回看著這兩人,大家都傻眼說不出話。

    一個敢夸,一個還真敢接。

    楓藏實在按捺不住,站了出來。

    他大喊道,“大爹!”

    “秦韻在帶領郃團時期,一直不務正業,不讓手下人訓練。”

    “天天帶著郃團的人吃肉喝酒,打牌賭博,沒有一天干正事,我懇請大爹懲罰秦韻!以肅三軍!”

    “他們今晚連蹦野迪這種事都來了!”

    “若今日不懲罰秦韻,他日,我秦家三軍定然沒了規矩!”

    楓藏咬著牙,一聲聲喊了出來。

    他實在想不通,怎么秦韻犯下這么大的錯,反而得到了表揚,他必須站出來!

    秦明皺眉看了他一眼,“別再說了。”

    “韻兒做的不錯。”

    “不過……”秦明頓了頓,“休閑娛樂,只能郃團做,明團、風團做不得。”

    “若是你們出了這檔子事,我定會嚴肅處理!”

    楓藏猛地一愣,眼看著秦明就要轉身離去,他急的一把抓住秦明手臂,“大爹,秦韻她犯……”

    啪!

    突然,秦明猛然轉身,響亮的一巴掌扇在楓藏的臉上。

    他磅礴的靈氣巴掌,直接把楓藏扇出十數米遠,在半空中,無數顆牙齒從他嘴里飛出,他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一巴掌就差點兒被扇死過去。

    秦風微微蹙了蹙眉頭,依舊低著頭默默站在大哥身后。

    秦明冷漠的目光,直視地上的楓藏,“這秦家,還輪不到你一個外姓人說了算!”

    “我說韻兒做得好,她便是做得好。”

    “下次再敢碰我,便讓你死!”

    說著,秦明冷冷的收回目光。

    他輕輕拍了拍他的臂膀,就好似被骯臟的手弄臟了衣服,嫌棄的拍掉了臂膀的灰塵。

    “韻兒,明晚來我營帳。”秦明對秦墨說了聲。

    隨即,他身影便快速消失在夜色下。

    秦家高層跟隨秦明離開了。

    秦曉玲離開時,無奈而又心疼的瞪了秦墨一眼,秦墨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這事兒,秦墨也挺莫名其妙的。

    他覺得那個楓藏說得對啊!

    結果,他犯了事兒,得到表揚,楓藏站出來指出錯誤,反倒重重挨了一巴掌,對于這樣的結果,秦墨只想說……

    活該!

    哈哈哈!

    “哎呀,楓叔,您看您這,碧蓮都被扇腫了,哎呀!這牙齒怎么也都沒了呀!是不是此刻腦瓜子都有些嗡嗡的?”秦墨眨眨眼,倍加關心的問。

    楓藏憤怒的踉蹌從地上爬起來。

    他顫抖的指著秦墨,“你……秦韻……你!”

    秦墨就站在他面前,夸張的手支著耳朵,“楓叔,您說什么?您牙沒了,說話漏風,我這聽!不!見!”

    郃團人們都輕松的哈哈大笑起來。

    想想剛才楓藏那告狀的樣子,反而挨了一巴掌,著實把郃團人們看爽了。

    就像一個向老師告狀的好同學,壞同學反倒得到老師表揚,好同學反倒被揍,這壞同學們,自然覺得爽快。

    楓藏憋屈的眼眶通紅。

    秦墨這番話實在太賤了,差點兒把這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給氣哭了。

    他握緊雙拳,身子顫抖,明顯氣的不輕,卻無可奈何,踉踉蹌蹌就跑了。

    ……

    深夜。

    扶風森林,南側,名為密森之地。

    密森之名來源,正是因此地森林最密,幾乎每一步,就有一棵樹,偌大森林中,密密麻麻的高大樹木,將整個地面都籠罩了,從上空俯視,只能看到黑綠一片。

    從郃營出來的秦明,一個人站在這里。

    他獨自望著遠處的幽暗,靜靜等待著。

    深邃的眼眸下,難掩激動之意。

    他在等待。

    等待屬于他希望的到來。

    漸漸地,他身后多了一個幽靈。

    那通體透白的幽靈,飄蕩在他身后。

    “要來了嗎?”

    當秦明開口時,才發現他激動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他多少年心如止水,很少會有這般激動的時刻。

    武師神,“快來了,約定的就是今晚。”

    “雨人計劃,你選擇了郃團和三房作為試驗品?”武師神笑道。

    秦明望著前方,淡漠道,“秦郃死了,郃團沒有依仗,如今又跑的只剩千余人,這樣一個殘破的軍團,最適合參與現在的計劃。”

    “所以,你放縱他們玩樂?”武師神道,“不想秦家主您,竟還有慈悲之心。”

    秦明沉默片刻,緩緩道,“既然將死之人,放縱最后的狂歡,又有什么不好?”

    “秦韻這孩子,倒是懂我心思。”

    武師神認可的點點頭,“她是個不錯的孩子。”

    “是的。”

    在兩人閑聊間,遠處突然漸漸來了一束光明,這光亮的小點,愈來愈多,漸漸地便聽到無數引擎的轟鳴聲,直到最后,錯綜復雜的光亮,將整個密森之地籠罩……

    便聽到摧枯拉朽的轟隆聲。

    一棵棵樹木被推倒!

    只見,數十輛重型卡車,漸漸朝著秦明走來。

    重型大卡閃耀的車燈,照在站立的秦明一人身上……

    這一刻,秦明仿佛發著無比璀璨的光。

    就像這世間的神。

    ,
七位数走势图立体球